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外干,男人10处有痣是富贵痣

被老外干 第一章

“这次哥哥又不知道要出去多久才回来,”小男孩心中失落的想到,然后望着村子尽头,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那儿发起呆来。

“拜小剑……拜小剑……这时一个焦急慌张的声音从村内传来,将正在发呆拜小剑唤回神来。

拜小剑寻声望去,只见来人正是自己平时最好的玩伴吴要严,比自己大一岁,家住在村子西边。

“要严,你怎么了?拜小剑见吴要严还算清秀的嫩脸上一脸的焦急和慌张之色不明所以。

吴要严没有回声,而是直接跑过来,拉住拜小剑的双手,将不明所以的拜小剑拉着快速的向着村子北边跑去。

过了一会儿,拜小剑望着吴要严,慌乱的脚步,一种不祥的预感由然而生。

“要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拜小剑语气中带着慌张的询问道。

吴要严拉着拜小剑的手不由得松了松,然后放满脚步,喘着粗气,支支吾吾地道:“许……许大婶刚才……突然在地里晕倒,是……张大叔发现了,才……将许大婶背回你家的。

拜小剑听着娘晕倒时,只觉得脑袋一轰,待吴要严一道完,更是加快脚步,反倒拉着吴要严快速的向着向着自家跑去。

“自己刚刚答应了哥哥一定要好好照顾娘的,没想到哥哥前脚刚走娘就病了,”想到这里,拜小剑更是自责不已,如果自己不在那发呆的话,如果……。

一路上,只有刮耳而过的呼呼风声和剧烈跳动的心跳之声,虽然只有几百步的距离,但谁又知道现在拜小剑复杂的心情。

不多时,拜小剑拉着吴要严冲进了一间破旧的茅屋内,首先影入眼帘的是几个相隔不远的邻居和那张大叔,全部都一脸沉重的望着一位躺在茅草铺成的简易床上,脸上毫无血色,看上去十分苍老的妇人身上。

在她的不远处,一团鲜红的血迹深深的刺激着拜小剑脆弱的神经。

“娘,你怎么了?拜小剑带着哭腔,扑着跪倒在了妇人床边。

那妇人见拜小剑进得屋来,原本面无血色的脸上略带一丝红润,“无道,你回来了,你哥走了罢!

“嗯,”拜小剑咬紧嘴唇,重重的点了点头,一滴晶莹泪水从嘴角掉了下来。

妇人见此,略带一丝血色的脸上露出了慈祥地微笑,用满是厚茧的双手摸了摸拜小剑圆圆地小脑袋,虚弱地道:“无道,娘以后不再你身边时,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娘,为什么这样说,你以后不要无道和哥哥了吗?”拜小剑听得此处,再也忍不住,埋首在妇人胸前大哭起来!

“张大叔,求求你快去村头把李大伯叫来,给我娘治病呀!”拜小剑这时顾不得哭泣,就像在水中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跪着转身向屋内一位大汉嘶声喊道。

“无道,没用的,我得的是喀血之症,仔细听我最后的吩咐,”床上的妇人这时开始严厉了起来。

拜小剑赶紧转身,红着双眼默默地低着头,一副仔细的聆听妇人吩咐模样,他知道喀血之症是什么,爹就是因为这喀血之症而故去的。

床上妇人见此才一脸认真地道:“无道,为娘走后,你哥哥和全村人会好好照顾你的,长大后,希望你娶妻生子将我们许家发扬光大!知道吗?”

拜小剑只是低着头,泪水一滴滴的往下掉,没有回答妇人。

床上妇人见此,心中一激,“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来。

“娘,娘……你不要走啊!我以后长大了了给你生个白白胖胖的孙子还不行吗?”拜小剑见此哭着脸将从大人那学来的一套句子搬了出来,然后用粗布麻衣擦了擦妇人嘴角鲜红夺目的血迹。

此刻,破旧的茅屋外,刮起了呼呼的秋风,破旧的茅屋开始随着这秋风轻轻的摇晃起来,仿佛随时都会倒塌一样,原本阴沉的天空开始变得更加阴沉可怕起来!

而茅屋内,床上妇人听了拜小剑的回答,强打精神地道:“那……那你答应……为……娘了?”

拜小剑知道娘已经是弥留之迹,不忍让她伤心,于是抓起妇人枯燥的双手,放至小脸边,郑重地保证道:“娘,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将许家发扬光大的。

床上妇人听到此处,望着屋内几位邻居和张兄弟,只道了句:“拜……托……你……们了”,道完便一直盯着屋里的人。

周围邻居都点了点头,床上妇人才微笑着闭上了双眼,永远……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人世。

“无道,许大婶她已经故去了,这时吴要严见拜小剑一直在安静的看着许大婶便好心的提醒道。

哪知,拜小剑突然当场吐出一口乌血,晕了过去。

“无道,无道,你怎么了……。

※※※※※

“娘……娘,拜小剑从恶梦中惊醒!

见身边的哥哥睡得正香,便轻身爬下由茅草铺成的简易床,披上粗布麻衣,出得茅草屋,望着璀璨明亮的星空,一阵发呆。

※※※※※

“无道,有道,过来吃饭了,只见一****和一中年男子微笑地望着正在互相追逐打闹的两个小孩一脸的慈爱。

“爹娘,你们做的饭菜我最喜欢了,”那大的小孩一脸兴奋的道。

“哼,哥哥欺负人,那小一点的可爱小孩不满的哼道,然后开始在那****和中年男子面前开始告起状来!

就这样一顿饭的时间在两个小孩你一言我一句的互相挖苦中过去,虽然饭菜很是简单,但是两个小孩仍旧吃得很是开心……。

※※※※※

“无道,你怎么了?”这时一个关心的声音从从屋内传来,将陷入遐想中的拜小剑拉了回来。

“哥哥,你说,娘和爹现在在一起吗?”拜小剑对着屋内的哥哥许有道询问道。

屋内的许有道听着弟弟这句问话,一时间陷入了沉默,“自从娘几天前故去,自己才回来,现在弟弟又被村头的李大伯珍断为得了喀血之症,我多么希望得喀血之症的是自己,上天难道要夺走我唯一的弟弟吗?”

被老外干 第二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被老外干 第三章

教育了杨过一番之后,叶非凡终于开始传授他剑法。

“过儿,从今日起,为师便开始传授你剑法,你首先要学的这一套剑法,正是全真剑法。

这套剑法,乃是本教创教祖师「中神通」王重阳所创本教的入门剑法,变化精微,与全真教的全真心法相得益彰。

虽说是基础剑法,可你若是能够练到巅峰之处,已然可以胜过天下大多数的用剑之人了。”

叶非凡一边说着,右手一伸,一道白光一闪,他手上便出现了一柄利剑,这一幕落在杨过眼里,更是让他羡慕不已,隔空取物啊,这已经是神乎其神的手段了。

经过几个月的练拳习武,加上平日里叶非凡为他讲解的诸多武学道理,杨过的武学见识也是大为增加。他很是清楚,叶非凡这一下,看似简单无比,实则其中涉及到了精妙的内功真气的运用。

不仅要求自身要有浑厚无比的内功修为,而且还需要对自身真气有着出神入化的掌控,唯有如此,方能如此举重若轻地从几丈开外把长剑摄入手中。

一剑在手,叶非凡立刻开始演练全真剑法。此时的全真剑法在叶非凡手中,又有一番不同,已经和他当初从丘处机那里得到的全真剑法有了很大的突破和变化。

杨过站在一旁,静静地观看叶非凡演练剑法,眼睛睁的大大的,一眨不眨,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万万不能马虎,叶非凡作为天下第一高手,一身剑法修为可谓深不可测。

他如今有机会亲自观看叶非凡演练剑法,绝对是天大的机缘,若是能够从中参悟出几许道理来,那对他将来的武学之路,有着数不尽的好处。

叶非凡剑法一展开,他就看到平地之上,无数剑光升腾而起,剑光如电、如云,如雾、如霜、如雪,种种精妙的招数简直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即使杨过毫无剑法基础,武学修为更是低下的一塌糊涂,也可以看出此时叶非凡的剑法是何等厉害,其中招数之奥妙变化,层出不穷,诸多招数,精妙绝伦,虽说剑走偏锋,可却偏偏有一股堂皇正大的神韵,两种截然不同的意境完美地结合起来。

叶非凡虽只是

文学

单纯地演练剑招,不曾动用真气,也没有什么剑气四射,剑芒闪耀的华丽场面,可正是这等平平淡淡之中,才显现出他剑道修为的玄机精妙。

“师傅使出这套剑法,当真厉害,太精妙了,同样是全真剑法,比起重阳宫那些师兄弟们练的不知厉害多少,师傅不愧是天下第一。”

杨过惊叹连连,屏息凝神,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下,生怕打破了叶非凡演绎而出的完美剑法。

片刻之后,漫天剑影消散,叶非凡已经收剑而立。

“师傅,你使出全真剑法太厉害了,师傅,你太了不起了。”杨过激动地大叫着,眼中散发出璀璨的光芒来,那是一种极为深切的渴望。

“呵呵,你这小子,现在能知道多少剑法奥妙,这套全真剑法暗含道家真意,若道学不够深厚,全真剑法很难练到巅峰境界,可谓是易学难精,这一点你要记住了,练习剑法的同时,也要多读些道家典籍。”

叶非凡微微一笑,开始为杨过讲解全真剑法中的精妙之处,更是不断

文学

演练招数,一招一式地传授。

杨过在叶非凡门下学艺,可谓是充实无比,每日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进步。全真心法、全真剑法、天霜拳、九阴真经等……一门门武功都不断开始修炼。

叶非凡境界既高,对诸般武学的参悟也很是透彻,教导起来,也是深入浅出,许多精妙的武学道理,从他口中说出,浅显易懂,对于杨过来说,不论是自身武学的修行,还是对于武学的认识,都有着很大的收获。

白驹过隙,日光荏苒。

春夏秋冬,轮回往复。

一片稀松的竹林之中,万籁复苏,点点嫩芽勃发。林中,一个翩翩俊少年独自练剑。

剑锋凌厉,嘶嘶破风,如同白蛇吐信。剑影横空,行转四身,又如游龙穿梭。时而身轻如燕,时而稳重缓沉。

嗖嗖嗖……

霎时,一粒粒碎石从竹林外窜飞而入,直打练剑的少年。

少年眼神一凝,骤然做出反应,长剑横扫直劈斜削,将靠近的碎石崩飞出去,同时脚下身法疾动,闪转腾挪,闪躲着其余的碎石。

随后,一道身影窜入竹林,速度快若闪电,一双手掌连连拍出,掌风霍霍,呼啸鸣鸣。少年挡住碎石,瞧见瞬间掠来的身影,面色不改,长剑横扫而出,想要迫开袭来的手掌。

然而,手掌面对犀利的长剑,去势依旧,剑锋斩来的刹那,手掌一转一贴剑身,迸出一股刚韧的劲力,长剑险些脱手飞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