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一夜7次:甜宠硕大h

白洁一夜7次 第一章

今天早上十点起床,就看书评,想剧情,但一直卡到现在,也没法动笔,反而心里有些话,想跟大家聊一聊。

从哪儿开始说呢?

就说《第九特区》这本书的转变吧。

这本书从一开始,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定要写一本与市场风格完全不同的末世文出来,要有厚重感,要有特殊环境下的人物,场景,剧情,还有复杂的人性反应,扒开恶的一面的同时,也要有温情,有激励人心的东西存在,用多角度,多细节,去刻画出一个真实的世界。

前面的一些自我要求,我自问目前都做到了。

前期秦禹团队为了活着,为了能更好的生存,矛盾斗争全部集中在地面上,很多读者看的是,秦禹一步步崛起的爽快感,而我在隐晦中更想跟大家表达的是——

药业集团垄断,浮华之下的孤儿院,猖獗的人贩子团伙,多种族下的歧视,矛盾,还有曾经为了大区做出贡献的辐射村处境等等。

每一段剧情的矛盾,起点,到尾声,都是不一样的,都是我思考了很久后,想隐晦讲给大家的故事,让一些认真的读者,在读的爽的同时,也能收获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进入中期,秦禹为了功名利禄,为了集团能更好的发展,开始进入军政系统!

而在这时期,波澜壮阔的时代已经揭开了一角,在军阀势力,相互碰撞后产生爽感同时。

更有铁帽子王,遥望西北战区,见同胞战死一万人的无奈:

也有项择昊有心杀敌,却无力参战的痛苦:

更有老三角地区,不发展,就是被吞掉的悲剧,浦瞎子一步步侵略,为了民众,民族的同时,也在伤害着我们的民众和土地,那究竟谁对谁错呢?

秦禹坐拥川府后,回首望去,是刘子叔惨死的悲剧,是关琦无法回头的遗憾,是耀光和天成一个个老人离开的痛苦,他的王座之下,已全是尸骨……

在这一刻,权利之下,已经不是呼风唤雨的快感,而是秦禹慢步在重都街道上,跟可可说的那一句责任。

写到现如今的四百万字,我在绝大部分的隐晦情感表达上,都很满意。我不想违背市场规则,写出一本让人看一眼憋屈无比的书,因为那样也不一定是真实的,我更想让大家爽快,乐呵的同时,在有那么一点点情感波动,能看到一些值得反思的东西。

白洁一夜7次 第二章

通天走后,整个江府内久久没有声音,很宁静,针落可闻。

似乎……

都还没缓过劲来。

大世界的事情,总归是太震撼了。

令他们久久难平复。

通天的话太可怕,一个诸神界居然那般恐怖。

最令人瞪目结舌的是金手指的事情。

青莲和鸿钧或许是不知金手指意味着什么,甚至也不知那是什么意思。

但江缺知道,那代表着一次又一次的算计啊。

而能批量制造金手指的诸神界,是一方大世界。

“那究竟是一处怎样的大世界呢?”

老实说,江缺的内心很好奇,他想去看看。

或许能彻底解开心中的迷惑,包括他的金刚镯。

现在他有许多猜测,但都还没有得到证实。

他江缺需要去验证一番,或许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吧。

不过……

还需要准备一番才行。

江缺的内心是向往的,也是很期待的,那方大世界应该很繁华吧。

而那种浩瀚无垠的地方,万族林立,正是他想去看看的地方。

或能有所收获。

“师尊,真有那种大世界吗?”

青莲似乎有点不敢相信,但江缺还是点点头,“有,而且通天不可能撒谎。

一个有用的前辈,一个用得到的前辈,对他很重要。”

“师尊,那我们真的要去诸神界?”

鸿钧问道:“不知要何时才能去,又需要怎样的准备呢?”

“先尽量提升修为吧。”

江缺淡淡地说道:“不管什么时候,强大的修为都是根本。”

实力为尊,强者为最。

只有强大的存在者,才有发言权。

……

金鳖岛,碧游宫。

自江府回来后,通天就把各种大阵开启,防止有人出手。

他也怕江缺了。

也怕青莲和鸿钧,毕竟他二人都是天道级的存在。

一旦出手,将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情况。

开启大阵后的通天一脸冷然,“想去诸神界怕是不容易,不过,让你们先去探探路也是挺好的。”

毕竟他通天在诸神界里有仇家,还不止一家两家,而是很多家。

江缺身上已经沾染他的气息,一旦出现在诸神界里,应该就能被那些仇家发现。

到时候……

免不得要替他通天挡些灾难。

当然,这事他是利用人了。

不过,也只是相互利用,他也不算完全骗。

至少,百分之九十九的信息都是真实的,也作不得虚假。

“大世界里,金手指可是被明令禁止的东西。”

通天暗道:“等你们去到诸神界后,就会发现了。”

通天也不怕江缺生气,等江缺发现的时候已经在诸神界了。

即使会生气,也最多是他没有介绍清楚。

无关紧要。

他觉得没多大问题。

到时候他通天也基本上快要恢复,自然无事。

也不怕惧怕了。

“只不过,等去到大世界后,你可能会发现一些奇怪的事情。”

通天暗道一声,“毕竟诸神界很大,大到大道级在里面都是蝼蚁。”

在通天的猜测下,江缺应该就是大道级。

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而蝼蚁者,随时都有可能要死的。

想当年,他通天在诸神界里的时候,都觉得诸神界大得无法去看清楚每一个角落。

要知道,当年他也是一尊强者,也是一位恐怖的存在者。

现在呢。

一切都变了。

曾经种种神奇,种种不可思议,都成为过往云烟。

随时都要飘散而去。

转世重修,也不是谁都有这么大的毅力坚持,也不是谁都能重回巅峰。

也有可能失败。

“还好,我现在已经修炼到天道级了。”

通天暗道着,“至少,我迈出很大的一步,开始正式踏上强者之路。”

而三界中。

其余诸圣们只是好奇着,只是盼望着,实则他们的突破依旧遥遥无期。

毫无办法可言。

他们本身的本源就不完整,想要突破就必须补全本源。

但他们又不知道这点,所以才会遥遥无期,一直等待着。

似乎……

也没有结果。

他们不知道通天是怎样突破的,只是羡慕不已。

江府。

青莲和鸿钧开始给江缺介绍起江府的情况来。

除阿黄这只狗子外,其他妖都没了。

出走的出走,转世的转世,重修的重修。

基本上都是耐不住寂寞的人,不对,是妖。

修行太艰难了。

当他们数千万年都不得寸进,都不能突破,那种滋味才是道理。

只有狗子忠诚。

一直守护在江府,守护着大门。

“阿黄,你的本源不够让你突破到天道级。”

江缺淡淡地说道:“你可以随本座一起进入诸神界去,等到那大世界后,我再为你寻找可以补全本源的方法。”

“谢主人,我愿意。”

狗子还是很听话,也很忠诚,他知道江缺是自己的主人。

肯定不会害自己。

一人一狗,外加两个徒弟。

去闯荡诸神界。

阿黄依旧化作一条土狗模样,没有化成人形,按他的说法化成人形就不一样了。

情况就不同了。

说不定主人也不再在乎自己。

一只土狗,可爱多了。

青莲和鸿钧倒是不理解,人形状态不是能更好地修行吗。

为何不用。

但他们并不知道阿黄的想法。

“各自收拾一番吧。”

江缺淡淡地说道:“同时,也注意出去把这方世界里的修行资源搜刮一下。

白洁一夜7次 第三章

李阎也收到了高宏伯的讣告,那时候的他满以为应龙之死和自己无关。

阎浮短暂的风波随着高宏伯的死,和大批烛光会的人被骄虫逮捕,最后平息。

拍卖行的价格波动趋于平缓,比之前的平均物价大概平均贵上20%左右。以此计算,查小刀的净亏损在三十万阎浮点数以上,如果算上他大手大脚花掉的部分,那就亏的更多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两天后,查小刀的伊尹试炼,失败了。

对于进入阎浮会的行走来说,阎浮试炼失败说不上家常便饭,但也并非什么天塌下来的坏事。也就只有李阎特立独行,明明是阎昭会二席,居然连一次阎浮试炼也没经历过。

“我真傻,真的。”

失败以后,查小刀直奔李阎家里,痴愣愣的诉苦。

桌上的东安鸡还冒着热气。

李阎扯下一只鸡腿。

“阎浮点数的事就不要提了,争取早日六司。白嫖就好了。伊尹试炼怎么也失败了?”

查小刀摊在沙发上,叹了口气:“伊尹试炼的虽然每次的内容细节不同,但大体无外是给食客们烧制宴席。本来我以为,90%以上的厨艺传承,加上几道传说级的菜肴成品,足够唬住那几个食客。谁知道运气不好,有个老饕尝出我做的东安鸡调味不正,一口断定我玉皇味的道行不到家,结果……”

查小刀一拍大腿:“折了。”

李阎几口就把鸡腿吃干净,舔着手指问:“那几个食客是什么人?”

查小刀一摊手:“我怎么知道啊。”

李阎隐约觉得伊尹的阎浮试炼绝不是做好一桌宴席就能完成,不过阎浮试炼,说到底还是要靠查小刀自己,李阎帮不上忙。

“那怎么才能调正这道玉皇味呢?”

“正路就是不停地试味,拿捏火候。捷径就简单了,找到老食谱和对应材料,一步到位。”

查小刀撕下一块鸡肉:“我看啊,我还是得回人·癸丑一,碰碰运气。”

他露出追忆的神色。

“恐怕你一时半会回不去了。”

李阎把鸡骨头丢进垃圾桶。

“怎么说?”

李阎分享给查小刀一封文字简讯。

“阎浮行走请注意,您于果实秀儿(原序列神·丙申九十九)中的替身忍土于昨日发出一系列讯息,你面对的局势发生一系列恶劣的变化,以低级忍土的智力和能力,已经无法正常应对,极端的情况下(大屿山陷落,澳门陷落),不排除永久根茎通道关闭的可能性。请尽快回到该序列果实执行新的阎浮事件,或者提升忍土的能力水平。”

所谓提升忍土的能力水平,说白了就是缴纳一笔不菲的费用,让后土多耗费一点cpu,让你的忍土变得更加强力,但李阎不打算花这笔冤枉钱。

“这可不是件小事。”

查小刀也严肃起来,他还背着贷款,要是南洋出了问题,无疑是雪上加霜。

“我看不如这样,后土为我准备人·癸丑一的假身份,至少也要四个月,咱们干脆先回南洋一趟,别让后院起火。”

通常来讲,80%以上的果实和阎浮事件,是对二席无条件开放的,可惜人·癸丑一并不在此列。它对绝大多数阎浮行走都不开放,只有少部分原本就在果实中具备“同位体”的幸运儿,有可能获得进入这类果实的资格,查小刀就是其中之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