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男生女生一起差差差带痛声

  • A+
所属分类:医保

变故陡然发生,虚空之中,紫色雷电骤现。伴随其间的,是突然出现的时空扭曲。

琉璃岛的众人不会不认识,这是自家尊上的本命紫雷,是历经八次大天劫后淬炼出来的强悍力量。

东方白一行人顿时长舒一口气,总算撑到尊上归来了。

这一次也多亏那群和尚的突然出现,否则他们怕是撑不了这么久。东方白自然是知道一心的,刚才细细观察,不难发现这些和尚与一心的联系。

总之,琉璃岛不是忘恩负义的地方,他们既帮了忙,尊上必然也是会回馈一二的。

蛮古在诛妖大阵中正欲炼化小麦的魂魄,这不是一件简单事情

上古神器蕴含的能量巨大,在炼化的过程中会极力抵抗。不过蛮古相信,这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之前那一次便是如此。

空海没有动摇,封印正在迅速完成之中。

可是下一刻,箬笠上的青纱被风扬起,周围气流涌动。不知何时,一把长剑已横在他脖颈处。

紫霄,九离的本命佩剑。以他如今的修为,轻易不会使用这柄剑。纵观整个妖界,他确实也没机会再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

剑身黑紫,萦绕细碎的紫雷,隐隐伴有剑啸之声。

九离手握紫霄,声音冷然:“开结界。”

空海不为所动:“九重天劫不易,如若继续潜心修炼,不出百年,必能化神登天,飞升上神。”

他在劝他,亦在渡他。

九离咬牙:“我说,开结界!”

空海垂眸:“阿弥陀佛,终是过不了这情劫。”

他没再多言,却也没有停下即将完成的阵法。

另一头,小麦的尖叫声传来。

实在太痛了,痛到她不得不叫出声。整个灵魂仿佛被外力撕扯着,又好似被火煎,再坠入森寒冰窖。每一秒都是那么的漫长,每一瞬的痛感都好似让人承受不住。

那一瞬,堂堂的九离尊上,慌了。

害怕失去她的惶恐感,让他不能再耽搁下去。他每耽误片刻,她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可这固执的和尚,竟然就是不愿意打开结界!

靠他的能力固然能强行破开这诛妖大阵的壁垒,但太费时间,她等不起。

如何能在短时间内冲进去呢?九离很快便想到了一个办法。

如今的他,虽然修为还有待进一步凝实,才能圆满历劫飞升,但亦可强行放开对修为的压制,进而引动天劫。

只要九重天雷劫降下,这诛妖大阵自是刹那可破。

没有迟疑,他收回横在空海脖间的紫霄,迅速来到大阵的边缘之处

小麦的痛苦落在他眼中,连握剑的手都不自觉紧了几分。

妖力释放,大妖主的威压瞬间压迫周围。那节节攀升的巨大妖力,终是让北荒的妖将们落荒而逃。

他们向来不是什么忠义之辈,现在这种危急的关头,自身小命都不保了,哪还管得了困在阵中的妖主!反正这个妖主去了,还有下个妖主,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区别。

东方白常年随侍在九离身侧,没过多久,就意识到自家尊上的意图了。他不顾身上的重伤,极力上前劝阻。

“尊上,你踏碎虚空归来,本就伤及自身,如若再强行引动天劫,怕是会根基不固,万万不可啊!”

向来飞升上界,便是需极其小心对待之事。尊上离登天只差一步,该再修行巩固些时日才是。如今这混乱的局面,绝对不是个静心渡劫的好时机。他们这些妖将均是伤痕累累,连替他布阵护法都做不到!

最关键的是,强行飞升时万一心境不稳,怕是会堕魔!

九离没有停下,只冷声命令:“退下!”

天边突然涌现浓厚的云层,黑中带紫,遮蔽了日光

云层中紫色电光不断,隐隐有雷声传来,且愈演愈烈。

小麦只觉得自己意识模糊,陷入浑浑噩噩之中。周围发生了什么,她已经感应不到了。在黑暗之中痛到麻木,几欲昏厥。

可是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一双手拥住了她,将她带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有什么东西披在了她的身上,带着一股清冽的气息,让人安心。

痛苦的折磨停止了,但她仍旧疲倦得睁不开眼。

“尊上,你刚刚渡劫,神力不稳,万不可再为此人折损自己啊!”有焦急的声音传来。

小麦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她想看清楚周围发生了什么,但真的半分也动弹不得。

青尧的声音亦是有些虚弱:“真是痴情人,为了你,不仅踏碎虚空而来,更是生生下了九重天雷劫。现在你魂魄受损,且沾染了邪气,这世间再无人能救你,除了神力。”青尧顿了顿,“可他刚刚历了大劫,又怒而斩杀了蛮古,心境不稳。如果再救你,会堕魔。”

小麦昏迷之中,却也没有失去思考能力。青尧说的,只有可能是九离。

原来刚才救了她的,是他。可她何德何能,连累他至此?

小麦费力地想要抬起手,去阻止他。然而用尽全力,也只动了动手指

可是下一刻,有人握住了她的手,耳畔响起一道低语:“别怕我在。”

有什么力量透过指尖传递过来,所到之处,四肢百骸无不舒畅,仿佛被涤荡了神魂,平复了之前所受的重创。

小麦觉得身体的力量正在逐渐恢复,心头却愈发惴惴不安。

青尧说过,现在能救她的,只有超脱轮回的神力。而九离刚刚化神,心境不稳,再妄动神力会堕入魔道。

这一次,小麦终于能够睁开眼了,第一个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张熟悉的脸。

九离的状态,即便是小麦看来,也能知道很不乐观。

他脸上有些许血渍,衣衫上也有破损,嘴角一抹嫣红更是没有干透。这么狼狈的九离,是她从未见过的。

小麦红了眼,泪水就这么流了下来。她觉得这一瞬间自己的心情很复杂,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

九离如玉般的脸庞上,闪过如释重负的神色。他低头,额头抵着她:“不哭,你先回琉璃殿,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就去找你。”

他不说救她的过程是如何艰辛,也不说他此时伤情如何严重,可他越是这样,小麦便越是愧疚得无地自容。

“不走,我陪着你。”她红着眼睛说道。
盛京城外。

无数兽骨所打造的祭坛上。

楚齐光缓缓走了上去。

他抬起头,仰望夜空,祭坛下方则是大批血池所制造的魔物,早就被皇天之子空运过来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大地上。

而另一边则是几名已经昏迷过去的小妖怪。

他们都是楚齐光精心挑选出来,可能含有大气运的未来妖族精英。

其中除了小羊妖吉布之外,其他小妖怪都是李妖凤帮忙从武馆里抓回来的。

此刻一切准备就绪,楚齐光胸口的愚之环爆发出浓烈的魔染,他终于开始施展这天魔转运之法。

过去创出《无相劫》一脉的江鸿云因为担心着罡气层中的漏洞,将之公布于众,却无人关心,继而全力研究出了天魔转运之法。

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男生女生一起差差差带痛声

当时的江鸿云寄希望于这门道术来抵抗未来的气运变化,保证人族的气运浓烈,以维持罡气层的正常运转。

而此时此刻,这门道术却是被楚齐光用来转移气运,以妖族气运来修复人皇剑。

伴随着转运法的施展,天空中的云层剧烈涌动了起来,如同一直无形的大手在其中疯狂搅拌着。

与此同时,楚齐光感觉到一股股无形的力量被他从小妖怪们的身上抽取了出来,然后在他的指引之下,被灌入到了人皇剑内。

人皇剑原本断裂的剑刃部分,竟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生长了出来。

‘果然如那未来魔所说一样,可以用妖族气运来修复这口来自异界的人皇剑。’

但楚齐光却突然发现,伴随着妖族气运的不断注入,原本堂皇大气的人皇剑竟然显露出几分妖冶来。

剑身两面原本刻着茹毛饮血到刀耕火种的人类,现在这上面的图像却是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祭坛下方,乔智抬起头,看着天上的异象,面色凝重道:“这转运大法当真是神奇无比,江鸿云能创出这种术法,还真是一代奇人。”

而就在楚齐光努力抽取妖族气运的这一刻,世上的许多有识之士也都发现了气运的异常变化,甚至感受到了罡气层隐隐约约间的增强。

与此同时,皇城中央有雷劫闪烁。

乔智转头望去,惊叹道:“这是……和上次在蜀州的雷劫好像,连这个都打出来了?”

楚齐光也同样看向了雷劫闪烁的方向,心中暗道:‘等转运结束,就立刻过去看看吧。’

……

地下大厅之中。

随着大量知识涌入那佛祖躯壳所化的骨舍利之中。

四皇子便感觉到这枚骨舍利像是活了过来一样,熊熊燃烧的光焰从舍利之中狂涌而出,继而穿透了金身,如一轮大日般照耀全场。

不坏佛看着这一幕,眉头紧锁:“初火?”

他知道骨舍利之中蕴含了佛祖留下的八大神通,其中最基础的一门唤作‘佛相识火力’,乃是一门制造佛火的神通。

而佛火更是最适合用来驾驭并推动这枚骨舍利的力量。

在佛火的推动之下,四皇子清晰地感觉到骨舍利中的一门门神通正在向他开放。

除了最初的佛相识火力之外,先是多出了心具足妙力,接着是现见诸法力,然后是观彼音声力,具名知他力,以及过去宿业力。

一口气感受着多出来的五大神通,四皇子的心中出现了一丝丝无比满足、无比充实的感觉。

就如同是放下了身上的万斤重担,这一刻天地之间尽他翱翔,万物之中以他为尊。

下一刻,金身那一双散发着无尽空虚的眼眸看向了不坏佛,接着伸手一抓。

轰的一声轻响,不坏佛就像是被一股漩涡吸引了一样,直接腾空而起,飞向了四皇子所在的位置。

他口诵佛号,正想要挣脱这一股吸力,就感觉到一阵阵佛火从他体内涌出,直接带走了他脑海中的知识。

不坏佛心中一惊,立刻反应了过来:‘因果偿还……是过去宿业力?这么快就掌握到了这一步?’

本就虚弱的不坏佛再也来不及反抗,便被四皇子轻轻抓在了手中。

只听他淡淡道:“孽障,为还初火之恩,你便化为黑袍供我穿戴,再由我驱使三日吧。”

听到这番话,不坏佛心中一沉,却有些无可奈何。

他知道过去宿业力一旦发动,不但要偿还对方赐予的一切,更是要听候指令,供对方差遣一段时间。

过去佛祖降服的无数佛门护法,其中不乏强大的妖魔鬼怪,全都是过去宿业力所渡化而来的。

但他的心中还是涌出一个强烈的疑惑:‘为什么……为什么他初次接触过去宿业力,就能如此熟练的应用?’

只见不坏佛浑身血肉扭曲、变化,直接化为了一身黑袍,被四皇子穿在了身上。

紧接着丝丝缕缕的佛火从金身体内涌出,又一次灌入了不坏佛体内。

感受着被断充实的力量,不坏佛心中苦叹一声,知道此事难以了结了。

但就在这时,不坏佛似乎又看到了那温暖的佛火之中,有佛祖的身影在闪动。

‘佛祖……我应该供他驱使吗?’

而降服了不坏佛之后,四皇子又将目光看向了四散全场,搞得到处都有的江鸿云。

这位虚弱的魔道巨擎此刻四分五裂,正化为各种魔物一蹦一挑地朝着四面八方逃去。

但是因为连续遭到雷劫和七情血煞的攻击,江鸿云的速度很慢,此刻最多逃出去了十分之一。

“不坏佛,吃了江鸿云吧。”

不坏佛和江鸿云都已经将自己转化为了彻彻底底的魔物。

而魔物吞噬魔物再正常不过,甚至原本不坏佛、江鸿云增强自身的办法之一便是吞噬同类。

并且此刻已经得到佛火滋润,不坏佛的状态比起刚才要好上太多。

只见漫天触须从黑袍上暴长而出,接着横扫向了四面八方的江鸿云。

一阵阵惨叫声中,一个个江鸿云所操纵的魔物显出了身形来,被触须直接抓了回去,一口塞进了那一片黑色的长袍之中。

不坏佛抓取、吞噬江鸿云的过程很认真,因为他也想通过吞噬了对方来补充自己的虚弱状态。

而先是以骨舍利中的神通降服不坏佛,接着又以不坏佛吞噬了江鸿云的大半身躯,这一刻的四皇子感觉自己无比的强大。

但就在这时,天空中罡气滚滚,似乎破开了一个微小无比的洞口,就好像有什么无比巨大的东西想要钻进来。

那小孔中一片黑暗,某种无形、诡秘,难以解释,又难以看见的力量正在从天际中滴落下来。

四皇子感觉到一股股强大到无边无际,难以直视的意念就要落在了金身的脑袋里。

这一刻四皇子心中一片惊恐:“是外神吗?”

“竟然真的要降临了?!”

真正直面对方的存在,四皇子才真正感受到其中的恐怖之处。

那是一种身体被彻底冻僵,连动弹都难以做到的真正恐惧。

过去想到的一个个反抗计划没有一个能施展出来,因为这一刻的四皇子连念头的运转都变得僵硬无比。

就在四皇子感觉到自己即将被挤出金身的时候,天空中的罡气再次滚滚涌动、闭合。

众人的脑海之中似乎响起了一道令他们心惊胆战的嘶吼之声。

紧接着……刚刚那无比阴森、恐怖的意念也瞬间消失无踪。

四皇子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望着天空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天命在我!”

“我才是天命所归!!”
“哼,不试试怎么知道,凭你,也想拦住本座?”

临渊至尊怒吼一声,对着千眼长老和秀逸护法厉喝道:“都随我杀出去。”伴随着他话音落下,临渊至尊体内的本源,疯狂涌动,轰的一声,那巍峨的临渊石门瞬间化作高高的门户,一股通天的力量从中暴涌而出,与漫天星辰阵法之力瞬间碰撞

在一起。

轰!

就听得一道惊天的轰鸣声响彻起来,整个天地都剧烈震动起来。

“冥王不灵。”石痕至尊冷笑一声,一步而来,嗡,他的手掌绽放惊人虹光,好似神祗在天穹之上探出了手掌,这一掌落下,虚空层层爆开,狂乱的气流好像能毁灭重重世界,将这片天

地都给轰爆。

“哐当!”

石痕至尊的大手瞬间按压在那临渊石门之上,发出嘎吱之声。

“给本座破。”

临渊至尊咆哮一声,眼眸中有神虹绽放,好似天地万物在轮转,就在他即将打出自己必杀一击之时……

突然……

“千眼长老,你做什么?”

身后,秀逸护法发出惊怒之声,然后嘶吼道:“门主,小心。”

话音落下,临渊至尊急忙转身。

嗡!就看到千眼长老不知何时悄然来到了临渊至尊身后,面露狰狞之色,天地间,无数眼瞳浮现,爆射出来神虹,瞬间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一道通天的瞳光,狠狠爆射在了临渊

至尊的身上。

临渊至尊万万没有料到千眼长老竟会对自己发动如此攻击,仓促之间,根本来不及抵挡,整个人被瞬间轰飞出去,哇,一口鲜血当场喷出,身受重伤。

而在千眼长老突然偷袭将临渊至尊轰飞出去的瞬间,石痕至尊仿佛早有准备,哈哈一笑,大手盖落,一拳将临渊至尊催动的临渊石门轰然轰飞出去。

强烈的反震之力袭来,临渊至尊再度吐出一口鲜血,这一次,他受伤更甚,体内本源都几乎要崩溃。

关键时刻,他竭力催动临渊石门,抵挡住石痕至尊的攻击。

然而另一边,千眼长老一击得中,再度上前出手。

“门主大人,别怪我,要怪,就怪你选错了路。”

千眼长老面色狰狞,漫天眼瞳汇聚,再度爆射出可怕攻击。

“大人小心。”

关键时刻,秀逸护法嘶吼一声,瞬间挡在了临渊至尊身前,挡住了这一击,但他整个人,也被轰飞了出去,口吐鲜血。

“围住他们。”

石痕至尊一击得中,阴冷一笑,一挥手,诸多石痕帝门强者纷纷围拢上来,阴恻恻的大笑起来。

而千眼长老也身形一晃,加入到了石痕帝门的强者之中。

虚空中,临渊至尊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千眼长老,你……”

他嘴角溢血,神色惊怒。“门主大人,这是你逼我的,本来,祖武峰大人好好的邀请我临渊圣门合作,你为什么非要和石痕帝门为敌呢?你可知道,这些年,石痕帝门给予了属下多少帮助吗?你这

么做,实在是让属下心寒啊。”

千眼长老狰狞说道。

噗!

临渊至尊气得再度吐出一口鲜血。

“哈哈,哈哈哈,临渊至尊,你想不到吧,千眼长老其实已经早就和我石痕帝门合作了多年,你临渊圣门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我石痕帝门的掌控之中!”

石痕至尊嘴角勾勒嘲讽笑容:“你若是好好与我石痕帝门合作,或许击败司空圣地后,本座会分你那么一杯羹,可你却非要走上和本座为敌的道路,那就怪不得本座了。”石痕至尊巍峨如神祗,高高在上,冷冷凝视着临渊至尊,神色戒备,沉声道:“现在,将潜伏在你身上的司空震和那杀死我儿的小子放出来吧,本座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

人,胆敢和我石痕帝门作对。”

轰!

漫天的魔星咔咔咔的运转起来,爆发出来惊天的轰鸣,一股恐怖到极致的力量镇压下来,凝固虚空。

临渊至尊神色大变,惊怒道:“什么?”

他万万没想到,石痕至尊竟然知道了一切,他是怎么知道的?

突然,临渊至尊转头看向千眼长老,寒声道:“你……”千眼长老寒声道:“大人,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不懂得识时务者为俊杰。为了一个外人,你竟然和石痕帝门为敌,甚至还杀死了古虚夜副门主和烜狄护法,他们两个

都是我临渊圣门的高层,而你却为了一个外人杀了他们,那就怪不得我了。”千眼长老狰狞道:“临渊圣门在你的带领下,必将进入末路,大人,现在你将那两人交出来,石痕至尊大人已经保证,可以给我们临渊圣门一条生路,不过将来,怕是得我

领导圣门了,因为只有我才能重振整个圣门。”

“哈哈哈。”

临渊至尊仰天大笑:“千眼,我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让我交出大人和司空震,休想。”

石痕至尊目光一寒,“这么说来,你是想要找死了,杀了他们。”

话音落下,石痕至尊率先跨前一步,率领诸多强者对着临渊至尊强势杀来。

“哼,凭你。”

临渊至尊怒吼,催动临渊石门,一重重的虚影套在了他的身上,将他衬托的如同一尊魔神,与对方疯狂大战

但是,临渊至尊虽强,但他一人如何是石痕至尊这么多人的对手,而且还是在大阵的压制之下,交战之中不由得连连后退,嘴角溢血。

“门主大人。”

另一边,秀逸护法也浑身是伤,焦急喊道。

两人连连对抗,却不断后退。

但是,临渊至尊却是始终不曾将秦尘和司空震等人放出来。

石痕至尊眉头一皱,隐约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已经从千眼长老口中得知了情报,知晓了一些消息,知道杀死他儿子和祖武峰的秦尘和司空震,正潜伏在临渊至尊的身上。

按照道理,他们的计谋既然已经暴露了,那么早就应该杀出来了,可为何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临渊至尊,你是非要庇护他们么?把杀死我儿的罪人交出来,我饶你不死。”石痕至尊厉喝说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