辣文小说 pgone太大了兽王

  • A+
所属分类:医保

一番赶路之后,圣光白眉在一片平原上方停了下来。

“念天。”

他看向念天道人。

而念天道人也是心领神会。

唰——

只见念天道人,手臂一抬,一个葫芦飞上虚空。

那葫芦上面,刻满符咒纹路,定在半空后,不仅符咒流转,更是释放出满是结界纹路的光华。

那光华将楚枫等人笼罩之后,楚枫等人不仅身形被隐藏,气息也是被隔绝的彻彻底底。

这种隐藏手段,自然是为了防止有人发现他们。

“楚枫,我观察过了,此子身上有追踪符,追踪符藏于灵魂之中,除非杀了他,否则这追踪符无法取出。”

“但没关系我这葫芦乃远古秘宝,有它在,可以将其灵魂内的追踪符彻底封锁。”

“九魂圣族的人找不到我们。”

“你现在,可以安心审他了。”

念天道人对楚枫说道。

“别别,别打我,我说,我说。”

“我真不知道我父亲去了哪里,但我知道我妹妹笑笑公主去了哪里。”

“你想报仇,你就去找她吧,我父亲害仙喵喵妹妹,也都是因为要帮笑笑那丫头治病。”

“归根结底,这罪魁祸首,就是笑笑那丫头啊。”

还不待楚枫询问,那升龙皇子就直接开口了。

随后,他真的将笑笑公主的行程告诉了楚枫。

就连有谁与笑笑公主同行,也都告诉了楚枫。

他说的有鼻子有眼,不像是在说谎。

可楚枫却始终冷着脸,当其说完之后,楚枫单掌握紧,一把武力长剑,便出现在了掌心之中。

“别别别,别动手。”

“我说的都是实话,没有骗你。”

“你若不信,我给你们带路,若是你发现我骗了你,你再罚我不迟啊。”

看着那武力长剑,升龙皇子顿时吓得眼泪横流

他真的是胆小如鼠,一点点骨气都没有。

可楚枫,却没有丝毫怜悯,而是冷漠的看着他。

“刚刚大殿内有结界,以及你灵魂内有追踪符,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楚枫问道。

我我我……我真不知道。”

升龙皇子吓得不轻,但左思右想,还是摇了摇头。

“我让你不知道。”

寒芒掠过,楚枫手中的武力长剑,已是刺入了升龙皇子的左肩。

随后大袖一挥,剑芒掠过。

噗嗤——

鲜血喷涌之际,升龙皇子的手臂,直接被楚枫斩飞开来。

“呃啊……”

升龙皇子,抱着断臂之处,连连翻滚,但也是赶忙看向楚枫。

“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错了,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敢瞒着你了。”

明明这只是最简单的折磨手段,可却将他疼的龇牙咧嘴,莫说眼泪,没连鼻涕都是淌了一脸。

可是楚枫脸上的凶狠丝毫不减,只见寒芒掠过,手中的武力长剑,接连刺入升龙皇子的体内

呃啊——

而升龙皇子的哀嚎,也是如猪叫一般,响彻不断。

对于这样一幕,圣光白眉三人,则是一言不发,也没有劝阻之意。

他们都知道,仙喵喵被害,楚枫心中憋着一股火。

楚枫是在一直压制着情绪,才没有爆发。

可这股怒火,是迟早要释放出来的。

更何况,这升龙皇子本身就不是好人。

仙喵喵生前,他就心怀鬼胎。

仙喵喵死后,他更是口无遮拦,当众羞辱仙喵喵。

这样的人,的确该罚,该打,甚至该死。

当然,现在的他…还不能死,他还有着大用。

楚枫也深知这一点,哪怕折磨于他,却也是很有分寸。

...............

与此同时,那座升龙府邸之内。

先前被楚枫打伤的小辈们,仍躺在地上,不断发出哀嚎。

唰——

可忽然,一道老者身影,出现在了这大殿之内。

这位老者,满头白发,不仅十分瘦弱,身材更是十分矮小,竟只有一米三的身高。

若只看身高,他简直与孩子无异。

可若看他的面容,莫说孩子,就连大人,都会吓的不轻。

他脸上布满刀痕,一只眼睛已经瞎了,而另外一只眼睛,却是碧绿之色,如同妖兽一般。

因为刀痕切开了嘴巴,所以他的牙齿是全部裸露出来的。

尖锐发黄的牙齿,同样不像是人类的模样。

看上去极为恐怖。

而他的气息,却是非常强大,可以说…丝毫不弱于圣光白眉。

“皇子呢?”

他进来之后,便询问起来,虽然他极力克制,可还是难掩此时他的紧张之情。

因为他,乃是负责守护升龙皇子之人。

守护升龙皇子,就是族长交给他最重要的任务。

可是眼下,此处遭遇袭击,皇子也不在此处,他显然已是犯下大罪。

“长老大人,你们怎么才来啊,皇子他被人劫走了。”

在场的小辈们看到这位长相狰狞的老者,如同看到救命稻草,纷纷哭诉起来。

看来他们都知道,在这里遭遇不测,会有人来救他们,这也是他们负伤后,没有去搬救兵,而是在此等候的原因。

“是什么人,将皇子大人掳走的?”

那为长相狰狞的老者问道。

而在场的小辈也不敢怠慢,赶忙将当时的情形,告诉了这位老者。

“这样的大敌,竟与那仙喵喵有关?”

“这…可不太妙啊。”

而得知经过之后,那位老者却是眉头紧皱。

他不是故意来迟。

他一直待在这升龙府邸的领地之中。

因为升龙皇子,不喜他打扰,他才没有伴其左右。

但他也守护在附近,他的居住之所,更是有着一道阵眼。

若是有人擅闯,升龙皇子所在的宫殿,他便能够感应的到。

当他感应到,有人触发到结界机关后,便立刻动身,想要来保护升龙皇子。

只是…他刚要动身,却发现他的居住之所被封锁住了。

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将他封锁在其中。

无论他施展怎样的手段,都是无用。

那力量之强,他根本无法抗衡。

若不是那力量自动消散,他直到现在,也根本不可能出来。

而他知道,那封锁住他的人,必然是与劫走升龙皇子的人是一伙的。

可他本实力不弱,正因如此,他才清楚,那将他封锁住的人是何等存在。

所以他才如此不安。

他知道,他九魂圣族,是招惹大敌了!!!
在谭伯的支持下,雷霆只得分了家。而事实上让他动心的是。小儿子差点出事,怪谁也不能怪。而自己也反复想过,自己这想法是有点过了。在秋叶谭伯的推荐下,把提出这个想法的颜春升了雷家的管事一职。在怔得雷露秋叶秋霜的同意之下,她们退出了管理家族的事务。

而分了家,颜春这个所谓的副管事,也只能管雷霆一家的事了。谭伯年事已高,也就把所有的事交给黄嫂子跟颜春。而雷震一家的管事是王根,这么一来,这王根来的比王子能要早几年,忠诚可靠。

秋叶秋霜只想做个自己,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过每一天。

颜春的能力得到了认可,整个雷家都对他格外客气。这么一分家,兄弟的关系也好了许多,也从没有利益关系而得到修复。家是谭伯在看着分的,这家也算清净了。以后经营着自己那一房,别房的事也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谭伯的那一份分在雷霆一家的,谭伯也就跟着雷霆一家。谭伯年事已高,却是不肯说出自己的真正来历,做为晚辈,他们也没有问的必要。

但对外,他们还是一个合心的雷家,这么盘大的力量,不是别的家族可以相比的。而分了家之后,雷家子疵想的是怎么把家里的那一份经营好。

秋叶跟秋霜也因为分了家,俩姐妹关系好了很多。不在是以前的针锋相对,没有了以前那样必须要走权力的争夺。

秋叶拒绝谭家的提亲,被谭伯认为最是不应该,而谭伯觉得也就谭家的公子配处上秋叶,而要说秋霜倒有些脾气急,倒是不适合谭发亮。

“秋大丫头,这么好的一个人,错过了真可惜。要是人家一气之下选择了秋霜,那真还有些不妙。”谭伯在花园中心亭拉住对秋叶说,

谭伯的想法秋叶明白,也知道谭伯是为自己好。

“谭伯,我真的不喜欢这个人,秋霜要是同意,就让她嫁吧。”说出这话秋叶有一种全身心的舒畅,就好像自己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没有了负担似的。听到谭伯的话,秋叶脑子里却是浮现一个嘴角上扬,笑容可心的颜春形像。

说完这话,秋叶带着春儿却是往自己的院里回去。

分了家,并不代表家里的规矩都不要了。而像他们大户人家的子女,更是被一些村民当成了人生标杆。一言一行,可谓丝毫马虎不得。而以前家里的下人学习规矩的事也随着消失了。现在也不用那么多事。而八少爷的看管了就是交给乐多。小草也就做织布的事,织布这一块分到了老三雷鸣的房下。算是对老三读书的一种褯偿,但对于老三儿子在外面经营的铺位,也就归于他本人经营。好赖都是老三家的,经营不善,亏的也是他一家,经营好了,也是他们好处。因为这些门铺经营的是面料,垢把织布那一块分给老三。

老二本人得到了院子里的大鱼塘,原因也就是老二现在在没有小的孩子,为了大哥这小孩子,他必须要做好一切护栏,而且他也是专人看着,也打发时间,他本就是个闲不住的的人。而这一块的利益却是丰厚的。

老大雷霆分到的是家里院子里,那大片的桃树,每到收桃的季节,这桃园收益自不在话下,是三兄弟最有收益的一个。

按颜春的提议个家丁都做了分家。由原先根着各少爷的家人丫头,也就归跟在各房之内。而小草的名额却是在雷霆那一块。黄嫂子因为要管理织布一事,也就跟着小草,又分到了老三那一房。

这样老三那一房也不用找管事了,直接由黄嫂子管着。颜春在老大雷霆一房,也就被谭伯提为总管事。而现在有闲的乐多,却是跟在颜春身后弄这弄那,一口一个颜大哥的叫。

他认定了颜春,也就抱紧颜春的腿是没有错的,这一切都归功于颜春,而现在是所有雷家主事人都记颜春的好。颜春成为总管事是谭伯推荐,而黄嫂子却因织布房的事离开了管事一职,颜春也就自然而然的接替了管事一职。这是让所有家丁丫环都急眼的事,可没有人跟颜春争。颜春的实力摆在哪,就是王子能王根也达不到人家那个水平。

而对于一干家丁丫环的工作都是由颜春去安排。乐多春儿还有一些种地的长工,只要有时间,颜春都会安排他们到桃树园做事。这让人力得到了利用,不比原来那样,几个家丁总是有着干不完的活。

大家都有事做,每天都活的很充实。颜春看到春儿闷闷不乐的。“你是怎么了?”有些好奇,对于春儿来说,跟着秋叶那是再好不过,秋叶待她如姐妹,在做事方面却是要少。

“还不是为了你。”春儿一句话让颜春摸不着头脑。

“我又怎么了你?”颜春担心春儿发现了自己那洗发水跟手机。要是开口向自己要,那又如何是好。

“姑娘把谭公子拒绝了,你知道姑娘为什么要这么做吗?”春儿双手叉腰,大有审问颜春的架势。

“这我哪知道?或者姑娘心中有了人吧?”颜春也就是随口一说,

“那不就对了,姑娘这几天最想的人就是你,你每次从他窗户下经过也不去招呼一声,是不是现在升职了,很是了不起,要不要姑娘巴结一下你?”春儿的话夹着别的意思。

“你别装傻充楞的,你每次从姑娘窗前走过的时候,姑娘都神色不一样了,脸上也是兴奋的神色,当你走了,也不跟她说话的时侯,她心里又不高兴了,我天天跟着她,我能看不出来?”春儿说话的声音很快,声音也是很清脆。

辣文小说 pgone太大了兽王

我不是有很多工作要做吗?”颜春努力挤出一丝笑容。

“这不就对了,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你想想,你再怎么升职,说白了还是这里的一个下人。就谭伯还不是一个下人。真要是成为人上人,只有升职做了雷家的女婿,那才是真正的人上人。”

看到颜春一副傻样子,春儿用手在他面前晃了五下:“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轰!”一声惊天雷鸣在耀目荧光之中轰响而出,天地乍然被一股难言的波动所席卷。

就算是秦凤鸣站立在数百丈外,身躯也在乍然冲击而至的浩大波动之中变得剧烈摇晃不止,胸口沉闷之感涌现,一股充满巨大冲击的威压蓦然包裹了他身躯。

头脑一阵轰鸣,一股窒息之感肆虐在他身上体内法力狂涌,才堪堪将这股乍现的不适强力压下。

同时秦凤鸣更是感觉到体内一阵血气翻滚,心神更是忽地激涌难以平静。

秦凤鸣猛然有种感觉,如果自己此刻身在两大七元能量碰撞近前,乍然被这股冲击临身,极有可能被乍现的冲击袭扰心神,陷入昏厥之中。

北斗上人身在轰响核心之地,是否被震晕,秦凤鸣心中猛然期待之意显露。

然而还未等秦凤鸣目光看视,一声暴喝已经自依旧轰鸣响彻之中传递而出:

“这不是蚀风霄月七星阵,就算是真的蚀风霄月七星阵,也不可能让攻击有如此强大的攻击加成。难道是因为七元能量融合一起的缘故?”

声音响彻,内中充满了震惊与不可思议。

“北斗上人无事!”声音乍起,秦凤鸣心中立即暗呼一声。

在那种恐怖气息冲击之中,身在攻击核心之地的北斗上人竟然根本无事,这让秦凤鸣猛然心头一紧。

北斗上人的实力之强大,让秦凤鸣大大震惊。

一名大乘修士,还真不是他能够轻易撼动与灭杀的。

秦凤鸣这一次催动七元能量,看似形成的法阵攻击,确实是蚀风霄月七星阵。这一法阵,本来就是七名修士联合施术而成的合击之术。

而北斗七元诀形成的能量,也正好是七团能量。

不过说秦凤鸣用七元能量形成了蚀风霄月七星阵,倒不如说秦凤鸣驱动七元能量,只是徒具了蚀风霄月七星阵的运行轨迹。

真正将七元能量形成完整的蚀风霄月七星阵合击法阵,如此短时间之内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合击之术所需符纹极多,秦凤鸣就算符纹一道造诣再如何高明,也不可能顷刻就将蚀风霄月七星阵的运转符纹融入到一项仙界圣符神通之中。

此时七元能量所显现出的蚀风霄月七星阵运转轨迹,只算是徒具其表,根本就未能形成真正的合击法阵攻击。

不过秦凤鸣符纹水平真是不凡,他虽未能够做到将两项攻击之术融合,但真的运用北斗七元诀修符纹将七团能量整合了一番,强行在七元能量按照合击法阵运转之中,形成了一道合力攻击。

骤然被七元能量运转轨迹惊扰,震惊之下的北斗上人自然无法做出准确判断。

面对北斗上人突然驱动七元法阵形成的强大攻击,秦凤鸣想都没有想,立即神念催动,将刚刚整合的七元能量集中在了金属性能量之中祭出了。

这一融合能量,自是无法与当初秦凤鸣融合七元能量所显现的爆炸威能相比,但也比七团能量各自祭出的攻击强大了很多。

是否能够抵挡下北斗上人全力攻击,秦凤鸣已经没有时间思虑。

轰鸣炸响声中,秦凤鸣依旧能够感应到与他心神联系紧密的七团能量健在,只是能量波动显得很是不稳。

没有理会北斗上人,胸中气血涌动的秦凤鸣神念一动,七团能量猛然自狂暴爆炸能量席卷之中飞射而出。

一闪之下环绕在了秦凤鸣身周。

看着七团已经变得有些暗淡的能量团,秦凤鸣明白,这些能量团已经与自己心神融为了一体。

如果七团能量被彻底轰散,他自身一定会受到难以意料的反噬之力袭扰。

是否会波及性命,秦凤鸣不敢断定。

“原来这北斗七元诀还能融合强大法阵之力催动,不错,非常不错。秦某这一次催动七元能量虽然不是完全的法阵之力,但这一击,似乎也能与你的七元法阵对抗……”

强力稳定心神,秦凤鸣一声充满惊喜之意的话语响起在了口中。

随着话语说出,秦凤鸣也终于看清了北斗上人以及他所催动的七团能量。

此时的北斗上人,浑身气息臌胀,一股磅礴的凶狂气息在他身上萦绕,让他看上去显得很是凶戾暴虐。

七团能量在他身躯四周盘旋飞舞,一团荧光依旧闪耀。

但秦凤鸣一眼就看出,那七团能量所显现波动,与原来相比已经有了明显变化。在刚才那一击之下,北斗上人的七元能量同样受到了不小损失。

北斗上人浑身并没有任何伤痕,看来在七元法阵护卫之下,就算是刚才那种恐怖爆炸冲击,还是被抵御了下来。

“小辈休要得意,今日老夫放过你,等以后再寻你斩杀。”

就在秦凤鸣话语还未完全说完之时,一声冰冷的话语突然自刚刚显出身形的北斗上人口中传出。

让秦凤鸣大是惊诧的是,北斗上人竟然说出了罢手之言。

心中猛然闪念,秦凤鸣一声冷喝随之响起:“现在想走了,可不是你轻易就能够做到的。”

话语声中,秦凤鸣手一翻,青蓝光芒再次闪现而出。

随之剑刃乍现,秦凤鸣猛然在空中一招手,七团能量在空中急速汇聚一起,一团耀目光芒闪现之下,一颗核桃大小的剔透圆珠重新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圆珠乍现,随即向着秦凤鸣身上碰撞而至,闪现间,消失不见了踪迹了。

随着七元能量被秦凤鸣重新收起,秦凤鸣手中的硕长剑刃已然挥出了一片剑刃。剑刃一闪消失不见,一同消失的,还有秦凤鸣的身影。

“哼,老夫想走,你怎么可能拦截得了。”

紧随秦凤鸣话语,北斗上人一声冷哼也随之响起。

话语刚起,两团红芒猛然闪现,波动一现立即消失不见了在了北斗上人身前。

骤见红芒闪现,秦凤鸣刚刚隐没虚空之中的身形立即重新显现而出,身形噶然而止,脸上顿现出了警惕之意。

两道红芒,秦凤鸣先前已经领教过,正是烈光囚狱符印。

被赤红丝线围困,秦凤鸣自认难以轻易摆脱。

就在秦凤鸣身形显示而出,空中红芒显现,将道道剑刃拦截同时,北斗上人已经远离了百里之外。

看着远处激射而去的北斗上人,秦凤鸣知晓他再想饶过炼狱符纹笼罩追遁,已经没有了可能。

但就在稍一迟疑之时,秦凤鸣猛然心头一震。

他猛然觉察,北斗上人所去方向,竟然是戾血气息存在之地。

戾血与另一名北斗上人争斗,始一接触立即便消失不见了踪迹。对此秦凤鸣自是明白因由,知晓戾血祭出的是何种神通。

戾血身上与秦凤鸣有神魂联系,戾血与另一位北斗上人隐没在幻境之中,依旧能让秦凤鸣清晰感应到戾血所处方位。

猛然见到北斗上人急速而去方向是戾血所在,秦凤鸣心头猛然涌起了不好预感。

身形闪动,避过漫天的赤芒范围,再次向着戾血急速而去。

速度之快,秦凤鸣瞬间将自己能够达到急速身法催动了。此时戾血催动的幻境神通虽然不凡,但在北斗上人驱动的北斗七元诀面前,依旧难以抵御。

直到此刻北斗上人都未曾收起七元能量,他欲要何为,秦凤鸣立即便想到了。

秦凤鸣身形激射之中,一声呼喝已然传递而出了:“戾血小心,老匹夫驱动的乃是北斗七元诀,要破除你的幻阵。”

秦凤鸣示警之言虽然急速,可还是慢了北斗上人半拍。

身形激射之中,北斗上人猛然点指向前,七团能量忽地荧光大放,道道攻击顷刻而现,向着空空的一处虚空攻击而去。

轰鸣随着炸响,刚刚空旷的虚空猛然波动展现,一道修士身影与一头巨大魔蛙乍然显现出了身形。

戾血身形乍现,道道锋利破空之声包裹的纤细攻击已经临近到了它身前。

一声沉闷的怒喝响彻,一团黑红烈焰猛然蒸腾而现,接着一连串的砰鸣自戾血身躯之上传递而出。

砰鸣响彻,戾血硕大身躯猛然闪避向了一旁。

人影激射,两道身影猛然触碰一起,荧光大放之中,漫天的七彩荧光消失不见。与荧光一同消失的,还有北斗上人的身影。

“老匹夫,你要逃,也需要花费一些代价才可。”

秦凤鸣一声暴喝忽然响起在了当场,身形突自闪现而出,同时漫天的剑刃显现,笼罩向乍然消失北斗上人身影所在。

秦凤鸣身形显现,与剑刃激射笼罩,几乎与北斗上人身影消失同时发生的。

就在北斗上人轰击戾血之时,秦凤鸣已经迫近到了北斗上人千多丈远处,如此距离,让秦凤鸣再次有了拦截下北斗上人可能。

“小辈可恶,你真以为能够拦截下老夫,做梦!”

一声暴喝响彻,两股疾风猛然出现在了北斗上人身后,疾风呼啸,两只巨大掌印骤然显出,激闪之中,将漫天的剑刃整个笼罩在了当中。

看着道道剑刃被巨掌轻易拍击溃散,秦凤鸣心头猛然一凛。

他猛然明悟,虽然北斗上人的本体一定被伤病所累难以再祭出强大攻击,但另一位北斗上人却可以全力施为。

就算另一北斗上人难以达到本体全部实力,但也不是他能够轻易应对的。

就在秦凤鸣心头忽闪之时,北斗上人已经再次远离了秦凤鸣数里之远。

“大人勿惊,属下将那小辈拦截。”突然,一声遥遥传递而来的暴喝响起在了远处。

随着声音响彻,两道身影忽然显现而出。身影激射,迎着飞遁之中的北斗上人急速而来,速度之快,竟也迅疾无比。

两道身影还未临近,一股滔天的阴雾已经散发而出。

雾气涌动之中,一道道阴魂鬼物身影在其中隐现不已。顷刻间,急速而至的两道身影便释放了数以万计的阴魂鬼物身躯。

“哈哈哈……好,你二人来的正好,我们合力,说不定能够将那小辈灭杀在此。我们就再与那小辈斗上一斗。”

乍然见到崇寂与厥阴两人现身,急速飞遁的北斗上人忽然停下了身形,口中呼喝响彻,身形已经倒转而回,看向了急速而至,也乍然停下身形的秦凤鸣。

异变突现,双方刚刚追遁形式,立即发生了逆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