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娇妻公务员、白洁一夜7次

我的娇妻公务员 第一章

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

生机勃勃到每一个行星仿佛都有生命一般。

安不浪感觉到了宇宙虚空风在抚摸自己的脸颊,鸿蒙之道在欢欣雀跃,星系众星在有规律地闪耀,仿佛进行着一场永不停歇的大型灯光秀。

甚至于,他体内的鸿蒙宇宙之心,都在快速地跳动着,焕发了某种新的活力。

“这是一个生命造化之地。”

“鸿蒙宇宙‘生命’奇迹的中心。”

安不浪骑乘着白龙,沿着鸿蒙之道一路前行。

在整个路程中,金木水火土五行法则烙印在虚空,让少年快速感悟吸收。

这同样是极度难遇的仙缘,五行法则好似不要钱一般,快速融入生命体,能够让一个生灵的道快速圆满,并且更加深邃强大。

安不浪面有明悟:“混沌,阴阳,五行生命……这是宇宙诞生的道,还是鸿蒙之道想要告诉我们的道呢?”

他的体质有混沌仙体,对于五行的领悟同样如鱼得水,再加上鸿蒙宇宙之心的共鸣,五行法则快速烙印在他的道体中,让他肉身越发深邃不可测。

众人落在一方小型漂浮大陆上,吸收土之法则。

结果那块数千里的大陆,突然间变成了一头强大无比的石头魔,爆发出强大无比的重力,张开巨口想要反向吞噬众人。

纳兰锦璃吓得一个甩尾,顿时就是一阵崩天裂地。

随着爆裂声和惨叫声响起,将那宛如大陆巨大的石头魔被砸得四分五裂。

这位龙女不小心已经成长为可以轻易毁灭星辰的真龙了。

一个威胁解除,众人再次欢快吸收土之法则。

没多久,他们又来到了一片星空海的地方。

那里有一朵朵浪花在跳舞,在歌唱,在欢快交谈。

安不浪等人在这里吸收了最为本源纯粹的水系法则。

在这里甚至有水之精灵在为他们唱歌,为他们跳舞,那清丽迷人的舞蹈,悦耳动听的歌声,让他们流连忘返。

紧接着就是万林丛

文学

生的生命之星。

安不浪与纳兰锦璃等人,在这个星辰上势如破竹,斩杀恶敌,吸收木系法则,不仅如此,他们还在这里结识了新的伙伴。

再之后,他们来到了金属大星,吸收金系法则。

他们跨越无边火海,甚至在火海中遇到九天仙火。

那九天仙火虚无缥缈,炽热无双,甚至可焚烧仙道和灵魂,灭杀无数仙人。

众女都是害怕地避让,唯恐避之不及。

安不浪初露锋芒,以不可思议的手法截取了九天仙火融入己身,并将金乌神瞳修炼至最后一个阶段,王神,将神火淬炼至了最高的层次。

金木水火土五行圆满之后,众人继续前行。

轰隆隆!

前方雷霆爆闪。

几头浑身缠绕雷霆的雷天灵出现了。

它们极其强大,每一缕闪电都能将晶石劈成齑粉。

同时,它们的速度也极快,化作一道道电光毫不留情地扑向安不浪等人。

纳兰锦璃吓了一跳,强大的她,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待回过神的时候,数头雷天灵已经逼近眼前。

刹那间,漆黑的九幽淹没了一切。

数头雷天灵只来得及一声惨叫,就被九幽力量吞没得干干净净。

苏沐笑吟吟地收手,道:“锦鲤,走路记得看路呀,这里十分危险,我们可大意不得……”

“我即使看路也来不及反应呀,它们太快了。”纳兰锦璃小声嘀咕。

这个小团队的分工还是很明确的,苏沐是战力担当,墨诗负责玄学,安不浪负责底牌,至于她纳兰锦璃,就是个坐骑,顶多加上个招财宝宝的属性。

别的不说,其实这个阵容安不浪还是十分满意的。

他走到哪儿都能身陷险境,从而找到神妙的机缘。

烙印着道法的上古碑文,蕴含着五行本源的仙级珍宝,上古天灵遗落的能量核……他们收获的东西数不胜数。

我的娇妻公务员 第二章

瀚海真尊也见过半愚真尊,但是两人真谈不上熟,“为什么我来就太好了?”

“虫子有出窍期,最少两只,”半愚真尊沉声回答,“我、钓叟和壬屠,一共才三个人,对付两只出窍期倒不难,难的是怎么才能不暴露自己。”

瀚海真尊也没有答应他,而是看一眼冯君,“我就是跟着冯山主来看个热闹,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手。”

“当然要出手呀,”半愚真尊理所应当地回答,“二打一的机会,多难得?”

瀚海真尊听得懂这话,他也不是第一次到异世界,知道人族修者战力高半筹的情况下,想要灭杀对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出窍期对战,对方打不过你还可以跑。

像眼下这种出窍期二打一,还是偷袭的情况,很有可能瞬杀对手,这样的机会确实很难得,不过他也记得自己的初衷——就是过来看一看,回头还要杀那幕后凶手。

所以他反问一句,“邀请我入局,你说了算吗?”

这话就有点戳肺管子了,意为你不能替两门做主,不过半愚真尊有个好处,就是他专心炼器,想事比较少,所以很直接地回答,“我跟钓叟说一声就好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

瀚海真尊没辙了,只能侧头看向冯君。

冯君终于也回过神来,“真尊你想去就去吧,对了,三才真尊也可以去压阵的。”

“凭什么我就只能压阵?”卫三才不满意了,倒不是针对冯君,“不待见我们家族修者,我们不插手还不行吗?”

就在这时,钓叟也过来了,闻言轻哼一声,“我倒想让你主攻呢,你撑得起来吗?”

卫三才白他一眼,“我撑不起来,你就撑得起来?手下败将也好意思充大头?”

钓叟气得直翻白眼,他输给过对方,但那时他才出窍不久,真宝都没有炼制完全,后来他也曾经想找回场子,不过连战两次都是不胜不负。

他自认战力要超过对方,但是卫三才精通空间规则,比较克他的风格,而卫三才因为跟他打得多,所以在新漠板块的时候,才会拿他的鱼篓做比较。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多计较,“那不用你压阵了,我、壬屠、瀚海和半愚……我们四个杀两个出窍期,绰绰有余。”

他认为自己、壬屠和瀚海,都是强于卫三才的,半愚真尊也许弱一点,但是有个“天地熔炉”的神通,用来禁锢或者炼化虫族的出窍期,都是非常有用的。

可是卫三才一听,更恼火了,他觉得自己中最多打不过瀚海,对上壬屠都不虚,现在对方这么安排,明显就是歧视自己这个家族修者。

就在这时,瀚海真尊出声了,“要不这样,你们四个出手,我压阵好了,半边出窍虫子的尸体,我兴趣不是很大。”

他这话说得……简直比钓叟还拉仇恨,但他就是那么理所当然。

半愚真尊不服气了,“瀚海,我知道你杀的异族多,不过要论财力,我真的不输你。”

“我没说我多有钱,只是看不上那点小东西,”瀚海真尊才是真的想啥说啥,“再说了,我作为压阵的,如果出来第三只出窍虫子,我负责一个人迅速解决……你们都差点!”

得,他这么一说,连卫三才这个友军都有点接受不了,“如果出来第四只呢?”

“那就只能暴露了,”瀚海真尊理所当然地回答,“我只有信心快速解决一只。”

托瀚海的福,卫三才都不跟钓叟继续闹别扭了,四名真尊齐齐进入太空,汇合了壬屠真尊,去找出窍虫族的麻烦了。

他们倒是问冯君了,要不要跟着过去旁观,冯君表示我能力不足,还是算了吧。

然后他就来到了下京,想要看一看,九哥和覃姐都怎么样了。

覃姐的商厦……还是垮了,楼被打塌了三分之一,最顶端的两层也被摧毁了,不过剩余的楼层里,还有人在防守,看起来相当地惨烈。

九哥在地表的库房也被击毁了,废弃的金属抛洒得到处都是,地下仓库倒还算完好,但是可以看出来,也曾经遭遇了损毁,只不过修好了而已。

冯君过来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傍晚了,又过一阵天就黑了。

九哥来到了自家库房门口,轻叹一声,“这是……真的不来了?我可是修了五次库房!”

“物资还不够吗?”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九哥扭头看去,发现是个陌生人,于是眉头微微一皱,“什么物资,你要卖什么?”

“上次给你送了二十四万吨,”陌生人晃晃悠悠走到他的面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歪着脑袋发话,“你让两次运完,但是我们一次就达到了目的。”

我的娇妻公务员 第三章

所有的星辰都被白昼之光吞没。

明亮的光中,红色的影子高高悬浮,使得金乌都黯然失色。

赵襄儿从深埋了许久的柔软中恋恋不舍地抬头。

他们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变了。

周围不再是皇城的上空,而是一片白得虚无的世界,他们像是站在冰面上,上空是与冰雪相映的火。

等到骤然亮起的光芒散去,视线才终于一点点回到瞳孔里。

三人终于看清了来者的模样。

那是一头巨大的、不可描述的神秘之鸟。

它的每一片羽毛都有人那么大,若是真身展露,它张开翅膀的模样说不定可以覆盖整个赵国。

它不似凤凰那样拥有七彩的羽,它的身上只有红色,深浅不一却纯粹的红。

它的身体表面像是一个随时喷涌岩浆的巨大的河流,火星四溅,灼烫骇人,岩浆之流按照一个具体的,恢弘的轮廓不停地流淌变幻着,无法叙述它每一时刻的具体模样。

这是或许是朱雀的影。

它的神话形态包裹在了熔浆里。

但即使如此,它带来的威压依旧无穷无尽,那是视觉和心灵上双重的压迫,金乌在看到它的第一眼,便仓皇地顺着宁长久的眉心躲进了紫府里。

金乌还是幼雀,没有直面朱雀的勇气。

赵襄儿向着这只火焰燃烧的大鸟虚影缓缓走去。

大鸟之上,一个宫装女子缓缓地走了下来。

宁长久眉头皱起。

他发现,这个宫装女子与赵襄儿朱雀国中的侍女如出一辙,只是她带着更多的威严与灵气,宫装的长裙好似金色拖动的影。

“参见殿下。”宫装女子对着赵襄儿行了一礼,平静开口。

赵襄儿看着她,问道:“你是来接我回去的?”

宫装女子点头道:“是。”

赵襄儿问道:“我能留下么?”

宫装女子摇头道:“不可,这是娘娘的圣谕。”

赵襄儿蹙眉道:“你……也叫娘亲娘娘?”

“嗯。”宫装女子道:“其实很小的时候,我就在你身边保护你,一直到你十三岁为止。”

赵襄儿沉默片刻,觉得微微不适,她问道:“那十三岁之后呢?”

宫装女子道:“接下来的三年,娘娘为你安排好了所有的道路。”

“所有的道路?”赵襄儿微惊,她看了宁长久和陆嫁嫁一眼,成婚时略施粉黛的眉眼在连续的大战之后花了,看上去却很是可爱。

宫装女子道:“半个时辰之后,我会接引殿下去崭新的地方,那是一个在法则边缘建造的小国,你在里面完成最后的磨练,七年之后,朱雀神国大门开启,殿下便可回去,见到娘娘。”

“娘亲……”赵襄儿犹豫了一会儿,道:“这些隐秘让他们听到了,娘亲会生气么?”

她生怕自己问了出格的问题,然后连累宁长久与陆嫁嫁被什么“死人最能保守秘密”的理由给抹杀掉。

宫装女子道:“你若信赖他们,娘娘便没有意见。”

赵襄儿螓首轻点,松了口气。

“那你是来做什么的?”赵襄儿问。

“接引殿下回家,解答殿下的疑惑。”宫装女子一板一眼道:“殿下可有疑问?”

赵襄儿想了一会儿,认真道:“我有疑问。”

“请殿下发问。”宫装女子恭敬道。

赵襄儿道:“娘亲是谁?”

宫装女子道:“娘娘是朱雀神国的国主,朱雀神。”

……

天地没有异响,但每个人的耳腔中都听到了雷声。

哪怕是早有猜测的赵襄儿,在真正确认此事之后也有些心驰神摇。

南州是世间的一个小州,赵国更是南州一隅的小国,而朱雀神……是世间十二位最强大的存在之一,自己竟是她的女儿?

“我是亲生的么?”赵襄儿疑惑道。

宫装女子道:“殿下是娘娘创造的,娘娘创造的所有生灵皆是她的女儿。而你,是她喜爱的一个。”

赵襄儿看了一眼捏在崭新的冰与雷构筑的羽毛,问道:“我也是这样的存在吗?”

宫装女子道:“此乃无可奉告之事。”

“那你说一些你知道的。”赵襄儿道。

宫装女子道:“我只负责回答疑问。”

宁长久盯着她,忽然发问:“我与襄儿的婚约也是娘娘亲自订下的吗?”

宫装女子冷冷道:“我只回答殿下的疑惑。”

赵襄儿想了一会儿,认真道:“我想知道,娘亲给我安排的命运,与我走过的命运,是否一致。”

宫装女子道:“你多次偏离了轨道,到最终还是走到了这里。”

赵襄儿平复心绪,问:“那你可以告诉我,娘亲给我安排的命运,原本是怎么样的吗?”

……

宫装女子说起了娘娘最初规划的图卷。

朱雀之影撑起的翅膀遮住了他们。

这片领域,除非白藏有心窥视,否则没有人可以看到此处的内容。但鱼王的计划失败,白藏虽为国主,应也不会继续深入而为,公然与朱雀为敌。

“十三岁那年起,你在殿前击败了荣国而来的二皇子和他的侍卫,真正开始修行,之后你的所有境界都会随着娘娘事先安排好的点缓缓向前,直到你十六岁。那时候的你达到了通仙的顶点,因为血统和能力特殊的缘故,你的通仙足以比肩长命。”

“这也是你履行婚书的年份。”

“这一年,娘娘早在瑨国设置了天启,九月,瑨国天启诞生,瑨国国君自以为得到神谕,在神灵的安排下创造出了一个杀人的木偶,开始策划将这个神灵降生的载体带去赵国。她安排了乾玉宫的一系列事,包括自己的死亡。”

赵襄儿静静地听着她的诉说。

这些事情在这两年里,她已经猜测得七七八八了,此刻听到宫装女子确认,她也并未觉得惊奇。

但她还是有一事无法想通:“若是我接纳了那份婚书呢?那之后的命运轨迹岂不是改变了?”

宫装女子答道:“娘娘安排的是你拒绝婚书的道路,若是你接下,那么赵国之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娘亲会送你去未婚夫所在之处,后面的安排与另一位存在有关。”

赵襄儿握紧了宁长久的手。

他们对视了一眼,无需言语,他们也都知道,若是不经历这些,以他们的性格,这封婚书根本就是形同虚设的。

赵襄儿道:“那么这封婚书的意义何在?”

宫装女子道:“我不知道。”

赵襄儿秀眉微蹙,心想自己这个夫君也太便宜了吧?有和没有都一样?

赵襄儿继续问:“后面的呢?”

宫装女子道:“杀人木偶被瑨国潜入的杀手想方设法地投入了乾玉宫中,策划了许久的混乱在秋天的第一个月发动,乾玉宫大火,娘娘连同那些侍女被‘火’烧死,只余下几枚棋子事先逃逸出去,其中一位给了你一封秘信,你慢慢想通了许多事,明白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之后,你心中的复仇之焰燃起,开始精心布置起了复仇的计划。”

“在你很小的时候,你曾经‘误入’过古井,那是娘娘的安排,她就是为了让你看那头老狐一眼,这是未来你终将面临的大考。过去,五道境界的神魂难以打灭,只因为那位神明还活在世上,它庇护着所有当年与他相关的妖,但是这些年,他的力量越来越弱,而神国的镇国之剑已可以将它们杀死。”

“那么……为何神国之主不将那些镇杀的大妖都杀死?”赵襄儿不解道,那些大妖对于国主来说应是隐患才对。她也是现在才明白,那柄供奉在赵国的仙剑,居然是朱雀神国的镇国之剑……

宫装女子回答道:“将镇国之剑带出神国非常麻烦,而且在外面的世界每使用一次力量便会消耗一部分,如今在十二神国之外,隐约还藏着一个恐怖的敌人,所以国主不愿意让镇国之剑离开神国。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因为那一位还活着。五道之妖杀与不杀对于国主不重要,那如今他还活着,就很重要。”

赵襄儿道:“圣人?”

宫装女子道:“是。”

“圣人是谁?”赵襄儿问。

“一个将死之人。”她所能说的只有这么多。

赵襄儿没有追问,她继续道:“之后娘亲的安排呢?”

宫装女子道:“之后你开始实施杀死所有敌人的计划,而娘娘给你安排的最大敌人,便是杀死那头老狐,于是你打算借刀杀人,在放出老狐的同时,让它按照你的计划

文学

,清除掉那些必杀之人,最后以皇城作为决战地。”

“你按部就班,先杀死了乾玉宫之乱的主使,将雀鬼杀人的传言在皇城中散播开来,制造空幻。随后你挟持国师,偷走传国玉玺,打开红尾老君的第一道神魂封印,利用这道封印去杀死巫主。接着你指使宋侧夺走焚火杵,抢走赵复的王位,然后在皇城中与老妖狐进行第一战。”

“这场战斗娘娘只做了指引,并没有替你安排,若是你不幸败给了红尾老君,那娘娘只能给你重塑之后的路,或者……直接放弃你。当然,你是娘娘的女儿,所以你看来惊心动魄的谋划反转,在我们看来失败的可能并不高。”

“之后,你会杀死老狐,然后在生辰宴上遭遇一次刺杀。刺杀你的,便是实现准备好的杀人木偶,他潜伏在生辰宴里,趴在丘离的背上,在你放松警惕之时发动刺杀。那个杀人木偶拥有堪比紫庭境的修为,那也是你最惊险的一次。”

“接着,你会用尽一切手段,在仅有一口气的情况下来到了九灵台,唤出九羽,觉醒力量,杀死那个木偶人。”

“但同时,这个举动会引发墟海里的吞灵者。”

“吞灵者在计划中并没有作为你真正的敌人,它的作用是让你产生对天地的恐惧,这种恐惧会压迫你的道心,直到以后的某一天,化作点燃道种的火把之一。”

“负责杀死吞灵者的是你未婚夫的二师兄。他会在你即将身死之时出现,斩杀吞灵者。”

“至此,皇城对你的考验便算完成。”

宫装女子面无表情地说完了这些。

听着的三人都不自觉地锁紧了眉头,他们互相看了一会儿,都能察觉到彼此目光中的不对劲。

陆嫁嫁曾听宁长久说过他前世的事,隐隐约约能猜到一些变数的原因。

赵襄儿更为不解……那个杀人的木偶,为何从不曾出现?

“这与我所经历的不同。”赵襄儿说道。

宫装女子道:“是,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确实出现了,超出了娘娘意料之外的事。”

……

神国之主乃真正算无遗策的天人,除非是同样层次的人所作所为,否则根本不可能瞒过神主。

宫装女子坦诚道:“变数的发生在那个名为宁擒水的道士身上。那个道士来自临河城,临河城中藏着一个白骨尸魔,他是那个尸魔的棋子,却在娘娘的安排之下入了皇宫,尸魔力量并不完全,慑于娘娘之威,不敢贸然出手,只好悄悄尾随,伺机而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