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免费

  • A+
所属分类:医保

似乎是感受到有人在反抗自己的意志,天空中的火光越发炽烈,仿佛半边天都要燃烧了起来。

沉重的威压下,徐缺感觉自己的身体又重了三分,甚至连自由活动都很难做到。

轰!

出乎意料的是,永恒之祖的身躯再度生长,硬生生扩大了数倍,将火光给遮蔽在了藤蔓之上。

冬凌草脸色有些凝重,似乎这样生长对她也很费力。

徐缺见状,连忙急声道:“别撑了,那可是神灵!”

虽然是在梦境里,但怎么说大家也相处过一段时间,更何况冬凌草身上如今肩负着整个永恒族,要是死在这里那自己罪过可就大了。

徐缺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对朋友向来没二话,坑害别人一整个种族,只为了让自己逃出生天这种事情他做不出来。

然而冬凌草却是摆了摆手,冲他微微一笑:“放心,当初是唐大师帮会我们,现在轮到我们保护唐大师啦。”

话音落下,无数道意念忽然从她体内传出。

“唐大师,多谢你了。”

“唐大师,好久不见呀。”

“唐大师,没想到你还活着呢……”

这些意念或强或弱,但全都是当时在梦境之中,徐缺曾经接触过的永恒族人。

一时间,徐缺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梦境之中。

或者说,他已经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穿越了万年之前,还是在梦境之中。

梦鲲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如果自己没有入梦,那永恒一族还会变成今天这个模样吗?

徐缺想不明白,即便是有系统加身,但在永恒一族的经历也让他有些想不明白,。

似乎是察觉有人挡路,火光越发地猛烈,天地间的压力也越来越沉重。

然而永恒之祖却仿佛得到了什么助力一般,更加激烈地生长起来,甚至引起了那火光的注意。

只见火光之中,隐隐地能够看见一个人形幻化而出,隐隐地看向下方。

“这是……通天神木……为何会在此地?”

话音刚落,只见冬凌草甜甜一笑,抬手猛挥:“你猜猜看!”

说罢,藤蔓疯狂猛长,硬生生地将那裂口给堵住。

但下一秒,却又有无数的火光涌出,直接弥漫了整片天空,但那沉重的压力却也烟消云散。

冬凌草面带疲惫,无奈地笑了笑:“唐大师,我已经尽力啦,不过这个神灵太厉害了,我还是没办法把他送回去。”

徐缺和二狗子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几乎已经傻了。

此时听见冬凌草的话,徐缺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你已经很厉害了。”

简直厉害到爆炸了好吗!

徐缺简直不敢相信,梦境里那个只能站在自己身后的小姑娘,现在居然能够力扛神灵!

不过仔细一想,万年都过去了,就算是头猪活到现在也该修炼成仙帝了。

永恒一族本来就天资非凡,能够力扛神灵不奇怪。

“唐大师,你先走吧,这里的出口已经被封闭了。”冬凌草抬手一挥,直接破开了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痕,“我送你们离开。”

徐缺愣了愣:“那其他人还能出去吗?”

“放心,我之前已经让他们出去了,才封闭的此地。”冬凌草说道,“如果不封闭出口,神灵之威散溢出去,没有人能活。”

神灵之威何其恐怖,也就是徐缺现在还能支撑住。

若是换个同境界的人过来,早就已经被压得屁滚尿流,动弹不得了。

徐缺还想说些什么,却感觉一股力量缠上自己的腰间,直接将自己扔进了空间裂痕之中。

在视野完全变得黑暗之前,徐缺看见了冬凌草那张灿若春光的笑脸。

跨越了万年的时光,再度出现在眼前。

转瞬归入黑暗。

混乱之森入口处。

一行人聚集在平台处,面面相觑。

“你们……感受到了吗?”有修士茫然地看向四周。

虽然他没有明说,周遭的人都清楚他问的是什么。

神灵的气息!

强大到每个人都无力生出反抗之心的,神灵!

方才那股气息泄露出来的时候,众人心中甚至没有害怕,没有恐惧,有的只是下意识的臣服于膜拜。

长久的沉默后,有人默默地起身,开口道:“这或许就是神灵的伟力。”

这一次见证神灵的力量,足以让任何心高气傲的修士被打击得失去信心。

如果是被实力压迫,或许他们还不会这样沮丧,但仔细思考后,众人竟然震惊地发现自己竟然是发自真心地臣服!

龙熬天和慕容云亥缩在一旁,窃窃私语。

“什么狗屁神灵,我早晚有一天要骑到他们头上去。”

“你刚才怎么不说这种屁话?”慕容云亥嗤之以鼻。

龙熬天理直气壮:“当时不是跪着了嘛!哪儿想得起来这茬!”

忽然,有人惊叫道:“霓裳仙子出来了!”

慕容云亥精神一振,连忙看向出口的方向。

一白一紫两道身影飘然而出,宛如出尘谪仙。

然而离得近了,众人才注意到两人满头尘土,似乎很是狼狈的模样。

“霓裳仙子,你们这是……”

霓裳仙子看了一眼秋紫离,发现对方没有阻拦的态度,这才开口道:“我们遇见了神灵。”

众人震惊。

遇见神灵还能全身而退,不愧是永真仙域大师姐!

秋紫离在旁边幽幽地补充道:“神灵就是唐大师。”

众人再度震惊,完事忽然反应过来不对头。

你说那唐大师是个好人我们认了,可你说他是神灵就有点夸张了啊……

看见众人的反应,秋紫离冲着霓裳仙子耸了耸肩,随即走到一旁,看向天际。

神灵降世,就连外界都受了一些影响,天色变得奇怪了起来。

她的眼眸中,满是好奇的神色。

唐三藏……你接下来会去哪儿呢?

此时,徐缺正站在一条繁华的大街上,四顾心茫然。

一位穿着颇为暴露的女修,来到徐缺身边,娇声道:“这位道友,我这里有一本秘籍,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走开走开。”徐缺摆手道。

女修继续道:“秘籍名为冰火……两重天……”

“哎,你说到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啊!”

如此过了几天,等大家伙儿对于白沙岛的环境都熟悉了,彼此之间也能说得上话了。东城的狼烟再一次燃了起来。

“我估计是之前托付她们帮我造的枪造好了,钟黎跟我去一趟,试试枪!其他人都在家里,我不在的时候大家多留意附近的海域。防着有部落闯进来。”我决定这一次带上钟黎一起去东城。毕竟对于枪械这种东西,她比我要内行得多。

“你有朋友能够搞到枪的话,我有个建议,你可以多弄一点到岛上来。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修炼的。那些不适合修炼,但是对于射击有天赋的人,我们可以组成一支长枪队。以后将他们布置在城里,防御一般的妖兽和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到时候我亲自带队,廖婷她们也能安心在城里发展咱们的商业和情报。”在路上,钟黎对我提出了一个建议。




“你这个建议不错,回头我跟包姐说说,看看从她那里弄一批枪械回来。不过长枪队组建的事情你不要急,现在咱们手头的人还不多。虽然有了人鱼部,不过你也知道,她们不能长时间离开大海。不然身体就会出问题。”我驱使着竹叶,朝着东城方向赶去道。过了几分钟,我和钟黎就落在了城里。如今进城,我也不再像以前那么遮遮掩掩的了。而且大张旗鼓的进入东城也有几次,很多百姓对于我已经是相当的熟悉了。

“江爷您又来啦?我一看见城里放狼烟,就知道您不多会儿准到。吃了没?没吃就在我这儿将就两口?”路边小店的老板探出头来跟我们打着招呼。

“谢啦,回头再来您这儿捧场。我先去城主府一趟!”跟人家打过招呼,我带着钟黎朝着城主府走去。才到门口,就有人上前将我们迎了进去。




“夫人说了,不多会儿江爷要来,要小的刻意在门口等着您二位呢!这边请,夫人今儿特意包了点小馄饨还做了葱油饼。她说江爷好这口儿。要说夫人可不常下厨,今年这还是头一次。江爷,您面子大!”领路的丫鬟嘴里不停对我们说着话。我跟钟黎只是笑了笑,跟随着她一起去了后殿。我们到的时候,三夫人正带着两个丫鬟往桌上摆放着小馄饨和葱油饼。回头看看我到了,她连忙对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坐下。

“就知道你不多会儿会来,我这边赶着给你们做了点早餐。先吃,吃完我们一起去火器局看看。那边的枪做好了,就等着你们来验呢!包老板那边你们还没去吧?”三夫人将滴了小麻油,还放了小虾仁和青菜的馄饨递到我的面前问道。我将食物转交给了钟黎,然后起身自己去取了一碗。

“味道不错,三夫人好手艺!”吃了一颗馄饨,我又拿起被切成了小块的葱油饼吃着道。

“包姐那边还没来得及过去,这不是看到你放的狼烟,我就马不停蹄的先到这里来了吗?最近怎么样?东城还太平?关隘那边呢?”我吃着东西问起三夫人来。

“都没啥事,我往关内添了一千兵,这几天大家都忙着修筑城墙和工事。金鸡山那边据探子说,赵德尚似乎是病了。现在连河边的渡口都暂时关停,不许人进出呢!有不少的商家可能是嗅到什么了,最近都在走门路,想要偷偷离开金鸡山来投奔东城。我是这么想的啊,在我的防御没有做好之前,我不打算去找金鸡山算账。至于那边的商人,我也暂时不会让他们进东城。谁知道他们是真的商人,还是赵德尚派来的探子?不过这个时候拒绝他们,对我似乎也没什么好处。毕竟商业繁荣,东城才能繁荣嘛。我打算让那些人在道中落脚。这样前头有关内,后头有东城,我们把他们这些人夹在中间。就算他们想要搞事情,也得多掂量掂量了!”三夫人端起一碗馄饨,陪做在我们对面说道。

“三夫人考虑得周全!”赵德尚病了?我心里暗暗琢磨着,嘴里则是答着三夫人的话。

“没办法,道宗那边非要我暂时坐上这个位置,我也是赶鸭子上架呢!以前呢,还能指望着老爷。后来老爷没了,我也就没人能够指望了。很多事儿啊,都是逼出来的。你多吃点,锅里还有呢!剩下了可就浪费了。”三夫人看看我,将桌上的葱油饼挪到我的面前说道。这一顿,着实让我觉得有些撑。不过有一说一,三夫人这做饭的手艺倒是真不错。吃饱喝足,三夫人为我拿了几罐子烟丝过来。

“这是城主府商队从外头淘来的,我也不知道好不好,你试试?”从我手里接过烟袋,三夫人往里头装着烟丝说道。等把烟丝装好,她才把烟袋还到了我的手中。

“不错,三夫人有心了!”这烟丝我还是头一次抽,劲很大,几口下去烟瘾就过足了。而且燃烧完产生的宴会是一片雪白,让人看着就觉得舒坦。

“你喜欢就行,这些你就拿去抽吧。等我弄到了更好的,再给你留着。咱们去火器局看看去?”三夫人等我一袋烟抽完,这才起身说道。我们跟在她的后头,一路朝着城主府附近的火器局走去。才走到门口,就有人迎出来,小心翼翼的将我们朝里头领着。

“哎哟我的城主大人,您怎么亲自过来啦?哟,这不是江爷么?您今儿怎么有空到咱这儿来?快里边请,快里边请!”火器局也不全是只懂得埋头苦干的人,例如眼前这位,这张嘴应该属于是整个火器局里最利索的。我们跟着他进了一间屋子,还没等落座,三夫人就开口让他把那天的那个工匠给找来。

“枪械都是我亲自造的,刚上过油,要验枪的话现在就行!”工匠的嘴,明显没有之前那人活泛。见了面,只是说着正事,更正事无关的半个字都没有说。这样的人,其实才是能踏实做事的。

如此过了几天,等大家伙儿对于白沙岛的环境都熟悉了,彼此之间也能说得上话了。东城的狼烟再一次燃了起来。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免费
“我估计是之前托付她们帮我造的枪造好了,钟黎跟我去一趟,试试枪!其他人都在家里,我不在的时候大家多留意附近的海域。防着有部落闯进来。”我决定这一次带上钟黎一起去东城。毕竟对于枪械这种东西,她比我要内行得多。

“你有朋友能够搞到枪的话,我有个建议,你可以多弄一点到岛上来。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修炼的。那些不适合修炼,但是对于射击有天赋的人,我们可以组成一支长枪队。以后将他们布置在城里,防御一般的妖兽和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到时候我亲自带队,廖婷她们也能安心在城里发展咱们的商业和情报。”在路上,钟黎对我提出了一个建议。




“你这个建议不错,回头我跟包姐说说,看看从她那里弄一批枪械回来。不过长枪队组建的事情你不要急,现在咱们手头的人还不多。虽然有了人鱼部,不过你也知道,她们不能长时间离开大海。不然身体就会出问题。”我驱使着竹叶,朝着东城方向赶去道。过了几分钟,我和钟黎就落在了城里。如今进城,我也不再像以前那么遮遮掩掩的了。而且大张旗鼓的进入东城也有几次,很多百姓对于我已经是相当的熟悉了。

“江爷您又来啦?我一看见城里放狼烟,就知道您不多会儿准到。吃了没?没吃就在我这儿将就两口?”路边小店的老板探出头来跟我们打着招呼。

“谢啦,回头再来您这儿捧场。我先去城主府一趟!”跟人家打过招呼,我带着钟黎朝着城主府走去。才到门口,就有人上前将我们迎了进去。




“夫人说了,不多会儿江爷要来,要小的刻意在门口等着您二位呢!这边请,夫人今儿特意包了点小馄饨还做了葱油饼。她说江爷好这口儿。要说夫人可不常下厨,今年这还是头一次。江爷,您面子大!”领路的丫鬟嘴里不停对我们说着话。我跟钟黎只是笑了笑,跟随着她一起去了后殿。我们到的时候,三夫人正带着两个丫鬟往桌上摆放着小馄饨和葱油饼。回头看看我到了,她连忙对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坐下。

“就知道你不多会儿会来,我这边赶着给你们做了点早餐。先吃,吃完我们一起去火器局看看。那边的枪做好了,就等着你们来验呢!包老板那边你们还没去吧?”三夫人将滴了小麻油,还放了小虾仁和青菜的馄饨递到我的面前问道。我将食物转交给了钟黎,然后起身自己去取了一碗。

“味道不错,三夫人好手艺!”吃了一颗馄饨,我又拿起被切成了小块的葱油饼吃着道。

“包姐那边还没来得及过去,这不是看到你放的狼烟,我就马不停蹄的先到这里来了吗?最近怎么样?东城还太平?关隘那边呢?”我吃着东西问起三夫人来。

“都没啥事,我往关内添了一千兵,这几天大家都忙着修筑城墙和工事。金鸡山那边据探子说,赵德尚似乎是病了。现在连河边的渡口都暂时关停,不许人进出呢!有不少的商家可能是嗅到什么了,最近都在走门路,想要偷偷离开金鸡山来投奔东城。我是这么想的啊,在我的防御没有做好之前,我不打算去找金鸡山算账。至于那边的商人,我也暂时不会让他们进东城。谁知道他们是真的商人,还是赵德尚派来的探子?不过这个时候拒绝他们,对我似乎也没什么好处。毕竟商业繁荣,东城才能繁荣嘛。我打算让那些人在道中落脚。这样前头有关内,后头有东城,我们把他们这些人夹在中间。就算他们想要搞事情,也得多掂量掂量了!”三夫人端起一碗馄饨,陪做在我们对面说道。

“三夫人考虑得周全!”赵德尚病了?我心里暗暗琢磨着,嘴里则是答着三夫人的话。

“没办法,道宗那边非要我暂时坐上这个位置,我也是赶鸭子上架呢!以前呢,还能指望着老爷。后来老爷没了,我也就没人能够指望了。很多事儿啊,都是逼出来的。你多吃点,锅里还有呢!剩下了可就浪费了。”三夫人看看我,将桌上的葱油饼挪到我的面前说道。这一顿,着实让我觉得有些撑。不过有一说一,三夫人这做饭的手艺倒是真不错。吃饱喝足,三夫人为我拿了几罐子烟丝过来。

“这是城主府商队从外头淘来的,我也不知道好不好,你试试?”从我手里接过烟袋,三夫人往里头装着烟丝说道。等把烟丝装好,她才把烟袋还到了我的手中。

“不错,三夫人有心了!”这烟丝我还是头一次抽,劲很大,几口下去烟瘾就过足了。而且燃烧完产生的宴会是一片雪白,让人看着就觉得舒坦。

“你喜欢就行,这些你就拿去抽吧。等我弄到了更好的,再给你留着。咱们去火器局看看去?”三夫人等我一袋烟抽完,这才起身说道。我们跟在她的后头,一路朝着城主府附近的火器局走去。才走到门口,就有人迎出来,小心翼翼的将我们朝里头领着。

“哎哟我的城主大人,您怎么亲自过来啦?哟,这不是江爷么?您今儿怎么有空到咱这儿来?快里边请,快里边请!”火器局也不全是只懂得埋头苦干的人,例如眼前这位,这张嘴应该属于是整个火器局里最利索的。我们跟着他进了一间屋子,还没等落座,三夫人就开口让他把那天的那个工匠给找来。

“枪械都是我亲自造的,刚上过油,要验枪的话现在就行!”工匠的嘴,明显没有之前那人活泛。见了面,只是说着正事,更正事无关的半个字都没有说。这样的人,其实才是能踏实做事的。
沉重的威压下,徐缺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重了三分,甚至连自由活动都很难做到。

轰!

出乎意料的是,永恒之祖的身躯再度生长,硬生生扩大了数倍,将火光给遮蔽在了藤蔓之上。

冬凌草脸色有些凝重,似乎这样生长对她也很费力。

徐缺见状,连忙急声道:“别撑了,那可是神灵!”

虽然是在梦境里,但怎么说大家也相处过一段时间,更何况冬凌草身上如今肩负着整个永恒族,要是死在这里那自己罪过可就大了。

徐缺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对朋友向来没二话,坑害别人一整个种族,只为了让自己逃出生天这种事情他做不出来。

然而冬凌草却是摆了摆手,冲他微微一笑:“放心,当初是唐大师帮会我们,现在轮到我们保护唐大师啦。”

话音落下,无数道意念忽然从她体内传出。

“唐大师,多谢你了。”

“唐大师,好久不见呀。”

“唐大师,没想到你还活着呢……”

这些意念或强或弱,但全都是当时在梦境之中,徐缺曾经接触过的永恒族人。

一时间,徐缺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梦境之中。

或者说,他已经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穿越了万年之前,还是在梦境之中。

梦鲲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如果自己没有入梦,那永恒一族还会变成今天这个模样吗?

徐缺想不明白,即便是有系统加身,但在永恒一族的经历也让他有些想不明白,。

似乎是察觉有人挡路,火光越发地猛烈,天地间的压力也越来越沉重。

然而永恒之祖却仿佛得到了什么助力一般,更加激烈地生长起来,甚至引起了那火光的注意。

只见火光之中,隐隐地能够看见一个人形幻化而出,隐隐地看向下方。

“这是……通天神木……为何会在此地?”

话音刚落,只见冬凌草甜甜一笑,抬手猛挥:“你猜猜看!”

说罢,藤蔓疯狂猛长,硬生生地将那裂口给堵住。

但下一秒,却又有无数的火光涌出,直接弥漫了整片天空,但那沉重的压力却也烟消云散。

冬凌草面带疲惫,无奈地笑了笑:“唐大师,我已经尽力啦,不过这个神灵太厉害了,我还是没办法把他送回去。”

徐缺和二狗子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几乎已经傻了。

此时听见冬凌草的话,徐缺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你已经很厉害了。”

简直厉害到爆炸了好吗!

徐缺简直不敢相信,梦境里那个只能站在自己身后的小姑娘,现在居然能够力扛神灵!

不过仔细一想,万年都过去了,就算是头猪活到现在也该修炼成仙帝了。

永恒一族本来就天资非凡,能够力扛神灵不奇怪。

“唐大师,你先走吧,这里的出口已经被封闭了。”冬凌草抬手一挥,直接破开了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痕,“我送你们离开。”

徐缺愣了愣:“那其他人还能出去吗?”

“放心,我之前已经让他们出去了,才封闭的此地。”冬凌草说道,“如果不封闭出口,神灵之威散溢出去,没有人能活。”

神灵之威何其恐怖,也就是徐缺现在还能支撑住。

若是换个同境界的人过来,早就已经被压得屁滚尿流,动弹不得了。

徐缺还想说些什么,却感觉一股力量缠上自己的腰间,直接将自己扔进了空间裂痕之中。

在视野完全变得黑暗之前,徐缺看见了冬凌草那张灿若春光的笑脸。

跨越了万年的时光,再度出现在眼前。

转瞬归入黑暗。

混乱之森入口处。

一行人聚集在平台处,面面相觑。

“你们……感受到了吗?”有修士茫然地看向四周。

虽然他没有明说,周遭的人都清楚他问的是什么。

神灵的气息!

强大到每个人都无力生出反抗之心的,神灵!

方才那股气息泄露出来的时候,众人心中甚至没有害怕,没有恐惧,有的只是下意识的臣服于膜拜。

长久的沉默后,有人默默地起身,开口道:“这或许就是神灵的伟力。”

这一次见证神灵的力量,足以让任何心高气傲的修士被打击得失去信心。

如果是被实力压迫,或许他们还不会这样沮丧,但仔细思考后,众人竟然震惊地发现自己竟然是发自真心地臣服!

龙熬天和慕容云亥缩在一旁,窃窃私语。

“什么狗屁神灵,我早晚有一天要骑到他们头上去。”

“你刚才怎么不说这种屁话?”慕容云亥嗤之以鼻。

龙熬天理直气壮:“当时不是跪着了嘛!哪儿想得起来这茬!”

忽然,有人惊叫道:“霓裳仙子出来了!”

慕容云亥精神一振,连忙看向出口的方向。

一白一紫两道身影飘然而出,宛如出尘谪仙。

然而离得近了,众人才注意到两人满头尘土,似乎很是狼狈的模样。

“霓裳仙子,你们这是……”

霓裳仙子看了一眼秋紫离,发现对方没有阻拦的态度,这才开口道:“我们遇见了神灵。”

众人震惊。

遇见神灵还能全身而退,不愧是永真仙域大师姐!

秋紫离在旁边幽幽地补充道:“神灵就是唐大师。”

众人再度震惊,完事忽然反应过来不对头。

你说那唐大师是个好人我们认了,可你说他是神灵就有点夸张了啊……

看见众人的反应,秋紫离冲着霓裳仙子耸了耸肩,随即走到一旁,看向天际。

神灵降世,就连外界都受了一些影响,天色变得奇怪了起来。

她的眼眸中,满是好奇的神色。

唐三藏……你接下来会去哪儿呢?

此时,徐缺正站在一条繁华的大街上,四顾心茫然。

一位穿着颇为暴露的女修,来到徐缺身边,娇声道:“这位道友,我这里有一本秘籍,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走开走开。”徐缺摆手道。

女修继续道:“秘籍名为冰火……两重天……”

“哎,你说到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啊!”

如此过了几天,等大家伙儿对于白沙岛的环境都熟悉了,彼此之间也能说得上话了。东城的狼烟再一次燃了起来。

“我估计是之前托付她们帮我造的枪造好了,钟黎跟我去一趟,试试枪!其他人都在家里,我不在的时候大家多留意附近的海域。防着有部落闯进来。”我决定这一次带上钟黎一起去东城。毕竟对于枪械这种东西,她比我要内行得多。

“你有朋友能够搞到枪的话,我有个建议,你可以多弄一点到岛上来。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修炼的。那些不适合修炼,但是对于射击有天赋的人,我们可以组成一支长枪队。以后将他们布置在城里,防御一般的妖兽和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到时候我亲自带队,廖婷她们也能安心在城里发展咱们的商业和情报。”在路上,钟黎对我提出了一个建议。




“你这个建议不错,回头我跟包姐说说,看看从她那里弄一批枪械回来。不过长枪队组建的事情你不要急,现在咱们手头的人还不多。虽然有了人鱼部,不过你也知道,她们不能长时间离开大海。不然身体就会出问题。”我驱使着竹叶,朝着东城方向赶去道。过了几分钟,我和钟黎就落在了城里。如今进城,我也不再像以前那么遮遮掩掩的了。而且大张旗鼓的进入东城也有几次,很多百姓对于我已经是相当的熟悉了。

“江爷您又来啦?我一看见城里放狼烟,就知道您不多会儿准到。吃了没?没吃就在我这儿将就两口?”路边小店的老板探出头来跟我们打着招呼。

“谢啦,回头再来您这儿捧场。我先去城主府一趟!”跟人家打过招呼,我带着钟黎朝着城主府走去。才到门口,就有人上前将我们迎了进去。




“夫人说了,不多会儿江爷要来,要小的刻意在门口等着您二位呢!这边请,夫人今儿特意包了点小馄饨还做了葱油饼。她说江爷好这口儿。要说夫人可不常下厨,今年这还是头一次。江爷,您面子大!”领路的丫鬟嘴里不停对我们说着话。我跟钟黎只是笑了笑,跟随着她一起去了后殿。我们到的时候,三夫人正带着两个丫鬟往桌上摆放着小馄饨和葱油饼。回头看看我到了,她连忙对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坐下。

“就知道你不多会儿会来,我这边赶着给你们做了点早餐。先吃,吃完我们一起去火器局看看。那边的枪做好了,就等着你们来验呢!包老板那边你们还没去吧?”三夫人将滴了小麻油,还放了小虾仁和青菜的馄饨递到我的面前问道。我将食物转交给了钟黎,然后起身自己去取了一碗。

“味道不错,三夫人好手艺!”吃了一颗馄饨,我又拿起被切成了小块的葱油饼吃着道。

“包姐那边还没来得及过去,这不是看到你放的狼烟,我就马不停蹄的先到这里来了吗?最近怎么样?东城还太平?关隘那边呢?”我吃着东西问起三夫人来。

“都没啥事,我往关内添了一千兵,这几天大家都忙着修筑城墙和工事。金鸡山那边据探子说,赵德尚似乎是病了。现在连河边的渡口都暂时关停,不许人进出呢!有不少的商家可能是嗅到什么了,最近都在走门路,想要偷偷离开金鸡山来投奔东城。我是这么想的啊,在我的防御没有做好之前,我不打算去找金鸡山算账。至于那边的商人,我也暂时不会让他们进东城。谁知道他们是真的商人,还是赵德尚派来的探子?不过这个时候拒绝他们,对我似乎也没什么好处。毕竟商业繁荣,东城才能繁荣嘛。我打算让那些人在道中落脚。这样前头有关内,后头有东城,我们把他们这些人夹在中间。就算他们想要搞事情,也得多掂量掂量了!”三夫人端起一碗馄饨,陪做在我们对面说道。

“三夫人考虑得周全!”赵德尚病了?我心里暗暗琢磨着,嘴里则是答着三夫人的话。

“没办法,道宗那边非要我暂时坐上这个位置,我也是赶鸭子上架呢!以前呢,还能指望着老爷。后来老爷没了,我也就没人能够指望了。很多事儿啊,都是逼出来的。你多吃点,锅里还有呢!剩下了可就浪费了。”三夫人看看我,将桌上的葱油饼挪到我的面前说道。这一顿,着实让我觉得有些撑。不过有一说一,三夫人这做饭的手艺倒是真不错。吃饱喝足,三夫人为我拿了几罐子烟丝过来。

“这是城主府商队从外头淘来的,我也不知道好不好,你试试?”从我手里接过烟袋,三夫人往里头装着烟丝说道。等把烟丝装好,她才把烟袋还到了我的手中。

“不错,三夫人有心了!”这烟丝我还是头一次抽,劲很大,几口下去烟瘾就过足了。而且燃烧完产生的宴会是一片雪白,让人看着就觉得舒坦。

“你喜欢就行,这些你就拿去抽吧。等我弄到了更好的,再给你留着。咱们去火器局看看去?”三夫人等我一袋烟抽完,这才起身说道。我们跟在她的后头,一路朝着城主府附近的火器局走去。才走到门口,就有人迎出来,小心翼翼的将我们朝里头领着。

“哎哟我的城主大人,您怎么亲自过来啦?哟,这不是江爷么?您今儿怎么有空到咱这儿来?快里边请,快里边请!”火器局也不全是只懂得埋头苦干的人,例如眼前这位,这张嘴应该属于是整个火器局里最利索的。我们跟着他进了一间屋子,还没等落座,三夫人就开口让他把那天的那个工匠给找来。

“枪械都是我亲自造的,刚上过油,要验枪的话现在就行!”工匠的嘴,明显没有之前那人活泛。见了面,只是说着正事,更正事无关的半个字都没有说。这样的人,其实才是能踏实做事的。

如此过了几天,等大家伙儿对于白沙岛的环境都熟悉了,彼此之间也能说得上话了。东城的狼烟再一次燃了起来。

“我估计是之前托付她们帮我造的枪造好了,钟黎跟我去一趟,试试枪!其他人都在家里,我不在的时候大家多留意附近的海域。防着有部落闯进来。”我决定这一次带上钟黎一起去东城。毕竟对于枪械这种东西,她比我要内行得多。

“你有朋友能够搞到枪的话,我有个建议,你可以多弄一点到岛上来。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修炼的。那些不适合修炼,但是对于射击有天赋的人,我们可以组成一支长枪队。以后将他们布置在城里,防御一般的妖兽和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到时候我亲自带队,廖婷她们也能安心在城里发展咱们的商业和情报。”在路上,钟黎对我提出了一个建议。




“你这个建议不错,回头我跟包姐说说,看看从她那里弄一批枪械回来。不过长枪队组建的事情你不要急,现在咱们手头的人还不多。虽然有了人鱼部,不过你也知道,她们不能长时间离开大海。不然身体就会出问题。”我驱使着竹叶,朝着东城方向赶去道。过了几分钟,我和钟黎就落在了城里。如今进城,我也不再像以前那么遮遮掩掩的了。而且大张旗鼓的进入东城也有几次,很多百姓对于我已经是相当的熟悉了。

“江爷您又来啦?我一看见城里放狼烟,就知道您不多会儿准到。吃了没?没吃就在我这儿将就两口?”路边小店的老板探出头来跟我们打着招呼。

“谢啦,回头再来您这儿捧场。我先去城主府一趟!”跟人家打过招呼,我带着钟黎朝着城主府走去。才到门口,就有人上前将我们迎了进去。




“夫人说了,不多会儿江爷要来,要小的刻意在门口等着您二位呢!这边请,夫人今儿特意包了点小馄饨还做了葱油饼。她说江爷好这口儿。要说夫人可不常下厨,今年这还是头一次。江爷,您面子大!”领路的丫鬟嘴里不停对我们说着话。我跟钟黎只是笑了笑,跟随着她一起去了后殿。我们到的时候,三夫人正带着两个丫鬟往桌上摆放着小馄饨和葱油饼。回头看看我到了,她连忙对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坐下。

“就知道你不多会儿会来,我这边赶着给你们做了点早餐。先吃,吃完我们一起去火器局看看。那边的枪做好了,就等着你们来验呢!包老板那边你们还没去吧?”三夫人将滴了小麻油,还放了小虾仁和青菜的馄饨递到我的面前问道。我将食物转交给了钟黎,然后起身自己去取了一碗。

“味道不错,三夫人好手艺!”吃了一颗馄饨,我又拿起被切成了小块的葱油饼吃着道。

“包姐那边还没来得及过去,这不是看到你放的狼烟,我就马不停蹄的先到这里来了吗?最近怎么样?东城还太平?关隘那边呢?”我吃着东西问起三夫人来。

“都没啥事,我往关内添了一千兵,这几天大家都忙着修筑城墙和工事。金鸡山那边据探子说,赵德尚似乎是病了。现在连河边的渡口都暂时关停,不许人进出呢!有不少的商家可能是嗅到什么了,最近都在走门路,想要偷偷离开金鸡山来投奔东城。我是这么想的啊,在我的防御没有做好之前,我不打算去找金鸡山算账。至于那边的商人,我也暂时不会让他们进东城。谁知道他们是真的商人,还是赵德尚派来的探子?不过这个时候拒绝他们,对我似乎也没什么好处。毕竟商业繁荣,东城才能繁荣嘛。我打算让那些人在道中落脚。这样前头有关内,后头有东城,我们把他们这些人夹在中间。就算他们想要搞事情,也得多掂量掂量了!”三夫人端起一碗馄饨,陪做在我们对面说道。

“三夫人考虑得周全!”赵德尚病了?我心里暗暗琢磨着,嘴里则是答着三夫人的话。

“没办法,道宗那边非要我暂时坐上这个位置,我也是赶鸭子上架呢!以前呢,还能指望着老爷。后来老爷没了,我也就没人能够指望了。很多事儿啊,都是逼出来的。你多吃点,锅里还有呢!剩下了可就浪费了。”三夫人看看我,将桌上的葱油饼挪到我的面前说道。这一顿,着实让我觉得有些撑。不过有一说一,三夫人这做饭的手艺倒是真不错。吃饱喝足,三夫人为我拿了几罐子烟丝过来。

“这是城主府商队从外头淘来的,我也不知道好不好,你试试?”从我手里接过烟袋,三夫人往里头装着烟丝说道。等把烟丝装好,她才把烟袋还到了我的手中。

“不错,三夫人有心了!”这烟丝我还是头一次抽,劲很大,几口下去烟瘾就过足了。而且燃烧完产生的宴会是一片雪白,让人看着就觉得舒坦。

“你喜欢就行,这些你就拿去抽吧。等我弄到了更好的,再给你留着。咱们去火器局看看去?”三夫人等我一袋烟抽完,这才起身说道。我们跟在她的后头,一路朝着城主府附近的火器局走去。才走到门口,就有人迎出来,小心翼翼的将我们朝里头领着。

“哎哟我的城主大人,您怎么亲自过来啦?哟,这不是江爷么?您今儿怎么有空到咱这儿来?快里边请,快里边请!”火器局也不全是只懂得埋头苦干的人,例如眼前这位,这张嘴应该属于是整个火器局里最利索的。我们跟着他进了一间屋子,还没等落座,三夫人就开口让他把那天的那个工匠给找来。

“枪械都是我亲自造的,刚上过油,要验枪的话现在就行!”工匠的嘴,明显没有之前那人活泛。见了面,只是说着正事,更正事无关的半个字都没有说。这样的人,其实才是能踏实做事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