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一章

一到得此间,方寸便感觉到了某种悸动。

那是一种让他修炼的魔功,隐隐有些活跃沸腾的感觉,他可以肯定,如果自己以是真身修炼了那魔功,那

文学

么这时候的自己,一定会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以及……渴望!

转头看去,周围那些人的神色,便也证明了这一点。

只不过,在这种渴望之外,方寸还感觉到了更多。

便如他的神魂深处,还有另外一样东西,在微微的苏醒,似乎迫不及待的醒来,虽然方寸察觉不对,立时将其压制,但还是明白了这里面是什么缘故。那是他藏在了神魂之中的另外一种东西,在朝歌的时候,传承自老魔,上面记载着魔宗大道的功法,阴阳大狱经!

“居然能引得阴阳大狱经生出感应,此地果然是魔宗一脉……”

方寸心间有了答案,而且他还确定了一件事。

那老魔传给自己的阴阳大狱经,也确实是有问题的。

他一定藏在了什么东西在里面。

若只是单纯的一道阴

文学

阳大狱经,本身只是文字与道理,便不会产生感应。

一定是有些许意志,或有灵性的东西存在,才会让自己感应到这种苏醒,喜悦的东西。

“倒是正好,借着这次的事,把这东西也揪出来……”

“……”

方寸暗暗想着,顺着小道向下走去。

可以看到,这条小道正对着的,便是一山谷之中,第一座高大的宫殿。

那宫殿整体呈黑色,材质不明,但可以感受到,宫殿整体缠绕着一种阴冷而森然的气息,就好像是在冰窟之中,深埋了很长时间,一下子挖崛了出来,还没有散尽阴气的感觉。

周围浮着丝丝缕缕的黑影,若隐若现,呈持刀剑在宫殿旁边把守状。

看起来,就像是一种已经死去,但还不愿散去的兵将。

径直来到殿门,殿门便悄无声息,向里开去。

看起来,就像是里面有人拉着殿门在打开一样。

但一眼扫去,便可以看到,殿内静悄悄的,连个鬼影也没有。

这便给人一种感觉,似乎这大殿自己便有一定的灵性。

……

……

“在这山谷之间,类似的大殿,看起来起码有一百多座,形式相类……”

“这究竟是什么?”

“话说,当年大幽覆灭,据说大夏立道,仙帝定都朝歌……”

“也就是说,原来大幽的皇都已经消失,没有被大夏继承……”

“那么,大幽的皇都又去了哪里?”

“难道这些就是?”

“……我们守山宗的那位小宗主,如今是否也在其中一座大殿里?”

“……”

心里飞快的想着自己一路所见所闻,尽可能的将他们都化作自己的掌握。

然后方寸毫不犹豫的迈过了门槛,进入了殿内。

这一进去,就发现这些大殿,出奇的广大,外面看起来,似乎有些逼仄,但从里面看,却有近百丈宽广,一眼可知,这等大殿建造之时,便已经用上了芥子须弥的法门……

而这种法门,也是大幽皇室所独有。

之前方寸在朝歌炼出了八宝葫芦,得到世人称赞,就是因为他重现了这种法门。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二章

秦嫣无语,她如果知道该怎么办,恐怕也不用问出来了。

之前她还以为自己掌握的是时间法则,只需要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就能走到仙帝的层次。

结果却告诉自己,这只是仙帝的力量,她可以动用,甚至可以用到极致,但她本人还能拥有另外一条路。

两条大道对应两个法则,如果能将两个法则这里衍生到极限,未来还真是可以期待一番。

但这种事情从没人经历过,做起来可就难受了。

“我更想知道这种环境下,我们该如何修炼。”林剑见这事情没有答案,也跟着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天道化身虽然不能出手,可她就在头顶望着,众人亚历山大。

树爷爷一笑道:“此事不难,知道你们担心天道化身的问题,可这世上也有她的手伸不到的地方。”

“难不成是天渊?”林剑好奇道。

树爷爷点了点头道:“天渊非常特殊,天地规则可以说是已经完善成一个小天地,纵然是天道化身的手,也不可能伸过来,要短时间提升你们的实力,当然只有这个途径了。”

大罗仙到仙王,正常来说至少也需要成百上千年,感悟这事情可不是一蹴而就,当然……也不乏出现灵光一闪,突然就想通的事情,但这几率太渺小了。

这是对于一般人而言。

实际上大罗仙到仙王,说困难也困难,说容易也容易。

到了这个层次,只需要一定的时间,就能让力量达到巅峰,而只要能够悟透法则之力,就相当于深入大道,境界能够飞速提升。

只要境界一上去,实力自然就能跟上去。

有合适的修炼地点,这倒是个不错的消息。

旋即便是商讨妖兽问题。

虽说众人都想一劳永逸,永绝后患,但一想到要覆灭无数妖兽,这感觉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如果让林剑这个层次来杀,恐怕铆足全力也要个把月时间,妖兽的数量就是这么多。

树爷爷想了想道:“其实大可不必全部解决,只需要诛杀昔日首恶,以及一些跟随者就行,低境界的妖兽,还是有教育的可能,晚点让葬身地的人解决吧!”

如今问题也不大,大部分高手都已经被斩杀,余下的一部分也被葬身地围困起来,根本不可能逃出去。

如今首要,反而是尽快提升林剑和秦嫣的实力。

两人身份几乎已经浮出水面,天道化身也跟着现身,只有实力强大起来,才注意面对可能遇到的困难。

而越是拖延下去,风险也就越大。

所以这是刻不容缓的事情。

天渊之地,非常非常的神秘。

如今妖兽都不知情,就连昔日的仙王层次,也只是听说有一个天外天,却不知道仙界与天外天之间,还有一个天渊隔着。

若不是如此,天外天那史前生物恐怕早就杀了过来。

林剑对于天渊非常好奇,也想知道这几乎已经另成一界的地方,究竟在哪里。

可随着树爷爷掏出一个小八卦盘,跟着在上面拨弄起来,一会念叨时间,一会念叨方位,更是灌输仙王境界的力量,周遭很快便产生了异变。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三章

两个月后,张道灵彻底完成了对钧天道国体制的完善,而钧天道国也与青夷神廷签订了一系列的盟约,并且在太一城举行了祭天仪式。

这场祭天仪式无比盛大,钧天道国大小道职、青夷神廷大小神灵,还有各个门派的掌门、观主,全部都来参加了祭天仪式。

尤其是张玉鸾和林清棠,二人共同登上九重高台,一起焚香祭祀,祭拜天地。

当然,青夷山的那些丫头们也全都来了。

不过,比起白鼠精白淑、山羊精漾漾、野花猫冷冷、白兔精七七、凝香山山神秀秀、巡岩山山神药药她们,一进入繁华的太一城就玩的没影了,熊猫精滚滚就显得有些孤单。

她一个人坐在那里,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堆好吃的食物,但她却嘟着嘴,一脸不开心地吃着。

“怎么就你一个人啊?怎么不和你的姐妹们一起去玩?”张道灵在滚滚对面坐了下来,笑着问道。

滚滚‘哼’了一声,道:“还不是嫌我走的慢,可是我本来就是熊猫啊,熊猫本来就走不快!我有什么办法!”

张道灵哈哈一笑,伸手捏了捏滚滚肥嘟嘟的脸蛋,道:“那我陪你玩吧?”

滚滚抬起头,看着张道灵道:“你?你能陪我玩什么?”

张道灵将桌上的食物推到两边,滚滚连忙伸出手护住,免得掉下去,然后眼睛直直地看着张道灵。

只见张道灵不知从哪来搬来一张棋盘,两盒黑白棋子摆在桌上。

“来,我们下棋。”张道灵说道。

滚滚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

张道灵将黑白棋子抓在手中,朝滚滚说道:“这就是你啊,你看它们是黑白分明的颜色,你也是黑白分明的颜色,但黑中有白,白中有黑,有意思吧?”

滚滚听了,顿时来了兴趣,“好有意思啊,快,教我玩。”

三个月后,张玉鸾卸任钧天道君职位,并永远废除钧天道君一职。

并将钧天道国的最高权力,移交给了七大监国长老。

从此,钧天道国进入了监国长老的统治制度,并且一直延续了下去。

而这一切,除了在天下百姓、神、妖、修士之间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外之外,钧天道国的正常运转却丝毫不受影响。

卸去职务的张玉鸾和张道灵来到了青夷山,向林清棠她们告别。

“你要是走了,那我以后跟谁下棋啊?”滚滚眼眶通红,双手拉着张道灵的衣角,十分不舍地说道。

张玉鸾在一旁笑道:“无妨,我卸任之前已经在道国中设立了钧天棋院,以后每十年举办一次棋圣大会,成为棋圣的人就可以入主钧天棋院,成为钧天道国棋圣,地位相当于道国理政护法,仅在七位监国长老之下,很快就会有无数下棋的人出现,你永远都不缺棋下了。”

“可我舍不得你。”滚滚泪眼汪汪地看着张道灵说道。

张道灵用袍袖擦掉她的眼泪,笑着说道:“我只是回师门去,以后还会再见面的。”

“真的吗?”滚滚问道:“什么时候?”

张道灵想了想,道:“当你夺得十届棋圣名号之后,我们就会再见面了。”

滚滚顿时来了精神,点头应道:“好,我一定会做到的。”

一旁的林清棠默默叹了口气,傻丫头,十届棋圣,可是一百年啊。

最后,张道灵向林清棠拜别,林清棠看着张道灵笑道:“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你我相识不过数月,但我还是祝你一路顺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