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又嫩又紧的,女人床上活好是啥样的

小雪又嫩又紧的 第一章

骑兵连到了。

带头的正是孙大圣,挥舞着手里的马刀,直接杀向鬼子。

小鬼子在村子的外围,掩体少的可怜,再加上他们处于进攻状态,压根就没地方躲。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八路军的骑兵朝着他们撵过来,这种地形下,骑兵的优势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骑兵连,进攻!”

“杀!”

一群骑兵挥舞着手里的马刀,朝着鬼子冲杀而去,小鬼子只能一边打一边撤。

而这个时候新一团的步兵连也压了下来,双方合击之下,小鬼子只能龟缩在村子的一角。

李桓看到这幅场景,咔咔两声拉动枪栓,然后让长风拖着弹链,一排排的子弹朝着鬼子打了过去。

大概三四百米的距离,老百姓家的土墙根本挡不住机关枪的子弹,就跟纸糊的一样,被打出一个个的窟窿。

哒哒哒!

躲在墙内的鬼子一个个被打倒,墙体上也出现了许多窟窿,甚至许多墙体开始倒塌。

“八嘎!”

“给我解决掉那挺机关枪!”

鬼子的中队长捂着眼睛大骂着,刚刚他的脑袋挨了一刀,虽然不致命,但是有一只眼睛被砍瞎了。

几个枪法非常准的鬼子兵瞄准了李桓,几发子弹瞬间打了过去。

砰砰砰!

一发子弹击中李桓的肚子,将他当场打倒。

“咳咳!”

感受到肚子一阵剧痛,李桓觉得今天自己是倒了血霉了,明明长风在他前面,为什么一点事儿也没有?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发现有一颗滚烫的子弹头,还有许多的碎屑。

三级甲果然管用,在这么远的距离下,勉强防住了三八大盖的子弹,但是他身上肯定也受了很严重的软组织挫伤,肌肉讲不定,都被震裂了。

“靠,真TM痛!”

不能继续在那个位置待,李桓拉着长风躲到了雪里面,立即穿上了雪地吉利服,重新拿起了自己的狙击枪。

连续几次匍匐前进,找到了一个非常适合射击的位置,对着几个鬼子兵就开始射击。

啾!

啾!

啾!

春田步枪上装了消音器,三四百米的情况下,鬼子要是还能听到枪声的话,那真是算他们运气好。

小鬼子从同伴倒下的方向判断出了狙击手的大致位置,往那边一看,全他妈都是雪白一片,半个人影都看不见。

“这……”

没有办法,小鬼子只好出动一挺机关枪试射,但是依旧没有把李桓逼出来。

这就比较尴尬了,就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李桓又一枪打死了他们的机枪手。

小鬼子中队长气的大骂,可惜没有任何办法。

恰好在这个时候,新一团的步兵连围了上来,这群人都是暴力分子,打仗的方法简单粗暴。

许多人身上扛着炸药包,上面拴着一个绳子,力气大的家伙在把炸药包点燃以后,直接将其甩进了鬼子的掩体当中。

轰!

一阵轰天巨响过后,一大排的房屋倒塌,黄色的泥尘飞的到处都是。

鬼子这个时候传来一声惨叫,随后七八个人迅速的更换掩体,在这个时候,新一团的人抓住机会,带着人嗷嗷叫的冲上去。

小雪又嫩又紧的 第二章

第995章抓捕诱饵

日军小队长听说皋本中队长被雷云峰的猎豹突击队骑兵追杀,马上向大岛中队长报告。

大岛中队长没想到雷云峰的猎豹骑兵突击队,竟然会派出十几战骑追杀皋本,这个在沁水被雷云峰带领的54团差点消灭的日军中队指挥官,不仅凶狠的说道:“雷云峰,你这是找死。”

为了报复在沁水所遭到的惨败耻辱,大岛这个混蛋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后队变前队以最快的速度向后方奔袭,一定要将雷云峰的猎豹骑兵突击队统统的消灭。

小鬼子在沁水和韩阳镇遭到残败,差点丢掉性命,此时接到命令回援被追杀的皋本中队长,这群杂种气焰嚣张的端着枪以最快的速度向后方扑去。

狡猾的大岛中队长在快速奔袭中很快组建出一支特种小队,由他亲自带领穿过耕地抄近路向后方包围。

快接近后方500米时,听到公路上传来刀枪格斗的声音,同时听到战马嘶鸣惨叫声不断。

大岛中队长带领的特种小队,以最快的速度接近朱振声的骑兵队,当他发现在公路上挥舞着大刀砍杀皇军士兵的只有十几战骑,不仅低声命令部队快速形成四面包围。

接到命令的日军,很快就从四面将朱振声带领的骑兵队封堵起来,根据大岛中队长的命令,瞄准公路上的猎豹突击队队员开枪猎杀。

‘啪、啪啪啪…….’,突然在公路前后左右响起激烈的枪声,随着枪声响起,正在奋力追杀奔逃日军的猎豹突击队队员,有三名战士中弹摔下战马。

朱振声怎么都不会想到一路追杀皋本这群杂种到这里,会遭到日军四面包围的火力围杀,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朱振声大喊道:“我们被敌人包围,不得恋战快速杀出去。”

大岛中队长看雷云峰的猎豹突击队要杀出火力包围圈冲出去,命令此时赶到的大部队以最快速度,以最猛烈地火力将猎豹突击队封锁在中间,将其统统消灭。

再次遭到更猛烈火力绞杀的朱振声,此时大骂自己鲁莽的违抗雷云峰所下达命令,带领骑兵队当追到与皋本错身而过的地方,越过五公里的范围继续追杀,以至于遭到日军大部队的埋伏。

此时遭到敌人火力围杀,骑兵队已经中弹牺牲了四名战士,而且又被重兵以及最猛烈的火力封锁在包围圈,要想杀出去几乎没有可能。

朱振声不仅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叹:“我朱振声永远都不是雷云峰的对手,为啥雷云峰什么事都会算计的那么准确精到,而我就像一头蠢猪鲁莽的两次钻进大岛这混蛋设下的圈套?”

大岛中队长指挥部队快速缩小包围圈,将以朱振声为首还活着的七名猎豹突击队战士包围在公路上,命令将这几个支那猪全部抓捕,带回永济严密关押,当做诱饵钓出雷云峰冒险施救,抓捕雷云峰。

朱振声带着身边还活着的六名战士,挥舞着大刀在敌人包围圈奋力砍杀扑上来的小鬼子,由于在夜间混战视线和砍杀动作受限,身边战士不时的被敌人拖下战马活活的被残杀。

此时这支雷云峰好不容易再次建立起来的猎豹骑兵小队,三分之一被朱振声带在身边追杀皋本,此时除了王大力带走了十名战士,跟随朱振声行动的十名战士全部在与敌人混战中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大岛中队长看到公路上只剩下一匹战骑被包围在中间,他从路边庄稼地里走出来。

小雪又嫩又紧的 第三章

雍正二年五月

胤禛读到\”……马尔泰氏戴红盖入府……\”蹙了蹙眉,立即就想揉了手中的密件,耐着性子看下去,读到\”……马尔泰氏只称嫡福晋完颜氏为-嫡福晋-,不肯呼-姐姐-,不顾规矩,提早退席而去,甩下一席不满的福晋……\”胤禛眉头舒展,眼睛里不禁带了一丝笑意。

这人连场面功夫都不肯做了,可见真是对老十四不上心,否则不会当面让他为难。

雍正三年元月

圆明园内几株梅花开得正好,坐在书房内,仍旧闻得到淡淡梅香。胤禛-啪-的一声把手中笺纸拍放在桌上,冷笑着对坐在下首的胤祥道:\”你来看看!\”胤祥恭敬上前,拿起细看,\”……无赖刘邦主未央,英雄项羽垓下刎。自来豪杰空扼腕,嗟吁陵岗掩寸心。\”

胤祥心里觉得十分可笑,面上却不敢露分毫,这两兄弟倒真是一个娘生的,生气时都是嘴上先不饶人,寻思着如何说才能化解几分胤禛的怒气。忽发觉低头看密件的胤禛,脸色渐渐变得冷厉,猛然把手中纸张揉成一团,紧紧握住。胤祥琢磨着只为允禵不至于如此,因不知深浅,不敢贸然开口相劝,只静静站着。

\”你劝朕让她离开时,不是和朕说,她和十四弟只是个虚名吗?\”胤禛说着把手中的一团纸搁在了胤祥面前。胤祥忙打开,急急看去,上密信的人细细写着允禵侧福晋马尔泰氏观允禵舞剑,为允禵拭汗,允禵替其暖手,两人说笑,不顾忌世俗牵手而行。

胤祥琢磨了半晌,方慎重开口道:\”一则,若曦自小对男女之防都看得很淡,越是坦荡反而越不在意。二则,写信的人并不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什么,只听到笑声,看到动作,这些事情落在外人眼里仿似很亲密,也许当事人并不如此想。\”

雍正三年二月

胤禛立在屋檐下看着飞泄而下的大雨,一动不动,雨水顺着风势,落在他身上,渐渐半个身子湿透。高无庸低声劝了两次,胤禛一语不发,高无庸不敢再劝,可事后又怕被皇后责骂,满腹愁绪中想着此时若曦姑姑在,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胤禛站了许久,心思好似百转千回,实际脑里翻来覆去就一句话\”十四爷允禵夜宿于侧福晋马尔泰氏屋中,时闻欢娱笑声。\”胤禛猛然转身进屋,提笔下密旨道:\”从今尔后,尔等只需报奏允禵相关事宜,其侧福晋马尔泰事一概不许再奏。\”

雍正三年三月十三日

允禵快步走进书房,看着手中的信,滋味莫辨,这四字写得几乎可以以假乱真,我的侧福晋却写得一手和老四一模一样的字,传回京城,又是一个大笑话。轻叹口气,重新拿了个略大的信封,提笔挥毫道:\”皇上亲启\”,将原信装了进去。收好要上呈的奏折,和信一块递给一旁侍卫吩咐道:\”尽快送到京城。\”

雍正三年三月十四日

胤禛拿起允禵的信看了一眼,丢在一边,只顾拿折子看。不知道又写什么歪诗泄愤,朝中近日闹心事不少,实在没功夫理会他。

雍正三年三月二十一日

\”允禵侧福晋马尔泰氏昨日殁。皇上曾训斥昔廉亲王焚化珍珠、金银器皿等物为母治丧,奢靡浪费,并于雍正元年十月二十一日下旨:-今后八旗办丧事有以馈粥为名,多备猪羊,大设肴馔者,严行禁止,违者题参治罪-,臣观允禵欲奢靡治丧,特参奏皇上……\”胤禛霎时如遭雷击,手中毛笔跌落在折子上。

刚进屋准备请安的胤祥大惊,从未见过皇兄如此失态,立即问道:\”皇兄,发生何事?\”胤禛目光定定,半日仍无一言,只有身子似乎在微微颤抖。

胤祥忙端起桌上热茶递给胤禛,一面道:\”皇兄,先喝口茶。\”说着眼光瞟向桌上墨迹斑斑的折子,一行字立即蹦到胤祥眼中,\”……马尔泰氏昨日殁……\”心大力一抽,手一抖,茶盅跌落在地。

胤禛惊醒,从龙椅上跳起,自语道:\”朕不信,朕不信她会如此恨朕。\”说着忽然醒悟,在书架上翻找起来,一本本折子被扔到地上,抓起上有允禵所书的-皇上亲启-四字的信,胤禛手微抖着拆开信封。又一个信封,-皇上亲启-,他不可能再熟悉的字迹跃入眼帘时,胤禛眼前一黑,身形晃动,胤祥忙一把扶住,看到皇兄手中的信封时,眼前变得迷蒙。

雍正元年三月二十一日夜

空落落的院子内,只几点微弱烛光隐约闪动,允禵不知隐在何处。领路侍卫对胤祥恭声道:\”只爷一人在守灵,因爷说福晋喜静,不……\”随在胤祥身后,一身微服的胤禛冷声道:\”闭嘴!这里没有福晋。\”侍卫一哆嗦,不明白为何十三爷的随从竟然比十三爷更加威势摄人,全身冷意逼人。不愿再在阴森森的院落内久呆,立即向胤祥行礼告退。

席地坐于屋角的允禵闻声,心内微惊,紧了紧手中一直捏着的金钗,塞回怀里,拿起地上的酒壶大灌了一口,抚着怀中的罐子。若曦,他终究来了!

胤禛盯着灵堂外的白幕,半晌未动。胤祥也是怔怔出神,上次分别时还想着可以来看看她,总有机会再聚,未料竟是永别。想到此处心酸难耐,又觉得此时最伤心的人不是自己,忙打起精神轻声道:\”四哥,我们进去吧!\”胤禛微一颔首,举步而进。

灵堂内只有一个牌位,竟然没有棺柩。胤禛悲痛诧异之余,忽地心生一丝希望,她也许没有走,只是……只是……,想到此处,扭头四处找允禵,喝道:\”允禵,出来见朕!\”

允禵凝视着立在白烛旁的胤禛淡淡道:\”我在这里。\”胤禛,胤祥看向缩坐在一团黑暗中的模糊影子。胤祥问:\”十四弟,为何不见棺柩,只有牌位?\”允禵起身走到桌旁,把怀中的瓷罐放于牌位后道:\”若曦在这里。\”

胤禛一瞬时未反应过来允禵的意思,待明白,气努悲急攻心,再加上快马加鞭赶路的疲惫,身子摇晃欲倒,胤祥忙扶住,问道:\”十四弟,究竟怎么回事?\”允禵淡淡道:\”怎么回事?我把若曦尸身火化了呗!\”胤禛悲怒交加,一个耳光向允禵甩过去,胤祥忙架住,劝道:\”皇兄,你先冷静一下,十四弟绝不会如此对若曦的,问清楚再说。\”

允禵冷笑几声道:\”你这会子急了?早点干吗去了?你知道若曦眼巴巴地等了你几天?现在做这个样子给谁看?\”胤禛骂道:\”你自个干的好事,你来说朕?\”

胤祥道:\”因为信封上是你的字迹,皇兄误会又是你写信来挑衅,所以丢过一边未及时看。\”允禵脸色微变,呆了一会,道:\”即使信没有收到,可这府里到处都有你的探子,他们就不会向你说若曦的事情吗?\”

胤禛恨盯着允禵不语,胤祥恨叹道:\”你故意搞出那么多花样让皇兄不愿意再听有关若曦的奏报,你还要问吗?\”

允禵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喃喃道:\”原来如此!\”扑到若曦牌位前叫道:\”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成心让你伤心失望的。那次梅花树下我确是故意诱你做亲密之举给林中窥视的人看,只因心中憋闷,想气气皇兄。可后来我绝非有意,我只是真心喜欢和你聊天畅谈,象回到小时候,心变得很平和,睡得很香。虽然隔着屏风,可知道你在一旁静静睡着,我心里……\”

胤禛喝道:\”闭嘴!\”胤祥满面悲色,看着若曦的牌位,为什么苍天总是弄人?竟连恨意都无处可去,\”你究竟为何要……要这样对若曦?不肯让皇兄见她一面。\”允禵道:\”是若曦自己要求的,她一直恳求我,说让我找个有风的日子把她随风散去,这样她

文学

就自由了。她说她不想有不好的味道,说不想呆在黑漆漆的地下,说会被……会被虫子咬。\”

胤禛、胤祥两人一愣,胤祥抑着悲伤道:\”这古里怪样但又很有些歪理的话是若曦说的。\”胤禛盯着若曦牌位,伸手去拿瓷罐,触手时的冰冷,让他立即又缩回了手,痛何如哉?

半晌后才强抑着颤抖,轻轻抚摸着瓷罐,心头的那滴眼泪一点点荡开,啃噬着心,不觉得疼痛,只知道从此后,心不再完整,中间一片空了。

胤禛猛然抱起磁罐道:\”我们走!\”允禵一个箭步拦在他身前道:\”若曦如今是我的侧福晋,你不能带她走。\”胤禛淡淡道:\”是不是你的福晋,是朕说了算。轮不到你说话。朕本就没有让若曦的名字记录在宗谱中。你们也根本未行大婚之礼。\”允禵怒声道:\”皇阿玛临去,我未见上最后一面,额娘去

文学

,我又没有见上最后一面,如今我的福晋,你要带走,你也欺人太甚!\”

胤禛冷笑道:\”是欺负你,又怎么样?\”允禵气得手直抖,胤祥忙道:\”十四弟,你体谅一下皇兄现在的心情。何况我觉得若曦会愿意和皇兄走的。\”允禵大笑道:\”笑话!若愿意,又何必出来?\”

不知何时立在门侧的巧慧幽幽道:\”十四爷,您让皇上带小姐走吧!小姐是愿意的。\”说完对胤禛行礼请安道:\”皇上请随奴婢来一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