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芳的性幸福生活 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 A+
所属分类:医保

这惨白的手,没有一丝血色。

身影缓缓走了进来,“砰”大门轰然关闭。

房间再次陷入了一片昏暗和寂静之中。

桌上的红色蜡烛关门的瞬间发生了变化,燃烧的火焰变成了绿色,整个房间都变的阴森恐怖起来。

林异看着这一幕,眼中倒是神色平静。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看着眼前诡异的身影。

这身影缓缓的向着他走来,摇曳的身姿十分美丽,轻柔坐在了他的身边。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缓缓响起,“夫君,时间不早了,我们该歇息了。”

一种古风韵味十足的气息弥漫,这声音主人就像一个古代人一样。

从称呼到说话,都和现代人完全不同。

林异没有动,只是静静打量着这个身影,眼神十分平静。

忽然,只听他说道,“问你个问题,为什么这个村子里的所有人都消失了?”

问完这个问题后,林异静静看着这道身影,等待着她的回答。

好半响,这女人一句话也没有说,林异微微皱眉,他正想该说什么,这女人忽然开口了。

“相公,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林异闻言,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洗耳恭听。”

女人的声音清脆动人,充满了一种奇妙的韵律,让人沉醉。

“很多很多年以前有一个村子,那个村子叫封门村。”

“这村子里一直流传着一个传统。”

“每隔16年,就要对传说中的山神进行一次献祭。”

“而献祭的对象就是一位处子,作为山神的新娘。”

“经过献祭后,整个村落的人都会得到巨大的利益。”

“他们的生命会延长16年。”

“但献祭的对象必须是村民的孩子。”

“每家每户在漫长的时间中,都有女儿成为祭品。”

“而封门村的人数永远只有50个,其中第50个人永远都会是一个女孩,而这个出生的女孩,永远都是被献祭的那个人。”

“每当献祭结束之后,封门村的其他家庭就会生出一个女孩,等到她长大之后就会成为祭品。”

“直到30年前,有一个外来者来到了村庄里定居。”

“外来者受到了排斥,但他和村里的一个姑娘相爱了。”

“可那一年恰好又是献祭的第16年又恰好是这个姑娘作为祭品。”

“但女孩儿发现了问题,也发现了村庄过去的隐藏的可怕历史。”

“然后,女孩告诉了男子,要他带着自己逃出这个村庄,告发这个村庄的恶行。”

“外来的男人最初是不相信的,但他悄悄经过了调查之后,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

“男人决定带着女孩逃出去,女孩很开心,因为她非常喜欢这个男人。”

“她幻想着逃出去之后能够像正常人一样过上幸福的生活。”

“但他们很快发现有人在监视着他们,他们想要平安的逃离,几乎不可能。”

“所以他们精心的计算着,寻找着最合适的机会。”

“但他们一直没有机会,直到到了献祭的当天。”

少女被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然后举行着拜堂仪式。”

“少女惊讶的发现,和他拜堂的赫然是她所爱的男人。”

“只是他所爱的那个人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身上绑着一块山神的排位。”

“是的,男人成为了山神的替身,而这本就是祭祀的流程。”

“每16年都会有一个外来人,让他和女孩相恋,等到时机成熟就将男人杀死,将它变成山神的替身,和女孩结婚。”

“女孩万念俱灰,然后她从头上掏出了一把簪子,一击刺穿了自己的心脏,带着无边的怨恨,选择了殉葬死亡。”

“但少女并没有真的死亡,而是在这之后变成了未知的存在,为了复仇,她消灭了整个封门村。”

“原本她还想找到那神秘莫测的山神,杀死他,为自己复仇,正是它的存在导致了整个封门村的悲剧。”

“但她什么都没有找到,山神似乎从来都不存在。”

“少女游荡在封门村一天又一天,而被她杀死的人似乎也成为了他的奴隶,每一天都在重演着当天的那一幕。”

“少女的怨恨,永远都不可能被清晰干净,她要让所有人永远沉浸在痛苦之中,来偿还他们的罪孽。”

“直到有一天,有外来的人进入了少女所在的地方。”

“少女心中升起了希望,他希望能够举行一场正式的婚礼。”

“她认为既然山神可以找人当替身,那她爱的人也可以找人做替身。”

“所以,她让村民们抓住了进来的人,让他当自己所爱之人的替身。”

“和自己拜堂成亲,当一段真正的夫妻。”

“过上一段快乐的生活,弥补自己的遗憾。”

“你觉得她做的对吗?”

此时,花弄玉的声音已经变得一片冰冷,没有了任何的感情,就仿佛一个机械在问他一样。

盖着盖头的头已经看向了林异,仿佛在等着他的回答一样。

林异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前半部分,女孩没错,这些人都该死。”

“用他人的命来延长自己的命,毁灭他人的人生来成全自己,怎么样都该死。”

“不过女孩报仇完了就应该安息了,但她要用其他人来完成自己的遗愿,这就是错的。”

“她和那些想要杀他的人有什么区别吗?”

“没有。”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这是先贤就已经讲过的道理。”

花弄玉微微转过了头,看着自己的灵位。

“可是,她不甘心,凭什么他就只有16年的生命,凭什么不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凭什么最后要被牺牲。”

“是世界的错,世界才该付出代价。”

“所以你还是留下来当我的夫君吧。”

“成为我丈夫的替身吧。”

此时的花弄玉依然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林异,她的语气没有任何的变化,就像在说着一件普通的事情一样。

林异呵呵,笑了一声,“那可是不行的。”

“因为我可没有和死人生活的兴趣。”
轰!

剑雷暴荡,霸绝四方。

噗嗤!

邪神吐血迫退,面对林辰的本命神兵难以匹敌。

“星辰下手变得越来越狠了!”

“真是不懂怜香惜玉,可怜了梦姬姑娘!”

“可以看出星辰的功名心太强了,也难怪梦姬姑娘会变成这般模样,估计也是被星辰给逼的吧?”

“虽说梦姬姑娘凶名昭著,但星辰却要更加冷酷无情啊。”

……

众人指指点点。

本来是力挺林辰,现在反倒批判起林辰。

霸剑道,雷动星河!

星河漫天,剑雷狂暴。

本命神兵,贯彻神威霸势,可谓如虎添翼,威力无穷,霸道绝伦。

一剑,势如毁天灭地,铺盖八方。

梦姬难以遁形,无路可退。

“血龙万道!”

梦姬劈刀怒斩,身处劣势,也是不甘示弱。

吼吼!

漫天血龙,咆哮横出,伴随着强大神威邪能,如同千军万马之势,浩浩荡荡的冲向林辰。

“灭!”

林辰双目赤红,攻势如狂。

轰轰!

惊天一剑,粉碎万龙,滚滚血芒浪花,暴荡肆虐。

面对林辰的凶狠无情,邪神也是真心忌惮。

虽然可以舍弃独孤雪,但也不能在夺取林辰肉身前被灭了寄主。

“血转分身!”

邪神形神一震,血芒爆耀。

血化分身,运载神威邪能,硬抗林辰一剑。

嘭!

血花破灭,邪神的血化分身在林辰的神兵霸剑之下根本不堪一击,不过却给了邪神金蝉脱壳的机会。

一个闪遁,邪神及时躲避林辰致命一剑。

惊险!

众人惊出一身冷汗,林辰这一剑,分明是有狠下杀手之意。

“星辰一直都在下死手,已经违背了证道盛会的意义,需要遏制吗?”

“我倒是感觉,像是梦姬有意诱导星辰,必有所图!”

“我也觉得奇怪,以星辰的修为心性,不该如此轻易迷失心志。看来这个梦姬大有问题,也许差不多就该露出底细了。”

“我们圣殿招收贤才,不分修道分歧,但梦姬似乎大有来历,须得慎重!我建议暂时静观其变。毕竟全场观众在此,我们可是代表着圣殿的名誉,若是随便出手干预,难免会落下闲话。”

……

芳芳的性幸福生活  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五殿长老面色紧凝,只得继续静观其变。

场外,氛围变得极其紧张。

由最初的切磋,再到情感纠葛,最后竟然衍变成了生死仇敌。

对于林辰与梦姬的关系,真是让人越发迷糊了。

邪神见到林辰如此疯狂,反倒欣喜若狂。

“很好,血毒印已经融侵血脉将近九层,就差最后一股火候了!”邪神暗暗寻思:“而且我也得尽快下手,毕竟有圣殿强者严密监督,拖得越久,难免会被识破!”

没错!

邪神不能完全任由林辰爆发血族血脉,若是暴露出上古血族血脉,圣殿必然不容。

而且拖得时间越久,也难免会让圣殿长老出手干预,那就得前功尽弃。

所以,林辰也正是意料到这一点,才会处处紧逼,在给邪神制造机会的同时,也在无形间给邪神施加压力

当然,秦瑶那边也有留意。

庆幸的是,秦瑶果然没让他失望,依旧安然无恙。

没有了后顾之忧,林辰就得彻底跟邪神决一死战了,便传音问:“血龙前辈,够了吗?我担心再斗下去,那些圣殿长老们快失去耐心了!”

“够了,接下来就看你了!”血魔龙回应道。

“很好,十余年了,终于等到这一刻了!”林辰信誓旦旦:“今日终战,我不仅要证道夺冠,更要彻底灭除这邪狗!”

杀!

林辰双目闪烁血光,如同凶魔附体般,周身血脉狂暴沸腾。

随着林辰血脉暴乱,血毒印侵蚀力度加剧,几乎要彻底占据林辰的精元血脉。

咻!

一剑惊雷,携载着毁天灭地般的至强威能,犹如灭世狂雷,化作至强一剑。

这一剑,带着疯狂,带着愤怒,带着强烈的杀机。

轰!

如乌云压顶,当如灭世一剑,全面笼罩封锁邪神的形神。

“天!这是何等威能!”

“太狠了,敢情星辰这架势,真是要灭杀梦姬姑娘!”

“就是为了功名,也未免太心狠了吧?”

“或许是星辰身上有着不可昭世的秘密,否则也不会如此狠心,杀人灭口,斩草除根!毕竟星辰作为剑宗弟子,一身实力神通,确实太邪门了!”

……

众人心神震撼,隔着阵界也被压迫的几欲窒息。

“这…”

就连剑如诗也愣住了,心中也没了醋意。

毕竟,林辰这是要对梦姬下杀手了。

五殿长老紧皱眉头,目光深邃。

虽然想阻止林辰,可他们又总感觉梦姬似乎有恃无恐。

他们也想知道,梦姬到底还隐藏着什么底牌?

“好小子!为了杀我,竟能狠心舍弃这女人于性命不顾!不错,心够狠才能成大事!”邪神讥笑道:“可惜,你醒悟的太晚了!”

“杀你,便不晚!”

林辰神情暴戾,自身血脉几欲炸裂。

轰!

浩擎一剑,遮天蔽日,带着毁灭般的洪流,狂暴凶猛的朝着邪神压盖过去。

那一刻,全场沉寂,紧扣心悬。

本是被神兵威能封禁下的邪神,突然眼中绽放出冷厉森芒:“桀桀,跟你玩了那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刻天赐良机!”

猛地!

邪神如同燃烧自身血脉,将所有的力量瞬间倾注于血刀之中,凝聚出一股至邪至恶之力。

刀身,异纹激活。

封存在血刀内一股强大邪恶器灵,随着邪神自身血脉倾注一举解禁释放。

这气息,直接牵动林辰血脉。

“呃?”

林辰形神一悸,突然感觉到一股极地强大邪恶的森冷气息,无形间直透形神而来,再度刺激他体内被邪化的血脉。

这股邪恶气息,甚至能够触动林辰的本命神兵。

“神兵!?”

林辰惊愕万分。

没错,是神兵的气息。

只是这股神兵力量,显得极其邪恶。

万万没料到,邪神的血刀中竟然隐藏着如此强大邪恶的神兵邪灵。

“别慌!这厮敢犯,必让他有死无生!”血魔龙给了林辰极大的信心。

“那就拼了!”

林辰咬牙一狠,义无反顾,怒剑狂劈。

邪神嘴角一抹,张扬着一副阴谋得逞般的阴笑。

“血祭!”

邪神厉喝一声。

不仅毫无惧色,反倒带着无比的疯狂与兴奋,手中血刀闪耀着极地邪恶的光芒,竟是迎着林辰的攻势直冲过去。

疯了?

都疯了?

众人瞠目结舌,敢情这两人的架势,是要同归于尽?

“恩!”

五殿长老苍容一怔,没想到梦姬竟然也变得如此疯狂。

何况,两人出手狠绝,毫无余地。

现在就是想要阻止,也怕是晚了。

刹那!

在全场惊愕目光注视下,两股毁天灭地般的至强威能,宛若惊起凶涛骇浪,狂暴凶绝的猛烈相冲。

林辰在疯狂,邪神内心却在狂笑。

轰隆!

威能大爆,整个证道台宛若化为混沌,就连坚固的阵界也被冲击出密密麻麻的裂纹。

恐怖!

众人寒毛炸裂,魂飞胆颤。

“杀!”

林辰狂怒一剑,劈向血刀。

殊不知,邪神声势浩大的一刀,在林辰的神兵霸剑之下,竟然显得不堪一击。

一瞬间,血刀破碎。

可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破碎的血刀,每一个碎片反倒变得更加凌厉。

而且每一个碎片,都充斥着至强至邪的神兵邪灵。

“呃!?”

林辰神情错愕,不觉明历。

倏而!

嗖!嗖!

每一个血刀碎片,宛若激光斗射,凛凛划破狂势乱流。

如枪林弹雨,一个个血刀碎片,密密麻麻的激打攻透林辰的形神。

每一个血刀碎片,都打入了林辰的血脉之中。

继而,与林辰血脉所中的血毒印,竟是相互呼应,自动融为一体。

“桀桀,小子,你终于中计了!这可是我封存万年,搜罗世间无数生灵精血,精心炼化已久的血灵!现在这份大礼就送给你了!”邪神得意狞笑。

猛地!

攻透打入的血刀碎片,自林辰血脉爆发,强大恐怖的神兵邪灵,在血毒印本身侵蚀血脉之下,神兵血灵畅通无阻的直接侵蚀占据林辰的血脉。

原来…

林辰恍然醒悟,原来这就是邪神的杀手锏。

不过,林辰却是笑了。

因为,他也等待这次机会很久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