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 A+
所属分类:医保

见长生貌似不是非常理解,张墨又解释道,“真相往往很难令人接受,但真相再怎么残忍也好过被人欺骗,你让他们知晓了真相,他们就会重新审视罗阳子的所作所为,但罗阳子已经不在了,他们爱屋及乌,自然希望对你有所补偿,家父也正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敢恢复罗阳子的道籍,葛淳想必不会因此与家父翻脸。”

听张墨这般说,长生心中压力略减,他最担心的就是龙虎山因为他与阁皂山反目成仇。

巨鹤振翅破空,快捷异常,半个时辰不到便到得汉城上空,长生之所以能够认得下面的城池是因为秦校尉的宅子西面有处水塘,而他先前曾在水塘边钓过鱼,认得水塘的形状。

惊叹巨鹤速度之快,长生好奇发问,“师叔,您和住持师伯的仙鹤是自哪里得来的?”

“这两只白鹤是初代天师驯化的,”张墨说道,“一直栖息于龙虎山,陪侍历代天师已经近千年,似这种可以载人的灵禽当下早已经绝迹,放眼九州四海,不会再有第三只。”

“哦。”长生点头。

短暂的沉默之后,张墨出言说道,“你默记下来的那些武功秘籍不要告知任何人,也不用告诉我们,龙虎山自有练气心法,不需借鉴别派的武功心法,他日你功成下山,再设法处理那些武功秘籍。”

“好。”长生再度点头。

随后张墨又询问了长生的籍贯出身和过往经历,长生的经历很简单,儿时一直在登州的偏远山村,遇到罗阳子等人之后方才离开了那里。

当日自阁皂山下张墨曾经问过长生跟了罗阳子多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按理说不应该有很深厚的感情。

心中存疑便询问详细经过,至此方才找到了长生对罗阳子忠诚的根源,那就是罗阳子等人的出现,阻止了乡民打死并分食那头油尽灯枯的老黄牛。

张墨对长生的印象本就非常好,此番发现他不但对亡人重情重义,甚至连一头牲畜都不肯辜负,心生感触,对他的欣赏又加重了几分。

此时夜幕早已降临,见长生仍然不时向下探望,张墨知道他可以夜间视物,便出言问道,“付东和郑道之传回的消息里并未提及你曾打坐练气,你如何会有灵气修为?”

“我只练了这一次。”长生说道。

一次练气便能拥有灵气修为是有违常理的,张墨心中存疑便抬手自其肩膀上拍了拍,在阁皂山的时候她曾以天雷掌轻拍长生,那时她便发现长生没有任何修为,此番再试,长生体内竟然产生了明显的回震,灵气一动,气色随之显现,淡红气色,确是洞神修为。

“你修炼的是什么武功?”张墨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手掌,长生体内反震而回的灵气之中竟然带有炙热温度,虽不足以伤人,却甚是烫手。

“混元神功。”长生如实相告。

“混元神功?”张墨自语重复,“我好像在哪儿听说过,这应该是一种已经失传已久的练气心法。”

“我听他们说混元神功是广成真人所创。”长生说道。

“你所说的他们是指谁?”张墨追问。

张墨问,长生就答,他对张墨和对罗阳子的心境是一样的,二人都曾经在他困难的时候帮助过自己。

二人闲聊交谈,不知不觉已是三更时分,巨鹤开始敛翅下降。

张墨低头看了一眼,“到了。”

长生此时已经能够夜间视物,探头下望,只见下方是绵延东西的巍峨高山,主峰建有大大小小的道观十余处,还有大量分散在山中各处的别院木屋,山脚下亦有一处占地数百亩的大型宫观,宫观的东侧是一处不小的镇子,横竖街道十几条,各种房舍数百间。

山脚下的宫观和镇子的正南方是一条由西向东流淌的河流,河水潺潺,月光之下波光粼粼。

巨鹤并没有飞往山中,而是飞向了山脚下的那处宫观,宫观前面有处青石铺就的广场,虽是三更时分,广场上却聚集了不少道人。

到得广场上空,张墨托着长生飘身落地,转而命那巨鹤抛下山羊。

张墨延出灵气接住山羊,虚画符咒,解了定身符。

此时广场上的众人已经围了上来,迎接张墨只是他们的借口,有人知道他在阁皂山的所作所为,也知道掌教和住持亲自出马前去救他,消息传开之后,众人都想看看他长什么样子。

众人穿的都是道袍,长生也不知道他们都是何辈分,只能牵着山羊冲众人稽首行礼,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人家,只能强忍尴尬微笑对人。

参加过上清法会的龙虎山道人都认识他,不过都没跟他说话,也不算熟人,但三木子和三云子跟他打过交道,二人也在人群之中,见他来到,急忙上前与他道谢说话,转而又冲众人讲说他的医术如何神奇,下药配方如何信手拈来。

黑公子被拴在广场西北的石栏上,原本已经老实了,见长生来到,急忙蹦跳嘶叫,它的嘴巴被长生捆住了,可能是担心它会咬人,来到之后也没人敢给它松开,叫不出声,只能乱蹦。

长生见状急忙冲众人告罪,快步走过去将它嘴上的布条解开,尽管知道它不会乱跑,脖子上的绳索却不曾解开,左手牵羊,右手牵它。

先前是长生亲手捆的它,黑公子被巨鹤抓着自天上飞了半宿,受惊不小,气恼非常,重获自由之后不停的用头去撞长生,以此宣泄心中不满。

黑公子自然不会全力冲撞,长生也不闪躲,一边抚摸一边好言安抚,黑公子这才停止冲撞,但余怒未消,摇头晃脑的打着响嚏。

长生知道众人对他心存好奇,但好奇归好奇,众人对他的欢迎也是发自真心,这令长生既高兴又惶恐。

张善早一步回来,已经交代下去,给长生安排了住处,与众人见面过后,便有人夹着铺盖前方引路,带着长生前往住处。

张墨与长生走在一起,行走的同时向他介绍龙虎山的情况,龙虎山现有道士三千多人,这些道士住的比较分散,大部分住在山下的道观里,一些高功法师住在山上别院,还有一些住在东面的镇子上,上清道士都是可以结婚的,东面的那处镇子多是道士的家眷和亲人。

山脚下的那处道观就是天师府,山腰的那处大殿就是三清殿,山顶的道观是天师清修的无极观。

张善给长生安排的住处位于山的西面,在山半腰,足足走了一炷香的工夫方才赶到,这是一处破旧的小院落,没有房子,院子套住的是个山洞,洞里有木床和桌椅板凳等简单的生活器物。

放下铺盖之后引路的道士先行离开,张墨一边帮长生整理被褥一边出言说道,“初代天师的坐骑是一只老虎,这处山洞原本就是那只老虎的住处,后来立墙安门改为住人,老虎昼伏夜出,不喜朝阳,故此选了西山栖息,大哥将你安排在这里颇为合适,此处虽然偏远,自无极观却可以清楚的看到这里,倘若有人试图暗算你,他们也能及时发现,再者,你辈分太低,住的太好难免惹人非议,住在这里,便不会有人议论腹诽。”

长生此时正在院子里寻找拴羊的地方,听得张墨言语,急忙出言说道,“师叔,我初来乍到,离群索居好像不太好,我还是与同辈门人住在一起比较妥当。”

“那倒不必,”张墨说道,“你就住在这里,平日里与他们同食同修也就是了。”

长生拴好了山羊,又解下了黑公子脖子上的绳索,眼见院子西南角有处水井,便走过去摇动辘轳汲水饮羊。

张墨走出山洞,“时候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天亮之后我再过来。”

长生点头应是,送张墨出门,目送她往东去了。

送走张墨,长生回到院子,这里许久没人住过了,院子里长有一些杂草,山洞各处也落了些灰尘,清理打扫过后又挤奶喂了黑公子,这才关上房门,躺卧在床。

多日的漂泊他已经习惯了居无定所,突然安定下来反倒有些不适应,龙虎山有这么多道士,以后他要跟很多人打交道,这让他有些打怵,因为从小到大大部分时间他都是独自一人,不太习惯与别人打交道。

再者,他也不知道道士每天都干什么,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做了道士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也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必然会多了门规的约束,这也让他颇为忐忑。

黑公子就趴伏在他的床前,看到黑公子,长生又多了愁恼,按照道门礼仪道士是不能骑马的,哪怕将黑公子养大,以后也不能骑乘。

越想越感觉多了约束,别人当道士都是为了练武功学法术,而自己当道士只是因为答应过师父罗阳子,他实在想不通师父为什么非要逼着自己当道士,不过老天师已经追授了师父道籍,自己欠了好大的人情,不管怎样这道士都得当下去了……
鬼影拖着一条猪腿,就这一条猪腿估计都得有大几百公斤。

莫奈三人的枪口慢慢的放下。

他们不确定自己手中的枪对鬼影是否有效。

不过后果很可能是他们无法承受的。

“先生。”

“这个给你们。”

“额……谢谢。”

不得不说,鬼影送来的食物,确实是缓解了他们的危机。

至少,短时间内他们不用担心饿死。

鬼影坐到篝火前。

三人立刻削下猪大腿肉,开始烧烤起来。

“你们为什么想要获得力量?”

“为了生存。”莫奈回答道。

鬼影摇了摇头:“世界的环境已经开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气候也在迅速的恢复,力量已经不再是生存的第一要素了。”

“可是也变得更加危险了。”

莫奈想到了那头怪物一样的野猪。

在过去哪里有遇到过那种怪物。

鬼影伸手抓起正在火堆上烤的滚烫的烤肉塞入嘴里。

众人都看着鬼影,这么吃不烫么?

“这不足以让你们获得力量,或者说还不足以说服我教你们。”

“那……那我们需要怎么说?或者说付出什么代价?”

“如果我说一切呢?”鬼影问道。

这让众人迟疑了,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的。

至于要付出一切吗?

“我来说一个故事吧。”鬼影长长的叹了口气。

火光在鬼影的脸上熠熠生辉,众人凝视着鬼影,仿佛看到了他肩膀上担负着某种巨大而沉重的责任。

“这是关于人类与神的故事。”鬼影用沉重的语气,娓娓道来:“在远古时代,人类曾经拥有着远超这个时代的文明,那个时代的人类,强大而睿智,从物质到精神,都有着无与伦比的满足感,社会秩序也区域稳定和平,没有战争、饥荒,一直到有一天,一个更为古老的存在苏醒了,他有很多的名字称呼,可是他也有一个统一的名字,天神。”

三人沉默不言,仿佛都已经预感到,这个故事的结局不会那么完美。

“先进的科技,强大的个体,在天神面前都显得如此的弱不禁风,天神嫉妒人类,嫉妒人类的天赋,也在畏惧人类的天赋,那个文明的人类,已经几乎触及到了天神的领域,最终天神降下了神罚,摧毁了远古文明,只留下了少部分的人类,作为火种,经过数十万年,这才逐渐的恢复,可是一直到数年前,也就是在末日之前,人类再一次触及到了天神的领域,于是,天神又一次开启了灭世的行动,人类之中的强者与天神打的昏天暗地,可是即便集结了当时所有的人类强者,依然难以战胜天神。”

莫奈三人看着鬼影深邃的目光,仿佛从他的目光里看到了无尽的悲伤以及愤怒。

“人类输了,输的很惨,代价就是又一次的末日大清洗。”

鬼影握紧拳头,低沉而悲痛的说道:“没错,这场末日浩劫就是来自天神,人类的最强战力也难敌天神,可是我们依然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创伤,这场战争,我们输了,可是天神也没有取胜。”

“你也是与天神对抗的人类强者吗?”

“我可算不上人类的强者,那些战死的,为人类的一线生机而苦战的人才称得上强者,我的老师就是其中之一。”鬼影的眼角滑过一滴泪水:“你们记得在末日之后的两次黑夜吗?”

“那是?”

“其实在开战之前,人类就预感到失败,所以就做了计划,第一批强者集体围攻天神,以他们的全灭换取天神重伤,而后人类之中最最顶尖的强者再出手,当时那两位绝顶强者找到天神的时候,已经是末日之后的半年,而天神虽然重伤,可是依旧强大的令人绝望,不过那两位绝顶强者也将天神逼入了绝境,天神伤上加伤,不得不发动终极技能永夜,就如这个技能的名字一样,一旦发动了这个技能,那么整个世界将不再获取光明,将永远陷入极夜,两位强者本来是可以取胜的,可是为了阻止永夜,最终放弃了近在咫尺的胜利,从而阻止了永夜的降临。”

“那第二次永夜呢?好像就发生在一个月前吧?”

“是的,这次天神又一次发动了永夜,因为他预感到人类的威胁近在咫尺,所以不打算再给人类第三次的机会,他想要将人类的希望彻底摧毁,而这同样是人类在末日之前计划的一部分,因为最聪明的那个人类,凯西小姐,她猜到了天神的举动,天神一定会不顾自己的伤势,强行发动永夜,最终,人类之中最接近天神的英雄出手了,他的朋友都叫他金,他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了一击,天神在重伤之下,又遭受了这舍命一击,现在他的力量已经削弱了99%,这也将是人类最后的机会,在天神的伤势恢复之前,人类如果能够成长起来,那么这场战争就是我们获胜,如果人类没能在天神的伤势恢复之前成长到足够的高度,那么等待人类,等待这个世界的,将是永恒的绝望。”

莫奈三人听的目瞪口呆,原来世界末日的背后还有这样的惊天秘密

人类与天神的战争!

“不久之后,我和我的朋友将会去挑战天神,所以我们确实需要继承人,可是我们是不会将希望的种子放在一群懦夫的身上。”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担负起那种使命。

这种肩负着全世界全人类命运的责任。

终于,莫奈站了起来。

“先生,我可以,我愿意承担这份荣耀,还有责任。”莫奈的目光里充满了坚定不移的决心。

其他两人也相继表态。

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如鬼影所说,如果天神胜利了。

人类就没有了未来,当然也包括他们。

所以与其苟延残喘,倒不如就拼一把,哪怕是死,至少也死的轰轰烈烈。

这一刻,三人的血液都被点燃了。

为了全人类,即便是死又有何惧。

看了你们都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我很欣慰。”
“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披着这一身道袍,你也不过是只井底之蛙。”

“懂点符箓之道,便以为自己能跨越境界之间的沟壑了?”

“真以为,这里是那道法贫瘠的下界?”

我不屑一笑,看了一眼站在道士身后,几乎与我一模一样的那道金色分身,心中不由闪过一抹赞叹。

随着我的境界提升,这第三道金色魂魄也出现了明显的变化,除却被金芒缠绕之外,其体表之上还覆盖着不少肉眼可见的法纹,那是只有仙魄强大到了一种难以企及的程度才会出现的法则之纹。

倘若我肉身被灭,这道魂魄也能让我顷刻间如获新生。

往小了说,与人对敌,可不必谨慎。

往大了说,若我踏入仙帝境界,那兴许便是不死不灭的存在了。

这姓张的道士,显然没有料到我能够在他无法察觉的时候将仙魄分身召唤出来,这是因为我利用了法则之力,将道身藏纳在虚空之中,只要我意念一动,道身便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

他不过是个小小的地仙强者,又怎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全真出了你这么个货色,简直侮辱了这一身道袍。”我瞬间出现在他面前,冷冷地看着他,说道,“我给你一个机会,把我同伴们的魂魄放出来,我放你一马。”

“放我一马?”他咧嘴笑了笑,说道,“秦殿主,隐界那么多人都知道,你这人杀伐果断,当年与魔族大战,战功累累,脚下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你会放我一马?”

我这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从不说谎。”我说道,“正好,有点关于下界的事,想问问你,你既然能够从那灵气贫瘠之地飞升,还知道天蚕阁的存在,境界也飙升的这么快,前身多半是个转世轮回的大能吧?”

“转世轮回?”他挣扎着发出一丝讥笑,说道,“秦殿主,混了这么久,你竟然还不知道伪仙域的存在?不过没事,老道可以大发慈悲的告诉你,那个地方,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你之所以运气好,能够通过飞升台来到这钓奴海,本就是阴差阳错罢了,你留在魂殿的那些残党,无一例外都去了那个地方。”

“那里,才是真正的仙界盛世。”

“这十天域,不过是个弹丸之地罢了。”

“哦?”我眯起眼,说道,“你是说,下界的飞升通道,不应该通往这里,而是应该通往伪仙域?那么,你怎么会来到这里?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所冲突吗?”

“伪仙域中,三百六十五位伪神,将仙界与人界阻隔开来,妄想创造六界盛世,这可是一场十足的阴谋,秦殿主想必很感兴趣吧?”他没有正面回答,笑道,“不过,就算我现在告诉你所有细节,也晚了,你在这里混的这么好,就算去了伪仙域,也没你的容身之所,所以,我们还是来谈一笔交易吧——”

“什么交易?”

“我把你同伴的魂魄放了,你送我一缕气运,大家相安无事,如何啊?”

他阴笑了一声,没等我回答,便掏出了一道手掌大小的香炉,盖子上紧紧贴着一张黄色的符箓,闪烁着微光,“此乃玄黄炉,与我气机绑定,若我死,里面关着的魂魄,可就没什么好下场了。”

“另外,秦一魂,我劝你最好不要做一些无谓的举动,纵然你踏入了仙王境界,能驱动那法则之力,但这玄黄炉沾的是因果,不管仙界还是下界,涉及到因果的东西,都逃不过天道规则。”

我脸色平静地看着他,问道:“谁告诉你,我只有仙王境界了?”

“什……”

他话还没说出口。

我便抬起一根手指,按在了他眉心之上。

接着,幽瞳中激射出一缕金芒,钻入了他的大脑之中。

浑身一颤,脸色呆滞,从头到尾,再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便被我的力量接管了仙躯。

面无表情,手掌一抓,将那香炉拿在手中,神念包裹在上,直接将其表面那张黄符碾灭,同时炉身也破碎开来,里面的魂魄如同受到了召唤般,在我的神念相伴之下,朝着瑶池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

随后,我再次抬手一握,将这姓张道士的仙躯毁灭,勾出了其中的仙魄,一同扔进了与那卫离墨相伴的牢笼之中。

之所以不宰掉他,是因为我还有一些问题需要他来解答,从这家伙的话里话外我的都能够听出来,他绝对不是个下界之人,只不过为何会成为全真的道士,就不得而知了。

按理来说,当年吕尚前辈能从仙界跨越虚空,去那下界中纵观一朝天子一朝臣,那么这家伙知道那么多,说不定也是如同偰飏或者王黎等人那样的存在。

可当初隐界大战时,我并未听说过这家伙。

“罢了。”

“思量这么多,都是无谓之事。”

“以我现在的境界,想要回到下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眼下,还是先将这天蚕阁踏平再说。”

我转过头,再次望向那座仙殿,其中那几道隐晦的气息不再躲藏,一股强大的仙阵气势也飘荡而出,如果我没感应错的话,那应该是一道不低于七级的困仙阵,按照境界来换算,困住一名仙王强者,绰绰有余。

思量间,六道身影如鬼魅般,从仙殿之中飞出。

首当其冲的自然便是当初用誓言与我交换元神黑莲的天蚕阁太上长老,他仍然是那副瘦弱模样,但脸上的苍白早已消失,整个人看起来硬朗的很,境界也来到了仙王初期。

在他身旁的五道身影,穿着我从未见过的宗门道服,同样都是仙王初期。

六名仙王初期,天蚕阁果真是下了大手笔。

这等势力放在天地规则如此低下的放逐大陆中,足以横扫一切势力。

早前,我在瑶池中主持杀阵时,便曾听闻天蚕阁背后站着其他高级界域的势力,名为“主歌”,这卫离墨能够请来如此多的仙王强者,似乎并不令人意外。

“六个,刚好齐了。”

不等他们开口,我提剑而上,眼神冷漠地瞥了他们一眼,寒声道,“毁我瑶池,伤我弟子,你们这几个老家伙既然敢露面,那今日就一同给我瑶池亡魂陪葬吧。”

好大的口气!”

那太上长老脸色阴鸷,看了一眼被我困住的卫离墨,怒火浮现于表,说道,“早知道当初便将你瑶池上下斩尽杀绝,你这个后患,竟然能够在这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一步从人仙跨入仙王,还真是出人意料。”

“废话真多,滚过来受死!”

我声如雷震,挥剑而起。

几个仙王初期互相对视一眼,纷纷祭出自己的灵器,朝着我奔赴而来。

而那天蚕阁的太上长老,挥手便祭出一道仙阵旗,朝着高空一抛,顿时天地大变,一道巨型漩涡汇聚而来,有伏杀万物的雷声轰鸣,眨眼间便凝聚出一道百丈高的雷霆,降落而下。

“滚!”

我大吼一声,命运之剑爆发剑芒,直接将这道雷霆劈开,化成了漫天的光芒粉末,同时身形调转,昭武剑阵图傍身而行,如蛮牛横冲直撞般,冲到了这五个仙王初期眼前。

昭武剑阵图所化的千柄金剑剧烈颤抖,如受共鸣般,挥出千万缕恐怖的剑芒。

这五人当即色变,显然没有料到我会释放出如此强大的神通,纷纷往后暴退,将体内所有仙元召唤而出,覆盖在自己身上,想挡下我所爆发出的恐怖气息。

“死!”

我不怒自威,手腕调转,剑芒汇聚成巨剑,横扫四周。

噗!

噗!

噗!

噗!

噗!

五名仙王初期,同时喷出一大口鲜血,胸前落下一道肉眼可见的恐怖剑痕,无一例外全部重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