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情缘小说,风流女医生

都市情缘小说 第一章

江明妃是在临来之前才被告知,彭向明已经完成了对东方汽车的收购。

这个消息,让她消化了足足一路。

所以,当去高铁站接她的车子开进东方汽车的厂区,并在厂区内的办公大楼前停下,她下了车,却并没有按照司机的指引,直接进楼里去等着,反而是就守在楼前,站在那里,等了足足半个多小时。

等彭向明他们的车子一到,看见彭向明,她直接就过去,神情凝重,“我们能不能先谈谈?”

但彭向明摆手,“没有什么不能敞开谈的,待会儿你想问什么,有的是时间可以问。当然,如果你想问我会不会给你第二笔投资,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会!就按照三亿五千万的估值,我会再投三亿五千万进去!如果你想问我,是不是想把东方汽车并到新纪元里去,我也可以现在就回答你,不会!并且,没商量。”

江明妃张了张嘴,但最终,她什么都没说。

经由上次的事情之后,她开始渐渐明白彭向明在某些事情上超乎寻常的强势——其实从彭向明决定要投资新纪元,双方开始展开关于估值的谈判之后,不只是她,彭向明也是在一点点地摸索两个人之间的相处之道。

合作这种事情,哪怕是目标完全一致的两个人,有矛盾也很正常。

这方面你让一点,那方面我让一点,你退我进,我退你进,一来二去,两个聪明人渐渐地就厘清了彼此之间的权力边界。

对于新纪元的内部,包括管理,包括财务,包括人事,当然也包括研发方向,等等等等,几乎所有的事情,彭向明都不插手,是一种全然放手的姿态,表现出了对江明妃绝对的信任。

甚至于,从彭向明完成入股到现在,四五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两亿五千万巨资都已经快被烧完了,却连江明妃意想之中的,他会派一个财务总监空降下来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他只是要求江明妃必须准时提供每个月的财务报表,供他手下的财务人员审核而已——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要求了。

一个大老板,持股超过百分之七十,却既不管人事,也不管财务,这还不是完全的信任,那什么才叫完全的信任?

但是除此之外,他的权力却不容侵犯。

在他同意的情况下,江明妃可以接手,可以代表新纪元去做很多事情,但只要他拿定了主意,就决不允许江明妃再有任何异议,更别提插手。

就像现在,她还没有真正开口,就已经被彭向明一句话堵死了所有的可能,于是经过了片刻的心内权衡,她放弃了开口。

因为她知道,那已经进入了对方的权力范围。

于是,开会。

一大群十几个人,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热热闹闹地张罗着在会议室里坐下,又是茶又是水,脸上纷纷洋溢着对未来的热切期待。

萧韵怡和江明妃都算是列席会议,坐到了会议桌的最下首。

然后,当大家都坐下,彭向明开口的第一句话,顿时就为这种热烈的气氛,一下子按下了停止键。

“我要做电动车,不做汽油车。”他说。

有的人懵,有的人愣。

杜建秋同样懵了一下,然后脸上闪过一抹慌乱,“呃……什么意思?”

现场早已安静的针落可闻。

彭向明伸手一指,“那位漂亮的女士,叫江明妃,你们有的人可能认识她,有的人不认识她,她是著名的演员,大明星,但现在,出现在这个会议室里,她的身份,是我的合作伙伴,是新纪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CEO,所有有关新纪元科技的事情,联合研发、技术授权等等,她都可以百分百做主。”

“新纪元科技,是一家正在研发电动汽车技术,包括电池管理,包括电池快充技术,包括自动驾驶,包括动态能量回收等一系列先进科技的公司,目前的研发,卓有成效,手中握有大量放眼全球都可以算是最先进的专利技术。当然,与此同时,他们也正在努力地研发电动汽车的车身架构。”

说到这里,在所有人都看着江明妃,而江明妃脸上带着一抹被迫接客的微笑的时候,彭向明又忽然伸手一指,“江总,这位,叫杜建秋,是我们现在这家东方汽车的执行董事、CEO,正好跟你对位。”

“东方汽车现在是一家完全的民企,但我们拥有汽车的整车生产资质,拥有全套的汽车生产线,拥有大量具有多年经验的技术人员、工程师和工人,现在就拥有立刻开工生产的能力。”

“好!现在我介绍完了,对不起,没有给你们留出寒暄的时间,这样的时间,以后你们会有很多,不必急于一时。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特别是,把江总从燕京叫过来,一起来开这个会,目的只有一个,接下来,你们双方要竭诚合作。”

文学

一屋子的人,大眼瞪小眼,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无措和茫然。

“杜总,我知道你们已经把小排量汽油微型车的计划,推进了超过一半,甚至连原型车的研发都已经完成了大半,但是,对不起,那不是我的计划,我要求你们从现在开始,彻底放弃汽油车的路线,转进到小型和微型电动汽车的研发路线上来。不要着急反驳我……这不是一个一年两年,或者三年五年的生产计划,这是一个超过十年的产业发展计划,我的计划。”

“江总的新纪元科技那边,目前就可以为你们提供专业的电动车技术授权,包括电池管理、充电技术,等等。”

“当然,你们需要给授权费,具体多少,怎么给,你们自己谈。”

“而你们,现在就需要抽调出最专业的技术力量,在你们原有的微型车架构上去修改也可以,重新开发一套微型电动车的汽车底盘,也可以。”

“江总那边在电动汽车的架构研发上,也积累了相当的经验,我会要求他们那边,也抽调出最专业的人员,给你们提供最专业的帮助。当然,我希望最好是两边共同开发这个新的架构。因为那会大大地缩短这个研发的时间。”

“总之,你们要给我做出一辆能够推向市场的、符合国家对合法上路汽车的相关要求的微型电动车。”

“关于这辆电动车,我有三点要求。”

“第一,售价根据配置的不同,要控制在三万到五万块之间,我们的第一步,不是要去大城市里做代步车,我们首先要在下沉市场,把那些违规的、不合法的劣质电动车和汽油车,给逐出市场。他们还想接着卖,可以,我们卖三万,他们就必须把价钱压到两万块以下才能卖出去!也就是说,他们的暴利期,结束了。”

“第二,这辆车的车身架构、被动安全措施,我不要求过高,但一定要符合这个价位的燃油车所能提供的安全级别。并且,它必须是一辆能够合法上路,能上高速的高速电动车,而不能是市面上那种最高时速六七十公里的低速电动车。”

“第三,后期你们如何根据市场的需求进行调整,那是后话,我们推出的第一辆微型电动车,必须是四座的。这很重要!续航可以短一点,充电可以慢一点,设计最高时速达到高速车的最低标准就行,这都没问题,但我还是那句话,我们要打的第一步,是下沉市场,所以,四座,必须是标配。”

“总结一下,安全、便宜、四座、高速车。”

“关于电动车这个方向,我要说的,大概就是这些,但还有一些其他的话,我现在也必须一口气说完,诸位请稍安勿躁。”

“电动车这个方向,是我在决定出钱收购之前,就已经定下的,如果各位有什么不同的意见,都请收起来,以后留在背后吐槽我就可以了,现在我们开这个会,不是为了讨论是不是要走这个方向,因为我们必须要走,也只能走这个方向,所以,不接受任何的反驳,不讨论任何的不同意见。”

“我们现在要讨论的,是怎样去走这条路,以及怎么走才能更好!”

“所以,在这个方向内,大家有什么意见和想法,都可以拿出来讨论,谁有什么问题,也可以拿出来问我。我们可以共同讨论。”

“我知道今天我的做法,我刚才说的那些话,显得太过强硬了,包括说话的语气,可能会让在座的各位,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没关系,只要大家接受了我这个方向,我愿意待会儿逐一的向诸位赔礼道歉。”

“之所以我必须那么强硬,只是因为我不希望我们再拿出很长的一段时间来争吵、来争辩,我们到底是要去做什么。那没有意义。”

“我知道东方汽车的诸位,包括杜总,也包括总工李楠兄,副总工徐龙波兄,你们都很看好微型汽油车的发展方向,并在之前就为此付出了很多的努力了,现在要推翻这个思路,你们首先在感情上就接受不了。但是请相信我,微型汽油车固然可以让我们短暂的复兴起来,但是当时间的维度拉长到五年、十年,微型汽油车,包括所有的汽油车,都注定会穷途末路。”

“至于原因是什么?我也不会长篇大论,只请诸位关注三点,第一,最近几年来越来越严重的大雾霾,第二,节能减排正在越来越成为全世界范围内认可的一个共识,第三,不管是欧洲、米国、本子,还是咱们国内,都在加紧研究更加严苛的燃油车排放标准。”

“所以,汽油车的优点再多,技术再成熟,都没用。我们不必把时间再浪费到汽油车的研发上了,不必走这段弯路了,我们直接切入微型电动车就好了。”

“我也知道你们可能会认为,我之前欺骗了你们,因为我没有在收购之前,就提前跟你们做有关于研发方向上的沟通和交流,所以使得你们默认了我是支持你们发展微型汽油车的,在此,我要向东方汽车的诸位,致以诚恳的歉意。”

“但是在当时,我必须这么做,因为当时摆在我们面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先把东方汽车给盘过来,只有盘过来之后,把东方汽车拿到了我们手里之后,我们才有机会、有可能,去讨论我们怎么去救活它这件事。”

“所以,请注意,这不是意气之争,我要做电动汽车,也绝不是临时起意,归根到底,我们的目标其实是一致的,我们都想要救活东方汽车,区别只是怎么救活它而已。在此,我恳请诸位相信我的判断,支持我的思路,让我们一起努力,把东方汽车给重新发展起来。”

“当然,或有人基于愤怒,或有人实在理念不合,或有人纯粹对我这个人的行事风格有不满,无论是谁,在这个时候,如果想要退出,我都接受。并且,考虑到各位都是真金白银的拿出了自己的积蓄,参与到了我们这次的收购中来,如果有人要退出,我个人愿意以您入股时拿出资金的1.3倍,来收购您手中的股权。”

“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诸位谁要说话,可以说了。”

会议室里,继续安静得针落可闻。

就在刚才彭向明发表这一大通话中间,其实有很多人都尝试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甚至不乏有人听得眉头紧皱、面带不悦,但是等彭向明彻底说完了,神奇的是,那些不悦却反倒消失不见了。

有的只是疑虑、思考、不解和欲言又止。

江明妃作为一个旁观者,除了全程认真地听完了彭向明的这一番话之外,目光不时地在会议桌两侧扫来扫去,将很多人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

最终,她把目光投向了杜建秋。

不约而同的是,很多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杜建秋。

东方汽车刚刚走马上任的CEO。

杜建秋犹豫了片刻,终于开口,“我不知道我这样问,合适不合适,我想说的是,我们倒是真的曾经考虑过要不要做低速电动车的问题,因为这一块儿的市场,的确很大,它最大的优点就在于,几乎不需要后期的维护和保养,使用起来也只是充电,相比起加油来,充电这个使用成本,特别的低。但是……我想问的是,我们必须只能走微型电动车这一条路吗?不可以一边推出汽油车,先去打市场,同时慢慢的去研发微型电动车吗?”

彭向明闻言深思了片刻,摇了摇头,“我考虑过你说的这个办法,但是,没必要!原因有二,第一,其实你们自己并不掌握微型汽油车的产业核心,你们的发动机要对外采购,你们的变速箱,也无法自产,所以做汽油车,你们做的工作,其实说白了就是个设计和组装而已。”

“能挣钱吗?我倾向于认为,是能挣到钱的。甚至于,如果现在不考虑电动车,就只做微型汽油车,以诸位对汽车市场的研判,和开发生产的能力,未来三年,说不定能卖几十万辆这种小车。”

“但是,那又有什么意义呢?你们没有技术,在这条赛道上,你们不但要去跟那些不合法的厂商去拼价格,只要有别的汽车公司发现了商机,他们也随时可能会加入进来,到那个时候,你们还要去跟那些大厂商去拼价格,他们的供应链,他们的生产管理能力,暂时都不是你们能比的!毕竟,东方汽车曾经差一点儿就倒闭了,就说明在曾经的正面竞争中,你们输了。”

“所以,如果要做汽油车,我的判断,好的光景可能只有一两年,随后,你们就会再次陷入泥潭,必须去跟那些大厂进行全方位的比拼,还能继续活,但利润空间会被压到很小很小,跟你们倒闭之前的那个状态,有什么区别?”

“退一万步来说,三年时间,假设你们做的无比红火,卖出去了五十万辆小车,够厉害了吧?但我看过你们那个策划书的,一辆车的生产成本就高达两万零四百块,假设你们把这个成本压缩到了两万块以下,每辆车的毛利润也就七千块!税、费,还有各种各样的开支,都支出去,你们自己估算的,生产一辆小车的纯利润,大概也就3000块到4000块之间,50万辆才多少钱?满打满算二十亿!”

“但你们能卖到50万辆吗?你们确定以你们现在的生产管理能力,能做到一辆车赚4000块吗?我看挺难的!三千块都未必行!”

“反倒是你们计划中要采购的发动机,那家厂商,一台那么小排量的发动机,就要接近一万二啊,占了你们每台车生产成本的接近60%!我觉得这个事情如果真的做起来,真正从这件事中赚到钱的,可能反倒是人家!”

“而这样一来,当燃油车的形势越来越严峻,或者你们发现在燃油车这条路上,越来越不能赚到钱了,再去回头走电动车这条路的时候,你们失去的,将是提前好几年迈入正确道路的这种先发优势。”

“那就还是那个问题,当大家都同时去做电动车了,对比起那些大厂,你们不还是要陷入到艰苦的鏖战吗?你们又有什么优势可言呢?”

“但现在马上就去做电动车,就很不一样,现在的电动汽车,绝对是一个新的赛道!放眼全球,还没有真正彻底成型的电动汽车技术,新纪元已经掌握住电动汽车的先发优势了。只是他们目前还缺少跟市场联系起来,进行研发和产业互动的这一步。而你们,就恰好可以先走一步,去实现这一点!”

“所以在这条新的赛道上,第一,你们有市场,第二,对于现在盘踞在市场上的那些低端厂商,你们有降维打击的能力,技术上碾压他们!第三,一旦实现了这种降维打击,你们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近乎于独占这个市场!三五万块的代步电动车,使用成本极其低廉,老百姓喜闻乐见,而你们,完全没有对手!”

“而且因为我们做的是电动小车,它无论是售价区间、销售范围,还是对位竞争的产品,都跟那些大厂不产生摩擦,就不容易引起那些大厂的注意。”

“我们主要走的,又是下沉市场,这个市场,毋庸讳言,就算咱们生产出来,是具有合法上路的资质的,但是就像你们策划书里说的,很可能有超过80%的消费者,在把车买回去之后,他反倒是不会去上牌的!合法的车,他违法开!但这个不是我们的责任,这只是我们需要面对的现状而已。”

“所以很有可能,我们一年生产和销售了十万台小车,但最终出现在统计名录里,上牌和上保险的车辆,只有一两万辆。这是什么?这在我看来,就叫闷声发财。这也就使得那些大厂们,会更加的不容

文学

易发现我们。”

都市情缘小说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都市情缘小说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