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一章

自从那次基地大分裂后,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

昔日的a市基地如今已经将外城区域内的全部建筑、如基地外一定范围内的其他建筑一样,全都彻底铲除了。

地面上铺满钢针、陷阱,并且在不少地方还布置上了地雷、电网等东西。那本来就已经十分高大威猛了的城墙,如今变得更加坚固、厚重。

浴火重生的新基地依旧是如今国内最大的基地之一,它拥有最结实的城墙、最牢固的屋顶,以及最大的培育种植基地,还有各种资源和武器等东西。

可如今摆在a市基地面前还有个不容忽视的重要问题——人口数量。当初分出内外城后,不少人虽然借着内基地的一些特权或强娶、或豪夺,总之,基地中不少外表中上的年轻女人都被忽悠进了内基地。

虽然那些女人们在一次次的丧尸围城中都得意存活下来,可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基地中的生育率却差到了一定程度,整整三年间,出生的婴儿数量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

另一方面,当初从a市基地大肆离开的人们再次或回归于昔日的城区,建立起了大大小小的基地。或者远走荒野,重新搭建属于自己的小窝。

这些大大小小的基地在如今早已混合成了一股、肆意横行在欧亚大陆上的丧尸潮中接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洗礼。其中,部分基地抵抗不住最终彻底消失在这个末世之中,可同样的,有不少基地却一次次坚|挺地度过了这些洗礼,一直保留至今。

而现在,那股最大的丧尸潮也经过了种种与变异动物的对敌、与变异植物的对敌、与残留的人类对战等等,如今的数量早已没有当初那么夸张,只要不出什么意外,人们建立起的基地大多都能够在它们发疯的时候度过这一艰难的日子。

——————————

春天的晨风吹拂在脸上,让人感觉还有着微微的凉意。

罗勋伸了个懒腰,站在窗口看向外面那蓝色与金色混合的天边正在一点点亮起。

“爸爸、爸爸。”一个孩子从小床上坐起,冲着罗勋这边叫着。

“醒了?”罗勋转身回到小床旁,一把把孩子抱了起来,在他嫩嫩的小脸上啃了两口。

孩子揉着眼睛,小脑袋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爸爸,爸爸呢?”因为严非和罗勋谁都不愿意被叫“妈妈”,爹爹这个词也从小包子渐渐长大后被他直接丢到了一边,结果就是——他管两个人都叫爸爸,听上去虽然会有些混乱,可每次孩子说话叫人的时候罗勋和严非就都好像有心灵感应似的,知道他叫得到底是哪一个。

“你严爸爸去放狗狗了,来,宝贝儿,咱们穿衣服喽~一会儿出门!”说着,他拿过孩子的衣服给他换着。

一大一小正在换衣服准备下楼洗漱,严非已经开门走了回来,见他们两个起来了,含笑过来在一大一小的脸上各亲了一下:“我把东西都拿下去放到车里了,咱们吃过早饭一会儿就能走。”

“那三只呢?”罗勋给怀里的小包子穿小裤裤顺口问道。

“都在外面呢,一会儿跟车一起走。”

两人检查过孩子的衣服没问题后,才抱着他一起去一楼的浴室那里洗漱。

末世三年后,不少当初离开基地的人们为了生存、为了安全等原因,再度和那些似曾相识的变异动物们产生了交集。

变异动物们不但有着强大的单体作战能力,还能帮忙打猎、打丧尸,关键时刻还能带着主人逃跑。所以如今的末世之中哪个基地有数量足够众多的变异动物也是一种实力的体现。

自从这一风气在各个小型基地之间盛行起来之后,罗勋他们便会堂而皇之的在外出的时候带上自家的变异动物们一路护送车队外出。今天也是同样。

吃过早饭,检查过家中的作物是否正常,大家这才拉着自家的一些货物开车离开了地道。

如今宅男小队再度进行过大规模改建,外面的魔鬼藤的种植范围在这三年中扩充了足足一倍还多,有些是罗勋他们特意培养栽种出来的,有些则是魔鬼藤们自己繁衍出来的。

这些魔鬼藤比之当初更是高了足足一倍、粗壮了足足两倍,罗勋他们为了自家基地的安全着想,将地面的暖房也增高了一些,现在与三楼基本持平。

幸好,这些魔鬼藤们长到如今便不再生长了,似乎已经长到了一个限度,不然罗勋他们总不能年年增高自家基地一直建到天上去吧?

地下室也又加了一层、并且向四周扩充了一些,某些房间变大了不少,新扩增出来的那一层更是彻底改建成了冰窖,冰窖分成了两个房间,一个里面专门用来存放毒蘑菇汁,另一个里面放着打回来的各种大型猎物,当作大家的储备粮。这两个冰窖因为深入地底、又远离其他房间,所以依旧是用冬天存下来的冰来降温。罗勋他们更在这里加上了一些制冷机,在某些需要降温的时候使用。

车队浩浩荡荡地开出基地,旁边跟车跑着两条大狼,天上飞着一对鹰。说起这两只鹰,不知什么原因,它们两个虽然异能等级很高,个头却一直并没有长得太大,至少比它们的父母要小得多……

说起它们的父母,还得说说这次罗勋他们要去的地方——正是昔日他们得到过这两只鹰、以前曾经在这里找到过充气城堡的地方。

在a市基地外城被破后,一部分人来到了这片小县城,一年之后,这里居然渐渐地发展了起来,并且成功抵御住了当年那股丧尸潮的袭击,不少大大小小的基地也都靠近了这片居住地附近,时间一久,这里居然形成了每年不定时三次左右的商品交易会,都是各个小型基地的人

文学

们自发来这里摆摊、换购。

而在这里,罗勋他们也认识了从末世初期就一直住在这里、当初怀疑这里有人的那些楼中的居民。他们表示,他们认识这两只鹰、也知道它们的父母,似乎是因为这两只鹰的个头比较小,所以在同窝中其他鹰长大后,它们的父母和兄弟便抛弃了这两只出生晚、个头小、浪费粮食、恐怕养不大的小鹰,独自带着其他的子女先一步飞回南方去了。

“啾——啾——”两声长鸣从天上传来,不远处那隐隐已经看到大片大片或高或矮的建筑群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一头轻盈的大猫背上带着一个人,从建筑物方向向罗勋他们的车队轻盈跑来,到了车队前面那白色的波斯猫甩着大尾巴在车队周围绕了两圈,拿脸蹭蹭当先的那辆电能车,讨好地“喵”地叫了一声。

罗勋从包包里掏出一块晒干的鱼干——这是家中那些肥鱼晾干的,拿来贿赂这只猫正正好。

大猫幸福地叼起小鱼干,眯着眼睛一点点吃着,它背上的那个人对车内的罗勋他们笑笑:“人来的差不多了,你们的摊位给你们留出来了。”

“多谢。”罗勋也抬头对他笑了笑。这个男人外貌水平绝对和章溯、严非是同一级别的,但他和章溯却更加贴近一些,简单来说——就是个受。比起章溯的那种妖艳到仿佛妖精般的外表,这个男人显得更加柔弱一些,比一般男人骨架更纤细、比一般男人面部线条更加柔和,一头怎么剪都会再长起来的乌黑长发不得不束在头上,还有着一双墨绿色的瞳孔。平时就算不笑时嘴角也是微微向上弯起的。

大猫吃过小鱼干后,盯着自家主人拿上罗勋贿赂自己的一整袋小鱼干后才满意地让开道路,得意地扬起毛绒绒的大尾巴,在两头蠢狼谄媚地追逐间带着自家同样美丽得仿佛会发光的主人一起在前面带路。

罗勋一面开车一面叹息:“唉,也难怪他会在末世刚开始的时候一直藏在那栋楼里不出来,不然,就他这个样子的要是跑去基地……呵呵,比那些红颜还得祸水呢。”自己这辈子并没呆到基地中全体男人向基佬转变的时候,不过如今的世道却也和那时差不多。

从a市基地中逃出来的人中没有老幼妇孺,只有少数的几个女人还都是相貌平平、战斗力绝对是惊人的那一个级别的。

所以,如今这些人们间两个男人在一起过日子反而是常态中的常态,倒是自家小队中的两位女士,再加上个还没长大的小欣然反而是其中的亮点。

让队外的那些人扼腕叹息的是——徐玫在前年就和宅男小队中的李铁勾搭到了一起,两人在自家小队队员的祝福下结婚了。之后,同样单了下来的韩立开始拼命追求宋玲玲。

都说烈女怕缠郎,韩立丢下脸皮开始一天二十小时的紧迫追人计划,于是,烈女终于被缠郎追上……

其实,这不能说是队中剩下的何乾坤与

文学

吴鑫两个不上心、所以便宜给了韩立这小子。而是因为……终于减肥成功的何乾坤果然是个潜力股,瘦下来后就是个小帅哥;因为末世后吃得都是各色天然无毒害食物而消去一脸痘痘的吴鑫也同样是个很精神的帅小伙,这两个一直都住在同一个房间的家伙居然搅到一起去了,自然,追妹子的工作就落在了韩立身上。

只是那两个家伙因为一直住在一起,平时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黏糊的情况,所以就连基地中的其他人都居然一直没发现这件事,直到去年入冬前的那次商会上,有其他基地的人对两人现殷勤表示要追求他们时大家才愕然听说——他俩居然搞到一起去了!!

好吧,这种事其实很正常,就和去年徐玫的女儿出生、五个月前宋玲玲也怀孕了一样正常。

昔日的这片城区如今再次恢复了热闹,其中的数片小区被几个大大小小的队伍所占领,但在他们入住这里之前,都和这里的地主——白猫佣兵团签订了一系列的协议,其中包括对于丧尸潮等突发事件的攻守同盟、加强对于这盘城区的各种建设等等。

于是,除了这些小型基地之外,城区中的其他一些建筑中也陆续住进来了一些零散的幸存者。他们或许没有特别强的实力、或许不那么合群、或许脾气古怪,但他们都有同一个特点——如果居住地受到了威胁的话,他们也会付出自己的努力,和其他利益共同体的人们一起维护住所的安全。

就这样,这片看似散乱、各自为政的居住地居然在末世中撑过了整整三年,且现在还能顺顺利利地继续存在下去。

昔日的商业街两边的店铺大门大开,一个个来这里的商会不需要缴纳什么东西当作管理费就能在这里摆摊,当然,他们也都很承在这里维护这些商铺店面的几只小队的情,大家每次临走之前都会留下一些东西、物资、晶核等东西,只看各自的心意,实在没有的也没人会去找人追要。

罗勋他们平时用来摆摊的一家店铺面积还不小,是末世前的一家饭馆,大大的、透明的玻璃被擦得干干净净,里面的柜子、架子也全都十分干净整齐,商品、东西摆放进去后,从外面就能让人看到里面的东西。

而外面的广告牌子上也写着该店铺小队的名称——“宅男小队基地”,并且在广告牌子上还印着几个不同形状的印章。这些印章是由本社区内的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小队做出的评判,其意思表示这家店铺中的商品货真价实有保证,说是什么东西做的就是什么东西做的。

罗勋他们的主打产品就是各种菜干、肉干、鱼干、蘑菇干,以及一些果酱,这些都是半加工商品,是一眼看不出原材料的,要不是干长了的老店铺、有知名小队做保证,一般人还真不敢轻易尝试。

将从自家基地中带出来的一种种商品摆上架子,这次他们除了各种干菜、肉干之外,还带了不少腊肉香肠、果脯、罐头等东西。都是大家最近尝试做出来后拿来卖卖看的。

这里的市集从次日开始就对外正式营业,附近还有不少空房子可供来这里大采购的小队、单人幸存者们居住,条件好一些的要收取少许费用,这些“旅馆”是由当地的几家小队各自维护经营的。

条件比较差的、没被整理过的房屋大家则可以随便住,只是那里的安全不做保证、且如果遇到下雨天的话还可能漏雨。

如罗勋他们这样的商家则能直接住在他们的店中,既能看店又能省钱。

本地的那些小队还在商业街上开了几家饭馆,他们就是靠着这些赚钱,生意也很不错。

次日清晨前,所有预定要来摆摊的小队都纷纷来到了这里,并且将自家的店铺一大清早就整理好准备开业。那些来此购买东西、换东西的客人们也开始了行动。

开业的头一天,各家店铺基本上都只留下一些负责看店的人,剩下的人则也作为买家开始四处随意走动、看看别人家的店中有没有自家需要的物资。

常在这里摆摊的人基本上都是相互认识的,所以罗勋他们几乎每进一家店都会遇到和他们打招呼的人,让罗勋吐血的是,这些人打过招呼时常常会问一些相似的问题,比如——“你们家的姑娘已经十岁了吧?快是大姑娘了,唉,再等几年就能嫁人了……对了,你们可千万别包办婚姻,让姑娘自己选老公!向我这样的十年之后还很年轻呢!”

或者:“呦,你怀里抱着的是你们的儿子吧?哎呀,这孩子长得可真好,和他爸真像,长大之后肯定也是个大美人啊……真可惜,太小了……”

这群狼一样的混蛋们不仅仅盯上了他们家可爱的小欣然,还盯上了只有四岁的严小包子!这娃才四岁!你们这群马上就要步入中年的大叔就别想了!!

更可气的是,还有不少人更是在打听徐玫家刚一岁多的小姑娘,以及宋玲玲肚子里的那个——这年头,无论男女都可以在一起嘛~尤其是现在的新生儿这么少,如果是个美少年当然很可以追追看,就比如罗勋牵着的这个。但如果能有个美少女就更好了!!等她们长大后娶回家去还能生娃娃!

一路上言辞拒绝了一群狼心不死的混蛋们,罗勋两人身心俱疲地回到自家店门口,却见门口除了自家那三条正在看门外还有一只白色的大猫正站在那里。

“他们也来逛店?”罗勋疑惑嘟囔了一声,严非耸肩,白猫的主人还是挺喜欢逛街买东西的,只是他家那口子却颇不喜欢和人交流——除了跟自家怀里的小包子……呜,忘记说了,严小包子已经取好名字了,名叫“严新”,新,代表的是末世后的新生命、新纪元、新的世界、新的未来等等。他们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孩子的身上,希望他能迎来新的的世界,并好好的、幸福的生活在这里。

只是这个名字他们两人也是敲定了好久才确定下来,这是因为罗勋虽然很喜欢这个名字,可严非的父亲却名叫“严革新”,里面也有个新字。但其他的名字罗勋又怎么想都觉得不够满意。

还是严非表示——“他的名字是他自己的,我们孩子的名字代表的是我们的希望。就算字相同又怎么样?有我们在,我们是不会让他成为和他一样的人。”

于是,严新这个名字就此敲定下来。

“白恩,你过来了?”进了店门。罗勋就见到那个发光体旁的人都在或偷偷、或明目张胆的目光向那个发光体行注目礼。“你老公没跟来?他放心你自己出来逛街?”罗勋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果然只有他自己在疑惑地问道。

白恩听到他的话后转身对他笑笑,那笑容一下子迷住了整个房间中的狼,随后,在看到进门的严非后,那群狼的两眼再度爆发出更加惊人的光。

“来找你们呢。”白恩无视掉周围那群人的兴奋神情,向两人走来。

“怎么了?”罗勋放下抱着的严新,让他冲到后面房间找小欣然玩去。

“我们刚刚听说,那边也派出车队来了,提醒你们一声,小心别招惹他们。”说着,白恩指指西北方向。

罗勋眼中闪过一丝了然,白恩说完后又去下一家店中通知去了。

西北方来的人,除了a市基地之外还能是哪儿的?

这一消息立即传遍整个商业街,不出半个小时的时间,所有身处商业街附近的人无论是商家、还是来买东西的人就全都知道了。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二章

“就按照你说的做,我已经让人盯住卢家忠了,至于卢家的那几条线我会让人在三天内吞并。”张旭在听完卢学武的计划后道。

“四爷,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嗯。”

“卢家忠倒台后我能到你手下做事吗?”

“原因。”

“我不想一辈子平庸。”

“事情解决后再说。”

“好。”

蝎子在卢学武离开后朝张旭问道:“老大,你这是打算收下卢学武?”

“他比猛子更适合管理黑市的生意。”

蝎子听到张旭的话就明白了张旭的打算,张旭会收下卢学武,但是张旭只打算把卢学文放在势力的外围,并不打算让卢学武接触到势力的核心。

“你去通知黑市的人加快速度吞并卢家忠手底下的几条线,告诉卢学武会给他们提供便利。”张旭朝着蝎子开口道。

“是。”

张旭在蝎子离开后他就开车去往基地,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他打算亲自盯着卢家忠。

“卢家忠,我们接到举报说你涉嫌杀人,请跟我们走一趟。”公安来到卢家忠家的时候朝着卢家忠道。

“你们会不会是搞错了,我一直都是奉公守法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杀人的。”

“有疑问你到局子里去说,现在请你和我们走一趟。”

“等等,我和家里的人说一声。”

“快点。”

卢家忠听到公安的话后点了点头,然后他朝着站在他身边的杨树苗道:“去找卢学武,把我的事告诉他。”

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第三章

宋进醒来的时候,夕阳的余晖已经落到了东厢的墙上,金红色的光透过窗柩映在了在东厢忙碌的几人身上。

宋进净了把脸,向着东厢走去,看见谢春儿正往灶锅内添着水,蒸腾的热气将谢春儿整个身子都埋了进去。

飘飘渺渺的,虽身着布衣,倒有了几分缥缈出尘的意态。

宋进不由得有些痴了。

曾几何时那个枯黄忸怩的女孩不见了,现如今的谢春儿好似有着无穷的魔力,将自己不断吸引着靠近。

也让自己越发的自惭形秽。

可这次的远游,自己的心头除了爹爹和瑶儿,那人的身影每至夜深,总会萦上心头,让他不禁看着明月,思念一发不可收拾。

想着她是否劳累,想着她可曾照顾好自己,而不是将所有的担子都抗在她的肩上。

谢春儿重将锅盖盖到锅上,锅内的面条在煮一煎便就好了。

忽觉一道炙热的视线落到自己的身上,不由抬头看去。

见宋进站在门口,将夕阳的余晖挡尽,半明半灭,浑身的轮廓散着光芒,不由的心头一跳。

心中苦念道:“我这是怎得了。”

微微摇了摇头,笑着看向宋进,“宋大哥醒了,在稍待,稍待,饭菜马上便好。”

宋进听那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下回过神来,不由的又闯进谢春儿明丽的笑容之中。

心越发的控制不住,只能痴痴的张开有些干的唇,微微轻声彳亍答道:“好….好。”

冬娘再一旁看着两人,微微笑了笑,摸了摸肚子,轻声念道,“姑娘怎还看不出来呢。”

宋进出游归来,家里人的高悬的心也放了下去,虽说现今大孟世道安宁和平,但到底是出远门,怎能让人放得下心去。

如今除了大宝在学堂,家里人都齐齐整整的,现今生活也越发的好了,一众人在院子里为宋进接风洗尘。

青杏酒,满盘珍馐,及至夜幕,欢声与笑语,抚平思念,止了劳累。

席上众人向宋进说起后面正盖的宅子,同福客栈的倒台,宋进也向众人说起河东府的风光,惹得谢春儿神往不已。

到了这儿,谢春儿自是要好好的看一看,走一走,品味不同的生活,要不然白白浪费多活的这一世。

虽说现今谢家现在才慢慢步上正轨,不愁温饱,可杨氏还有大宝,一个上了年纪,一个还小,谢春儿还得好好奋斗。

等到大宝可以立住了,谢春儿才会去考虑自己的出行计划。

说走就走的潇洒,又有谁能轻易地做到呢?

酒酣及至散席,宋进拿出给众人买的礼散于众人。

宋进给谢望送的是一个铜制的九连环,金光闪闪的,上面刻着花纹,小巧喜人,谢望收到手就连声道谢,心中喜爱不已。

谢春儿见谢望这幅样子,笑了笑,到底是是孩子,平日里尽心干活,像个小大人似的,成熟的不得了。

可是想来此前每天都是为了填饱肚子,那里有时间去想着去玩。

如今得了这么个精巧的玩意儿,一下子玩的爱不释手,放在手中玩弄不已。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