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睡的丹丹 下部,裸睡的丹丹 下部

裸睡的丹丹 下部 第一章

“理论上是有可能持续到夜晚的,具体要看天商盟的安排。”

顿了下,阳红霞小心翼翼地问道:“夜大人是累了吗?不如先回马车上休息,天商盟那边有消息了,我再通知你?”

比赛,是有连贯性的。

往年的武决,大多都是连着进行比赛项目,然后直接决出胜利者。

今年多半也不会例外。

“我不累,倒是有件事,我想让你查查。”

方月将自己的推测说出,阳红霞愣了下,有些不解方月为何在武决这种关

文学

头,还关心初暖城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呢。

天商盟既已出手,肯定能有办法处理的,何必自己去费心呢。

不过既是方月的要求,阳红霞心头不解,还是让人去打听了。

青司对这件事,似乎也没特别的封锁消息,有心人一查,还是查出了端倪的。

等下人把消息带回来时,天商盟那边也已经宣布了武决复赛的规则。

很简单的分组对决,一共分为四组,每组两人上台对打,胜者去下一轮,以此类推,最终选出四名强者,进行最终的争夺。

因为有轮空制,倒不怕缺人什么的。

方月是被分为第四组,由于编号完全打散随机,所以暂时轮不到他上台。

看了下老鹰商旅团的台跃马,可惜是被分在了第一组。

方月倒是想早点遇到他,这家伙就是凤凰组织十二座之一的兔座。

对这种人,方月可是不怕下狠手的。

“所有人分好组的人,都在各自的擂台就位,报到名字的上擂台对战。”

天商盟效率倒是惊人,直接就拉开了第二场武决的序幕。

随着烈日逐渐西下,武决的比赛如火如荼的进行中。

第二场武决,由于参赛的选手,起步基本都是先天境武者,所以质量很高。

每个人打起来,都很有看点,引得周围的民众纷纷喝彩。

他们平日里连见上一面都困难的先天境大人们,现在不仅可以看个够,还能看到他们纷纷拿出看家本事。

这可比平日什么放花灯之类的节日活动有意思多了。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还是那个混在其中的叫做影的天才少年,竟以后天境的实力,一路战胜好几个先天三流境武者,看的大家热血沸腾。

然后就被先天一流境武者一巴掌拍了下去,惨败落幕,甚至当被那名壮汉一巴掌拍下去的时候,影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知道自己与人级强者的差距,却没想到与先天一流境武者的差距,都这么巨大。

然而天才少年并不知道,同为后天境,实力与实力之间,那也是有着巨大的差距的。

野鸡心法练出来的先天境武者,和宗门或者势力专门培养出来的武者,实力差距之大,几乎可以越级挑战。

而天才少年运气极好的……之前遇到的,都是散野人士,即使放在先天三流境里,都是末流的那种。

亏他还以为自己战胜了那些三教九流之辈,就沾沾自喜。

看着天才少年落寞离开的背影,方月知道,这小天才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这点挫折都受不了的话,指不定哪天就被诡异给吃了。

“大阳商旅团客卿,夜色黎明!”

“在!”

裸睡的丹丹 下部 第二章

@@新书附身吕布已经通过审核,喜欢三国的兄弟可以去看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裸睡的丹丹 下部 第三章

江湖武林,乃至整个天下,俱都纷纷扰扰之际。

一处普通的山谷之中,却是幽静非常。

几处茅屋搭在一起,冒出袅袅炊烟,篱笆里有一只老母鸡正带着小鸡踱步,一派平安喜乐之气息。

钟神秀穿着一身粗麻葛衫,老神在在地望着石羽在一片空地上练功。

这小子药砂掌终于修炼到尽头,可以转修其它高深武学了。

但钟神秀看这笨蛋徒弟成就有限,一辈子能到宗师,怕便是祖坟冒了青烟——如果他不出手相帮的话。

只不过,看到疯道人之后,他心里的一些想法,又渐渐被改变。

‘宗师也就罢了,大宗师的确就是一个个信标,容易为这个世界带来苦难……因此,这方天地实际上并不待见大宗师……’

‘当然,大宗师武力高强,一些小灾小难,凭借自身武功便可以强行度过……’

‘但是,遇到真正的劫难,便不好说了……光看此次这一场大劫,何其惨烈,虽然有着帝通天谋划之故,但阴谋能如此顺利进行,也足够说明一些问题。’

实际上,此时世界上剩下的大宗师,便只余下他一个了。

钟神秀隐约便能感受到天地的桎梏,那已经不再增长的天秀点,便很能说明问题。

‘天道无私啊,当初奖励我的是你,现在排斥我的,还是你……’

钟神秀望着天穹,目光中颇有些幽怨。

相比起来,疯道人便聪明许多,直接自废了武功,反而一直活得好好的。

‘但是……我可不是疯道人,也不用自废武功,反正总是要离开的。’

既然在此世已经没有好处可捞,离开也是正常选项。

钟神秀望着浆洗衣物回来的魏红药与燕无双两女,脸上浮现出一缕笑意。

“感觉如何?还适应么?”

他看向燕无双,开口问道。

“尚可……”燕无双拢拢鬓角散乱的发丝,微笑回答:“不用再背负一切……彻底放下,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不知道是预感,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位女神捕最终选择放弃武道,就以一个平常人的身份生活。

钟神秀尊重了她的意见。

就在他想讨论今晚吃什么的时候,突然眼睛一动,看向山谷之外。

在那里,一位宗师带着几位弟子,抬着礼物,恭敬走到谷口,传音道:“金剑门慕容剑,求见荀大宗师!”

钟神秀瞥了眼旁边的燕无双。

燕无双立即道:“金剑门,合野郡宗门之一,门主慕容剑,普通宗师,未入地榜……算是本地地头蛇了。”

“我就说……隐居哪有如此简单?”

钟神秀一捂额头。

山药帮这许多人,哪怕扮作商旅,也有些引人注目。

而隐居一地,说起来容易,但生活中的柴米油盐,总得跟外界交流购买,这就容易露出破绽,特别是对于那些地头蛇而言。

‘由此可见,要是我决心带着山药帮隐居,恐怕过不了多久,便会被大武朝打上门来……’

钟神秀暗自叹息一声,朗声回道:“请进来吧。”

没有多久,慕容剑便带着几位弟子进来,看到钟神秀,立即大礼参拜,哭诉道:“自邪帝踏皇宫,横压当今世以来,天下乱战,诸侯四起,民不聊生,魔道四出,天下武林风雨飘摇啊,那些魔崽子仗着不死邪帝撑腰,气焰嚣张不可一世,我等正道死伤惨重……奈何疯道人了无踪迹,我等特来请荀

文学

大宗师出山,保一方安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