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开车晚上看有痛痛的声音免费

  • A+
所属分类:医保

消息传开,就算是刚从葬地出来的厉飞雪和周文清等人,还有秦清儿和怪老头那些,听到了凌凡和殷东闹出来的动静,以及哥俩放出的狠话,一个个脸色也是极为复杂,更多的,却是振奋之色!

这座囚牢中的人族,被压迫得太久了,世世代代的人族子弟,都习惯了压弯的脊梁,从未想过,有朝一天,会有人告诉他们——人族,顶天立地,脊梁从未弯过!

这一天来了,他们挺直了脊梁,原来感觉是这样美好!

所有听到消息的人族,都不约而同的朝紫竹山赶去,并将消息朝更远处的亲朋故友传递,呼朋唤友,让他们来紫竹山。

紫竹山下。

凌凡和殷东赶到之后,并不急着上山抢夺仙尊洞府的机缘,而是留在山下那一片平坦的石地上。

能看得出,山下的这一片平坦石地,是一个废弃了很久的广场,还有十米高的高台,以及石桌石椅。

哥俩就在石桌上坐下,拿了一些果子零食放在桌上,还把小家伙们都移出来,让他们在高台上玩耍。

小宝的小爪子扒在石桌边,一边接受凌叔的投喂,一边问:“我们不上山吗?”

“笨哦,这都看不出来,我爸跟东子叔要在这里钓鱼啊。”小军说着,一把抢过他爸正要喂给小宝吃的几颗剥好的松仁。

“跟弟弟抢吃的,你小子可真有脸啊!”凌凡笑骂,顺手给了小军一个爆栗。

“哼,我不抢,你会想到喂我吃吗?”小军愤愤然说。

“哈哈,小军不气,东子叔喂你吧。”

殷东笑着,喂了一颗葡萄给小军吃了,就看到季阳挤进来,黑葡萄般的眼睛望着他,不说话,就让他心酥了,赶紧剥了葡萄皮,晶莹如帝王绿的果肉,喂给小萌娃吃了

小军又酸了:“喂我吃的,就是带皮的葡萄,给阳阳的,还给剥葡萄皮,东子叔,你这心也偏到胳肢窝了!”

“有吃的就不错了,你小子哪还那么多废话!”殷东也给了小军一个爆栗,目光越过他的头顶,看向远方滚滚而来的烟尘。

“小家伙们,鱼来了,都交给你们了。凡有敢挑衅人族的,一个不留!”

殷东的声音不疾不徐,声音传荡而开,却清晰的传到每个生灵耳中。

不说冲击而来的各族生灵,就是凌凡都愣到了。

凌凡没想到,搞出这么大场面,东子竟然让孩子打头阵,这胆子也是够大的!

就算心里捏了一把冷汗,凌凡倒也没有阻拦,只将担忧的眼色投向七小,扫过小家伙们的小脸。

他从小家伙的脸上,看到的却不是恐慌和惧怕,有的,只是乳虎般的生气盎然,活力十足,及无所畏惧的王者之姿。

得说,殷东把让小家伙们独自进南月星历炼的时间,虽然短暂,效果却是极好。

经过葬地之行,七小现在胆子贼大,而且他们实力提升了不少,配合也更默契了,面对任何敌人,都不畏战,敢战,也有信心能战而胜之。

这一种自信与勇气,还有沸腾的战意,是温室里未经风雨的花朵不可能培养出来的。

此时,殷东就想借着紫竹山,继续磨炼七小。

反正有他跟凌凡坐镇,能及时救援,出不了什么大问题,比让七小独自外出历炼的危险性小多了。

凌凡看到这样的七小,也不由两眼放光,心头无比期待。

远处,一群散发强大气息的生灵,极速飞来,为首是一个魔气缭绕的高大角魔,挥舞着一杆魔枪,气势汹汹的杀来。

七小也冲了出去,他们还是沿用一样的套路,由小宝和小龙龙激活幻月镯,用噬血树枝条结成的树笼,护着大家,也让小龙龙借助树笼,带着大家一起移动。

“砰!”的一声,小军开火了,一发爆甲弹轰出去,打在那个高大角魔的身上,略偏了点,将他的右臂轰得爆开。

“啧,差了一点!”小军还有些不太满意,尤其是被他爸盯着,总觉的枪打得不准,让他爸看笑话了。

“再打!”小宝喊了一嗓子,霸气无比。一枪不够就两枪,反正干就完了,他才不会在这种时候笑话小军哥哥枪法差呢!

“好,看哥的今天要大杀特杀了!小龙龙,贴脸突进!”小军嚎叫着,还发出玩游戏时的配音音效,让小龙龙忍不住冲他翻了一个白眼。

小龙龙一个虚空穿梭,带着树笼冲进那一群魔族中。

季家四小只的精神异能凝聚成了一只大蜘蛛,扑向那个领头的角魔,顿时咬得这个角魔疯狂嘶吼,像疯了一样狂乱冲撞,误伤了不少同伴。

小宝没有直接攻击手段,可是小家伙们都是以他为主的,哪怕小龙龙这个披着小孩子外衣的老怪物,也是一样,都是由着小宝掌控大局。

尤其是小宝这个天生道体,可以调用其他人的掌控的能量,起到叠加的效果。

比如,小龙龙带着树笼虚空穿梭,有小宝协助,就速度更快,距离更远,而他的消耗反而会更少,简直就是像带了一个外挂。

季家四小只的精神异能,还有小军的轮回法则之力,都能被小宝调用,而且小宝总是会抓住一瞬即逝的机会,将其发挥出惊人的效果。

在那只大蜘蛛攻击领头的角魔时,小宝意念一动,一股无形的天道之威被引动,加持在大蜘蛛上,顿时让角魔的灵魂有崩溃之兆,疯狂嘶吼:“滚开!死蜘蛛,放……啊啊啊……不要……”

角魔声音透着惊恐,身体剧烈的颤抖,像发羊癫疯一样,嘴角喷着白沫,喊到后来,声音戛然而止,高大的身体轰然坠落。

干掉一个角魔,七小也不停顿,被小龙龙带着树笼一个虚空穿梭,又扑向一个目标。

殷东看了一会儿,就不再关注小家伙了,而是看向远空,心头突然一阵悸动,感应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正在逼近。

钓上大鲨鱼了,居然只是远远散发的气息,都对他形成了威胁?

念头一闪,殷东不仅没有担忧,反而兴奋起来,眼中战意升腾,却听凌凡说:“来了一条大鱼,这是我的,东子,你别插手,我跟小家伙们一样,需要在锻炼!”
“你敢骂我老狗,小狗,今天老子就要炖狗肉汤喝。”索林图气得一拍桌子,手一伸,紫光一现,空中出现一只巨型巴掌抽向了赵星辰。

“打得好!”卫发狂笑。

“哎呀,你怎么能打我家爷。”凤帝眉头一挑,伸指头一戳,玻璃金光一闪,巴掌被戳了个稀烂。

“洛青凤,你要挑事?”索林图大怒。

“你要打我家爷了当然不行。”洛青凤哼道,顿时,赵星辰淹死在一片酸风醋雨之中。

嘶……

索林图往空中一拳,打出一只巨虎,咆哮着扑向了赵星辰。

而卫发也是往空中一甩,甩出一条恶狗汪汪叫着咬向了赵星辰。

“老狗,敢打我家爷!”林雪尘拍案而起,左右各一拳轰杀。

啪啪两声,巨虎裂开,消失,恶狗被轰得翻了个滚儿。

一把狠撞在卫发身上,卫发躲闪不及,跟着恶狗一起撞得飞将出去。

啦啦……

结果,砸进了十里外一座茅厕之中,喝了一肚子粪水,臭不可闻。

命来!

索林图恼羞成怒,吼了一声,体内喷涌出强大的法山压向洛青凤。

林雪尘跟上,跟洛青凤往前一顶,轰在法山之上。

啪啪,两女同时往后飞转,差点摔倒。

“两条小母狗,今天随爷回家睡觉。”索林图色色的大笑着,法山上露出一张脸,自然是索林图的脸,往前一挺,压将上去。

“老杂毛,死!”水帅错身,往前一插,长枪溜金,带着赤霞轰在法山之上。

轰然!

大地震颤,法山崩塌,溅了索林图一脸都是,蓬头散发,状如乞丐。

朱子寿一看,觉得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到了,顿时阴阴的伸指,啊……

索林图大叫一声,狂喷一口鲜血翻滚了出去。

“索林图,你好阴,居然借祖宗法势。”朱子寿叫道。

“滚!”那厮刚好滚落在赵星辰脚下,这厮想都没想,小赵赵飞起一脚,一声惨叫传来,索林图呼啸着坐火箭上天了。

不久,只见一个小黑点飞向了远方。

良久,遥远的地方嘭地一声巨响,地动山摇,一座大山轰然倒塌。

肯定是被索林图撞塌的,不过,那厮估计也撞得不轻。

“赵狗,你等着!”卫发一看,不敢再进场了,干脆在场外丢下一句狠话,驾云而去。

小东西你还有点能耐。”康巴伸手在酒杯中一转,顿时,水帅像坨螺般飞快旋转。

我转呀转,转呀转,眼看就要转进天上了。

洛青凤跟林雪尘并没有出手,因为,他们知道,出手那是自取其辱,康巴可是天帝玄元境强者。

怎么办?

场上来吃蟠桃的贵宾们全都一脸兴奋的看着,他们,眼都红红的。

因为,谁叫你小赵赵如此高调,居然带两个美女玩。

现在你手下狗奴才被康巴整治,该!

“玩够了?”赵星辰一声轻哼,抬指一戳,啵!

康巴手中的小酒杯突然爆裂,炸开,酒水溅了康巴一脸都是。

而正玩大风车的小转转水帅终于旋转着落地,差点瘫趴在地。

顿时,全场皆惊,他们呆呆的看着赵星辰。

就是洛青凤跟林雪尘也是心头小鹿在撞,小赵赵怎么这般强大,居然能跟康巴抗衡?

虽说刚才是偷袭,但那也得要有偷袭的实力啊。

瑶池玉女林碧云夸张的张着性感的小嘴唇,这小子何时变得如此强大了?

难怪洛青凤跟另一个美女都巴巴的贴着他,恨不得把自己马上打包让他扛上床。

她明白了,这种超级强者,我林碧云也想睡他啊啊啊啊……

风来!

康巴脸微红,下不来台了,一声吧叫。

远处飞来一道风,呼呼呼……

瑶池震颤,快被刮走了,那可就成天上的小瑶池了。

下一刻,风雷交加,大暴风倾盆凝,天像是一个倒扣的海将要倾泄下来,吓得吃各路宾朋心惊胆颤。

可是,想走也走不了啦。这玄元境天帝一怒,四海之水都可能被他搬来啊啊。

到时,咱们全都得下海喂王八。

“红尘里飘,就让这大风吹大风吹一直吹吹走我心里那段痛那段悲……”

这个该死的小赵赵,居然还敞开喉咙在唱‘大风吹’。

你再吹下去咱们全成王八了。

“就让那往事消失风里当初的你!”赵星辰声音突然拔高。

秋!

界主之印出!

一海之水狂泄而下,不过,全都泄在了康巴身上。

康巴入海,喂鱼成王八了……

老家伙呛了一肚子的水,跟着飘扬过海,被赵星辰一个‘秋’送到了十万里之外。

顿时,静!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开车晚上看有痛痛的声音免费

现场安静得可怕!

一枚针掉地下都听得清楚。

不过,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却是在全场此起彼伏!

“大侠!”

“英雄!”

“赵大侠,你是我外界的大英雄!”

……

下一刻,蟠桃宴沸腾了,外界的精英们振臂高呼,他们看到了希望,因为,外界出了一位超级强者。

妖娆一脸兴奋,嗓门都给喊哑了。

洛青凤双眼泛彩,我……一定要坐正室之位,成为赵星辰的大夫人,林雪尘,你就当小吧。

林雪尘双眼圆瞪——爷,你是英雄,我是你未过门媳妇,咱们马上结婚,我想让你早点睡了我,我是大夫人,洛青凤,她只能作妾,小,当小,小小洛青凤……

小小小林雪尘……

小小小小小小洛青凤……

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洛青凤跟林雪尘,赵狗屎是我的,我瑶池玉女林碧云的……

你们都是小小小小小……赵星辰是我的,就是我的……全场女人的心声。

……

换人啦……赵星辰被请到了康巴的位置,左边小小洛青凤,右边小小小林雪尘。

噢,不对,主人林碧云的桌子都给搬到了赵星辰旁边,咱俩排排坐,挤挤更健康。

“臭不可脸!”洛青凤的眼光把林碧云杀死了一回。

“无耻小奴婢!”林雪尘的眼神补了一刀,林碧云彻底死透。

“各位请看,这是我的蟠桃母树上产的,也是我瑶池最好的蟠桃。

只可惜,十万年了,只结了三个,朱委员,你当之无愧的享用一个。

赵哥哥,你也当之无愧的享用一个,剩下一个嘛,当然我自己吃了。”

林碧云掏出三个巨大,鲜红得令人流口水的大蟠桃,分脏完毕。

“呵呵,不好意思了凤帝跟这位木妹妹。你们只能吃五万年的了……”因为,林雪尘三字不能说,赵星辰给她取了个名——木雪。

“臭不要脸!”

“无耻小奴婢……你想嫁给我家夫君我一定要让你排名垫底,小小小小小小林碧云……”

……

朱子寿那个没吃,因为,他还想拿来和药。

赵星辰却是张开血盆大口,咔嚓的咬得香。

左右两旁的小小洛青凤跟小小林雪尘怒目圆睁。

“狗东西,你也吃得下去。”

“对,狗,你居然不分给我们吃。”

“好香啊。”赵星辰一边咬,嘴边流着鲜红的汁,还拿着蟠桃在洛青凤跟林雪尘面前舞了舞。
武都,这是东域本土生灵中,仅存的一座大型城池了,其内人口上千万,但大部分都是神境以下。

毕竟在灵气复苏之前,武都内的主要组成部分是普通的百姓,他们虽然活了下来,得到灵气复苏的红利,但终究天赋一般,成就有限。

如今整座武都中,实力最强的武帝也只是天神境六重的实力,而实力第二强的,居然是洪公公,也达到了天神境一重。

但这点实力,在如今这个动荡不安的时代中,连自保都十分艰难,更别说保住整个武都的百姓了。

因此武帝每天都很焦虑,生怕明天武都就没了,所有的百姓都会跟着自己遭殃。

不过幸好,有白帝在,暂时能够保证武都的安然无恙。

但白帝也不是无敌的,武帝知道,白帝也有许多的无奈和不得已,因此若没有重要的事情,他也不想去麻烦白帝。

陛下,大事不好了!”

一道神虹迅速从外面飞入,来到御书房。

神虹落下,显露出一个精神奕奕的中年男子,男子约莫三四十岁,颇为年轻,虽然他微微弯着腰,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挺拔如枪,直破苍穹。

“四喜啊,大武王朝已经不在了,你也不用再喊我陛下。”

“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慌慌张张的。”

武帝看见来人,目光温和了下来,能陪着自己到现在的,也就只有洪四喜了。

没错,眼前这个精神奕奕的中年男子,正是洪四喜洪公公。

灵气复苏以来,他也得到了一些机缘,不仅变得年轻了些,而且实力大有增长,更是在武帝的帮助下,突破到了天神境。

只可惜作为男人的象征物,永远都无法重新拥有,这也成为了洪四喜心中的痛。

“陛下,蛤蟆神君带着人在武都内强抢民女。”

洪四喜迅速开口,将事情迅速道出。

有白帝的保护,妖庭的其他神王并未对武都出手,保全的武都的安全。

但白帝毕竟是现代之人,与上古妖庭的人有着隔阂,因此妖庭中有不少人看白帝不爽,故意来找茬,而武都便成了他们的对象

这个蛤蟆神君是金鹏神王手下的一位妖神,虽然只有神君境一重的实力,但绝不是天神境的武帝和洪四喜能够对付的。

而这个蛤蟆神君有一个特殊的嗜好,那就是好色,因此进入武都一直在调戏各路女子,无论是青楼还是良家女子,他都不放过。

并且为了避免留下把柄,他每次都很有分寸,不会出格,因为即便白帝知道了,看在金鹏神王的面子上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而武帝打又打不过,只得忍气吞声,以此保全武都的平安。

“又是老样子,派神军去驱除,他应该很快就会走了。”

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两次了,武帝叹了口气,也是十分无奈,虽然他有心击杀蛤蟆神君,以此维护百姓们的安全,但他的实力不足,即便出手了也只是自取其辱。

这种事情他之前就已经做过了,可惜效果不佳,因此每次都只好派遣大军驱逐一下,让蛤蟆神君逐渐退去。

“不,陛下,这次的情况不太一样。”

洪四喜面露焦急,显然情况有变,这让武帝眉头微皱。

难道蛤蟆神君这次要撕破脸皮了吗?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信号,因为武都是白帝罩着的,而蛤蟆神君是金鹏神王的手下,若是蛤蟆神君要撕破脸皮,这就意味着金鹏神王要对白帝下手了。

“快说,到底是什么情况。”

武帝已经有些急了,这种事情牵一发而动全身,牵扯到武都内的千万百姓,也牵扯到他与白帝的安危,容不得他不重视。

“蛤蟆神君正在往这里来。”

洪四喜话音刚落,武帝便是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妖气。

轰隆隆!

只见一座座宫门被强行闯开,蛤蟆神君并未来找武帝,而是直奔后宫而去。

武帝目光冰冷,他迅速冲天而起,拦住了蛤蟆神君。

蛤蟆神君是一头癞蛤蟆成精,人立而起,身材肥胖,身穿一身五毒神袍,嘴巴极大,一条猩红而硕大的舌头轻轻一挥,便将厚重的宫门直接砸开。

神君境一重的浓烈妖气从他的体内迸发而出,毫不掩饰,瞬间便惊扰了整个后宫。

如今的后宫,早已没有三千佳丽,但还有一些妃子,这些都是武帝的老婆,其中便包括萧余容的母亲灵妃。

此时一名名嫔妃感应到蛤蟆神君的妖气,迅速向着远处逃遁,她们对蛤蟆神君的恶名早有耳闻,谁也不想被蛤蟆神君抓了去。

“蛤蟆神君,你太过分了,这里是朕的后宫,岂容你放肆,速速退去!”

武帝浑身气息暴涨,黑白二光在身后交织,纵横交错,迅速化作了一座巨大的棋盘,遮天蔽日,笼罩了这片时空。

可惜武帝的威胁对蛤蟆神君根本无用,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虚幻的。

“武帝,告诉你,你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白帝也救不了你,如果你乖乖的将你的后宫交给我,以后跟着我,我可以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蛤蟆神君得意洋洋,面对武帝和洪四喜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一幅胜券在握的姿态。

他已经得知,白帝即将失势,到时候这座武都也将不复存在,而此时趁着各方势力的目光都放在远处,他特意来此,想要试探一下武帝的底线。

若是能够直接威逼利诱,那么也省得自己大费周章,而且白帝也无话可说。

“想要伤害朕的后宫,便先从朕的尸体上走过去吧!”

武帝不知道蛤蟆神君的底气来自哪里,但他绝不可能屈服在蛤蟆神君之下,便是金鹏神王在此,他也同样不会退缩。

“我好好和你说,但你不听,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给白帝面子了。”

蛤蟆神君双眼微眯,目露精芒,旋即巨大的舌头犹如神鞭,猛然一挥,直接窜向远方,很快一道倩影便被他卷了回来。

赫然是灵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