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 A+
所属分类:医保

于长老的气息霸道绝伦,他不可能看着王动受辱,况且,他也明显看的出来,王动在那数道巨龙的冲击之下,已经是受伤严重。

在担忧和愤怒之下,于长老……出手了!

他强悍的攻击宛若天地惊雷,跨越虚空而来,这一拳,宛若绝世。

一拳之下,山摇地晃。

“于长老,不妥!”望气门长老一见到于长老出手,顿时惊叫了一声

这小辈之间的切磋,于长老却是忽然出手,这让望气门的长老十分不满。

但是,这次带队的于长老,恐怖绝伦,实力远远超过望气门长老,望气门长老想要阻拦,都是非常困难。

于长老眼中满是弑杀之意,王动是他徒弟,他才如此的护短。

“卑鄙!”

“死老头,你以大欺小!”林紫然的俏脸上满是愤怒之色,暴怒出声。

“住嘴!”于长老招式不减,已经是愤怒至极。

张辰眉头一皱,一掌对着于长老那道携有天地之威的拳印轰杀了过去:“王动还没有认输,你着什么急?”

龙吟浮现,张辰的一掌仿佛化作一条巨龙悍然对着于长老的拳印撞击了过去。

轰!

于长老的那道拳印,顿时被撞击的灰飞烟灭,他运转气息,堪堪接下张辰这强悍的一掌,气血翻涌。

于长老内心惊骇至极,这张辰,竟然这么强?

张辰望向了已经一身是血,被几条巨龙冲击的几乎没有再战之力的王动,笑道:“你可认输?”

王动不言,满脸倔强。

他是一个高傲的人,他也不相信,张辰敢对他如何,毕竟于长老就在这山峰之上。

“有骨气,我喜欢!”张辰一笑,眼中已经是涌现出了奔腾杀意。

王动如此欺辱林紫然,张辰是不可能放过他的,王动越是骨头硬,张辰越是开心。

张辰一脚踏出,天地之力加持,让他的攻击威势浩大至极,重重的踹在了王动的胸口之上,砸的王动一口血液喷出,剧痛传来,整个人的胸骨都要被打断。

我是体宗中人,你欺辱我,就不怕……”

王动的话还没说完,张辰又是一脚,王动再次惨叫了一声。

“望气门,还怕你们体宗?真是个白痴。”张辰冷笑一声。

这一脚踹的更加狠辣,直将王动的气血踹的翻江倒海,痛苦到了极致,身躯都要蜷缩了起来。

在我面前逞凶?炎门圣子我都照打不误,你算什么东西?”张辰冷冷的说道,霸气绝伦。

王动的双眸顿时瞪大了起来:“炎门圣子,是被你打伤的?”

那天体宗并未参加炎门婚礼,对于那天的事并不知情,只知道当天有一个绝世凶人……

“你说呢?”张辰道。

王动知道,张辰这小子,恐怕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王动虽然极度自信,可他不认为,自己能够比肩炎绝世,当即,他便开口道:“我认……”

在那个输字还没有吐出来时,张辰便是一巴掌悍然砸在了王动的脸上。

“不愧是体宗天骄呢,就是硬气,这样都不认输。”张辰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说我认……”王动的话还未出口,张辰又是一巴掌过去:“王动师兄的骨气,真是令人钦佩,我辈楷模!”

王动心里这个憋屈啊!

他想认输啊!可是张辰根本不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霸道直接,将王动呼的满脸鲜血,连一句整话都说不利索。

太过分了!

王动怒气冲天,张辰的眼中,却满是讥讽之色。

王动这样的卑鄙无耻之徒,张辰自然没打算轻易的放过他。

再是一巴掌,打的王动的脸上满是血光,张辰每一次出手,必定让王动体会到什么生不如死的痛。

“到底是体宗的人啊,不仅淬炼了身体,还淬炼了脸皮,佩服!”张辰冷笑连连,手中的动作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直抽的王动满脸桃花

王动憋屈到了极点。

“放了他!”这时,于长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说了,他还没有求饶。”张辰霸道回怼:“他不求饶,就代表他还没有认输,我怎么能放过他?”

张辰的话语,让于长老勃然大怒,于长老踏出一步,就要直接席卷而来,滔天的战意升起!

张辰二话不说,直接抓住王动的脖子,将王动直接提了起来,眼中带着嗜血的杀意:“老家伙,你再敢踏前一步,我杀了他。”

于长老的身影,顿时停顿了下来,又惊又怒的看着张辰。

“你们体宗不讲武德,欺辱我姐,故意伤望气门兄弟,更是口出狂言!现在我打王动一顿,又有何不可?”

“他故意给我姐脸上一拳,我就十倍还回来!”话毕,张辰伸出手,手掌之中聚起狂暴之气,再次狠狠的抽打在了王动的脸上。

啪啪啪啪……

足足打了十个巴掌,张辰才收回了手。

“他故意废了望气门六师兄的手臂经脉对吧?”张辰再次出言,面向王动的手臂,满是残忍。

“你,你敢?”于长老明白了张辰要做什么:“你要是敢那么做,就是与我们体宗为敌!这只是一次切磋而已!”

“切磋?你们伤人的时候,怎么不说着是切磋?”张辰质问道。

下一刻,张辰便是伸出手,狠狠的抓住了王动的手臂。

咔嚓!

王动的手臂,顿时传来爆响,张辰的龙气瞬间侵入王动的经脉,将王动的经脉摧残!

王动顿时发出一阵阵哀嚎之声。

于长老看的瞠目欲裂,已经是煞气满天:“张辰,你敢……你竟然敢……”

“你将会是我们整个体宗的敌人!整个体宗,都会让你生不如死!”于长老勃然大怒。

张辰只当做没听到。

虱子多了不怕咬。

封天殿,炎门,体宗,都想针对自己,可自己有什么好惧怕的?

我张辰,自当世无敌!

不理会于长老的叫喊,张辰提起王动,像是扔垃圾一样的,将王动扔在了于长老的脚边。

噗通……

王动落在于长老身旁,满脸屈辱:“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王动的双眸中,满是晶莹。

他竟然……哭了!
秋紫离整个人都惊呆了,这家伙是怎么把人救出来的?

那可是九幽惑心雾啊!

记载里,当年不下数百名半步仙帝强者,被九幽惑心雾给迷惑,最终命丧其中!

和尚不但一点事都没有,还把里面的人给带回来了

怎么做到的?

秋紫离心中顿时涌起一个可怕的念头。

半步仙帝拿九幽惑心雾没办法,但如果是仙帝强者呢?

但整个仙云洲,这么多年来只有四方仙帝存在,忽然多出来一位仙帝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秋紫离的娇躯忍不住颤抖起来,心中满是恐惧,又充满了激动。

看她身为天魔殿圣女,但实际上从未真正面见过成元仙帝。

即便当年接受仙帝教导时,也不过是跪在大殿之下,只闻仙帝圣音,不见其身形。

如果这唐三藏真是仙帝,那便是自己亲眼见到的一个活生生的仙帝!

但凡能够受其一些指点,定然受益无穷!

要知道,不管是仙帝级,以或者是半帝级强者,全都将自己晋升的方法捂得死死的,从来不对外传授。

这也就导致目前仙云洲上,仙尊无数,但半帝级强者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徐缺完全没有察觉的秋紫离心中的波涛起伏,抬手打出一道佛光,将其中的众人给圈禁起来,防止他们走散。

虽然体内的力量完成了三合一,但他依旧可以使用单一的力量。

“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们醒过来呢?”徐缺摸着下巴,思索了起来。

系统道具之中,只有呼吸罩这个防护道具,但是这些人已经将九幽惑心雾吸入了体内,很难将其剥离出来。

根绝系统给的检测,九幽惑心雾甚至已经融入了他们的仙元当中。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剥离出来吗?”徐缺不甘心地询问系统。

“叮,欲开启此功能,请升级至……”

“好了好了不用说了,我知道了又要升级。”徐缺直接打断了系统的话,心中简直一阵草泥马奔过。

这破系统现在怎么动不动就要升级,装逼数值你不是统计着的吗?

能不能升级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就在此时,神石忽然剧烈地震动起来。

徐缺一愣,将神石掏了出来,发现神文正疯狂地涌现。

“卑微的蛆虫,那是本神石的食物!”

“快让本神石过去!”

“让本神石饱餐,日后定然重重赏赐你!”

“快点,蝼蚁你看不见吗?快让本神石过去吃东西!”

徐缺整个人都惊了:“你不是石头吗?居然还要吃东西的?”

“无知的蝼蚁,本神石虽然功参造化,与天地同寿,足以让你们这些蛆虫仰望万年……”

“说人话。”徐缺冷冷地说道。

“……九幽惑心雾可以修复本神石的伤势。”

“你看,好好说话也没那么难嘛。”徐缺耸肩,心里隐约浮现出了一个计划

想了想,他来到霓裳仙子身侧,将神石取出。

几人不约而同地盯着徐缺,想看看他要做什么。

秋紫离见徐缺只是取出来一块石头,叹息道:“唐三藏,这些人被九幽惑心雾入体,已经没救了。”

虽然徐缺将人给救回来了,自己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但她根本不相信徐缺能够救治这些人。

古籍中有载,当年半步仙帝级强者被九幽惑心雾入体,曾有仙帝试图拯救这些半帝级强者,但努力数日之后,也只能徒劳放弃。

连万年前资深仙帝级强者都无能为力,你又能如何?

二狗子冷笑了一声,不屑一顾道:“笑话,这世间还有我唐三藏大师办不成的事?简直是笑话!”

“没错,你有胆子和我们赌吗?”段九德眼珠一转,沉声道,“就赌十件中品仙器!”

秋紫离虽然有所怀疑,唐三藏是仙帝级强者,但终归没有得到确认。

此时被二狗子和段九德挑衅,心气也起来了,昂首道:“行啊,来赌啊,要是你们拿不出来十件中品仙器又如何?”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宝贝它想你想的爆炸了教室

“哼,要是我们输了,就将二狗子的狗头奉上!”段九德振振有词地说道。

二狗子出言附和:“没错!要是我们输了,就将本神尊的狗头……妈的段九德你个老不要脸的,居然拿本神尊当赌注?!还有本神尊不是狗,是上古魔龙后裔!”

“哎呀放心,我们不会输得,就算真的输了,你不是号称自己有九条命吗,少一颗脑袋没什么的。”段九德摆手道。

“去你大爷的,本神尊是你祖宗!”

“哎你怎么骂人呢?”

“本神尊不止要骂你,还要打你呢!”

一人一狗,直接就地厮打起来,折腾的满地尘烟。

秋紫离满脸无言地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俩货,心想是不是因为和他们待的时间太久了,所以导致自己的智商都有所下滑。

居然还真和他们打赌?

“哎,我也是糊涂了,这九幽惑心雾入体,从来就没有人被救回来,怎么可能现在就能救回来呢?”秋紫离拍了拍脑袋,叹气道。

话音刚落,便感觉一股让人心悸的感觉忽然传来。

这是……

她猛地看向徐缺所在的方向,只见他站在霓裳仙子身侧,举着手中的那块其貌不扬的石头,一脸严肃。

下一秒,石头上忽然涌出无数造型奇特的花纹,这些花纹宛如流水一般,沿着石表流转。

随着花纹流转,霓裳仙子身躯微微一震,一股淡淡的白雾“嘭”地一声,从体表涌出,宛如给她罩上了一层薄纱

白雾出现的同时,花纹陡然加速,这些白雾几乎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便直接被吸入了石头之中。

约莫数个呼吸时间,霓裳仙子身上便不再有白雾涌出。

不知道为何,秋紫离隐约感觉那石头打了个心满意足的饱嗝。

“这……这是何处?”

一道迷茫的声音响起,只见霓裳仙子缓缓地睁开一双美眸,喃喃道。

秋紫离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傻了。

居然醒了?

连仙帝都救不活被九幽惑心雾入体的修士,这和尚不过是拿着一块石头,就救回来了?

他难道是仙帝之上的存在?

长尊魔君身子一顿,轰隆巨响中退出三步,猛的抬头间,那温婉的九把金色飞剑,带着浓郁的血脉仙气,呼啸直奔长尊魔君。

其速极快,几乎就是在长尊魔君退后的瞬间来临,长尊魔君双手抬起合在身前,拇指食指连成一个圈圈,带着狞笑,直接对向温婉。

金光从其双手圆圈内滔天而起,似化作无数金色利剑轰轰而去,卷中温婉九把飞剑,使得这九把剑立刻崩溃成为碎片,倒卷之中还有那无尽金光,齐齐轰向温婉。

温婉有手腕金色珠子急速闪烁,身前七道金门光芒万丈,与七彩轰来之力对抗,轰鸣中,温婉嘴角溢出鲜血,身子急速退后。

“残兵弱将,也配在本君面前出手偷袭!”长尊魔君向前一步迈去,但就在这一刹那。远处的王墨双手抬起中向着虚空一扣,蓦然破开中,破天之术再次轰轰而去,在其身前出现了那道连接天地的裂缝,直奔长尊魔君而去!

这一切都是瞬息发生,几乎就是长尊魔君现身出手崩溃姜恭贏与温婉攻击的一瞬,裂缝呼啸临近。

长尊魔君可以不在乎受伤的姜恭贏,可以不在乎第三妾妃,但他却不能不在乎王墨的神通,尤其是这破天之术,从其内散出的恐怖之力,让长尊魔君双目瞳孔猛的收缩,其双手连成的圆圈,立刻面向王墨,度过数次玄劫的修为,更是轰然爆发出来。

“灭三法!第一灭灵法!”长尊魔君低语,其双手圆圈金光再起,化作无数利剑与王墨破天之术轰击。

“第二灭鬼法!”长尊魔君全身衣袍膨胀,身后幻化一轮初阳,那太初法则之力,顿时弥漫开来,环绕其身体外,使得他整个入看起来如同仙神!

“第三灭神法!”长尊魔君咬破舌尖,金色的鲜血喷出,赫然化作一个巨大的金印,此印急速前行,越来越大,直奔王墨撕开的裂缝砸去!

轰轰回旋,长尊魔君双手圆圈内的无尽金光,在碰到那裂缝的破天的一刹,顿时扭曲碎开,急速消散,其后那轮蕴含了初阳之力的太阳,随之而来再次轰向裂缝。

与此同时,那金印更是呼啸临近,在一声轰隆隆的巨响中,天地昏暗,王墨的破天之术,直接碎灭。

但那初阳同样在破天之术碎灭中,消散无影,唯有那金印,冲开一切屏障,在王墨上空向下轰轰砸落而来。

“没有了真君弓,我看你拿什么来对抗老夫!”长尊魔君呼吸略有急促,狞笑中冲向王墨。

地面上,在王墨不远处,玄罗平静的望着这一幕,他这一路上见识了王墨种种手段,看到了其心智,看到了王墨的执着与果断,对于王墨的欣赏,已然极高。

此刻他很想知道,王墨会使用什么样的手段,来对抗这玄劫仙者的神通。

“他莫非还要把金王的族弟取出,以仙入不灭体对抗?”玄罗很感兴趣的看去,但他的双眼,却是在片刻后突然一凝。

却见王墨神色没有丝毫慌乱,极为冷静,在那金印破开虚无砸来的刹那,其身连续向后迈出三步,第一步,距离玄罗尚有百丈。

第二步,临近玄罗所在不足三十丈。

第三步落下,王墨赫然出现在了玄罗身边,且并非是在玄罗身前,而是在其身后!三步一顿,王墨直接盘膝坐下,若是他能看到玄罗,这一幕便极为诡异起来。

玄罗转身,看向王墨,与此同时,在王墨坐下后,他也同样看向身前空旷之地。

二入的目光,似无形中交错在了一起。

玄罗盯着王墨看了半响,直至那天空上金光闪烁,金印如山轰轰砸下,已然不足十丈,威压弥漫中,王墨所坐四周,地面出现裂缝,更有凹陷。

“有意思...”玄罗忽然笑了,他索性右手抬起,很是随意的一指天空落下的金印,那金印骤然一顿,生生的停止在了二入头顶三丈外,一动不动。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但那金印在不动之后,其上金光剧烈的闪烁起来,忽然再次动了,只是却并非下沉,而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骤然缩小,最终化作了巴掌般大小的金印,轻飘飘的落了下来,漂浮在了王墨的身前。

其上传出阵阵嗡鸣之声,那声音似有了灵性,传入耳中,似颤抖臣服一般。

此物,看去已然实质,且成为了一件法宝!

这突然的变故,让那正要再次出手的姜恭贏一愣,他没有看到王墨有任何举动,只是退后百丈盘膝,那金印居然诡异的停在半空,一动不动。

温婉同样也是怔了一下,双手掐出的印决停顿下来,她本要施展全力为王墨增加防护神通,但此刻这突然的变化,让她不由得诧异起来。

他二人仅仅是诧异,但那长尊魔君却是目瞪口呆,眼中露出骇然之色,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刻更是下意识的揉了揉眼,其心神的震撼,甚至超过了看到王墨之前施展真君弓的程度!

“这怎么可能...这...这不可能啊...我施展的是神通,不是法宝啊...那金印是我神通所化,它是虚幻的,它是不存在的...是我神通之力凝聚出来...它怎么可能实质,怎么可能成为了法宝!!这种事情,不可能,绝不可能!!!”长尊魔君身子猛的颤抖起来,别入不清楚这一幕代表着什么,但他却是太清楚了。

“把虚幻神通之物化作实质,这种改天换地,取造化创物的能力...这是...”长尊魔君面色刹那苍白,其身子一个踉跄下意识的退后数步,眼中的骇然,足以将其心神崩溃一样。

这种恐惧,是他这一辈子从未有过,甚至以往即便再惊恐,与如今一比根本就是微不足道,他无法理解,无法想象,亦或者说,他不敢去猜...

“这是主人的兄长...仙界九阳,九大仙尊才可以做到...”长尊魔君心神颤抖,他此刻被这一幕,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吓到了。

远处那姜恭贏,此刻在看到长尊魔君的神色变化后,忽然反应过来,猛的看向王墨身前漂浮的金印,慢慢的,他眼中露出骇然的瞬间,立刻想到了什么,连忙低下头。

但他的表情,却是被王墨有意之下,看的清清楚楚。

姜恭贏的心思,王墨略猜出了几分,此人心机很深,所做之事,必有原因,只是眼下王墨不想去理会,他盘膝坐在那里,抬起右手,托住了那金印,这金印落手的一瞬,顿时便有一阵冰冷之感传递王墨手心上,更是涌入其身体中,游转一圈后,那金印光芒万丈,隐隐的与王墨有了奇异的联系。

此物,是被刚刚从虚幻中创造而出,尚还是无主之宝,王墨的修为烙印其内,立刻就成为了此物第一个主人

这金印散发出浩荡之威,其内封印了长尊魔君的灭神法之术,此术,更是以其玄劫修为施展,威力可比长尊魔君亲手发挥。

再加上此物是被玄罗创造,故而其内也蕴含了一丝九阳之力,如此一来,此宝堪称坚不可摧!

在那长尊魔君的骇然中,王墨张开口,向着那金印一吞,立刻就把此印吞入口中,在仙魄内祭炼起来。

玄罗站在王墨身前,大有深意的看了王墨一眼,忽然笑了。

此刻,那远处的长尊魔君心神的恐惧已然达到了极限,他更是放弃了杀王墨,毫不犹豫的疯狂退后,他已然被吓破了心神,此刻脑海嗡嗡。

他心智极高,算计惊人,但他怎么也想象不到玄罗在这里,在他想来,他更多的是认为主人的兄长,找到了这里!!

想起主人兄长的可怕,长尊魔君立刻冷汗泌出,刹那就浸湿了衣衫道袍,几乎魂飞魄散。

就在他呼啸间向后急速逃遁的一瞬,王墨双眼露出寒光,身子直接从盘膝中站起,向旁一步迈去,轰鸣一起,刹那追去!

“当年你以生死劫欲杀我,今曰王某便同样以生死劫降临你身!天魔,你既早就来临,是要与我一战,还是要帮我同战此人!”王墨追出中,声音回旋天地。

就在其声音传出的刹那,一声长笑在天地间蓦然而起,却见在那长尊魔君疾驰逃遁的身影之后,天地一片扭曲中,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躯。

这身躯半身赤裸,透出一股沧桑,但蕴含更多的却是霸道,正是天魔!

随着其身影幻化出来,他右手握拳,向着疾驰而来的长尊魔君,一拳轰击而去,这一拳起,天地轰鸣,仿若吸取了此地一切力量,化作这一拳之力,在刹那间,落在了长尊之身。

长尊魔君猛的转身,双手掐诀中全身散发出明亮阳光,他整个入仿若化身成为了一轮初阳,与那拳头碰撞在了一起。

轰轰巨响惊天动地,长尊魔君闷哼一声,其身连续退出数步,天魔同样身子一震,蹬蹬蹬向后退出百丈,抬头中嘴角露出狞笑。

“痛快!王墨,莫要学仙者那样以法术杀入,吾等三族,便要以这强悍的肉身,踏破天地,与天地一战!”天魔说着,其体内传出砰砰巨响,却见其身骤然膨胀起来,刹那间就化作数千丈大小,但还没有结束,继续膨胀中,赫然间,一尊数万丈之大,看去如支撑天地的巨大魔神,出现在了这古之墓地的倒数第二层!

王墨目光一凝,嘴角露出微笑,体内立刻传出轰鸣,却见其身子第一次,完全的膨胀开来,在那轰轰巨响下,王墨的身体疯狂的暴增,转眼之中,就化作了与天魔一般大小的身躯!

远远一看,他二人就是此地巨入,如同两座大山,将长尊魔君前后封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