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夜夜春宵全文小说 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

老扒夜夜春宵全文小说 第一章

一条笔直的道路上,

宋彩衣周身混沌光霭如神焰,灼烈炽盛,灵犀道意强势如剑,开辟着前路。

江晓被强行带在一起,跟着这群道门的御灵师,一路深入古天庭遗址。

众人速度极快,周围残存的极致道势也愈发锋芒逼人,如同针尖,锐利到足以刺破一切。

银发老妪手中那盏神灯飞速黯淡,好几个年轻弟子都承载不住这股道势,暗皱眉头。

“慢一点吧。”

“我感觉我的道果快要被撕裂了…”

大成的极致之道御灵师,三万年前递出的一剑,岁月不朽,那剑意仿佛穿越了无尽时空,苍穹都接不住这一剑,更何况这群年轻弟子。

银发老妪面沉如水,一言不发,全程都没停下脚步。

再一看,

后方那个宛如尸体的中年人,行如鬼魅,忽隐忽现,如跗骨之蛆般,紧随着众人。

这是一种无声的大恐怖,如同鬼追人,可要知道如今的宋彩衣可是十二重大能。

“古天庭禁忌之一…道奴…”

江晓联想此前在月中仙阙看到的倩影,愈发觉得此地邪门。

唰!

正在这时,宋彩衣突然转身,抬起玉手,碧光荡漾,携着缥缈的玄韵,一指点出。

后方,那道奴动作陡地一滞,遭受攻势,怔在了原地。

“好强的灵犀之道…”

看着这一幕,江晓感慨时光荏苒,当年那娇娇女转眼间就成了一代风华绰约的女帝。

“好强的道奴!”

众人则暗呼不妙。

宋彩衣目前虽还只是十二重初期,距离大成仍有一段小距离,可灵犀指之下,仍足以指杀顶级大妖。

可再一看,

那道奴除了停顿了片刻以外,肉身竟无任何伤势,某种奇异的大道化解了灵犀指的力量。

“别回头!”

宋彩衣轻喝了声,尔后速度加快了些。

“道者开口动舌发言之词也。又云道者…”

与此同时,那道奴口中重复念着晦涩难懂的语句,再度紧随其后。

伴随着行程过半,

这条道路,就像是剑的形状,愈发逼仄,极致道势也更显凌厉。虚空中如同存在着无数把看不见的神剑,可撕裂一切有形之物。

哪怕江晓都皱起了眉头,肌肤被划破,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触目惊心。

尤其后方那阴森的寒气愈发逼近后背,诡异的道奴,实在要命。

“不行了,道女,我们找个地方遁出去吧!”

银发老妪突然看见一个弟子晕死了过去。

以如此快的速度穿行这条极致之路,对于这群弟子而言,难度实在太高了。

宋彩衣黛眉紧蹙,回头一看,那道奴已然不足百米,极致道势似乎无法对其造成影响。

“不行。”

下一刻,宋彩衣冷肃道,“如今已经进了古天庭深处,若不走完这条路,这外面极有可能是某座仙宫。”

唰!

不知为何,“仙宫”二字一出,银发老妪居然浇灵灵打了个寒颤。

江晓也想起了此前的广寒宫。

比起传说中嫦娥仙子居住的宫阙,那更像是一个邪祟之地。

“你们先走,我来挡下这个道奴,待会儿再见。”

更令银发老妪没想到的是,宋彩衣忽然停了下来,竟是自身一人面对后方的道奴。

“道女?”

银发老妪陡地一惊。

江晓同样意外,料想当初这个宋彩衣遇见几头妖兽就被吓得六神无主,如今居然有了如此胆魄。

只见,

如一线天的道路上,两侧是茫茫白雾,仿佛陡峭的山壁。

宋彩衣驻足而立,身材高挑,曲线朦胧的玉体,混沌光霭遮掩下,愈发映衬得气质脱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众人皆是心性坚定之辈,也没浪费时间,赶紧继续上路。很快,身后就传来激烈的战斗波动。

一股强大的灵压,如汪洋恣肆,浩荡地席卷八方。若非此处乃是古天庭的禁地,恐怕这动静还要更大一些。

“道奴究竟是什么存在?”

江晓感觉一阵心悸,连十二重的大能都得全力一战,为众人拖延时间。

这古天庭实在是步步杀机,哪怕是御灵师眼中的“安全通道”也会有危险。

自己稀里糊涂地被带进这个队伍也不知是福是祸。

与此同时。

有人发现了江晓的非同寻常之处。

要知道,这条路乃是昔日大成的极致之道御灵师,一剑开辟出来的,天地间残存着当年所留下的强大道势。

饶是这些十重的精锐弟子,这会儿也颇不好受,大道产生动摇。更有甚者,双目刺痛,缓缓流出了血泪。

可这个名为“苏白”的九重御灵师居然没太大异样…

“此子端是不俗,恐怕是以九十刻以上道痕证道九重的,根基很稳。说不定真的是某个圣地的传人。”

银发老妪乃是道门长老,见多识广,自然看得出端倪。

“只可惜,不敢唤出断魄剑,否则以此地淬炼,恐怕不亚于道劫的造化。”

江晓心中却有些遗憾,断魄剑中的极致道意越是凌厉,杀伐也就越强,永无止境。

然,自己可不敢暴露极致之道,那样无异于找死。

不一会儿,

众人强忍着一路摧残,总算是到了尽头,咬牙冲出了这条以断魄剑开辟出的道路。

老扒夜夜春宵全文小说 第二章

《至仙录》终于写完了。本书酝酿多年,于2016年5月底动笔,9月成型,后逐章修改后发布至今,总算暂时完结了。不管写得如何,这部书是作者本人的第一部作品。至于成绩如何,作者淡然对之,也从未联系过任何编辑,毕竟这是业余爱好。

作者曾经读过许多玄幻类作品,其中不乏大神级作品,也有许多不知名作者发布的小说。在网络小说这个领域里,成名的只是少数,更多的人是在尝试,只为描述自己心中的玄幻世界和人物。本书作者属于后一种类型,其实描述一个玄幻世界的过程不仅仅需要兴趣,更需要恒心,其中意味一言难尽。

本书没有继承目前市面上存在的长篇累牍之写法,而是模仿美剧讲故事的方法,基本上一章似一集,因而故事情节发展很快,不足百万字就将关于至仙的故

文学

事讲完了。

书中主角没有金手指,亦没有热血和脑残,没有为了搞笑而生硬为之,其性格平凡但却在不断成长。事实上我们大多数人就是如此,唯一的区别是主角获得了这样一个机缘。作者常常在想,假设一个读者栖身于这样一个宏大的世界中,也许会活得更加精彩,亦或是一副千万字的大作。

书中男主角的性格在不断变化着,从一开始的被动隐忍,直至主动承担起守护人族的责任,这是一个文学中普遍存在的主角成长路线,即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所以主角在下卷才算是真正登上了历史舞台。

与其它书中的主角相比,这本书中的男主角的成长过程显得平淡无奇,然而这就是作者心中的修真生活,不可能时时有巧合,处

文学

处有危机,屡屡有高人从天而降,精彩只是漫长乏味时光中的点缀,作者要做的就是将这些精彩描述出来。

关于主角的心理和感情是文学小说的永恒主题。本书中,作者尽量维持着十分朴素的感情发展过程,其中有青梅足马的爱恋,有对女店主的朦胧情意,有师姐的诱惑,有对龙女的臆想,有少女的眷恋,甚至有贵妇的青睐等等。一如少年时期会遇到各种诱惑,爱情未必能从一而终,往往会因为外界因素或者自身的成长而终止;当对感情不再懵懂时,人们需要的是一份稳定和忠诚的感情。

感情之路十分复杂。我爱你,你未必爱我;你爱我,我未必和你在一起;纵使相爱,亦有可能相杀。伴随终生的往往不是最初遇到的那个人,而且生命旅途中不乏匆匆过客。对于试图利用感情的人,作者在无情鞭挞的同时也表达了淡淡的同情,比如李欣和梦离的遭遇既有相似又有不同,其中身不由己的命运和主动获取的行为令人扼腕叹息。

老扒夜夜春宵全文小说 第三章

地下深渊。

酆都城。

位于中心处的九层聚阴塔。

一个穿着素色长袍,头戴兜帽遮掩容颜的女子一脸凝重的来到了这座高塔之前。

此女正是凌华仙子。

支开巫马琴以后,凌华仙子便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地下深渊。

原本她不想这么快。

毕竟她仅仅只花了四年不到的时间便从练神初期提升到练神后期,修炼速度快得连她都有些心悸。

不过时不我待!

凌家的定海神针凌卓平出了意外,生死难料,若是兄长不幸陨落,凌家必有大难!

数年前凌家仅仅只有一座天池山,不过只是一块算不得多优秀的修行之地,便遭遇止殇殿和白渊的觊觎。

如今凌家不仅掌控天池盟和太渊门,甚至还拥有地下灵石矿脉。

想必无数红眼之徒都盯着凌家,凌家只要稍微呈现一点点的颓势,无数红了眼的恶狼都会群起而攻之。

毫无疑问。

此番劫难之深重,只怕还远远胜过白家作乱之上。

若自己不尽快晋级金丹,拥有压倒一切的法力修为,凌家必有覆灭之危。

凌华仙子压了压兜帽迈步走向了九层聚阴塔。

“你是何人?此地乃是我太渊门修行重地,不得擅闯!”

一股黑烟升起。

一名黑袍弟子厉声喝道。

凌华仙子没有解释,而是手腕一抖,一块黑色的玉牌出现在了手中。

这是巫马琴给她的玉牌,有了此物太渊门凌华仙子完全可以随意进出。

“原来是影魔堂中人,我怎么没见过你?”那名黑袍弟子神色稍缓,不过依旧面露警惕。

“我叫凌华,是你们门主凌卓平真人的妹妹。”凌华仙子朗声解释道。

她目光如刀,没有丝毫胆怯。

黑袍弟子向后退出一步,躬身行礼说道:“原来是凌华仙子,久仰大名。”

“我要见魔骨堂堂主巫马昆。”凌华仙子以不可质疑的口吻说道。

“巫马堂主正在闭关冲击金丹,若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还是莫要打扰的好。”黑袍弟子以委婉的口气拒绝道。

凌华仙子以凌厉的目光扫向黑袍人,压低声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魔骨堂瞿保钧,乃是巫马堂主的师弟。”瞿保钧自我介绍到。

“你年纪也不小了吧?”

“七十有六。”瞿保钧回答道。

“76岁才练神初期,唉……凝结金丹已是无望了。”凌华仙子叹了一口气说道。

闻言瞿保钧也同样感慨,露出了落寞遗憾之色。

只是进入练神期都让他大费心力,还说什么金丹境界根本不可能。

“你觉得巫马堂主有多大希望凝结金丹?”凌华仙子望着身后的高塔询问道。

“应该还是有很大希望吧,巫马堂主毕竟练成了白骨业火,这门神通不是谁都能练成的,我太渊门道法特殊,要凝结金丹必须要先炼成异火……异火难成!可一旦炼成,凝结金丹的几率就极高。”瞿保钧思索片刻后说道。

“多高的几率?”凌华仙子双目发光的问道。

“按照典籍的记载,至少应当有七成。”瞿保钧说道。

“七成几率?那岂不是板上钉钉!?”凌华仙子目露惊喜的说道。

“也不是如此绝对,在我太渊门记载的文献之中,还是有很多堂主未曾晋级金丹成功的,不过统计总数也就只有三成。”瞿保钧颇为骄傲的说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