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岳弄进去,紧致嫩小被硕大撑开

跟岳弄进去 第一章

“你那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是个什么意思?”

王霄不满的看着吕不韦“你因为本王会亲自给你下毒?你把本王当什么人了?本王难道会做这种不要面子的事情吗。”

怀着悲壮的

文学

心情喝下酒水的吕不韦,被王霄说的一愣一愣的,都没能明白过来这是怎么了。

“大王。”李斯这个时候出头行礼“天色不早了,还请王霄早些安歇才是。”

王霄起身,甩了下自己宽大的衣袖“这里交给你了。”

等到王霄离开,李斯这才笑呵呵的坐下,给吕不韦倒酒“相邦,你做的事情也不用多说,大家都知道。之所以没有宣扬出去,那是因为相邦是有功劳的。”

“大王是个念旧情的人,所以给相邦留下了面子。”

吕不韦现在也是反应过来,惨然一笑“那就是给本相留个全尸了。”

“不只是这个啊。”李斯语重心长的说“大王为相邦留的是面子啊。否则的话,相邦勾结外人的事情宣扬出去,那就是得遗臭万年,而且还得牵连三族。”

这个时代牵连还只有三族,等到儒家上位之后就会扩展到九族之多。玩文字游戏,是他们的专长。

吕不韦默然不语,心神俱乱。

做事情之前,他以为自己可以为了权势什么都不怕。

可到了此刻即将失去的时候,才恍然畏惧,珍惜起了性命来。

对于一个商人来说,这是很正常的心理反应。毕竟不能指望人人都如荆轲要离那样悍不畏死。

“相邦自己考虑该如何做吧。”李斯端起酒樽敬酒“是相邦给了李斯一展心中所学的机会。斯,感恩不尽。”

看着李斯离去的身影,吕不韦直接坐在了地上。

这次可真的是,搬起了石头砸在了自己的脚上。

原本想着借用合纵攻秦的机会,浑水摸鱼将大权牢牢掌握在手中。甚至还安排好了在联军逼近咸阳城的时候,送大王太后去雍城避难,然后自己掌握一切的计划。

到时候在咸阳城下逼退联军,自己至少还能凭借此功掌握十年大权。

可现实这个小碧池,左右开弓一番抽脸给他打蒙圈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从未上过战场的大王,如何会英勇到这种程度。居然敢亲自带兵一波接一波的突突突,射的数十万联军直接崩溃。

这一战打的,秦国大臣勋贵宗室都为大王的谋略胆识而拜服不已。

下面的百姓军士,也是赞不绝口,都说这才是让他们老秦人愿意效死的王。

上上下下所有人,都认为该是大王亲政的时候了。

现在这种情况,别说他被捏着把柄。就算是没有,他也没办法阻挡王霄接手大权。

吕不韦在大营之中枯坐一宿,第二天早上,军营外面山呼海啸般迎接大王入城的时候,他终于是苦笑一声,喝掉杯中酒。

他早就知道了接下来的命运,也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挣扎也摆脱不了,更是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

可天性求活,让他迟迟无法下定决心。

做下这种勾结外人的事情,敌军兵临城下的时候还在强行压制,不许征召兵马。他是真的活不了。

大秦军中的屯长,百夫长们。作战的时候如果没能取得敌军首级,那都是要被斩首的。

他吕不韦身为丞相,做出这种事情来难道还能活?

为了坚持商鞅制定下的这套规矩,有多少人为之付出了性命。就连商鞅自己都被献祭了。

他吕不韦再牛逼,也不可能活下来。

王霄给了他一个留全尸,一个留住名声,一个不牵连家人的机会。

老实说,真的是非常给面子了。

大秦律法之森严,之残酷。是现代人难以想象的。

所谓严刑酷法,那就是真正的字面上的意思。

性格跳脱的现代人穿越过去,身上没系统的话,估计活不过三天。

法家之所以设置如此严酷的刑罚,除了威慑与压制之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时代的人都尚武好斗。

到处都是的游侠就不提了,百姓邻里之间,村落之间那是但凡有什么口角恩怨,都是直接拔刀相向。

商鞅变法之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严格禁止民间私斗。违反者是要被严酷处置的。

律法不严的话,那就是自己人整天打自己人。

甚至于,死在民间争斗之中的人,比死在战场上的还要多。

王霄的确是准备解决律法残酷的事情,不过前提是得提升百姓们的生活质量。

日子过的好了,才会在动手之前仔细想想值不值得。

他吕不韦和联军打默契球的事情,一旦曝光出去。他本人肯定是五匹马的待遇,家中三族一个也都跑不掉,名声上更是不用多说,叛逆的罪名会被记载千年。

想了一晚上都没能想出活路在哪儿的吕不韦,最终只能是苦笑着接受自己的命运。

跟岳弄进去 第二章

或许工匠们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但是作为既是工匠,同时又是东家的庄立民却能够敏锐的觉察到冯紫英提出的这中制作模式蕴藏着的巨大潜力。

制作一个枪机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一般人想象,锻打成型开始,锯、挫、磨、钻、各种小部件都有不同的讲究和要求,而且每一个部件还要按照尺寸和另外一系列部件对标,稍稍有一些差错,整个工件也许就废了,其辛苦程度可想而知。

这也是为什么一支火铳会卖得那么贵,那都是一个一个精心制作出来的。

但是如果能够按照冯紫英所说的那样,每一个小部件交给一组工匠和学徒来制作,甚至每一个小部件的每一道工序都交给一组人来制作,那就要简单许多了。

比如锻打只负责锻打,按照标尺锯断就专门负责锯断,磋磨成型就只负责磋磨,钻孔就专心致志负责钻孔,装配专门负责装配,每一道工序如果每天都能做上一二十遍,一个月下来就是数百遍,如卖油翁一般,唯手熟尔,就能极大的提高效率。

当然,这

文学

也有冯紫英所提及的要求,那就是需要严格按照标尺尺度来制作,否则这一组工匠做出来的部件却和另外一组工匠制作的部件搭配不起,那就损失大了。

这样制作一样会有谬误,一样也会有报废,但是一旦进入了熟练操作阶段,那么就会极大的减少报废品,同时极大提升效率。

“大人,我看是否可以这样,我这边的人大部分还是按照原来的这种办法来制作,带一批学徒,但是我们可以抽出一批匠人来,分别分成几个组来按照您所说的那样来尝试,也许十天半个月见不出分晓来,但是三个月,或者半年后,我相信可能定能对比出双方的优劣,……”

庄立民兴致勃勃地建议道。

冯紫英叹了一口气,自己倒也希望能如此,但是蒙古人那边能等得到那个时候么?

也幸亏是第二批、第三批从佛山和广州那边运来的火铳都早已经到岸分发到了自己的民壮手中,也幸亏黄得功和左良玉对这批民壮的训练十分尽心,加上自己提供的前期训练方式效果非常好,否则,冯紫英真的没有把握在这永平府坚守下去。

笑了笑,冯紫英颇为感慨地道:“立民兄,可以按照你说的那样去做,但是现在不行。”

“嗯?为什么?”庄立民不惑不解。

冯紫英示意庄立民跟随自己到一边儿,这才低声道:“我得到消息,还有一个月时间,蒙古人可能就会大举南下,顺天府和永平府都会首当其冲。”

冯紫英一直把这个消息压着,但实际上晋商们已经隐约知晓了,而且冯紫英也给他们谈过了,基本上形成了一致意见。

而庄立民这边之所以放在最后来,就是怕庄立民一直在南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怕他先慌了,带动他的匠人们也都是心慌意乱,影响到冶铁和火铳生产。

不出所料,庄立民大惊失色,冯紫英也没卖关子,径直把自己的想法告知了对方,这才让庄立民心情稍微安稳下来。

“可是大人,迁安和卢龙这两座县城能抵挡得住蒙古大军么?”庄立民也不是那么容易好糊弄的,“为什么蓟镇大军会不保卫永平府?几千民壮能达到你所期望的效果么?”

“这就要看你带来的火铳和我训练出来的人交给辽东军两位新军军官最终训练效果了。”冯紫英只能如此回答,“最终我们会做一个评估,如果真的无法达到我们所期望的那样,我会将他们所有人带到山海关上去。”

这个保证让庄立民稍稍放心,山海关乃是蓟镇头号关隘,那是大周永远不能放弃所在,这一点庄立民还是知晓的。

“那这段时间……?”庄立民还是有些犹豫,这帮工匠可是他的心血所在,若是有所折损,那就太可惜了。

“无妨,他们继续干他们的,我们在边墙外也有哨探斥候,蒙古人要动,我们起码可以提前半个月知晓,到时候撤回来也来得及。”冯紫英对此倒是不太担心。

“就怕如果蓟镇也不管,我们这边还有如此多人和家眷,还有这些炉子和器械,……”庄立民见冯紫英没有回答蓟镇为什么不保卫永平府,也大略明白了,就不再多问了。

“炉子无所谓,蒙古人不会感兴趣,倒是器械须得要提前转移进城,当然最重要还是匠人,……”和庄立民说到一条路上,冯紫英也就算是放下了一颗心。

跟岳弄进去 第三章

朱标深深的看了看方良聘一眼,昨日他们送来五万多两银子,除了粮食钱外还有两万两的好处费,没想到竟然还能拿出五万两,可见这趁天灾发国难财是有多大的挣头。

见陈韵泽有些置身事外的意思方良聘低声说道:“我等的诚意公子是知晓的,殿下那边也自有大礼献上,绝不会让公子难以交代。”

朱标漠然的点点头,当先走进了卫所大营,身后的方良聘等人面色有些发黑,前几日你小子还一个一个老爷前辈,如今可算站起来了。

不过也不敢说什么,大劫在前都指望着陈韵泽能借太子殿下的势力压住府军卫那帮人,最起码给他们一点腾挪的余地,让他们有时间能够赶忙找好替死鬼。

这时候李通判等小官已经没有出声的余地了,都在互相怀疑是谁策划了刺杀王世坚,以及担忧会不会被当成替罪羊交出去。刺杀钦差啊,这罪名沾着一点就是灭族的罪责。

朱标走在最前面,王六等人皱眉跟在后面,若是按照王六平时的性格定然是要好好骂几句,左右太子殿下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小白脸特意来找他麻烦,可如今却是没有心思惹麻烦了。

进了营帐后就见唐士忠坐在上位,面色冰冷的看着他们走进来,朱标则是径直坐在了一旁的座椅上,甩开折扇开始给自己扇风,一副作壁上观的样子。

他坐的下去可王六方良聘等人却是坐不下去,当先给唐士忠行礼,然后扬起笑脸客套道:“敢问将军名姓?”

唐士宗冷然道:“本将府军卫左指挥使唐士忠,奉圣命护卫钦差王世坚,但他现在死了,就死在我眼前,不知诸位有何指教?”

方良聘自然听出了唐士忠的恨意,不过也能理解,钦差死了,他们这些地方官自然讨不了好,可对方这个护卫统领也同样如此,从某一方面来说他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这就有的谈了。

“不知方才那几个刺客逆贼可有招供?”

唐士忠转头看向王六沉声说道:“他们依旧是一口咬定是定远将军王六指派,他们不过是奉命行事。”

“放他娘的狗臭屁!老子刚才问过了,那其中有两个人分明不是我卫所的兵卒,这是分明是栽赃陷害,何况老子跟王钦差无冤无仇,怎么可能在自己的地盘刺杀他?”

王六狠狠的盯着唐士忠说道:“这里面破绽百出,休想靠这个就把屎盆子扣在老子头上,这件事就是闹到奉天殿去咱也不怕!”

唐士忠冷笑道:“无冤无仇,上次我等随王钦差来卫所,你不是就叫嚣着让王钦差小心点,别哪天走夜路摔死了?”

王六脑门上青筋浮现,面上狰狞是伤疤好似活蜈蚣一般蠕动:“怎么,咱好心让王钦差走路小心还有错了?小子,别以为你他娘的在京里当了几年少爷兵就牛气了,咱当年跟随平凉侯杀的人比你见过的娘们儿都多!”

营帐内气氛尖锐,王六的话也是在告诉唐士忠,他背后也是有人的能在圣上面前说话的,别想着轻易的就让他背黑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