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第一章

“好吧我成全你们”

林咏荷在大家期待的眼神中,终于点了头。

“喔喔”阿彪开心的跳了起来,一把将艾明抱了起来。

阳昊天更是高兴的说不出话来,“阿,阿姨,您说的可是真心话”

“真心的”林咏荷笑着点头。

“不反悔”

“不此时的真心话,并不代表永远。你要是辜负我家小玥,我不会让你好过”

“是要是辜负玥玥,我也不会让自己好过的。所以,我没有给自己留后路。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一定会遵守此刻许下的诺言,我会用生命去呵护她、疼爱她、照顾她,不会让她受到一丁点的委屈。”

“好了,我不要听你在这儿说这些好听的甜言蜜语,我要时时刻刻监督你有没有做到”

“嗯嗯”

阳昊天连声答应着。

欢天喜地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一把紧紧抱住艾玥,在她脸上“波”的亲了一个响亮的,“玥玥,阿姨同意咱俩在一起了。”

人家小两口腻歪在一起,在场的其他人都不好意思看。

“这样也可以”艾玥还在那儿愣神。

说真的,刚才这一喜剧性的一幕,艾玥看完后都还不敢相信是真的呢

“我就说阿姨肯定会同意的。来咱们应该一起向阿姨道谢。”阳昊天牵着艾玥的手,一本正经的站在林咏荷的面前。

艾玥愣了愣,“什么意思你想让我也下跪”

“现在还不用,等哪天咱俩结婚,你才需要下跪。现在呀,咱们就好好的给阿姨鞠躬表示感谢。”

说着,阳昊天拉着艾玥向着林咏荷很是恭敬的鞠躬。

林咏荷一把拦住,“行了行了,我不喜欢讲这些虚礼。你们两个好好的,不要让我操心,比向我下跪磕头一万次还管用。”

“就是”艾玥也觉得有道理。

正在这时,林咏荷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掏出来一看,是艾辰打来的。

林咏荷按下接通键,“喂小辰,你这么晚了不睡觉,打电话给我做什么呀”

“妈我姐和天哥在一起的事是不是要公布了”艾辰兴奋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

林咏荷愣了一下,“你从哪儿得到的消息”

“网络上啊,刚才我看到他们两个的彩排视频了,分明是要公布关系的前奏嘛妈,您这趟过去恐怕是没有任何作用了哦”

“臭小子好像你什么都知道似的。咳咳就在刚才,我已经同意你姐和天天在一起了。”

“什,什么啊啊啊爸,爸我妈说她同意了,她同意了”

艾辰兴奋之极,高声怪叫着去向艾保国报信。

这边的几个人都有听到,忍不住笑了。

林咏荷突然想起荷花蛋羹该蒸好了,就几个年轻人往外赶,“你们都在这儿杵着干什么呀,出去出去”

“阿姨,我来帮您。”阳昊天很是积极的主动帮忙。

“不用了,你到外面去,洗洗手,蛋羹马上就端上桌来了。小玥,你来帮我端”林咏荷把艾玥叫住。

三个男生都走了出去,艾玥这才很是好奇的问老妈,“妈,您今天怎么一反常态就答应他了呀”

林咏荷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那你想怎样想看我反对到底,拆散你们吗”

“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这样好像太容易了一点。您真的不会反悔吗”

“唉说真心话,我时刻都在担心你们。过得好也在担心。为人父母都是如此,不管孩子走得有多远,心里永远都放不下。”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第二章

女儿半岁的时候,路晋把公司迁到了B市。

女儿一岁半的时候,托女儿的福、过了足足一年饭来张口的日子的路晋再也拴不住顾胜男了,由着她回紫荆上班去了。

为了避免把女儿交给自己妈妈或者自己丈母娘中的任何一方而引起另一方的强烈谴责,路晋只能自己带孩子了。

就这样,一带就带到了女儿上幼儿园小班。女儿放暑假的时候,每每路晋心血来潮,带小姑娘去公司,路氏父女倒是乐在其中,孟助理却是有苦难言——他就快要被位无双姑娘“玩”坏了!!!

“孟叔叔!我想要吃妈妈做的章鱼了。”

所谓“章鱼”,不过是顶上被切了几个十字刀口的油炸小香肠而已,这对孟新杰来说都不是问题,可问题是……

“你妈妈还在上班呢,我给你去买其他人做的好不好?”孟新杰对着这粉雕玉砌的小姑娘抱歉地笑。

无双姑娘不乐意了,嘴巴嘟的高高的,孟新杰怎么哄都没用,最后没有办法,孟新杰只能打电话向把女儿丢给助理、自己跑去工作的甩手掌柜路晋求救。

路晋应付这种局面早已是得心应手,立即献出一计:“就跟她说,她肯听话的话,晚上带她去睿睿哥哥家吃饭。”

孟新杰赶紧点头称是、准备挂上电话,突然他又想到件事,不由得继续问了下去:“路先生,还有……背带舞是什么舞啊?她让我跳背带舞给她看。”

电话那头的路晋不知是联想到了什么画面,轻声地笑了起来,然后才恢复严肃道:“就是一女子组合,背着两条背带扭得跟蛇精似的,你自己去网上搜一下。”

孟新杰囧。实在不明白一个小姑娘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女`色?那不该是抠脚大汉喜欢看的舞么?

“能不能……不跳?”孟新杰求问。

“不行。”却遭到路晋的断然拒绝,“现在就是你展现代理父爱的机会了。你的celine徐至今不肯答应跟你结婚,让她看看你有多么的爱孩子,说不定她就心念一动就跟你结婚了呢。”

孟新杰欲哭无泪地挂断电话。

路晋的法子果真有效,一听到晚上要去黎阿姨家跟睿睿哥哥吃饭,无双姑娘别提多乖了,连妈妈的事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抱着孟新杰的ipad看了会儿背带舞,就倏地抬起头来:“孟叔叔!还有多久到晚上呀?”

坐在办公桌后敲着工作总结的孟新杰忙得头也顾不上抬,只随口回道:“快了,快了。”

大概半分钟过后,孟新杰突然察觉到一丝异样:无双姑娘正看着的舞蹈音乐怎么停了?孟新杰抬起头来,“嚯”地一惊——

原本正坐在远处沙发上的小姑娘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对面,因为身高不够,一双小肉手正奋力地扒着办公桌沿,一双眼睛露出桌面,正滴溜溜地看着他:“孟叔叔,还有多久到晚上呀?”

孟新杰也不免好奇了起来:“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跟睿睿哥哥玩?”

露出桌面的那小半个脑袋一歪,想了想,笑吟吟地回答道:“因为他长得好看!”

这答案还真是直白……看来小色女既爱女色,也爱男色。

还真是风水轮流转,黎蔓当年黏路晋黏到恨不得把自己拴在路晋裤腰带上,现在却轮到无双姑娘天天黏着睿睿哥哥。

什么时候他也能和celine徐风水轮流转,让她爱他爱到死活要嫁给他呢……孟新杰抻着额角开始做梦。

***

鉴于路先生晚上还要开会,只能由孟新杰这个代理奶爸负责把无双姑娘送到黎家。孟新杰可算见识了无双姑娘有多喜欢睿睿了——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第三章

李桑柔从帅帐出来,转个弯,就看到她那顶小帐蓬门口,几根木柴架着堆火,火上面吊着把铜壶。

火旁边,大常和孟彦清,以及几个年纪大些的老云梦卫

文学

席地而坐,正喝着茶说话。

“老大回来了。”大常面对帅帐方向坐着,李桑柔一转过来,他就看到了。

几个人忙站起来。

李桑柔过去,蹲到孟彦清旁边,打量着四周,“黑马他们呢?”

“下午送来了几车信,他们都去念信去了。”孟彦清笑道。

旁边的帐蓬里,一阵哄笑声起,李桑柔站起来,“我去瞧瞧。”

“咱们也去瞧瞧。”孟彦清跟着站起来。

大常递了袋瓜子给李桑柔,李桑柔接过,摸了一把嗑着,和大常、孟彦清几个人一起,往刚才哄笑的帐蓬过去。

帐蓬很大,里面挤满了人,窜条坐在油灯旁边,刚念完一封信,将信连信封递回去。

“下一封!”窜条一只手递出信,另一只手伸着,下一封三个字,叫的相当有气势。

“俺的俺的!”一个二十来岁的兵卒忙举起手里的信,旁边的人接过,一个递一个,传到窜条手里。

“喔嚯!你这封信这么厚

文学

!这是卡着顺风的份量来的吧!”窜条掂了掂信,先叫了句。

帐蓬哄笑起来。

“张福亲启!啧!”窜条先念信封,“亲启,瞧这字儿,你媳妇儿找的这写字儿先生,可不咋得。”

“字儿好的,价钱贵,是个字儿就行呗,能省就得省。”旁边一个十夫长十分懂行。

“就是这话儿!”周围一圈儿赞同。

差一个大钱,就是俩鸡蛋呢!

“也是,是个字儿就行了,什么好看不好看的。咳!”窜条抖开信,猛咳了一声,帐蓬里顿时安静下来。

“福哥:这信,是我写的,顺风的王婶子到咱村上教识字儿,说是要一个村上教出来一个能写信的,咱村上,我学的最快。

张福,你媳妇可不得了,都会写信了。这句是我说的,不是你媳妇写的。我接着念:

福哥,我学认字,不是为了赚写信的钱,我是想着,我想跟你说的话,不想说给人家听了,再让人家写,我说不出口。

福哥,家里都好,娃儿会走路了,今天一上午,追得家里大公鸡满院子跑,娘说娃儿像你。

福哥,我很想你,越到夜里越想,想得睡不着觉……”

“别念了!”张福一窜而起。

帐蓬里怪叫声,笑声,拍手声,哄然震天。

年青的张福一张脸涨的血红,越过一只只胳膊的阻拦,冲向他媳妇那封信。

窜条拍着信笑的前仰后合,“张福,你媳妇!哈哈哈哈!厉害厉害!怪不得要学写字!哈哈哈哈!”

“这个傻女人,她识字了,我又不识字儿!”张福总算扑到窜条身边了,一把抓过信。

窜条笑的喘不过气,一下下拍着他,“等会儿,我,单念,单念给你听!”

站在帐蓬门口的李桑柔,一边笑一边往回走。

……………………

帅帐里灯火通明到半夜,第二天第三天,一直忙到第四天。

夜幕垂落,李桑柔和孟彦清等人算是一大伙,三四十人凑一起吃饭。

刚刚吃了晚饭,孟彦清鬼鬼祟祟提了两坛子酒过来,刚刚倒了一圈,坐在李桑柔对面的大常喊了声老大,往李桑柔身后示意。

李桑柔身后,顾晞刚刚转过弯,往这边过来。

李桑柔忙站起来,顾晞已经过来了,看着她笑道:“走走?”

“好。”李桑柔笑应了,和顾晞并肩往前。

“我和守真都觉得沿着你走的那条线,从江南进入鄂州城,里应外合,是个好法子。”

走出十几步,顾晞看着李桑柔,笑道。

“忙了这几天,总算安排好了,刚刚已经让他们启程,从平靖关往安庆府,从安庆府过江。”

“有多少成算?”李桑柔凝神听着,问了句。

“一共二十支十人队,五十人一组,进到鄂州城前,互不联络。

每组安排了二十个水性极好的,一起赶到安庆府,送他们过江之后,立刻赶回来。

都是精锐,守真、致和和我亲自挑出来的,只要能有一组进到鄂州城,就能打开城门。”顾晞没说成算多少,只仔细说了这一趟的安排。

“攻打平靖关的时候,损伤很大。”顾晞眺望着远处黑沉沉的群山。

“合肥之战后,我一直驻军合肥,南梁大约以为大哥和我会和从前一样,从扬州、江都一线,渡江南下。

武怀国应该是看出了咱们的意图,没到江都城,半路上,就改道赶往鄂州。

必须赶在武怀国之前,拿下平靖关,否则,武怀国到了鄂州,调度指挥鄂州、随州,甚至襄阳军,那时候,再要拿下平靖关,就太难了。”

顾晞笑起来,“天佑我大齐!”

“文将军到随州了?”李桑柔笑问道。

“嗯。”顾晞这一声嗯,轻松愉快。

“大哥写信说你过来了,接到信,我就算着你的行程。”顾晞转了话题,“大常先到了,比我预计的慢了两三天,你却没来。

我问大常,大常说你去安庆府了,问去安庆府干什么,他摇头不知。

问孟彦清,孟彦清是真不知道。

我让如意去问黑马,黑马只知道你赶去安庆府了,别的一问三不知,还拉着如意,猜你去安庆府做什么,如意说他猜到最后,说算了不猜了,肯定猜不着,他要是能猜着,他就能当老大了。

黑马可真是!”顾晞忍不住笑出来。

“等我过来~”李桑柔拖出缕长音,“想让我进城看看?”

“不是!”顾晞皱眉看了眼李桑柔,“很久没见你了。

大常到的时候,大军刚在这里驻扎好没几天,我带人往鄂州城北面查看时,遇到了一支梁军百人队,厮杀没多久,城头上大约有人认出我了,鄂州城门大开,骑兵步卒蜂涌而出。

幸亏致和不放心,随后跟了出去,要不然,只怕就回不来了。”顾晞说着回不来了,语调中却没有什么惊惧后怕。

“武怀国比你早到鄂州城?”李桑柔问道。

“嗯,早了好些天,他要是比我晚到,这鄂州城,说不定已经拿下来了。”顾晞转头看了眼鄂州城头的灯火,指了指营地后面,“后面的那块山崖,站上去可以看得很远,上去看看?今天重阳,正好登高。”

“好。”李桑柔看向顾晞手指的方向,那是块直如刀削的高耸山崖。

两个人转个方向,往山崖过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