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她一浅一深的走动|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抱着她一浅一深的走动 第一章

vvvvvvvvvvvvvvvvv

略作沉思之后,沈安操控着自己庞大的身形,来到三千蟒军结合的阵法之下,鼓动灵气,震颤之下,大地开裂,树木倒塌!

“轰隆隆!”

“地震啦!”

“不是地震,是地袭!”

人群中,有人吼道。

修仙界自然也有地震一说,而且因为地质的原因,碰撞之下,往往能引出地火,勾动天雷,毁灭大块地域不成问题。但是高手们灵识覆盖极广,略一扫射便知道,这不是自然产生的地震,而是来自于高手的攻击!

诸多念头在高手们的脑海转了一圈,旋即便觉得脚下大地如波浪抖动。

修士们尽皆驾驭起法宝腾空而起,但却发现脚下大地也紧随而上。

不仅如此,还有无穷无尽的妖兽和修士激射而出。

修士么,全都是紫衣郡被沈安收服的修士,妖兽则是十万大山的妖们。沈安知道,想要让妖兽们成长,让十万大山成为真正的妖族净土,让他们安逸修行是不可能的。必须要历练,让他们在战斗中成长才行。

“结阵!”

高空之上,有一道滚滚如雷的声音爆响而起,正是蟒军之首王蟒。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便看到一道人影朝他逼来,随之而来的,是数之不尽的土龙,每一条都如像是巨大的锁链,朝他捆缚而来。

感受到来人身上庞大的灵力,王蟒的面色沉了下来,心中刚刚有些警觉的时候,那些土龙忽然一个盘身,将慕容天牢牢护住,带入十万大山之中。王蟒明白自己被诈,一声怒吼,“找死!”

三千蟒军应声而动!

可是,在沈安没有了顾虑的全力攻击之下,三千蟒军从一开始便落入下风。

妖兽吞食修仙者的肉身,灵力,乾坤袋中的宝物,不断成长的。在其中,自然也有妖兽不断死去,不过沈安明白,这是必要的牺牲。

最终,三千蟒军没能阻挡得了沈安和诸多修士妖兽的联手,短短半小时便被杀得个干干净净,根本没有给别人驰援的时间。而蟒军所在位置爆发的大战,也引起了紫衣侯府,紫衣郡城外诸多高手的注意。

一场大战无可避免的爆发了。

蟒军的陨灭,沈安的崛起,令得战局发生了意料不到的变化。

最终,毫无疑问,在沈安的帮助下,紫衣侯赢得了胜利。整个紫衣郡城得到解放。而因为紫衣郡城所发生的时候,大大激化了整个秦国的局势。进而导致的是一系列沈安意想不到也插不上手的大战。

因为沈安在紫衣郡所做之事,在紫衣侯的举荐之下,成功得到秦皇的信任。

在秦国资源的堆积之下,实力不断突破,很快得到了剑宗高人的注意,也在秦国与其他国家的争端之中,成功晋升金丹,直至更高境界。

短短几年内,成为整个剑宗三百修真国崛起最快的天才之一。

在未来的许多年里,三百修真国,乃至于北冥域六大道统,三大魔门,一大圣地,剑宗,大雷音寺,北冥宗,真魔宗,神魔宗,长生福地,大昆仑,纯阳宗,方寸宗,天河宗,都没有意料到,一个万年一出的天才,能够有多么大的成就。

抱着她一浅一深的走动 第二章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江湖风云录之六扇门风云最新章节!

自那一日和莫凡分别之后,冷血便在众人的护送下,前去解自己身上所中的“黑血”之毒。

然而让众人没想到的事,于春童却亲自追击了过来。冷血等人和于春童于四房山上与其展开了激斗,同行义士尽亡,四房山主人亦因而惨死于蔷薇将军暗袭下,小刀也屡遭污辱。

后因“三缸公子”温约红于濒死前妙计助冷血恢复功力,终格杀于春童,冷血遂与小刀姊弟奔危城。

在历经了种种磨难,种种艰险之后,冷血更是在心中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查除无恶不作的惊怖大将军。

因为冷血是圣上御赐的四大名捕,身怀先帝所赐的平乱决。所以在去危城的时候冷血并没有遮遮掩掩的,而是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凌落石的面前。

有了平乱玦,就像等同于是圣上亲临。除非凌落石现在就想反叛朝堂,不然的话,他也只能乖乖听话。

凌落石现在

文学

还只是蔡京手下的一条走狗,虽然武功高强,手握重兵。但,他毕竟只是个武夫罢了。朝堂上,像他这种人是最不被那些士大夫看的起的。要不是一直有蔡京保举他,他早就被人弹骇不知道多少次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另一边,冷血也办法立刻拿下凌落石。危城本就是凌落石的老巢,冷血不过是拿出一块玉玦。到时候,有多少人会听从还不一定呢。更何况,蔡京早就眼红四大名捕的这项特权了。一但冷血不说任何证据便就这么抓了凌落石,简直就是落人口实。到时候,弹骇文书怕是会像雪片似的时飘到圣上的书桌上了。

冷血自然不想给诸葛先生和四大名捕招惹这样的麻烦,所以他并没有立刻把凌落石抓住,那怕他的心中万分乐意这么做。

不过,冷血也不是什么都不做的。才到危城的第二天,冷血便向大将军翻查了几件案子,其中包括:上京递谏的大学生中,有七起人,在路上尽遭屠杀,疑与大将军有关。至少,参与屠杀的人,有不少是大将军在“大连盟”里的高手相军队里的要将。

另外,老渠的鸡叔、蓉嫂,摆明了是冤案,冷血要大将军解释清楚。

此外,像萧剑僧、前五行分盟盟主、曾谁雄、蔡戈汉等“下落不明”或“突遭狙杀”,也甚为“可疑”。

此外,阿玉(冷血在前往老渠的路上看到的一名女子)割腕自溺,也怀疑是遭大将军迫害,故而轻生的。

还有前副都监孟二将军孟怒安,亦疑是为大将军所害。并且,冷血还要查出是谁借用孟怒安的名义,干了这么多人神共愤的案子。

要冲着大将军来的是:“老渠”的屠村案──这件案子要不是大将军指挥干下的,方圆七百里之内,没有人能有这种能力,也没人能有这个胆子!

更重要的是:还有许多罔上欺下、侵害黎民、剥削百姓、伤天害理的指责,是来自在城里苏秋坊等书生的状书,已收集了种种罪证,要大将军伏法。

就连给当场捕获的陈三五郎(他是冷血在危城中抓捕的),也摆明了是受“你们惹不起的大人物指使”,完全不把办案人员瞧在眼里。

——这人不是大将军还会是谁?!除了他,又有谁能做出这样凶残,又让危城众人敢怒不敢言?

抱着她一浅一深的走动 第三章

陈景离开了,周云仙在小休息室中转了转,觉得这里更像一个书房。

书架上的玉简有一整套,从最基础到炼制风龙环的炼器知识都在其中。

有一枚单独的玉简,里面记载着小炼器室中各种设施的用法,还有库房中的普通材料的清单。

周云仙拿了一枚玉简,在书桌前坐下,读了起来。

修仙者结成金丹,各个方面都有一个飞跃,心力、脑力、记忆、神识都大大提升。

学习杂学比起炼气期和筑基期容易了很

文学

多,只要用心,基本都能达到不错的水准。

周云仙从第一枚入门的玉简学起,感觉还好,并不吃力。

从这天开始,她就天天泡在炼器工坊中,为炼制本命法宝忙碌。

下午,山坡上一片果实累累的岩橘树林中,松果、小雷和芒果卧在田埂上休息。

茭白和黄花菜在旁边摆弄着一只云白色的葫芦,毛耳朵、大黑、小黑和几只灵兽围着白狐和小貂,七嘴八舌,恨不得也上去试一下。

黄花菜得了浮云葫芦,琢磨了几十天,还是搞不懂怎么用,这小兽们归来,小貂找来求教。

几只小兽开始都劲头十足,不过教了几次,小貂还没学会,小雷和芒果就不耐烦了,只有茭白保持着耐心,指点黄花菜。

其实小貂不笨,它虽然没弄明白怎么控制浮云葫芦,却无师自通学会了外放法力,能带着葫芦四处跑。

过了好一会儿,忽然,葫芦变大,成了一丈多长的大白葫芦,把周围的灵禽小兽们挤开。

大葫芦离开地面,浮了起来。

小貂终于入门了,初步掌握了浮云葫芦。

“吱吱!”

黄花菜兴奋的叫了一声,跳上了葫芦。

葫芦稳稳的浮在半空,其它灵禽小兽们兴奋的吵翻了天。

松果、小雷和芒果都没在意,卧在田埂上,看着小貂一边赶走其它想爬上来的小兽,一边尝试着控制葫芦。

葫芦在原地停了好半天,最后歪歪扭扭的飞了出去,一群飞禽走兽叫嚷着跟着跑了。

后山,炼器工坊。

小炼器室中,周云仙看着半空中的小剑,脸色不太好看,浅蓝色的小剑上一点灵光都没有。

她学了几个月炼器,今天第一次尝试炼制法器玄水剑。

周云仙能接受失败,毕竟是第一次,不过小剑上没有一点灵光,失败得很彻底,而且她现在也没发现是哪里出问题。

回想了一遍,还是没找到错处。

她心里有些不服气,想要再炼制一把飞剑看看,不过还是忍住了。

师伯陈景说过,一定要找出是哪里出了问题,才能再次尝试,不然就是浪费材料。

想了半天,周云仙觉得是不是操作混旋分波仪时出了问题。

在混旋分波仪上试了一下,确实是有毛病。

终于找出了问题,她舒了一口气,信心满满的重新炼制玄水剑。

一个多时辰之后,周云仙看着半空中的绿色小剑,心中充满不解,这次不仅是没成功,连小剑的颜色都变成绿色了,真是莫名其妙。

她折腾了几天,又炼制了一次,结果还是失败了,这有些伤士气,不得已,只好去找师伯请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