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员工的滋味 《深不可测》双a肉车

  • A+
所属分类:医保

虽然身在船内,却不影响两位传奇大巫师的视线,祂们仍旧可以透过银色长蛇狭长的鳞甲,看到蛇身外黑狱中激烈的战况。

只不过盘前对弈,最讲究心平气和,不扰于外物。

所以,两位传奇巫师都目不斜视。

当小女巫从城墙上跳下去时,六指堵死了盘上的一个气眼,若愚老人面不改色,掂起一粒白子,顺手填在了其他位置。

当黑暗议会诸位议员登场、亚特拉斯学院院长的天堂山落下、大海妖漩涡与大巫妖布里盖特合体召出特比龙,两位老巫师依旧默默无语,只是多喝了几口茶水。

甚至当特比龙施展天赋魔法,一而再、再而三重置时间,也只是让两位传奇巫师多看了它一眼,点评了两句诸如‘有点意思’‘难能可贵’之类的话。

只有当郑清推倒那根细长的红色天柱,天柱倾塌,压垮黑狱内堡城墙时,若愚副校长才稍稍抬起眼皮,指挥着银色长蛇爬远了一点,避开了坍塌的墙段。

直到内堡深处,那株古老的玄黄木为求自保,将这次结出的果子打包一股脑丢出城外时,黑暗议会的议长大人终于歪着头,稍稍偏了点注意力。

这就是第一大学的应对办法吗?”

他歪着头,黑色巫师尖顶帽上的褶子们相互挤压着,构成一幅恶劣的笑脸,似乎在嘲笑古堡内那株老树的胆小:“把果子丢出?二桃杀三士?亦或者,连你们也没有办法控制那株老树的行为?”

若愚老人默默注视着面前的棋盘,许久,才举起旁边的茶杯,慢吞吞喝了一口。

“‘控制’虽然是一个中性词,但在很多时候,代表着一种很糟糕的态度。”他说话声音不高,但每个字都很清晰,在宽阔的水面回荡不休:

“第一大学不是星空、不是枯黄之地、也不是黑暗议会,所以我们不需要‘控制’自己的朋友。”

朋友……真是一种可笑的虚伪。”

六指冷笑连连,手底却未停顿,落下了一枚黑子。棋盘上,黑子快要连成一圈,屠掉若愚先生的一条大龙了。

恰在此时,黑狱战场上,一只黑猫从浅坑中跃出,扑向黑暗议会的德鲁伊大祭师。银蛇世界,小舟上,棋盘前,两位传奇巫师同时住了手,齐齐抬头,看向世界之外。

战场上。

一抹深沉的光芒乍现,似乎在刹那间夺去了整座世界的色彩,漫天奇光异彩,犹如圣灵呈威、宛如星河诞生、有千百颗太阳竞辉。

刺眼的光芒让两位传奇都忍不住眯了眯眼睛,一时失语。

只不过失语之际,若愚先生看向黑猫爆炸的身影时,脸上只是多了几分惊讶;而黑暗议会的议长大人则惊怒交加,险些掀翻面前的棋盘。

“这跟我们达成的协议不一样!”

六指抬起头,尖顶巫师帽上的褶皱们堆叠在一起,仿佛紧皱的眉头,他枯黄的面皮绷紧,眼袋下,双眼中的血丝骤然多了许多:

“你们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

黑暗议会成立时间不长,不像妖魔或者第一大学,有丰厚的人才储备。每一位大巫师在黑暗议会都是独当一面的存在,更何况那位德鲁伊大祭师,是顶尖大巫师,即便在整座黑狱战场也是属于强者。

这份损失完全在议会预料之外。

啪。

一枚白子出现在黑棋中央,似乎走在死路,却意外盘活了那条白色大龙,反倒包围了黑子的一角。

若愚老人伸出枯瘦的手指,一颗一颗掂起那些被吃掉的黑子儿,丢在一旁。直到吃干抹净,他才抬起头,瞥了对面那目带雷霆之色的传奇巫师一眼。

“解释?”

第一大学的副校长终于没了之前那副好好先生的模样,露出几分巫师世界霸主的气势:“这份解释学校给得起,你们接的住吗?”

六指气息为之一窒。

仿佛直到此刻,他才想起面前这位老人的身份。

若愚老人收回目光,示意对手落子,同时轻声提醒道:“既然进了战场,就该各安天命。不要总说些有的没的蠢话,平白让人笑话。”

黑暗议会的议长很清楚这些,但他又必须说点什么,所以最终,他选择以黑猫作为突破口:“那只猫使用了不属于这片战场的力量……这不符合联盟的规定。”

‘有关部门’除了受第一大学管辖之外,也受巫师联盟的限制,这一点,达到一定阶位的巫师都知道。

而黑猫身上那股来自‘有关部门’的气息如此浓郁,以至于隔了一重世界,也被两位老巫师嗅的清清楚楚。

理论上,未经大巫师会议审批,有关部门的任何公开行动都是违法的。

这就是弱小的悲哀。

强者只需做事,自有自带干粮的大师们为他们的行为作出各种解释。弱者没有话语权,想要一个公平都需要在对方的话语体系中努力挣扎,而对方往往只会回个‘但允与不允’,已经显得很有‘礼貌’了。

因为涉及有关部门,若愚老人难得放下棋子,多说了两句。

“当你带着你们的‘禁咒’进入黑狱世界时,那只猫就有了自由行动的权力。”他看着对面的老巫师,语气平静:

“你总不能指望有关部门对其他试图染指禁咒的行为视而不见。”

啪。

黑子落下,溅起几朵火花。

啪。

白子接上,缀成一条蜿蜒的大龙。

黑白交替间,银蛇世界之外,战场形势一变再变。皎洁的明月升起,洒落无边光辉,压制住蠢蠢欲动的特比龙;苍老的鼠仙人散去一身血肉,化作白骨舍利,给了女儿一线生机。

玄黄木的果子勾住了每一位顶尖大巫师的目光,有多臂的巨人抓住后一把塞进嘴里,有胆小的蜘蛛像碰到通红的烙铁,一碰即丢,将果子重新丢回战场深处。

利维坦张开大嘴,一口扯下小半片世界。

巨零三释放真身,抬起手臂,似乎一把就能拽下天空那轮月亮。

然后是巫师。

驻守外堡,隶属第一大学的九位巫师忽然散开,化作九道流光,径直投向世界边缘,天地间开始回荡起‘天地玄黄’的声音。
第两千九百九十章 有缘

北周陪京,飞雁山,地仙湖。

这是一座天池一般的山中湖泊,连绵百里。

传闻是太古末期两位仙人交手所造成的。

湖泊中央一直是处于被冰封的状态。

而曹家所划的禁地,便是那被冰封区域,传闻他们就是在这里得到地仙遗蜕,从而发家的。

在地仙湖冰层之外,则是对外开放的旅游景点。

毕竟地仙湖太广阔了,曹家也不能做的太过,只要守护住核心区域就成。

因徐越的关系,如今齐正言、清影、罗胜衣都算是仙迹的外围成员。

所以几人抵达了飞雁山后,便是直接由徐越出面将曹献之约了出来

“真没想到你会这么低调来到北周,这是有什么大事吗?”

虽说曹献之已经突破到了宗师,而且他亦是修行的八九玄功这顶级法门。

战力虽说比不过徐越和孟奇,可哪怕刚入宗师也绝对算得上宗师中的强者了。

只是如今徐越和孟奇两人无论实力还是地位都今非昔比。

所以曹献之对他们的到来也很是重视。

“清源,这次约你出来,主要是有一门买卖,我亲自出面这买卖自然不会小,但东西,却是在你们曹家的禁地。”

因为曹献之本身就精通八九玄功,自然知道这变化之道的便利与危害。

所以他也将曹家本身的防御打造的相当出色,想要直接利用八九玄功进入是不可能的。

曹献之很重视自己家族,但同样的他侠义气也很重。

所以哪怕他不同意这种交换,也不会出卖徐越等人,会为他们的行踪保密。

可同样的,他也定然会考虑自家的家族利益。

“以你的地位,本应直接开口,我曹家都会卖这个面子的。

“但既然没这么做,那显然这一份宝物的价值恐怕远远超乎想象。”

曹家当然会给徐越面子,毕竟如今大商的大势已成。

不过曹家不是魔门,所以同样的他无需担心大商会对付魔门那般,召集一票法身过来群殴。

加之本身也属于北周,所以真的碰到顶级利益,说不卖面子也就不卖了。

曹献之也敏锐的通过这一点,知道徐越等人图谋的物品不一般。

“这是自然,东西是你们曹家建立之前就在的,本是无主之物,而你们这久都没发现,那不如拿出来换点好处。”

徐越本身是有截天七剑第五式的,这次一起过来除了撑场面外,主要还是想把玩把玩大道之树。

玩树嘛,自己擅长。

“这件事,我无法做主,我可以隐去你们的身份去向家主建议,他是否同意,我无法保证。”

曹献之终究还是心系家族。

其实说实话,以他的实力和潜力,加上八九玄功越级而战的风格。

他如今就算想要取代家主都并无不可。

可实际上曹献之却依然对家族忠心耿耿。

而原著正邪大战曹家需要一位死间的时候,可能是因为死亡任务的高难度,曹献之自己也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被割下了头颅当做了投名状。

虽说这和杨戬还活蹦乱跳,而曹小哥顶了他名字的因果撑不住有关,但同时也说明了他的性格。

会做出眼前这种选择,其实很大程度也在预判中的。

“那就没办法了,我们只能采取自己的潜入手段了。”

徐越有些遗憾的说到。

会约曹献之出来商讨,那是给仙迹同志的面子,不然谁都是招呼都不打就动手,将来定然组织内部也会离心离德。

现在做到了这一点后,自然就无所谓了。

曹献之也知道徐越所表达的意思,随后点了点头

“不管家主是否同意,我都不会参与这件,两不相帮。”

夹在中间的曹献之,的确也是两头为难……

……

“重宝?禁地?你哪里知道的消息?”

曹家家主看着眼前这位曹家的麒麟儿,很可能未来接替家主之位的年轻宗师,也不由沉声问到。

“请家主赎罪,此事我已答应了对方,否则对方不会将这等秘密托出。”

曹献之所做之事,可以说两边都不讨好。

但却算得上光明磊落,他是真心想要促进双方合作的。

女员工的滋味 《深不可测》双a肉车

但很显然,宝库在自家禁地,曹家家主是不愿意同他人分润的。

至于这种事,本身也并不奇怪。

有人意外得到了什么远古秘闻的消息,有宝库的信息,这也很正常嘛。

天下至宝,有缘者得之!

既然在我曹家禁地,那此宝贝便与曹家有缘。

知道曹献之性格的曹家家主也没有逼他,而是点头说道

“好,那你这段时间就去闭关巩固修为吧,宝库的事我自会安排处理。”

“是。”

随后,整个陪京曹家便是动了起来。

曹家重要的禁地总共有四处,现在当真是将所有有资格进入四处禁地的弟子都调集了起来,开始地毯式搜索。

因为知道有外人在窥视,所以他们宁愿速度慢点,也不愿多安排人手。

连旁系子弟,都不放入禁地,高度戒备戒严。

这等变化,自然也会在外有些许反馈,随后被徐越一行人所察觉。

“果然,曹家是不会放弃独吞嘴边肥肉的。”

孟奇对此也并没什么意外。

“那现在应该如何处理?”

站在湖边的一处凉亭中,清影抱着刀淡淡的说到。

现在是东西要拿,关键还要拿的漂亮

毕竟不是魔道崽子,不好下太狠的手。

“天下至宝,有缘者得知。

“缘分在我。”

徐越洒脱一笑,随后身上便是迸发出了一股极为精纯的凌厉剑意。

正是截天七剑第五式,道传寰宇!

徐越只是碍于六道的规则,无法直接传授而已,但要引动那小世界的剑意共鸣,却是毫无问题。

特别是徐越还有着截天总纲。

在他的共鸣之下。

曹家这地仙湖的禁地,也开始不断震荡了起来。

一圈一圈的空间涟漪不断从湖心冰眼之处绽放,那隐藏的小世界,似乎是从内部被一剑斩破。

剑意冲霄与徐越互相呼应!

这让旁边的孟奇,又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沉思。

这就是你的潜入方式?

但为何,这莽的名头就落在我头上来了

威尼丁拿着权杖,低头深思,过了一会儿抬头道:“不得不说,你的说法更有道理。是或不是,交给你的判断吧。”他放开自己选中的杖,双手抓着青铜权杖向祭坛上的孔穴中插入,但听一阵机关声响,权杖被牢牢锁死了,接着便没了动静。

就在众人猜疑之际,孔穴中喷出强气流,魔力随气流冲起,打向空中的法杖,其余几支拿在众人手里的法杖受到强大的吸引力,脱手飞回半空,十五支法杖在半空高整旋转。

绵密的气泡形成漩涡,十五支法杖与中心权杖同放强光,形成彩色光阵,一道光束中阵中飞起,穿过祭坛区域,击向远处的石门。石门上亮起魔法封印,随后封印破开,左右门扉无声打开,涡流传过石门,卷向门后。

“门开了……”

大家还没来得及欣喜,不断加强的涡流使得整片水域都卷了起来,在场所有人瞬间失去了着力点,不由自主的被卷入漩涡之中,仅管奋力挣扎,竟也脱不出内吸的水流,包括月光龙与古普拉一同被带进了石门。

石门之后仍是海水,但很快就悬空了,四周一片黑暗寂静,涡流如瀑布一般坠落。冰稚邪努力在空中稳住身形,他试图寻找爱莉丝和若拉,但发现自己水流阻碍了他的视线,此外除了被涡流的力量卷住难以挣脱,身体更被一种引力牢牢的吸住,以飞快的速度向下坠去。当他准备用力反抗这些窒碍时,地面已经向他砸来。

他在涡流中顺势旋转,扭身双脚落在了地面,身边降下大量的水声,他肺部的吸水突然反吐出来,呛得他连连呕吐,一股盐涩感从胃部反到了喉头又反到了舌尖。他蓄水给自己洗了洗口,又连饮了两壶随身带的白水和果汁,以洗掉胃中的不适。

抹掉脸上的水珠,他发现自己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想来刚才强劲的涡流将大家都甩开了,大概是落到不同地方了吧。这股涡流实在是太强了,连他也很难在流速中自持,只希望爱莉丝她们没事。

他一掌推开暖息魔法,蒸干身上衣物同时,驱掉身上寒湿之气。这个地方实在是阴冷,明明没感觉到什么风,却总有一种凉嗖嗖的感觉。他环看四周,自己正处在大长条的巨型青石方砖铺就的空地上,左右前后看不见尽头,地面泛着莹莹青色的微光,与刚进入神殿时的第一层感觉很像,但青光的亮度更要暗了许多。

过了一会儿,冰稚邪发现自己呼出的气体竟然看得到白气,显然温度低了很多。他没有选择用火球照明,而是从异空间里找出了一个手提的小铜灯,他在铜灯内置入一小块火系晶石和一小块纯魔力晶石,卡在灯芯内两个卡槽内,魔力自灯座上刻下的魔法环纹注入,灯亮了起来,挂在了他‘追随信仰’的黑袍腰带上。

周围更亮了,光线可以照到十米开外的距离,冰稚邪抬头看着上空,上面是他掉下来的地方,此时却看不到水流了,只能看到最上方一束白光,那似乎是初入神殿时看到双尖塔中央的强光。这种感觉让人产生了井中之蛙的感想,从进入第二层空中花园开始,经历过每一层都看不见,仿佛不存在。

他没空去想构建这里的魔法原理,这不是短时间能弄清楚的,何况他听见有人在远处呼唤,好像是血胡子·石塔的声音,因为他的声音比较浑厚粗壮,显得气势十足。冰稚邪寻声赶了过去,果然看到了血胡子,他还一身湿漉漉地,地面有他一路走来留下的水印。

“大伙都分散了。”石塔说:“还好第一个找到你了。”

冰稚邪说:“我和我的守护也分散了,它不知道我在哪,但我能感知到它还活着,它应该和其他人在一起。”

“龙的声音很大,仔细听听,也许能找到它。”石塔看了下方位:“我从那边来的,你从这边来的,所以我们向另一边走吧,至少先往一个方向走,找到一个标的物。”

冰稚邪跟他边走边道:“你的守护呢,动物的感知总是更敏锐些。”

“你说我那只灰腹鬼隼?它在栈道的时候被火焰魔物给烧死了。”

“不是石像鬼吗?”冰稚邪疑问。

石塔无语的白了他一眼:“石像鬼在墓谷的时候就死了。可惜在石茶隼城才买的灰腹鬼隼,还没为我做点什么呢就没了。”

前方出现了一堵墙,墙高高地,看不到顶。

“到头了吗?”

冰稚邪走近前,发现这不光是个墙,墙边还有一条不窄的水渠,渠里有着涓涓细流。有了标地物,他俩按着水流方向走,走了许久,情况没有多大的变化。不过接着他们看到前方昏暗中有一团光亮在移动。光亮那头也同时发现了他们,接着传来了若拉紧张又压抑的声音:“是……是谁?”

“我,西莱斯特。”

“啊~!”那边惊呼了一声,加快向这边跑来,看到冰稚邪激动的叫了:“下来后只剩我一人了,别人都不见了,爱莉丝也不见了,她应该在我身边的。”

冰稚邪看见她惊惶失措的模样,安慰道:“不着急,他们肯定在这里,我们得找找,在遇到危险前找到他们。”

若拉指着一边道:“那边那个方向有一座高台,我没敢过去看那里有什么,但我听到上面有声音。”

“过去看看。”冰稚邪走在最前面,让若拉指明方向,三人加快走去,没多久果然看到了一座三层的高台,高台前有石阶,石阶旁各有数条红纹黑色的胡狼像提握着重斧位列两边,如同卫兵。

三人站在高台下的石阶前,听到台顶有窸窣的声音传来,同时他们还嗅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这种气味没法形容,给人一种很阴郁的感觉,不好闻,但还没到让人十分厌恶的地步。

冰稚邪对两人道:“你们在下面等着,我去上面看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