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用力啊

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 第一章

“那就这样办,我们现在就过江。”林小平一个健步上了竹筏,黄衫看了也是一愣,他离着竹筏至少也有个三四米,只一步就上了筏子,果然功夫不浅。

黄衫身子一转,竹筏自己就调了个头,朝着对岸慢慢驶去。

“哗啦”一声,林小平回头一看,却没了红袖女的身影,只剩了水面上一团涟漪。

槽头神见他疑惑,笑道:“小哥莫疑,她本就是条红鲤,你们走前面,我随后就到,开山之时,我可助你。”

林小平点头笑了笑,没有说话。

竹筏速度很快,这一人一神二精怪,不肖片刻就到了对岸,依照杨羽的吩咐,黄衫取了锅子过来。林小平在地上找了九个拳头般大小的石头。

这里正好是岸边的浅滩,流水冲下来的石头到处都是。

那鲤鱼精红袖则用自己的水囊装了一满满袋江心水,林小平寻着山壁正中四五米的9位置,把石头一围锅子一架。

红袖把水往锅里一倒,林小平又跑去砍树枝,只是附近离水很近,尽是些新鲜的树枝,早上又下了场雨,一时半会还真不知去哪里找干柴。

正急着四处张望间,槽头神却握着一根粗粗的木杆子走了过来。

红袖见了问道:“你哪里来的干柴?”

“这不是干柴?”槽头神说道。

“那是什么?”红袖问道。

“别忘了我是槽头神,下界之时,还带了两捆天草准备诱马的,放人间这许久,早就干了,一根能烧上一宿。”

林小平听了大喜,“这样正好。”

天草一燃,这火腾的一下窜起有一尺多高,那锅连底带边一下子就变了暗红色。

“掰开来烧啊,你这样烧,锅子都化了,还煮个什么水,”黄衫急道,林小平听了准备灭火,槽头神却说道:“不,就是这么烧。”

“哦?为什么?”红袖问道。

“三位有所不知,就是小哥的朋友恐怕也是听来的,这方法定时他人传授,他说的煮水一节,恐怕是情急之时听人吩咐的,他却听漏了。”槽头神说道。

“漏了什么?”林小平问道。

“此水当与热铁共煮,就是要这天草之火在水没被煮干时,就将铁化了,然后连这铁水一起洒在山壁,之后方能用刀开孔放石。”槽头神说道。

“这又是为何呢?”黄衫问道。

“此法不是开山,是破结界,你那朋友能从山壁另一头过来,想必其中必有通法术之人开了一条通路,只可惜到了此地法力没了,只能借五行合力破界而出。”槽头神说道。

“五行合力?”林小平问道。

“江心水,锅中铁,滩头石,天草杆,凌空火,此五行俱全,若非如此,那人法力不来,出不来这山壁上的结界。”槽头神说道。

“妙啊,天官就是天官,哪怕是个槽头,也比我见识广。”黄衫叹道。

“也也就这点见识了。”槽头神说道。

说话间,那水已经沸腾,整个锅子也已经烧得赤红,“快,就是现在。”

“烧成这样,这可怎么端?”红袖急道。

“这个不难,”林小平说完走到锅旁,两手一伸,从腿上拔了出两把匕首,对着锅子一边插了一把下去,两手握着匕首抬起这锅走到山前,两手一翻。

“嗤啦啦啦……”的一声灼烧的声音响起,一锅冒着着火星的铁水浇在了山壁上。

这山十分奇怪,一锅快化的铁和水浇了过去,山壁却无半点痕迹。林小平正纳闷,还是那个红袖催促了一声,“还不开孔。”

林小平这才用刀开孔,一刀下去,竟十分柔软,被沸水浇过的这块山壁,像一张竖着的面团一样。

刀尖,山壁上一块烧软的山石像块8面团一样被挑了下来,“拿不得,你只管开孔不必削山,得还了进去。”黄衫急道。

“不错,结界缺物,就成了死结,快还回去。”槽头神也说道。

林小平只得将那面团般的石头又嵌了回去,摸了摸山壁,觉得非常烫手,挖又挖不得,林小平索性改用拳头捶打。

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 第二章

瀚海真尊也见过半愚真尊,但是两人真谈不上熟,“为什么我来就太好了?”

“虫子有出窍期,最少两只,”半愚真尊沉声回答,“我、钓叟和壬屠,一共才三个人,对付两只出窍期倒不难,难的是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

瀚海真尊也没有答应他,而是看一眼冯君,“我就是跟着冯山主来看个热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出手呀,”半愚真尊理所应当地回答,“二打一的机会,多难得?”

瀚海真尊听得懂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异世界,知道人族修者战力高半筹的情况下,想要灭杀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出窍期对战,对方打不过你还可以跑。

像眼下这种出窍期二打一,还是偷袭的情况,很有可能瞬杀对手,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记得自己的初衷——就是过来看一看,回头还要杀那幕后凶手。

所以他反问一句,“邀请我入局,你说了算吗?”

这话就有点戳肺管子了,意为你不能替两门做主,不过半愚真尊有个好处,就是他专心炼器,想事比较少,所以很直接地回答,“我跟钓叟说一声就好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瀚海真尊没辙了,只能侧头看向冯君。

冯君终于也回过神来,“真尊你想去就去吧,对了,三才真尊也可以去压阵的。”

“凭什么我就只能压阵?”卫三才不满意了,倒不是针对冯君,“不待见我们家族修者,我们不插手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钓叟也过来了,闻言轻哼一声,“我倒想让你主攻呢,你撑得起来吗?”

卫三才白他一眼,“

文学

我撑不起来,你就撑得起来?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充大头?”

钓叟气得直翻白眼,他输给过对方,但那时他才出窍不久,真宝都没有炼制完全,后来他也曾经想找回场子,不过连战两次都是不胜不负。

他自认战力要超过对方,但是卫三才精通空间规则,比较克他的风格,而卫三才因为跟他打得多,所以在新漠板块的时候,才会拿他的鱼篓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多计较,“那不用你压阵了,我、壬屠、瀚海和半愚……我们四个杀两个出窍期,绰绰有余。”

他认为自己、壬屠和瀚海,都是强于卫三才的,半愚真尊也许弱一点,但是有个“天地熔炉”的神通,用来禁锢或者炼化虫族的出窍期,都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卫三才一听,更恼火了,他觉得自己中最多打不过瀚海,对上壬屠都不虚,现在对方这么安排,明显就是歧视自己这个家族修者。

就在这时,瀚海真尊出声了,“要不这样,你们四个出手,我压阵好了,半边出窍虫子的尸体,我兴趣不是很大。”

他这话说得……简直比钓叟还拉仇恨,但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半愚真尊不服气了,“瀚海,我知道你杀的异族多,不过要论财力,我真的不输你。”

“我没说我多有钱,只是看不上那点小东西,”瀚海真尊才是真的想啥说啥,“再说了,我作为压阵的,如果出来第三只出窍虫子,我负责一个人迅速解决……你们都差点!”

得,他这么一说,连卫三才这个友军都有点接受不了,“如果出来第四只呢?”

“那就只能暴露了,”瀚海真尊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只有信心快速解决一只。”

托瀚海的福,卫三才都不跟钓叟继续闹别扭了,四名真尊齐齐进入太空,汇合了壬屠真尊,去找出窍虫族的麻烦了。

他们倒是问冯君了,要不要跟着过去旁观,冯君表示我能力不足,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就来到了下京,想要看一看,九哥和覃姐都怎么样了。

覃姐的商厦……还是垮了,楼被打塌了三分之一,最顶端的两层也被摧毁了,不过剩余的楼层里,还有人在防守,看起来相当地惨烈。

九哥在地表的库房也被击毁了,废弃的金属抛洒得到处都是,地下仓库倒还算完好,但是可以看出来,也曾经遭遇了损毁,只不过修好了而已。

冯君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傍晚了,又过一阵天就黑了。

九哥来到了自家库房门口,轻叹一声,“这是……真的不来了?我可是修了五次库房!”

“物资还不够吗?”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九哥扭头看去,发现是个陌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物资,你要卖什么?”

“上次给你送了二十四万吨,”陌生人晃晃悠悠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发话,“你让两次运完,但是我们一次就达到了目的。”

最有情商的生日祝福 第三章

偌大的虔城中,只见一个个身着僧袍的和尚还有尼姑,从各式建筑中走了出来,有的来到了街道上,有的站在了阁楼顶,还有的则矗立在法场上,具是抬起头,看着半空的同一个位置。

在众人中,还包括从洞府中走出来的东方墨、穆紫雨、姑苏野以及孱离。

现身后,四人也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

这时他们就看到,在头顶虔城的半空,一道道金光从四面八方宛如蝴蝶一般飘飞而至,最终凝聚在了一起。在众人的注视下,化作了一团十余丈高的金光,金光先是的大涨,而后缓缓收敛,这时众人就看到这是一尊盘膝而坐,宛如肉山的佛陀。

这尊佛陀给人一种宏伟巨大的感觉,但是面容却极为朦胧,让人看不清真容。

虽然并非第一次看到这尊佛陀现身,但是此刻东方墨等人的脸上,依然浮现了显而易见的震色。

因为头顶由金广凝聚的这尊佛陀,正是佛祖的法相投影。

从这尊法相投影上,虽然没有丝毫的威压散发出来,可是面对之下东方墨等人的心中,无一不生出一种敬畏之心。

而且这种敬畏,还是发自内心的。

虽然他们都知道,眼前的这位乃是佛门的最高掌权者,他们依然无法抗拒那种敬畏。这种敬畏,是对此人修为、以及那种至高无上地位的敬畏。

“阿弥陀佛……”

现身之后,从半空佛祖法相投影口中,传来了一声佛号。

这一声佛号直击众人心灵,嗓音轻柔温和,让人听闻有一种身心舒缓的感觉。

在这一声佛号落下后,只听整个虔城中的僧侣异口同声:“我佛慈悲……”

声浪汇聚成一股之后,让人听闻有一种心血沸腾的感觉。

话音落下,诸多僧侣纷纷就地盘膝坐了下来。

随之从半空那尊佛祖法相投影的口中,继续传来了滔滔不绝的晦涩佛门经文。

虔城中的诸多僧侣,也随着半空佛祖法相投影,念诵起了相同的经文。

听到城中响起宛如海浪,一浪接着一浪的经文声,一股浓郁的佛性,充斥在整个城中。

在佛性的笼罩之下,东方墨等人内心更加的平和了。

眼下的他们,习惯性的选择将这股佛性从体内给抗拒出去。

虽然他们能够轻易的做到,但是每一次依然有些许佛性的气息,在他们的体内根深蒂固,难以驱除。

他们来到虔城当中,眼下已经是第五十个年头了。

五十年来,每一年佛祖法相都会降临此城,重复眼前的情形。

只是区区五十年,可无法撼动东方墨等人的心神丝毫,能够走到第十四层地狱,他们几个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但是他们都知道,随着每一次他们体内沉淀一些佛性,到了最后他们极有可能就像青木兰和慕寒一样。

就在这时,拄着拐杖的孱离,还有身形笔挺的姑苏野,转身向着身后的洞府行去,踏入其中后,就将洞府的大门紧闭。

虽然这样做,佛声依然会徐绕在脑海中,让他们无法躲避,浓郁的佛性,也依然会将他们给笼罩,可是在他们看来,至少眼不见心不烦。

这时东方墨身侧的穆紫雨,看了他一眼,而后也转身回到了洞府中。

东方墨依然站在洞府外,此刻他看着头顶那尊佛祖法相投影,陷入了沉思。

被困在此地五十年,在这五十年中,他将拂尘还有七妙树借给了穆紫雨,只是后者的参悟,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进展。

照此下去,穆紫雨恐怕无法去冲击半祖。

心中叹了口气后,东方墨看向了城中的诸多佛门弟子。

五十年的时间,他对此地的诸多佛门中人,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让人惊讶的是,此地的佛门中人,不管修为如何,但无一例外的,各个都是天资绝顶之辈,随便拿出一个放在外面,都是诸多宗门还有家族争抢的对象。

东方墨猜测,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些人才会受到佛门的重视,要让这些资质绝佳之人,一心向佛,从而助长佛门的实力和势力。

就这样,东方墨驻足在原地足足一整日的时间,直到黄昏来临,半空那尊佛祖的法相投影,重新化作了一片片金光,向着四周扩散消失。

这时东方墨下意识看向了前方不远处一个席地而坐的和尚,只见此人站起身来,向着某个方向行去。

而这和尚所行去的方向,赫然是虔城的一处城门。如果东方墨所料不错的话,此人应该虔诚向佛了,所以可以离开这十四层地狱。

这些年来,每一年佛祖法相投影降临,并在城中讲道诵经,都会有人被成功的度化。

跟东方墨所想的一样,那和尚走到城门的位置后,城门主动的打开了,此人一手滚动着念珠,一手竖放在面前,口中念诵着经文迈步离开了虔城。

东方墨叹了口气,也转身回到了他的洞府。

他盘膝坐在石床上,法决掐动之下,周围一缕缕灵气涌来,被他给炼化成法力。

现在他所在的地方,是在第十四层地狱,而他的修为只是破道境,所以他能够尝试去冲击归一境。

只是五十年过去,他尚未触摸到归一境的瓶颈。想要突破到归一境,他需要领悟法则之力。

因此东方墨决定,若是穆紫雨依然毫无所获的话,那他就要将他的拂尘法器给收回来,以此宝来感悟法则之力,从而尝试冲击归一境了。

“笃笃笃……”

就在他心中如此想到时,只听他洞府的大门,被人给敲响。

东方墨从打坐中回过神来,起身来到大门前。打开门他就看到穆紫雨正站在门外,这时嘴角含着一丝笑容看着他。

“原来是穆师姐,请进!”

说着东方墨就缓缓侧身,穆紫雨顺势踏入他的洞府。

将石门关闭后,只听东方墨道:“不知道穆师姐最近可有什么收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