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放在里面等我好回来检查

  • A+
所属分类:医保

“子国护送者,你教训‘紫辉皇子’前,我要先弄清楚,是谁用镇神令掌控了她!”

叶辰一把将紫小璇拉到身边,他与紫心竹对视道!

在紫小璇以虚空无距的手段,来盗取他身边的东西之时,叶辰内心涌起的不是失望,而是怀疑。

因为,紫小璇很清楚,他现在是可以,应对虚空无距的盗万物手段的。

紫小璇要帮助紫心竹,来夺取他身上的奇珍异宝,应该是用毒之类的东西,而不是用注定要失败的,虚空无距手段。

这样的怀疑,让叶辰在抓住紫小璇的手腕后,第一时间以精神力探入紫小璇的泥丸宫处。

紫小璇这样的反常,只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是紫小璇再以这样的方式,给他预警。

第二种可能性,就是紫小璇被人以镇神令掌控了。

在以精神力探查之时,叶辰探查到了,紫小璇泥丸宫内的镇神令!

因此,他对紫心竹如此说之时,已经从乾坤戒中,取出一块解封令,按入紫小璇的头颅内。

同一时刻。

叶辰身形一闪,瞬间抓向了紫心竹!

他上血色竹舟,不立即动手对付紫心竹,是他要看看紫小璇,在这样的时刻,是会帮他,还是帮敌人对付他。

现如今,他发现紫小璇被镇神令掌控,那么他对紫小璇这样的考验,已经完全无用。

而且,叶辰很肯定,是紫心竹以镇神令掌控了紫小璇。

在进入白骨山前,紫小璇因为想要盗取他装有灵物的东西,被里面的幽灵石给迷惑,他救醒对方之时,探查过紫小璇泥丸宫的情况。

那个时候,紫小璇的泥丸宫中,并没有镇神令的存在。

“叶辰……你干什么……是紫辉皇子想要偷你的东西,不是我啊……”

紫心竹没有想到,叶辰会忽然出手,她连躲避都没有做到,直接被叶辰以白泽神兽附体化甲状态的手掌,给按穿战甲的刺中了血肉。

下一刻。

她惊悚的体会到了,辰不朽先前被叶辰吞噬术给吞噬的恐怖。

感觉自己的躯体的血液与灵力,被龙吸水一样,极速抽干着。

在这样的危机下,她想要用精神力元神力量,来掌控血色竹舟,让叶辰上舟后,她悄然掌控开启的,一些隔绝外界窥看的血色子鼠皮收敛起来。

她要让外面的镇南王戌震,赢慧公主们来看到这样的情况,以此自救。

叶辰这样的突然暴起,她真的完全没有想到。

可是,让她感觉绝望的是,她的精神力元神根本无法通过,叶辰环绕在他们身边的精神力焚神火。

她现在已经无法掌控血色竹舟。

不过,紫心竹还没有绝望,因为她看到桃姐这名女护卫身边的,颇美的女护卫,非常机智的向血色竹舟外跑。

只要这个女护卫可以跑出去,喊一声嗓子。

让镇南王戌震,赢国的赢慧公主听见,她就可以脱困。

然而,紫心竹马上就眼眶欲裂了!

她看到,颇美的女护卫被又一个叶辰,给单手抓了回来!

桃姐这名女护卫,更是被这一个叶辰,给一手吞噬吸附。

紫心竹惊悚的心跳如鼓捶,她希望在大眯护卫身边,两个女护卫可以聪明一些,用大眯护卫来威胁一下叶辰。

别想着,有人可以下去了。这舟类法器上,你的人都已经被我控制。”

叶辰在紫心竹,还心怀希望之色,说道。

“叶辰……你为何如此……是我们紫辉皇子要偷你的东西,而不是我,我是要帮你教训他的……如果你不需要我教训他,要将他带下去或是杀死,我都不会有意见。”

紫心竹惊悚无比,解释道。

“叶辰,不是她说的这样,是她……”

紫小璇开口了,她泥丸宫中的镇神令被解除掉,她恢复了对自己躯体的掌控。

“你不用解释,你与紫心竹交手的事情我与辰不朽交锋之时,已经看到了。”

叶辰打断紫小璇,说道!

叶辰此话一出。

紫心竹皱纹不断增加的眼睛处,她的一双眼眸中,尽是难以相信的神情。

她完全没有想过,她在血色竹舟上做的事情,叶辰早已经知晓了!

这让紫心竹惊惶之极,她真正感觉到了死亡,在笼罩她!

“紫辉皇子……你快帮我向叶辰求求情……只要叶辰饶恕我,我就立誓,在带你回到子国后,力挺你到底……

我会让你的身份得到认可……我会帮你到底……我发誓!”

在无法挣脱的绝望时刻,紫心竹急忙向紫小璇求救。

紫小璇,大眯护卫,小眯护卫三人,听到紫心竹的求救话语,感觉犹如梦中

她们完全没有料到,血色竹舟上的一切,叶辰竟然看到了!

“紫辉皇子……我还可以,立誓做你的终身护卫,只要你救我……”

紫心竹又补充了一句。

她的这句话,让紫小璇,大眯护卫,小眯护卫一下子清醒。

“皇子,这到是可以考虑。”

小眯护卫说道。

紫小璇还未说话,叶辰极度冷漠道:“考虑什么?这是我的俘虏,她的生死由我决定,你们的话没有任何用!”

微顿。

叶辰对紫心竹说:“你如此委曲求全,不过是想要保住,这一艘竹舟。我告诉你,这艘竹舟是我的了,而你必须死,包括你的护卫们。”

“叶辰……我告诉你,我的不死紫血是不同的。

你杀死我的这具躯体,我是可以感知到过程的!

如此,你夺取我子国竹舟法器的事情,也将是无法隐藏的,我会带着子国的强者们,来找你拿回竹舟,并且诛杀你!”

紫心竹见叶辰杀意坚决,紫小璇根本无法干扰,她只好怒语威胁!

“哦,你说的这些,我真得好害怕哦。”

叶辰摊手冷语。

这个过程中,紫心竹的躯体干瘪枯萎,生命气息将要消亡。

桃姐护卫等人,也都在吞噬术下,生命流失。

紫小璇很聪明的,没有开口给紫心竹求情。

叶辰刚才冷漠之极的话,让她明白。

这一艘血色竹舟,虽然是子国至宝,可是它现在的主人,是叶辰!

她与大眯护卫,小眯护卫,在这艘血色竹舟上,依旧没有任何的话语权。

“我要的东西呢?”

叶辰在紫心竹被吞噬死亡之时,向紫小璇询问。

我这就去拿来。”

紫小璇说着,转身向血色竹舟的一个房间内走去。

“小眯护卫,你到竹舟下去,去把尹夕颜请上来。记得,说是紫辉皇子请她上来,要表示感谢。”

叶辰在紫小璇去拿东西之时,很自然的对小眯护卫下令道。

“嗯。”

小眯护卫点头,向血色竹舟外走去。

在这一刻,她看到叶辰的分身手上的桃姐护卫两人,已经成了人形干土一样,风一吹就会崩散。

这一幕,没有让小眯护卫有什么复仇的快感,她反而心中发寒,感受到了叶辰的狠厉。

此时,她忽然担心,叶辰会为了不让紫心竹的其他活着的躯体,得知血色竹舟的事情,而对她们几人下死手。
“六神塔?!”

座落在山顶上的女神庙内,杜龙与欧阳雷父子二人一起站在一座六角塔前,三人正神情复杂地注视着眼前的六角宝塔。

杜龙的目光望向塔门上方的三个古朴大字,这个世界的文字倒是与外界相差无几,足以看出二者之间必然有着传承渊源。

“是的!这就是女神之城最重要的传承地,同时也是海兽潮为什么要拼命攻击这座城池的最重要原因之一!”城主欧阳雷神情复杂地喃喃低语道。

“呵呵!”杜龙淡淡一笑道:“欧阳城主就不怕将如此传承宝地展露在我面前后,该传承会落入我的手中?!”

“杜龙大人说笑了!”城主欧阳雷干笑一声道:“首先一点大人的个人品行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其次。。。大人早就突破达到神帝境界多年,区区一处仅能够帮助突破达到帝境初期的传承,相信应该也入不了您的法眼哪!”

杜龙眉头微掀,他已经从对方的话语当中听出许多信息,而这些信息原本还是他并不太确定的存在,如此一来他对于这个所谓的传承之地也有了更多的认知。

“好了!”欧阳雷见杜龙没有继续说话的打算,这才收敛笑容神情肃然地望向一旁自己最得意的儿子道:“宏儿!接下来就由你带着杜龙大人进入传承之地,切记务必要认真听取大人的所有指教,努力突破达到神帝境界!”

“孩儿明白!”欧阳宏慌忙躬身一礼道:“孩儿必定认真听从杜龙前辈的教诲,努力寻找到突破达到神帝境界的机缘!”

“嗯!”欧阳雷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转头笑容可掬地望向杜龙道:“接下来还请杜龙大人多费心了!”

一番客套过后,杜龙终于跟随在欧阳宏身后步入六角宝塔大门,而城主欧阳雷则是神情复杂地站在宝塔外面,并没有要跟随进去的打算。

嗡!

杜龙只觉得周围时空快速变幻,一股强大的力量开始作用在自己身上,在这股强大力量的作用下身体开始急剧坠落。

身为一名四星巅峰境界的大能强者,杜龙能够清晰地看清欧阳宏就在身边,正随着自己一道不断地朝漆黑一团的洞底坠落下去。

作用在身上的恐怖吸引力越来越强,坠落的速度也越变越快,如此大概下坠了数万丈以后的某一刻,二人几乎同时落在一座由洁白玉石堆砌而成的平台上

蓬蓬!

接连两声落地的轰鸣声响起,杜龙的双脚仅仅只是略微一沉就稳住身形,旁边的欧阳宏则是单膝跪地才止住那种恐怖作用力

杜龙的目光从他身上掠过,然后随意地扫了眼周围的环境,立马看到自己正置身于一座巨大的洞穴里面。

除了脚下的白色玉石平台以外,一旁还有条弯延盘旋向上的石阶通道,通道尽头似乎还有一座小平台,小平台上有座小殿宇。

“此地的重力还真够强大的啊!若非神王境七阶以上修为,来到此地简直就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啊!”杜龙只是简单观察了一番后,立马就有些感慨地开口说道。

“是啊!”一旁的欧阳宏神情恭敬地点头答应道:“也正因为如此,我父亲才没有跟着下来,实力不够就算下来除了是受罪以外,想要离开此地都难比登天一样!”

杜龙有些好奇地看了他一眼道:“想要离开眼前的洞穴,唯一的出口就在那条通道尽头的小殿宇内部吧?!”

“前辈英明!”欧阳宏立即拱手一礼,满脸佩服道:“离开此地的唯一出路确实在那里,可要想到达那个位置却是难如登天一般,晚辈达到神王九星巅峰境界以后在此地整整埋头苦修多年,才勉强获得了自由出入的能力!”

“嗯!走吧!先登上去再慢慢闲聊也不迟,我也趁机再好好感受一下这条通道。。。然后在通道尽头研究一下你们女神之城的传承!”杜龙也不想站在最底部的玉石平台上废话,直接抬脚率先朝那条弯延曲折的通道走去。

噔、噔、噔。。。

通道上,杜龙与欧阳宏一步一个脚印,不紧不慢地朝着通道尽头行去。

在缓缓向上攀登的过程中,两个人能够保持相对稳定的步调,而杜龙则是边前进边仔细感受着从脚底传来的那种强大吸引力。

‘果然不出所料,这里还真是一条炼体传承道路,就跟自己当初在亘龙秘境内的炼体传承非常类似,只不过却又有些不太一样。。。’

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放在里面等我好回来检查

‘此地乃是凭借着强大的重力作用来煅体,而自己之前的煅体传承要比之里更加高级,此地的煅体传承只是适合仙凡创世境界修炼!’

‘通过强大的重力来强化煅造肉身,难道所谓的能够突破达到帝境传承,仅仅只是对肉身的一次煅造就能成功吗?!’

边缓缓前行,边时刻关注着身边欧阳宏的情况,杜龙还同时分心开始研究起眼前的一切。

随着时间推移,能够看到欧阳宏逐渐变得不再轻松,而杜龙也发现了脚底通道引力变得越来越强大,但却依然无法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身为玄天创世四星巅峰境界的大神,他又岂会连仙凡创世境的煅体传承之路都承受不住?!

心中带着许多疑惑,他就这样带领着欧阳宏缓缓来到通道尽头,眼看着距离小平台仅剩下最后两三级台阶时,欧阳宏终于停下脚步。

杜龙并没有停下来等他,而是轻松地走到通道尽头的小平台上,然后转身望向浑身都被汗水淋湿的欧阳宏,能够看到他脖颈等部位已经是青筋毕露的状态。

看到身体状态已经达到极限的欧阳宏,杜龙终于有些明白他为什么还没有突破神帝境界了,就连传承所需要的基本煅体要求都还没完成,他又如何能够突破达到神帝境界?!

“欧阳宏!”站在平台上,杜龙俯视着台阶下的欧阳宏道:“你连煅体承传都还没能走到最后这一步,又如何能够突破达到神帝境?!”

“我。。。知道!”欧阳宏边努力克服强大引力对身体的影响,边努力从牙缝间挤出话音道:“可。。。我已经。。。在这里停留很久了,却。。。一直没法轻松克服重力的影响!”

“唔!”杜龙神情淡然道:“如此说来,你想自由离开此地,就只能通过非肉身的力量冲上平台了吧?!”

“对!”

“好了!既然你说话不便,那接下来就通过神识传音跟我交流吧!”杜龙轻轻点头继续说道:“我想知道你是如何修炼的,还有就是你准备修炼并突破达到神帝境界的功法详情!”

‘可以!’欧阳宏毫不犹豫地转为神识传音,他的声音立马变利索许多道:‘我们欧阳家族修炼的都是祖传功法,一路修炼突破达到神王境界巅峰以后,想再突破达到帝境就只能修炼此地留下来的全新功法了。。。’

通道尽头处,杜龙就这样与欧阳宏不停地聊着,基本上都是由他来问然后对方在回答。

随着时间推移,杜龙终于对欧阳宏的修炼过程有了较为详细的认识,而他也趁此机会将这个世界的修炼功法重点搞清楚了。

‘没想到!在这个世界的修士。。。居然都是像自己这样。。。将世界开创在体内的丹田大世界当中!’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体内的世界想要晋级提升就需要先煅体,只有将体魄强化达到一定程度,才能在体内开创出相应级别的世界!’

‘天帝境、神尊境。。。然后是仙凡创世境,一直都是在为体内玄天创世打熬体魄,而眼前这座所谓的传承通道。。。实际上就是准备突破玄天创世境以前的最后一次煅体过程!’

‘只有成功熬过了最后这一关,才能够安全地在体内开创出一座玄天大世界,成就他们眼中所谓的神帝境大能强者!’

在与欧阳宏的对话交流中,杜龙终于从中找到一个最关键的地方,那就是这个世界都是在体内创世,这点跟自己如出一辙!

由此可见,他所走的体内创世道路并非凭空想像,眼前这些史前战场遗迹内的传承,正好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

这个发现让杜龙兴奋异常,却也没有因此而失去理智,他还有许多疑问等着去解惑。

“欧阳宏!我大概明白你为什么会无法突破达到神帝境界了!”经过一番对话交流之后,杜龙这才故作高深莫测地开口说道。

“真的吗?!还请前辈大人为在下解惑!”欧阳宏眼睛猛然亮了起来:“倘若前辈能够助在下突破,整个欧阳家族必定都会感激前辈的大恩大德!”

“呵呵!我也只是大概明白你为何一直没能突破罢了,并没有说一定能够帮助你突破神帝境界!”杜龙有些无可奈何地摇头苦笑应道:“在教你如何突破神帝境界以前,你首先要克服最后这几级台阶对身体的影响,否则现在说什么都是浪费时间罢了!”

“这。。。”欧阳宏苦着脸,沉吟答道:“可晚辈在此地埋头苦修了许多年,最后这几级台阶却一直都无法适应。。。”

“那应该是你前面的基础没打好的缘故吧!”杜龙很干脆地指出问题道:“我建议你从头开始攀登,然后在每一级台阶上负重与身体重量相当的物品,在每一级台阶上修炼某种拳掌法直到完全适应再前进一步,如此一直持续到最后这几级台阶时,相信你就会很快适应它们的重力影响了!”

“好吧!我听前辈的指教!”欧阳宏并没有犹豫太久,就很干脆地接受了杜龙的建议。

看着他重新燃起熊熊斗志冲下通道,然后继续回到第一级台阶并穿戴起一套战甲,按照杜龙的要求练起了一套拳掌法。

杜龙微微点头,这才转身走向那座小殿宇,他要进去认真研究一下殿宇当中隐藏着什么秘密

想必这里面隐藏的,应该就是某种能够突破达到神帝境界的功法秘密,也许会有着杜龙自己都需要的好东西也说不准。

殿宇内,杜龙望着眼前空荡荡的殿厅,他的目光最后落在墙壁上的九幅壁画上。

在九幅壁画后面,居然还有一篇很长的文章,上面刻绘的内容让杜龙眼睛猛然亮了起来。

‘神帝破境九图,乃是一套突破神帝境界的功法传承,宠同时也仅是一套突破达到神帝初阶境界的功法传承。。。’

‘很久很久以前,一场导致永恒世界大破灭的灭世大战过后,我们的世界家园从此破碎分解,仅剩下这片残破的家园世界!’

‘突破达到神帝境界,必将会吸收炼化掉无比庞大的天地能量,可这片残破的世界却没有足够多能量供应,这也限制了每一个传承之地修士的数量。’

‘故而,每个传承之地诞生出帝境强者后,除非对方陨落或者飞升神界,否则传承之地将无法再吸收到足够突破神帝境的庞大能量!’

‘。。。。。。’

杜龙快速将那段文字仔细地查看了一遍,终于明白眼前这些壁画有何用途,同时也搞懂了为什么每个传承之地,在同一时间段只能有一人突破达到神帝境界。

除非那个突破的神帝陨落或飞升,否则这个传承之地将不再会有足够突破达到神帝境的能量供应!

身为一位曾经突破达到玄天创世境界的存在,杜龙心底非常清楚突破玄天创世境将需要多么庞大的能量,他终于明白史前战场遗迹内部为什么会限制帝境强者数量了。

“这些壁画。。。上面所展示出来突破帝境的方法,似乎是将仙凡创世境九星巅峰修士体内的仙凡世界,通过类似破而后立的方法打碎化为最本源的能量,再重新开创出一个全新的玄天大世界!”

“眼前这个玄天创世的过程,它并不属于自己所了解的任何一种创世方法,可它看起来却又显得如此平凡无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