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大杂乱;人欲小说全文阅读

全家大杂乱 第一章

“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密,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你滴血救活小七的事情。”

“以后,我可不可以叫你九哥哥?”诸葛灵巧睁大眼睛,望着司马九。

司马九忽然发现,诸葛灵巧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却有种令人忍不住就要靠近的亲和感,甚至,还透着不涉世事的纯真。

“你真是诸葛孔明的传人?恕我直言,听说,当年灭蜀之战时,孔明先生的子嗣诸葛瞻战死绵竹,孔明家族成员也都被屠戮殆尽。”九州幕僚团中的大佬谈笑间,曾言及司马九可能是晋国皇室司马家族后裔。

当年,屠戮孔明家族的主谋,正是司马家族。

此时,司马九看到司马仲达宿敌的后人,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也不知道,爷爷不让我说起这些事情,不过,每年清明,爷爷都要我们遥拜北方五丈原方向。”诸葛灵巧见司马九救活机关小七,没来由的很相信司马九。

“哦哦!”司马九深深吸了口气。

随后,他低声问道:“看起来,司马九比其他机关傀儡多了一份灵智。我曾接触过不少宇文恺大人的机关傀儡,很多都不在小七之下,却都没有那份灵智。这是为何?”

“小七还小,长大后,会更加厉害。”

诸葛灵巧见司马九似乎不相信,连忙补充道:“说来你可能不会信,原本它也是普通的机关傀儡,自从它去过禺谷瓦屋居后,就与普通机关傀儡不一样了。”

“又是禺谷?又是瓦屋居?”司马九暗自生疑。

不知道,禺谷有多少秘密,尽然能让机关傀儡通灵智。

“九哥哥,我们出去吧,你救活了小七,我要好好谢谢你,我们家在延康坊有铺子,那里有很多好东西。”

“嗯!”司马九点了点头。

诸葛灵巧灿烂的笑着随司马九出屋。

大通间内,公输无双正在与柳媚娘聊天,旁边,插不上话的邓崇见着司马九与诸葛灵巧后,脸色阴沉下来。

“无双叔叔,我们一起去延康坊好不好,爷爷已经等候你多时了,我邀九哥哥也一起去。”诸葛灵巧笑看着公输无双。

“我已经见过你爷爷了,要不,怎么知道你被人骗到了这里。你都邀请了,那我们走吧,再去一次,正好,我还有事情与你爷爷说。柳掌柜要不要一起去?”公输无双看向柳媚娘。

司马九突然发现,柳媚娘似乎很高兴,这令司马九有些意外。

在司马九记忆中,柳媚娘一直就不是喜欢凑热闹的人,今天,她却对去延康坊表现得迫不及待。

诸葛灵巧见公输无双没有提及邓崇,吐了吐舌头,也没多话。

刚才,诸葛灵巧听出了公输无双暗嘲邓崇的话,毕竟,她只是纯真,并不愚蠢。

邓崇见四人上马,向延康坊行去,没人招呼自己,恨恨的朝地下吐了口口水,仇恨的扫视了一眼慧茂行的伙计后,悻悻离去。

“小九,你可要把诸葛灵巧伺候好了,关键时刻,我允许你使用美男计。”柳媚娘凑到司马九身旁,细声道。

司马九不好气的回应道:“什么叫我允许你?媚娘,过分了哈!灵巧还是个小女孩!”

“诸葛灵巧是蜀绣天下的少掌柜,蜀绣天下知道么?”柳媚娘见司马九似有不知,遂露出不耐的神情。

司马九摇了摇头。“不知!”

“蜀绣天下,就是当今天下经营蜀绣的最大商家,甚至,即将成为唯一的商家。以前,蜀绣天下只与通济行做生意,你若能让慧茂行参与进蜀绣天下的生意,我就,我就……”柳媚娘想了半天,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司马九听了柳媚娘的话,顿时明了柳媚娘让他结交诸葛灵巧的意图。

随后,司马九向柳媚娘挤了挤眼色,坏笑道:“媚娘,我懂的,我等你。”

柳媚娘见司马九调笑自己,气得媚脸通红,小拳细捶了司马九两下,不再与司马九啰嗦了。

全家大杂乱 第二章

“撤退!”看着远方那个冒着浓烟的小村庄,157号村庄外围增援过来的白衣剑士的首领,有些不甘心的放弃了进攻计划。

他已经向那么一个小村庄投入了300多人的兵力了,可那个村庄的房顶上,依旧盖着那面该死的,让他有些恼火的黑色金鹰旗帜。

看到刚刚的那个巨大的爆炸,他就觉得他的部队再如何努力,也已经拿不下远处的那个村庄了。

之前那些孱弱的平民,被他们屠杀的平民,和眼前的这些真正的军队比较起来,差距真的是太大太大了。

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来自两个不同世界的存在:这些平民太弱了,而这些军队却强悍得让人忌惮。

无论他怎么进攻,那里的敌人都非常顽强的把他们顶回来,而更让他无奈的是,无论他怎么进攻,对方的防守力量,看起来都不那么强。

从头到尾,他都只见过三辆那种坚固的战车,在防线中间穿梭,而他的头顶上,总是会有一些古怪的飞行器,在不断的压制和干扰着他的部队的展开。

尽管,他已经击落了很多小的,不起眼的古怪飞行装置,但是他一点儿获胜的喜悦感觉都没有。

在这么一个小村庄的前面,他已经损失了超过270人,还有30个重伤的,成为了他的部队的累赘。

现在他手里只剩下不到200人了,这种时候如果再继续进攻,很可能自己带着的这些士兵,就都要陨落在这里了。

让他倍感不安的,还有侧翼的部队许久没有传来消息了,那边有100多人,如果没有出什么意外的话,应该早就派人来联络了。

如果那支部队出了意外,那他孤军深入在这里,就更加危险了。要是敌人从两翼包抄过来,他还真不太容易脱身。

想到了这里,他才义无反顾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他身边的白衣剑士们,也在听到了这个命令之后,带着伤员立即开始向后退却。

天剑神宗的部队并不像正经的军队,他们的配合还有进攻章法都非常粗浅,只是因为个人实力强劲,才拥有很强的战斗力。

之前他们面对的,不过是一些实力低微的对手,这并没有让他们有足够的必要改进自己的战斗方式,毕竟怎么都能打赢。

可现在,他们面对爱兰希尔帝国训练有素的作战部队的时候,就显得稚嫩了。缺乏系统战斗配合的他们,在撤退的时候,更是一片混乱。

有些人用飞剑抬着伤员混在人群中,有些人拎着一些帐篷之类的物资跟在后面,只有散落在周围的那些警戒的剑士,让这支队伍看起来稍微像那么一点儿样子。

不过,当一个倒霉的白衣剑士一脚踩断了那若有似无的绿色光线的时候,伴随着咔的一声清脆响动,一枚跳雷飞起,打断了这些白衣剑士们美好的宁静。

文学

轰!”在护体的飞剑砍在那枚跳雷上的时候,这枚跳雷也已经爆炸开来,直接用弹片笼罩了周围的白衣剑士。

这群白衣剑士显然不懂什么叫做火箭炮布雷,也肯定不知道爱兰希尔帝国的地雷花样之繁多。

一个被爆炸吓得连连后退的剑士,一脚踩在了压发地雷的引信上面,他感觉到了自己踩中了东西,但是他没有看过类似的电影,不知道踩在上面不能乱动的道理。

全家大杂乱 第三章

“头儿,新38旅调防徐州的命令泄密了,这是军统发过来的通告,他们破获了一个日本间谍щww{][lā}”

“日本人还真是无孔不入,这一次抓获的间谍小组居然隐藏在军政部的一个速记员,这审查工作也太马

文学

虎大意了!”谢季元流露出一丝不满道。

“日本妄图吞并中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样的人潜伏在我们内部应该还有不少,这一回庆幸的是把他挖出来,不然后果更严重!”冷锋岂能不知道,****中枢部门是日本间谍重点对象。

所以,他这一次要求老蒋,将“愚人节”计划控制在一个相当小的知情范围内,就连密电通讯联络,也用暗语。

为此,冷锋还贡献出一套暗语系统,作为专门的联络用语。

为了防止泄密,冷锋几乎制定了严苛的保密规定,就连老蒋的言行也给予了限制,这让蒋总裁内心是很不高兴的,但为了计划能够成功,他最终还是同意了。

新38旅调防徐州,原本就打算泄密给日军的,但并不是现在,这调令刚出来,秘密就泄露了,这也太快了。

这次泄密事件,老蒋感觉自己脸上火烧火烧的,当初冷锋跟他保密的事情,非要要求他将知情.人控制在某个范围内,他当时内心觉得很不以为然,认为他太过小题大做了,自从“黄浚”案后,军事委员会严格彻查了下属的各个保密部门,对有问题,但没有证据表明是间谍的,都做了调离处理。

按理说,内鬼应该肃清了,至少高层之中没有人敢再犯了。

没想到,这一次泄密,狠狠的打了老蒋一记耳光,泄密出在军政部,何敬之被老蒋叫过来,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何敬之知道自己领导无方,自然是不停的擦额头的冷汗,心里想着,下面这些人做事也太马虎了,回去一定好好整治整治。

这一次抓到日本间谍小组的是军统,从北平刺杀大汉奸张敬尧,到泄密案的破获,戴雨农的声望和地位直线上升。

反对设立军统这样的特务组织的声音也小了很多,这一次,老蒋的秘密警察发挥巨大作用,对戴雨农的青睐更佳了。

秘密已经泄露了,想挽回已经不可能,好在这个命令并非一步到位,就算日军知道新38旅调徐州,他们也不知道第五战区会怎样使用这支战功显赫的年轻部队。

新38旅虽然没有荣誉一师那样耀眼,可裕溪口战役,对抗日军一个旅团,还生擒日军一个中队,第六师团付出数千伤亡都未能拿下,歼灭一个联队主力,击毙联队长竹下大佐。

旅长罗雨丰也积功晋升少将。

这样一支劲旅留在了第五战区,对日军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儿。

邹县,濑谷支队指挥部。

“新38旅,没听说过,一支新组建的不对吧?”濑谷启接到这个情报,很是不屑一顾道。

“支队长阁下,您还是看一下这支部队的战果?”

“战果,一支我都没听过的部队,能有什么战果?”

“支队长,第六师团的牛岛满在这支部队手下吃过大亏,另外,这支部队跟支那军荣誉一师有很深的渊源!”参谋长提醒濑谷启一声,千万不要轻敌?

“牛岛那个自大狂……”濑谷启哈哈一笑,资料放下吧,我回头看。

“支队长……”

“你还有事吗?”濑谷启很是不悦,自己这个手下已经让他很不满了,到底他是长官,还是你是长官。

“哈伊!”参谋长无奈的一点头,该提醒的都提醒了。

“报告!”

“进来!”濑谷启一抬眼皮,听的出来,外面是自己的副官的声音。

“支队长,佐藤先生回来了,不过……”

“不过什么?”

“佐藤先生身负重伤,恐怕是不行了……”

“八嘎,怎么回事儿?”

“听回来的人说,佐藤先生跟支那人水匪达成了协议,用四十根金条将我们的测绘设备和图书赎了回来,但是,不幸的是,他们在回来的路上,遭遇了支那军一支精锐小队伏击,佐藤先生在激战中被对方的击中肺部。”

“人呢,设备和图纸呢?”濑谷启激动的追问道。

“我们战死了七个人,伤了五个,设备和图纸被我们带回来了,有一些遗失。”副官紧张的低头小声道。

“遗失多少?”

“不多,大概有四五十张左右。”

“四五十张,还不多?”

“哈伊!”

“混蛋,支那人怎么知道佐藤的行动路线?”

“他们可能是盯上微山湖上的水匪了,所以才……”

濑谷启怒道:“查,马上去查,我要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这件事绝不会那么简单。”

“哈伊,属下明白!”

“支队长,我们现在是否可以给上峰交代了,上面已经几次催问佐藤和测绘队的事情了。”参谋长提醒一声。

“嗯,测绘队不是在邹县被杀的,你明白吗?”

“明白,测绘队被支那军发现行踪被杀……”参谋长当即明白濑谷启想要干什么,如果在邹县,测绘队被人暗杀,那他们就要担责任,这件事被压下来了,现在佐藤受伤回来,正好给了他掩盖责任的好机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