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神身上运动h,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在男神身上运动h 第一章

很遗憾的和书友们说一声,这本书实在写不下去了,唯一写不下去的原因就是成绩太差了。

不瞒大家说,均订才20,我坚持了几十万字,实在没有办法了。

我第一个月稿费630多,600是全勤奖,第二个月是670多,600全勤奖,意思就是说,这部书真正赚的钱,只有100块的样子。

实在是养不活自己啊,没办法。

在这里交代一下后续的情况,如果有兴趣的书友可以看一下,如果没有兴趣就相忘于江湖啦。

首先是系统的来历,我怀疑有书友也猜到了,系统是上个纪元,也就是修真纪元的大道所化,然后被凌凡得到,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凌凡重生之后时间线会扭曲,剧变会提早来临。

后面,兽神墓秘境之后,凌凡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迎击外星文明,后期就是重铸祖星的辉煌,厉冰清肯定是收了的,一共两名女主,易筱欢和厉冰清。

最后的结局,也就是系统交给凌凡的终极任务,一早

文学

就设想好了,重新开启了修真纪元,把修真和进化融为一体,一个真正的大世开启。

好了,故事就到这里了,实在是水平有限能耐一般,多谢一直以来能订阅的书友。

至此敬礼

在男神身上运动h 第二章

轰,第七雷落下,叶江川一剑继续斩碎,但是这一刻,已经真元耗尽,全身受伤。

他长出一口气,没有办法,立刻拿出奇迹卡牌。

卡牌:展现活力

解释,一瞬间,活力恢复。

歇言:满血复活,精力充沛。

本来还想着在众神轮盘中使用,但是没有办法了。

激活奇迹卡牌,顿时一闪,叶江川全身所有一切,都是恢复,无伤无疼!

第八道劫雷落下,还是一气纯阳天劫雷!

但是刹那间,天空漆黑一片,大地好像静止一样,只有那一道贯穿天地的纯阳雷光傲然闪耀,这雷可怕无比!

轰,叶江川基继续出剑,一剑破雷,毫发无伤,不由的发出哈哈大笑,来吧,劫雷,我不怕!

好像被叶江川所刺激,那劫云中,最后一雷,开始凝结!

这团直径超过百丈的巨大雷团徐徐滚动,一气纯阳天劫雷赫然变化,一道道纯阳雷光如蛇般向游进了雷团中。

滚滚的雷团发出滚滚的轰鸣声,那声音低沉雄浑,大地在这震鸣中颤抖不已。

但是叶江川不给它机会,一跃而起,疯狂出剑!

他飞腾天空,整个身体发出光芒,以身化剑,人即是剑,剑就是人,人剑合一,向着这可怕的劫雷杀去!

一剑之下,叶江川使出自己的所有力量,整个人化作一种奇异的光芒,一声轰鸣。

在叶江川的一击之下,一气纯阳天劫雷慢慢消散,被叶江川给一剑粉碎,一气纯阳无量锋度过雷劫!

至此彻底炼制成功,有在这个宇宙存在下去的资格!

叶江川无比高兴,缓缓收剑,至此多一九阶神剑一气纯阳无量锋。

而且这个剑,和人心血相合,完美合一,因为是他人剑渡劫。

不知道躲在那里的诺兰德出现,使劲的鼓掌,高兴的喊道:

“叶,厉害,厉害!”

叶江川微笑说道:“多谢大师!”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叶江川感觉诺兰德好像疯狂消退了很多。

“多谢你,叶,你在此渡劫,那雷劫,蕴含无尽的纯阳,我也是受此刺激,我的疯狂减退了。”

“多谢大师,太好了!”

“多谢你了,叶!”

“大师,既然我帮了你,你能不能帮一帮我?

我想购买一些反预言类的奇物,活着梦境之中辅助战斗的奇物?”

“这个简单,你有钱吗?”

“我有!”

“那就容易!”

如此,叶江川又是购买了一个言灵降神项链,造化流离戒子,专门用来破坏那些预言类袭击,梦境类法术。

至此叶江川剩下六个大道钱,八个天规钱,四个超品灵石。

购买完毕,叶江川告别诺兰德,回归太乙宗。

叶江川可没有什么通道行走能力,自己那两个奇遇通道,迟迟没有激活,只能使用七阶战堡飞遁。

最后叶江川足足用了一个半月,这才回到太乙宗。

这一路之上,叶江川不断修炼,熟悉九阶神剑一气纯阳天劫雷。

这些天的修炼,《太岳通天大乘蝉蜕度世圆满天重经》渐入佳境,虽然没有达到法相境界的修炼,都是完成,但是神通天重,悄然诞生。

在男神身上运动h 第三章

沙尘面颊抽搐。

镇元子这老东西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见兔子不撒鹰。

竟然不肯离去。

他便道:“前辈不是说路过此处的么?竟然有如此多的时间,在此逗留?”

镇元子也一愣,没想到被沙尘抓到了语病。

然后沉默了片刻,道:“老夫虽

文学

然路过此地,但是并不赶时间,又恰巧知道了道友这个人,还特意派遣弟子送来了人参果和拜贴,以及请帖。”

“但是道友似乎不是很领情,请帖和拜贴都不收,人参果也都不要。这是觉得,老夫不值一提么?”

说到这里,他再次反客为主。

而且,眼神变得凌厉了。

他这是打算以势压人,凭借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以及面子,让沙尘知道他此时很生气,赶紧出来认错弥补。

沙尘却道:“大仙真的是误会了,晚辈对于大仙是心驰神往,久仰大名。但是奈何晚辈在此受苦受难,不得外出。”

“晚辈也不敢攀附大仙,免得落得一个攀附权贵的骂名,也会让大仙落得一个与贬将来往的不好名声。”

镇元子道:“老夫不在乎。”

沙尘却道:“晚辈在乎,晚辈没有大仙这般豁达,受不了他人的冷嘲热讽以及指指点点,所以就不敢攀附大仙了。”

镇元子道:“若是有人敢这么说,老夫替你出头。”

然后道:“这样吧,老夫拜贴也都送上了,你不收也没事,老夫亲自来了,也不需要什么拜贴,你什么时候闭关结束,老夫什么时候进去。”

“老夫来此,直接找你论道,就不用在五庄观了,你也不用外出。山不就我,我就山。”

沙尘很头疼,这个老东西真是锲而不舍。

竟然想要继续逗留,而且话都说到了这种地步,摆明了是不打算轻易离开。

沙尘皱眉道:“大仙何必如此执着?而且以大仙的道法,晚辈根本没资格跟你论道,还请大仙不要羞辱晚辈了。”

镇元子也是很头疼,他没想到沙尘竟然如此滑头,而且是完全不给他面子。

也不会因为他以势压人,或者怎么样,就会就范。

这是一个十分有主见的人。

镇元子也是疑惑,沙尘莫非是发现他来者不善,打算夺他的洞府和机缘?

否则的话,怎么会怎么说都不肯开门见他。

他是知道的,太上老君曾经进入过洞府,沙尘虽然抗拒,却也倒履相迎。

其次就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姜子牙也进去过,沙尘也都把人给安全的放出来。

怎么他们都可以进去,唯独他不行?

莫非。

沙尘真的有感应能力,知道他来者不善,所以不想见面!?

但是。

他又觉得不可能,因为以他的实力身份,不应该会被看出来。

而且沙尘也不可能会这么怀疑,毕竟他是地仙之祖,见过无数好东西,沙尘怎么都不会把他往夺人洞府方面去想。

只是沙尘这么做,摆明了就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无法进去,就无法见到人参果树之王,也无法看到沙尘真正的突破的原因。

太上老君可是跟他说了的,沙尘里面有蟠桃果树,还有许多的仙药以及后天息壤。

那是太上老君看到的,而后来传闻姜子牙进去之后,出来就说了玄武洞府有好几株先天灵根,还有先天息壤。

这些可都是好东西。

当初太上老君进去都没看到,想来是后来获得的。

他怎么获得这么多好东西的,这也是镇元子想要知道的原因。

若是他能够复制,或者借此机会获得的话,那最好不过。

最不济,他也要把人参果树之王给拿走,还有先天息壤和后天息壤,他都要拿走。

他的洞府种植了人参果树的天地果园,就是一大片后天息壤,然后中间有一尺见方的先天息壤种植了人参果树。

姜子牙说过沙尘的先天息壤很大,虽然没说过多大,但是肯定比一尺见方要大。

仅仅是为了先天息壤,镇元子也不会放弃,他必须要进去。

眼神闪烁,他继续道:“就这么定了,老夫来了,不能白来,见不到道友,无法跟道友论道,实在是罪过和憾事。”

他这是坚定的不肯走,必须要进去。

清风明月二人也都是震惊,他们都不知道,镇元子到底为何如此执意要见到沙尘。

若非知道镇元子洁身自好,他们还以为沙尘是他的私生子呢。

周围的山神土地也都是一脸错愕,他们不敢靠近,但是却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所以才是惊讶和不可置信。

“老祖为何一定要见到沙尘啊?而且还硬要进去,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沙尘虽然了得,也有些天赋,但是大仙见过了无数的妖孽,怎么会想着见着他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