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睡指南肉30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 A+
所属分类:医保

“全部撤离!”一道声音响彻苍穹,没有人抵挡,所有人都撤。

显然诸强者都意识到这些人为杀戮而来,而且,也根本挡不住,这一行强者的实力强的可怕,谁若想要阻挡,无异于螳臂当车,根本不堪一击,只能撤走,只要能活命便足够。

在那道声音落下的同时,远处出现一柄神剑,携太上剑意而至,化作一柄柄无边巨大的巨剑,杀向诸那些杀来这里的强者。

轰隆隆的恐怖巨响声传出,一柄柄巨剑蕴藏无上之威,太上剑尊的身影出现在叶帝宫外面,带着一行强者走了出来,他们脸色都极其难看,盯着从远处杀来的强者,带着毁灭而来。

他们看到了无数金色的神光扫荡空间,化作金色神剑,神剑之中并没有隐藏着剑意,只有无坚不摧的神力,只不过是化剑杀伐而来,随后凝聚出的攻击,并不是剑修。

但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神剑都被扫荡覆灭,金色的神剑将太上剑尊的剑尽皆抹灭掉来,使得太上剑尊眼神难看至极,盯着那一行到来的强者。

他们,都变得更强了,身上隐隐弥漫着帝威,神力流转于周身,不可阻挡,欲灭叶帝宫。

太上剑尊身后走出的诸多强者同样脸色极其难堪,他们都看到,太上剑尊的剑依旧挡不住对方,这些人携杀戮而来,他们,怕是挡不住。

“撤,进去。”太上剑尊看到有一道道冰冷的目光隔空射来,顿时当机立断,下令撤离,让所有人都回叶帝宫,在外面是送死,他们都不是对手,会被屠杀,这是无畏的死亡。

出来的强者都领命撤离,回叶帝宫中。

看到他们消失,远处的修行之人也都不在意,眼眸中带着几分戏虐之意,犹如盯着猎物般。

他们都已经杀来了这里,这些人还想要逃掉来?

全部要死!

紫微帝宫的强者,一个都休想活命,他们会斩尽杀绝,将紫微帝宫抹灭掉来。

一行强者继续朝前而行,挥手间便不知道有多少人殒命死亡,他们随意杀戮,所过之处一切尽皆灰飞烟灭,仿佛人的性命在他们眼里如同草芥一般,修行之人如蝼蚁。

这也让所有人都感到绝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们的确如同蝼蚁一般,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死神降临,从这世间消失。

而且,太上剑尊出来之后又撤离,显然,他们也挡不住这些人的杀戮。

叶帝宫中,汇聚着紫微星域的核心人物。

此刻,整座叶帝宫都动荡了,太上剑尊一声大吼将诸修行之人全部惊醒,随后他们都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有强敌入侵杀来了叶帝宫。

一道道身影冲天而起,强横的大道气息弥漫而出,眼神冰冷,竟然有人杀来,自叶帝宫创建以来,还从来没有人杀进来过。

这是第一次,但只这一次,便让他们面临大劫。

叶伏天正在闭关修行,但如此大事,自然第一时间惊醒了他,叶帝宫高空之上,一股恐怖的大道意志弥漫而出,一道虚幻的身影出现在了上空之地。

“神州金刚界、昊天族、姜氏等古神族联手杀来,在外界大肆杀戮,已经快杀进来了。”太上剑尊朗声开口说道,声音传遍整座叶帝宫,响彻这片天地。

修行之中的叶伏天睁开眼睛,身形一闪,出现在了高空之上,和那道虚影相融合,脸色非常不好看。

几个古神族一直是祸患,在古神族的大帝意志苏醒之后,便极具威胁,他们一直在比谁修行更快,以铲除对方。

之前,几个古神族也颇为低调,一直没有招惹他。

但如今,却集体杀来了这里,而且大肆杀戮,叶伏天明白,对方看来是非常有把握,那么,极有可能走出了关键的一步,经历过蜕变,才敢如此放肆,杀来叶帝宫。

他们,修行到了哪一步?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声传出,叶帝宫外,一行强者杀了进来,正是昔日神州的几大古神族结成的同盟,这支同盟势力不止一次想要灭他们,曾经数次杀去过紫微星域,但最终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尤其是天焱城,被他抹灭掉来,因天焱大帝之意志被抹除,神兵被他夺取。

但其他古神族底蕴还在,一直隐藏着强大底牌,他们厮杀过,但却都没有把握灭掉对方,都在等。

如今,对方似乎比他快一步,直接杀来了这里。

苍穹之上大道风暴流动着,叶伏天的虚影仿佛出现在上空之地,盯着那些到来的强者,金刚界界主等数位为首的强者也都抬头看向高空之上,他们眼眸犹如神眸般,蕴藏着极致的锋利之意,还有着一缕睥睨之气概,似高高在上的神明,对于这一切都不屑一顾,带着蔑视姿态。

看到这些眼神,叶伏天知道,那几个老怪物级别的存在恐怕已经和天焱大帝当年一样,一步步控制了他们所借的肉身。

曾经,天焱大帝附在王霄身上,最后和王霄融合为一体,王霄消失,换来了天焱大帝的重生。

如今,古神族的几位掌舵者,怕是也沦为了几位大帝的嫁衣。

“叶伏天!”只听金刚界界主喊了一声,他的眼眸化作了金色,无比的锋利,似有神力在眼瞳之中流转,蔑视的眼神盯着叶伏天的身影,道:“看来,你终究还是慢了些,今日之后,这位原界崛起的天之骄子,便要从世间除名了。”

慢了么!

叶伏天能够感受到那股神力,也能够感受到对方眸子里的那种强大的自信,大帝复苏,杀来叶帝宫,为取他命而来。

而且,还是数位大帝同时而来,倒是真看得起他。

“诸位以前也是大帝人物,却在外滥杀?”叶伏天冰冷开口说道,大帝人物,却疯狂杀戮。

外界之人,如何挡得住曾经大帝的杀戮。

“蝼蚁而已,在那个时代,世间修行之人十不存一,这算什么?”他们冷蔑说道,根本不在意世人性命,在他们眼里,众生如蝼蚁。
一颗颗由虚无气息凝聚,却如同真实存在的树木扎根在虚无气息中,舒展枝丫,绿叶飘荡。

一片苍茫森林出现在叶枫眼前,他看到森林中还有不少生命,大多是寻常野兽。

猴子,野猪,苍鹰……,这些野兽比起小蛇更强一些,但也强的有限。

说起来,小蛇的实力最多也就七角境界,无法对叶枫构成任何威胁,这些野兽也是一样。

虚河真正的危险在于这条古怪河流本身,河流内孕育的生命,并不危险。

只是这些由虚无之气凝聚的森林与生命,让叶枫感到惊奇,他领悟的虚无规则中,可并不蕴含这样的力量。

“虚无还可以孕育生命?”

叶枫心中略带惊异,缓缓步入森林之中。

“吼!”

前脚刚刚踏入森林,叶枫便听到一声雷鸣般的咆哮,一只浑身布满紫色条纹的猛虎从树后扑来。

“早就发现你了。”

叶枫淡然一笑,手臂一挥,雄浑的星辰之力化作一条条锁链,顿时将猛虎捆绑。

“嗤!”

手掌一招,星辰之力将猛虎眉心的虚无宝石笼罩,随即撕扯下来。

“吼……”

猛虎发出一声痛苦哀嚎,身躯化作虚无散去,叶枫则看着手心的虚无宝石,目光闪动。

这颗宝石中蕴含的虚无法则,大多极为陌生,叶枫并未领悟。

“好东西。“

叶枫目光看向森林中的其他生物,他推测,不同的虚无法则,凝聚出不同形态的生命。

所以,小蛇眉心的虚无宝石与猛虎相比,差异极大。

而森林中有各色生命,如果将它们眉心的虚无宝石都领悟一遍,说不准能得到完整的虚无法则。

想到就做,下一刻,叶枫身形化作流光,冲向森林中的生物。

这森林中并没有实力太强的生物,最厉害的也只是一尊八星层次的巨象,此刻倒在叶枫脚边,化作虚无。

“三十七颗虚无宝石。”

叶枫盘坐在一颗大树树冠之上,他已经查探过,这些宝石蕴含的虚无法则的确各有不同。

随后,叶枫便闭目盘坐,领悟这些法则,正当他沉浸其中之时,身下的大树突然暴动。

一根根枝丫向叶枫缠绕而来,在大树树干上,有两颗虚无气息凝聚的眼珠浮现,眼珠上方还有一颗虚无宝石显露而出。

与此同时,整片森林似乎被这一刻大树唤醒,无数大树同时舒展枝丫,攻向叶枫。

一条条枝丫遮天蔽日,凝聚成一方天罗地网,将叶枫笼罩其中。

“等的就是你们!”

叶枫豁然睁开双眼,他早就察觉到森林的古怪,方才不过是为了演戏,就是为了让这些大树原形毕露。

“轰!“

叶枫一拳轰出,强横的肉身蕴含着无边的伟力,瞬息之间轰碎漫天树枝,紧接着他身形一闪,出现在脚下大树的双眼前方。

“砰!”

又是一拳,大树轰然炸开,树干上的虚无宝石飞出,被叶枫一招手收入囊中。

“哗啦啦!”

这一片森林彻底暴动,树叶伴着风,响起如同暴雨的声音。

叶枫对此毫不在意,他肉身绽放出浓厚的气血之力,在身周化作一层屏障,将这些树木的攻击轻易挡下。

“那股吸引我的力量,就在森林深处。“

叶枫没有迟疑,身形在森林中划出一道道残影,向着深处极速前进。

很快,叶枫便抵达森林深处,这一次他看到一尊庞大的生灵趴伏在大地上。

这是一头牛,体型如山峦般庞大的神牛,同样是虚无所凝聚的身躯,但他明显存在着一定的智慧,此刻牛眼圆瞪,愤怒的看着叶枫。

“虚无凝聚的生物,还能诞生智慧……”

叶枫心中愈发惊讶,这片虚河带给他很多惊喜。

“哞!”

神牛大叫一声,叶枫从这叫声中感受到浓浓的杀意。

“就凭你也想杀我?”

叶枫面色不变,这神牛已经达到八星巅峰的实力,但是对于叶枫来说,依旧不足畏惧。

下一刻,神牛猛然起身,向着叶枫狂暴冲来,一双牛角闪烁着锋锐寒芒,还有浓郁的虚无力量笼罩其上。

叶枫从牛角上感受到虚无法则的存在,被这牛角触碰,必定会化作虚无。

“又是陌生的虚无法则。”

叶枫眼前一亮,之前他获得的虚无法则,都是将自身虚无化,还没有攻击的能力。

而构成神牛的法则,显然已经有了杀敌手段,将敌人化作虚无,已经是十分强悍的力量了。

“来!”

叶枫望着神牛冲来,没有丝毫畏惧,他甚至伸出手臂,抓向牛角。

“砰!”

手掌与牛角碰撞,叶枫身躯一震,感到一股强横的法则之力涌入体内,要将他化作虚无。

这道法则的虚化能力,还要超越虚河,不过依旧无法影响叶枫。

下一刻,叶枫直接握紧牛角,猛然发力。

“哞!”

神牛发出惊恐的叫声,它竟然被叶枫抓着牛角抡起来,接着悍然砸向无边森林。

“砰!”

神牛砸向森林,庞大的身躯将一个个大树湮灭,而它虚无气息凝聚的身体也变得破碎不堪,很多部位化作虚无气息消散。

叶枫没有丝毫留情,抓着神牛不断扫向森林,如同用镰刀收割庄稼,成片成片的大树化作虚无。

最终,整片森林都被叶枫用神牛砸的消失,而神牛身躯也不堪重负的彻底炸开,只留下一颗拳头大小的虚无宝石,悬浮在虚空中。

这颗虚无宝石,比其他生物的宝石都要大很多,叶枫眼前一亮,果断收下。

此刻,森林消失,一颗颗大树破碎,也留下了无数的虚无宝石。

但这些宝石蕴含的虚无法则大多相同,叶枫没什么兴趣,只是随意收取了一部分,剩下的便弃之不管了。

“那股吸引我的力量,还在更深处。”

做完这一切,叶枫向脚下看去,可这一次他看到的景象,却是让他瞳孔一缩。

一座座森林耸立在虚无之中,如同浩荡寰宇中的漫天繁星,数不胜数。

“这条虚河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如此奇异。”

叶枫心中震撼,这幅景观纵使在黄风大世界,也很是罕见。
激活,剑雷星魂!

林辰宛若雷神附体,浑身雷光爆耀。

入睡指南肉30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雷殛!

剑若奔雷,贯彻神威霸势,可谓霸道凶绝。

竟然被阻了血脉,林辰的剑道真意,转化为霸道剑雷属性。

在剑雷星魂的加持下,剑雷威力明显暴增。

每一剑,都如惊天狂雷。

“桀桀,跟我玩狠是吧,那你这是自作自受!”邪神得意狞笑,挥纵血刀,伴随着强大神威邪能,刀势犀利妖邪。

论修为战力,邪神的确输了一筹。

但林辰想要击败邪神,却并非易事。

何况,双生血印时刻侵蚀着林辰的血脉。

林辰若无法破解双生血印,更是一再大动干戈,双生血印所中邪毒只会侵蚀越深。

等完全占据林辰的血脉,邪神便会趁虚而入,夺取林辰的肉身。

所以,面对林辰的霸道强势,邪神根本没有丝毫的避让。

“血龙吐珠!”

邪神怒喝一声,刀光血芒,血龙缠绕。

咻!

血龙残虹,锋芒贯聚强大邪能,宛若激光斗射,划裂虚空。

不避不让,正面交锋。

嘭!

刀剑震碰,瞬间激起万顷能量涟漪。

雷霆血芒,狂暴迸射,席卷八方。

两者形神激震,随波逐流,相冲迫退。

论战体,林辰的确显得更为沉稳。

但每一波交锋,邪神血刀攻势中所施加的神威邪能,都会无形间冲击着林辰的精元气血,加重双生血印的侵蚀伤害。

而林辰所受到的伤害,便会同时施加在秦瑶的身上。

噗嗤!

秦瑶芳躯一震,鲜血夺口,染红了衣衫。

“夫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马心急如焚:“主人也真是的,都拖了那么久,为何还没有干掉那个阴毒的恶女!”

幻云长老也被惊吓了一跳:“小瑶?你怎么受伤了?”

“多谢师尊,弟子没事…”秦瑶面色虚白。

“你这样怎么会没事?”幻云长老感觉不对,立马灵识探视,惊声道:“小瑶,你的血脉之气为何会如此絮乱?”

“可能是近来修为突飞猛进,根基不稳,出现反噬了。”

“你的修为确实增幅异常,就连为师都看不透你了,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为师?”

“师尊恕罪,弟子现在确有难言之隐,等证道盛会结束,弟子若能安然无恙,必定向师尊坦白与请罪。”

“恩,看你似乎伤得不轻,还是让为师为你护法疗伤?”

“多谢师尊,弟子真的没问题。”

“你确定真没问题?”

“恩…”

秦瑶硬是逞强。

竟然林辰有意隐藏身份,秦瑶也不想影响到林辰。

望着场下艰难奋战的身影,秦瑶暗道:“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必定是那魔女使得卑劣手段。而林辰苦战如此之久,僵持不下,必然是受到了我的牵制!正是如此,我才更得坚持下去,绝不能让那魔女的诡计得逞!”

猛地,秦瑶转运起体内的圣雷仙力,强行压制体内暴动的血脉乱气。

“现在我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干扰到林辰,甚至可能会给他带来不可想象的后果,我绝不能拖他后腿!”秦瑶稳守心神。

就算不能压制体内那股邪恶力量,也必须得稳住自身血脉。

林辰也似乎感受到了秦瑶的心意,心疼道:“瑶儿,对不起,我现在已经别无他法,只能委屈你了!你放心,这笔恶账我定会千倍万倍的讨回来!”

“小子!别瞻前顾后的,专心应付,只待本尊完全融合你体内的双生血印,这邪神便在劫难逃!”血魔龙信誓旦旦。

“明白!”

林辰再无顾忌,形神如雷,剑气残雷。

咻!

剑雷破空,霸道绝伦。

邪神视而不屑,似乎早就已经看破了林辰的攻势,显得从容不迫。

一斩!

血刀怒龙,当仁不让。

轰!

劲能爆震,林辰的剑雷更盛霸道一筹。

邪神正面不敌,乱势迫退。

但邪神并没有丝毫愤怒,反而戏虐一笑:“小子,这么拼命,真不心疼你的宝贝女人?就算你真的不考虑秦瑶,难道眼前的这位为你而牺牲,可怜无辜的女人,你当真忍心下得了手?”

我是心疼,但我绝不会任你摆布!而我从立誓要除掉你这邪魔之时,我早就已经做好了牺牲一切的心理准备!”林辰冷哼道:“你玩得这一套,对我是没用的!”

“是吗?竟然我敢来参加证道盛会,难道你就认为我没给自己留条后路?”邪神讥笑道:“至于独孤雪这女人,你要是真逼急了我,那她的底细可就得暴露了!你真得舍得让她背负一生的恶名,死后也是万劫不复吗?”

“邪狗!你不必刻意扰乱我的心神,你能将小雪培养到这地步,必定是付出了不少的心血!竟然你精心炼化多年,又怎舍得牺牲小雪?”林辰沉冷道:“至于对付我,你并无十足的把握,还得考虑到圣殿的压力!要是保留小雪的身份,即便你的阴谋失败,你也依旧能够全身而退,你觉得你会自断后路?”

“呵呵,听你这么一说,今日我还真得势在必得了!”邪神冷冷一笑。

被林辰挑明,邪神也感到几分恼怒。

“势在必得?我能存活至今,可从未输过!”林辰怒剑横空,剑雷霹雳:“邪狗!不管你拿任何要挟,我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定诛你狗命!”

好大的口气,也不称称自己有多少斤两!”邪神也被激怒,血刀怒斩。

嘭!嘭!~

一刀一剑,来回交锋。

血光残雷,肆虐不绝。

两道残影劲虹,连连交击,战况尤为激烈

随着一波波交锋,林辰体内的双生血印也在持续加重侵蚀伤害。

也就是借于交锋之间,血魔龙的血脉逐渐融入林辰的血脉之中。

只待最佳时机,便可趁其不备,偷天换日,转移血脉。

如此一来,双生血印的效果自然就会转移施加在血魔龙的身上。

至于血魔龙要如何破解双生血印,林辰也相信以血魔龙的能力与经验,有足够的信心去对付邪神。

只是秦瑶那边,所承受的血脉反噬伤害也在加重。

所幸,秦瑶本身体质极强,又得到天道之雷的造化,锤炼出一身完美的圣灵仙体,也有着极强的潜力。

只若林辰不死,单凭双手血印,也难以危及到秦瑶的性命。

对于秦瑶,林辰也是有很大的信心。

而且双生血印,必须得有一方受伤害,另一方才能受到同等的伤害。

所以只要成功将双生血印转移到血魔龙的身上,就可以直接免除对秦瑶的伤害。

但为了不让邪神起疑,也为了掩护血魔龙的血脉融合,林辰只能持续主动攻击。

咻!咻!

剑雷纵横,林辰攻势猛烈,像是铁了心要灭杀邪神。

邪神心中早有盘算,从容应付,阴险暗笑:“不错,双生血印所侵蚀的血脉越来越深了,而且能感觉这小子现在非常焦虑,必然会暴露出致命的破绽!只待完全占据他的血脉,我便可以趁虚而入,一举夺取他的肉身!”

嘭!

劲能爆震,涟漪激荡。

两者再度交锋,势均力敌。

随着双生血印侵蚀加重,林辰的血脉受损也在持续加重,同时战力也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从之前的强势霸道,逐渐被邪神逼成旗鼓相当。

“哈哈!就让你疯狂,尽情的疯狂!”邪神得意暗笑,感觉煮熟的鸭子都已经摆在眼前了。

林辰大气直喘,损耗极重:“血龙前辈,还没好吗?我担心瑶儿那边要承受不住了!”

“差不多够火候了,不过这邪神极其阴险狡诈,谨慎万分,只若有任何一丝疏忽,必然就会被他识破!”血魔龙沉声道:“越是关键时刻,越是要沉住气!你放心,本尊早已在龙魂戒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这邪神自投罗网!”

“拜托了,这是我唯一的机会,必须得彻底斩草除根!”林辰目光冷厉。

咻!

一剑惊雷,霸道无极。

林辰现在只能等待时机,制造时机,方可一击制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