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肥水不流外田第5部分阅读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第一章

蓝染的幻象破碎之后,地狱意志显化的巨大怪物怒吼一声,狰狞恐怖的脸竟然从中间缓缓裂开,里面露出了蓝染的容貌。

这血淋淋没有皮肤的身躯配上蓝染英俊的脸庞,看起来十分的违和,比之之前那张没有皮肤的面孔反而看起来还要更加让人不寒而栗。

佑介眼中瞳力发动,一个缠绕着金色火焰的黑甲武士站在了蓝染融合的地狱意志面前,正是适合对付体型巨大敌人的须佐能乎。

须佐能乎伸出右手从前方一直在剧烈燃烧的赤金色火焰中拔出了残火太刀,然后直接提刀杀了过去。

由于融合崩玉后的佑介灵压已经达到了尸魂界所能承受的极限,此时须佐能乎的力量同样也已经处在了死神世界的巅峰,手中的残火太刀环绕着金色的火焰,每一刀都在地狱意志的身体上留下了极其严重的伤害。

但是地狱意志作为地狱的化身,只要地狱的力量不停的补给,它的身体就能瞬间修复。

“宇智波佑介,没有用的,只要地狱还连接在这里,你就无法打败我!”

蓝染一边疯狂的大笑,同时巨大的双手继续将空间裂缝向着两边拉扯,似乎想要整个身体都进入尸魂界。

与此同时,由于他所开辟出的空间裂口太大,地狱的力量已经涌入了尸魂界之中,一些地狱的咎人以及地狱之中的狱卒也想要从空间裂口之中进入到尸魂界。

不过好在此时须佐能乎控制火焰包围了这一片区域,那些咎人和狱卒还没有跨入尸魂界就被化为了灰烬,但是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只要蓝染继续在这里扩大空间裂口,迟早会给地狱中的咎人和狱卒有进入尸魂界的机会。

“从我开辟这裂口之时,一切都已经阻止不了了。当那些不死不灭的咎人和狱卒进入尸魂界、虚圈乃至于现世之后,他们杀戮所得的力量都会成为我的力量食粮,所有被他们杀死的生灵灵魂的归处将会是在地狱!”

蓝染脸上满是疯狂的神色,现在的他并不在乎自己不是佑介的对手。

只要能够让地狱的力量渗透到尸魂界、虚圈和现世,那么迟早整个世界都会化为地狱。

听到蓝染的话,佑介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没想到蓝染竟然打着这样的算盘。

就在这时,佑介想到了织姬能够「拒绝一切」的力量,这也许这就是将蓝染彻底赶出尸魂界的答案!

站在须佐能乎体内的佑介看向远远躲在一旁的织姬,用神威的力量将她传送到了须佐能乎的体内。

“织姬,现在也许只有你的力量才能拯救这个世界了。”佑介看着织姬说道。

织姬闻言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两只圆圆的大眼睛瞪得更大了,她知道自己的能力十分特殊,但是也根本不可能做到应付现在这种局面的地步。

“可是我能做些什么呢?”织姬呆呆的问道。

佑介目光看向前方那巨大的红色空间裂空,语气平淡的说道:“将眼前的怪物赶回地狱,并修复这个空间裂口。”

“啊?我吗?”

织姬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巴,同时伸出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

她无法想象眼前这个强大的男人都无法做到的事情,自己怎么可能做到?

此时时间紧迫,佑介也不再和织姬多解释,而是右手直接按在织姬的肩膀上,一股强大的灵压注入到了对方的体内。

此时织姬全身的衣服都因为灵压的波动而飞扬起来,一头橘色的长发化为了金色向上飘起,双眼之中也绽放出了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光芒,宛如降临到世间的女神一般。

“怎么样,现在能够做到了吗?”佑介微笑着说道。

织姬看向不远处的地狱意志和空间裂口,眼中闪过坚定的神色。

她重重的‘嗯’了一声,然后抬起了自己的双手。

“瞬盾六花·入侵拒绝!”

织姬发动了自己的能力之后,头上的发卡化为了六道光芒飞向了空间裂口所在的方向,然后结成了一面巨大的六边形的橘色光盾。

这面光盾出现之后,一道金色的光芒从光盾中射出,将地狱裂口和地狱意志全部都笼罩在了其中。

“宇智波佑介,你终于想到对付我的方法了吗,这样的反应可是比我预想的要慢了一拍!不愧是「万象的拒绝」,真正的神的力量!”此时的蓝染不仅没有惊慌,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

在金色光芒的照耀之下,巨大的空间裂口开始渐渐被修复闭合,蓝染附身的地狱意志也因为空间裂口的闭合而不断的被挤压,不得不向地狱之中后退。

不过在佑介的眼中,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此时一面巨大的镜子浮在地狱意志的身后,上面映射出了蓝染的身影。

地狱意志的脸上蓝染的面容渐渐消失,又化为了原本那没有皮肤被挖去眼鼻舌的恐怖脸庞。

“这就是你的谋划吗?”佑介沉声问道。

巨大镜面之中的蓝染微笑道:“不错,这也必须要感谢你!这一场应该算是平手吧,真是期待我们的下一次交手。”

佑介摇了摇头:“这一场是你胜了,不过若是还有下一次的话,我必然要将你彻底铲除!”

镜面之中的蓝染深深看了佑介一眼,然后缓缓抬起了右手。

“镜花水月·散!”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巨大的镜面骤然破碎,化为了无数光点消失在了佑介的面前,而蓝染本人也随之离去。

刚刚的织姬也听到了佑介的话,但是她却看不见镜花水月幻象下的蓝染也听不见蓝染的声音,十分疑惑的向佑介问道:“刚刚您在和谁说话,蓝染他被逼回地狱之后还会回来吗?”

佑介叹息一声:“真不愧是蓝染惣右介,这一仗还远远没有结束啊!”

原来蓝染和地狱意志融合之后,发现自己虽然拥有了不死不灭之身,但是力量却完全被地狱所束缚,从此停止了成长的可能性,这让蓝染无法忍受。

不过一旦将灵魂融合进地狱意志,想要在脱离出来可以说几乎没有了可能。

为了能够让自己突破地狱的桎梏,蓝染最终确定了一个十分危险的计划,那就是借助佑介和织姬的力量将他从地狱意志之中驱逐出去!

作为第一个看出织姬力量本质的人,蓝染的眼光毋庸置疑。

他清楚织姬的的力量层次凌驾于他所见过的所有力量之上,只不过织姬没有发挥这种力量层次所拥有的底蕴而已。

织姬虽然没有这样的力量底蕴,不过消灭了友哈巴赫融合三种崩玉的成为新的灵王的佑介却是有这样的底蕴。

因此蓝染制造出地狱入侵尸魂界的危机情况,迫使佑介利用织姬的力量发动「万象拒绝」的能力,将地狱驱逐出尸魂界。

但是驱逐力量发动的同时,作为正面接受这股力量的地狱意志和蓝染会受到最大的影响。

在蓝染本就想要脱离地狱意志的情况下,便可以借助这股驱逐的力量将自己的灵魂从地狱意志之中剥离出来,重新获得自由之身!

随着悬浮在瀞灵庭上空连接地狱的巨大空间裂缝被织姬和佑介联手关闭,在瀞灵庭所发生的这一场旷世大战也算是尘埃落定。

这一场战争唯一的败者就是友哈巴赫,企图掌控世界的他不仅没有达成自己的野心,他的力量也彻底成为了佑介的一部分,帮助佑介成为了尸魂界、虚圈以及现世这三个世界的新神。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第二章

安朝三百二十七年,西南大旱,伴有蝗灾。

国政拨款被层层盘剥,救灾粮食还未抵达目的地便已经全都是袋袋浮米,底层全都是木糠和砂石。

一时间,饥荒遍地,西南三州犹如地狱,众灾民人人易子而食,啃食树皮,生吞泥土。

一个守备森严的村镇,一群走投无路的饥民。饿红的双眼,让双方都像是从饿鬼道中爬出的恶鬼。

双方都没有过错,可如今都要为了生存而互相厮杀。

饥民数量过多,墙垒三日而破,村镇上下被杀戮一空,连粮食带尸体都被吃得一干二净。

唯有镇内柳家幼子柳秀,得蒙柳家故交,一位天极四象门长老相助,得以从饥民的围攻中幸存。

“王伯,这世间总是如此苦难吗?还是说仅仅是现在如此?”

瘦弱不堪的幼童站在片草不生的山丘上,他眺望一望无尽的干枯大地,以及如乌云般飞掠而过的蝗群,柳秀茫然的询问苦笑的修行者,他无法理解这一切发生的缘由,为何风调雨顺的西南三州会突然数百日不降寸雨,为何大旱之后又紧跟蝗灾。

“天地轮转。阴晴雨雾。这大旱灾情,非我等凡人能够操控说来可笑,你王伯我修行玄武控水诀,本以为能在这旱灾中有所作为,可事到如今才发现,既然天地不予,你又怎能求取?一丝水汽都没有,什么道法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啊。”

“人力有穷,人力有穷。”

长叹一口气,依然是凡人的修行者仰视仍然千里无云的天空,眺望遍地尸骸枯骨,他哀叹着,喃喃道:“故老相传,近千年前,天地中仍有仙神存在,能呼风唤雨,移山倒海……如今若还有仙人存在,想必就能改天换地,终结这苦难吧。”

“是吗……天地不予……”

柳姓的幼童轻轻重复道,他的双眼中,透露出和他年龄不符的聪慧和决心。

“既然如此。那我,一定要成为仙人。”

天极四象门,玄武坛法主王首道,携柳家幼童柳秀归入门中,经过测灵摸骨,确认其身负‘天生道体’,乃千年不遇之才,故而被收入门主旗下,赐道号‘钟灵’,受悉心栽培。

八年后,柳秀柳钟灵,时年十七,修至后天巅峰,大宗师之境,得传天极四象门核心秘法,‘天雷麒麟法’。

三年后,弱冠之年。

柳钟灵成为天极四象门第三十七代掌门人,各法主长老皆心悦诚服,认为他已超越先贤,如若不是绝地天通,或许真的可以飞升成仙。

二年后,二十二岁。

柳钟灵剑挑六合,无敌于天下,天极四象门压服神州其余七大道门,成为道门魁首。

五年后,二十七岁。

柳钟灵深感门中五大根本传承法落后于时代,主持修法,再造传承,突破性的创造出复合性道法,以及种种道法的全新应用。

自修法结束那一天起,天极四象门便将他的画像挂在祖师一侧,所有新入的弟子,除却拜祖师外,还需拜他。

这便是天极四象门门主,道门魁首柳钟灵修成后天巅峰后的,第一个十年。

但柳钟灵对于这些虚名毫不在意,半点也不感兴趣。无论是天下无敌,还是道门魁首,亦或是弟子的跪拜,三不朽之立言的修法……这些,对于修行者而言,都是泡沫。

他还是不能成为仙人。

“不行,如若想要突破后天巅峰,进入典籍中的‘先天境界’,我就必须将全身上下用灵气贯通,从内到外都修的无一瑕疵……内修我已抵达巅峰,可是外修,却需要天地间的元气辅助,令我之心神可以贯穿天地,感天地之灵而成长。”

“但是天地元气的浓度远远不足以支持我感悟天地之灵,壮大自我的心神魂魄……天路已绝,这条道,断了。”

风度翩翩的道人枯坐在掌门大殿中,天下无敌的柳钟灵已经不再出手,可是已经无人敢于与他为敌。现在,他真正的敌人并非是任何有形有质的存在,而是这天地和时间本身。

“我已经抵达此世的上限,虽然我能感知到,我的极限远不止如此,可是环境不允许。”

经过无数次的尝试,柳钟灵最终确定,这世间近乎所有的传承都已经断绝了前路,不可能修成先天。

除非……他自己再创一套传承。再创一套可以壮大魂魄,统御天地之力的道法。

但这实在是太难了,需要耗费的时间,可能需要用到柳钟灵自己接下来的一生。不能将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怀着这样的想法,柳钟灵再次前往神州各地,收集各大门派的典籍,从上古洪荒之时的神话传说,一直统计到如今。

他终于计算出来,灵气的兴起和衰弱,是有着起伏规律的,而如今这个时代,灵气的浓度其实是在不断上升的,而这个上升的幅度,约莫在九十二年到一百一十四年这个区间内,抵达巅峰。

到了那时,哪怕是没有创出新法,他也可以以天地蕴灵,成就超凡。

“至少九十年,甚至一百多年后……”已经三十岁的柳钟灵,站立在满是石碑的山间,能看见,以其为中心的岩石大地都被人用真气抹平,而上面铭刻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字符,似乎是用于推演计算一些极其复杂的东西:“枯荣交替,生死转换,千年的衰竭抵达极限,所以到了那时,天地将会迎来一次大兴。”

抚摸着自己的长须,道人疑惑地低声自问:“可我能活这么长时间吗?”

然后,柳钟灵笑道:“我当然可以。”

修行者的寿命,就是一口真气的轮转。常人时常开玩笑说,只要保持呼吸,人就不会死,但这种玩笑,对于道人而言,便是现实。

只要一个大周天的灵力运转不停息,修行者是不会老死的。

确定了这一点后,柳钟灵再一次有了目标和希望。

在他成为天极四象门掌门人的第二个十年里,他研习其他门派的道术,还学会了炼丹,也与其他想要争夺道门魁首,天地第一门之位的其他门派斗法,为神州百姓击退外道的邪魔妖人,甚至数次陷入险境,受了重伤。

虽然柳钟灵的修为天下第一,可是世间的上限也就不过是后天巅峰罢了,大家都是后天巅峰的大宗师,几个人围殴一个,还是偷袭,哪怕是柳钟灵也要退避。

接受治疗时,淡然如他,偶尔也会心生不忿:“可恨,这些人不过是一味照走前人老路的庸才,就是凭借时间积累修为,抵达了和我一样的境界……倘若再多几个人偷袭,哪怕是我,说不定也会死。”

“可倘若我能成就先天……”

修成后天巅峰的第三十年,柳钟灵四十七岁。

因深感时间不足,他培养出了天极四象门下一代的门主种子,更新了天雷麒麟法。但因西北出现后天巅峰的妖兽雷雕风虎,携裹兽军突袭城镇,柳钟灵还是义无反顾的率队前往西北,剑斩妖虎,掌毙雷雕,还太平于民。

同样受伤的弟子细心涂抹药膏,为他治愈伤口,柳钟灵笑着安慰对方:“没事,雷法本就是越用越熟,这一次战斗,令你师父我深有体悟,新法又有了一些灵感。”

“待我开创新法,成就先天吗,你我师徒二人便可更加方便的帮助万民……哎哟,你这个逆徒,手轻一点!”

“行了行了,守心你过来,我为你疗伤,顺便示范一下,涂药需要怎样的力度。”

修成后天巅峰的第五十年,柳钟灵六十七岁。

感觉到自己的肉体开始衰老的他,传位给自己的弟子,成为太上长老休养身体。

到了这个时候,柳钟灵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的誓言与决心,他仍然尝试帮助其他人,并创造了一种专门灭杀蝗虫和蝗虫卵的雷法道术,灭杀了一地的蝗灾。

凭此,他甚至得到了安朝当代皇帝的真人册封,神州各地都有了生祠。

虽然还不能完善新法,成就先天,但听到这个消息,颇有些郁闷的柳钟灵还是振奋了一段时间。

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 第三章

……

好吧!

小丫鬟巧儿,也是颇为无奈,你是小姐你说了算。

我想想办法琢磨琢磨,怎么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这首诗塞给新姑爷?

与此同时,中庭。

王守哲好整以暇地坐在了石凳上,冥思苦想起来。

说实话,远睿这首诗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按理说身为一个穿越者脑子里装满了古代诗词,随便拉一手千古名篇出来,都能秒杀了柳远睿那首。

但是终究这是他自己的大婚,还是想办法自己作一首诗。哪怕作的不是很好,却也是自己的东西,抄来的诗词去哄骗老婆,总觉得没劲。

柳远睿他们也没有催,只是笑嘻嘻地看着姐夫在那里苦苦思索。他知道做一首诗可不容易,尤其是做一首好诗得慢慢琢磨。

正在此时。

小丫鬟巧儿后院从中匆匆跑出,挤过人群狠狠地撞在了王守哲身上。

“哎呀,新姑爷不好意思,是我走路太匆忙了,撞疼你了吧?。”

就在王守哲目瞪口呆之时,那姑娘很机灵地塞一张纸到他手中,然后还朝他挤眉弄眼了一下,暗示一下你懂的。

再然后她就飞奔跑了。

这姑娘还真是来去就像是一阵风。

弄得王守哲有点哭笑不得,感觉好像是后面那位,好像有点坐不住了,找了个小丫鬟过来帮忙塞了一首诗给他。

这不是作弊吗?

好吧好吧,娘子帮夫君的事情哪能叫作弊呢?

这叫恩爱!

想到此处王守哲,心中还是有点点感动的,暖洋洋的。

可柳远睿却是愣在了当场。

刚才那个不是姐姐身边的丫鬟巧儿吗?

这么莽莽撞撞地一头栽到姐夫怀里,塞了一张纸,当大家都是瞎子吗?

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在作弊吗?

霎时间柳远睿,有一种眼泪哗啦啦地感觉。我远睿辛辛苦苦为姐姐撑腰,怎么一个一个都在拆台?

你说这作弊也就作弊了,手法还如此拙劣,如此明目张胆,让他情何以堪啊?

作弊的手法就不能高明一些,也好给他留几分尊严行不?

巧儿的手法的确很拙劣。

其他小舅子小姨子们也都看到了这一幕。但是他们一个一个都在装聋作哑,好似什么都没有看见。

这摆明了就是后院那位在帮助未来姐夫作弊,常年积威下,谁敢吭声?

柳远睿也是无奈道:“姐夫想差不多了吧,咱们赶紧开始吧?”

他心想既然是姐姐作的诗,不管怎么说都得喝彩捧场,否则惹怒了姐姐,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其弟弟妹妹们也在装模作样:“是啊,姐夫差不多了,我们开始了。”

可王守哲却摇头说,不行不行,我还没想好。

惹得柳远睿翻了一下白眼。

你这要装模作样到什么时候?明明我姐姐已经在帮你作弊了,你却还说没想好。

行,你要演就演了,谁叫姐姐亲自出手了呢?

片刻之后王守哲终于站了起来说道:“我想好了,远睿的诗很好。姐夫只能班门弄斧一番,献丑献丑。”

‘好,姐夫来一个。”

小舅子小姨子们纷纷呼喊了起来,作出了一副翘首以盼的模样。谁都知道王守哲那首诗,可是后院的姐姐作的,甭管怎么样大家负责轰然叫好就行。

只见王守哲背负着双手,在中庭内一步一步踱步,没几步后他吟出了第一句:“神女仙阙怜苍生,执戟殿前守长夜。”

“?”

众人一听,脑子里顿时反应出了画面,好像说的是一位女神在她的天宫之内,为天下苍生而忧愁,处理着凡间之事,一位执戟仙将守在殿门前,陪她度过漫漫长夜。

还没等他们回过味儿来,王守哲第二句又吟了出来:“岁月轮转千百回,终得人间连理枝。”

众弟弟妹妹们,开始明白了过来。这是讲了一个故事,姐姐是那位忧心苍生的神女,姐夫是那位默默守护的天将,最终那神女不知是否因为要救赎苍生而下了凡间,却和姐夫命运偶遇共结连理。

听起来好像还不错啊,把姐姐抬得挺高啊。

然后他们就开始轰然叫好了起来,这是姐姐作的诗,而且听起来好像还挺有味道的。

“不对!”柳远睿一惊,“这不是姐姐的手笔。姐姐不可能把自己比作神女,把姐夫比作一个守夜殿前卫士的。”

“原来这样啊?”小舅子小姨子们回过神来,不过话又说了回来,姐夫这首诗味道还可以,就是好像还缺了点什么味道。

“还不错了,姐夫能有这样水准,已经算是文武双全了。”

“是啊是啊,虽然比远睿那首诗要略逊半筹,但是把姐姐可是抬得很高。”柳氏家族对文化培养也是不遗余力的,大家都有些鉴赏能力。

“过关了过关了。”柳若蕾直接欣喜交加道,“大家快让开,别耽搁姐夫接新娘子。”

便是连陈方杰都是佩服道:“没想到守哲还是颇有些诗才的,比我要强半筹。”

蓦地!

柳远睿却表情凝重阻止道:“大家等等。”

“呀?”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柳远睿身上。远睿你不是吧,姐夫这首诗已经很不错了,还不成还想为难他?

柳若蕾更是狠狠而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远睿,莫要太过份啊。”

“莫要误会,莫要误会。”柳远睿急忙举手投降说,“姐夫这首诗的确还不错,但我觉得还缺乏了些什么。姐夫,莫非这诗还有下半阙?”

下半阙?

众人一愣,远睿好像说的有点道理,此诗意犹未尽的模样,好似并不完整。

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王守哲。

王守哲也不矫情,继续开始吟起后半阕来:“惟恐娇妻乘风去,骗说娘子天宫寒。”

“?”

大家一怔,都被带入了姐夫的心理状态之中。试想,一个苦苦守候了无数年的殿前卫士,有幸和心中神女在凡间喜结连理,这自然是大好事。

但是他又心中害怕,有朝一日心爱的娇妻,终究会飞升而去,因此他不惜哄骗妻子说天宫不好,如此惶惶恐恐的心情,一下子展现出来了。

“好,好一个唯恐娇妻乘风去,骗说娘子天宫寒。”柳远睿叫好不已。

其余人也都纷纷叫好。

随后,王守哲又念出了酝酿已久的最后一句:“牵手儿女泪眼盼,祈愿万世同枕眠!”

此句一出。

所有人都愣住了,所有人眼前都浮现出,姐夫王守哲拉着一双儿女的手,眼泪巴巴地看着神女姐姐即将飞升,非常依依不舍的模样。连还未出世的儿女这一招都用出来了,要不要这样无耻啊?

最后一句就更无耻了,祈愿万世同枕眠。

这是让姐姐这辈子嫁了他还不算,还得嫁一万世啊?我呸,太无耻了。

正是有诗为证:

神女仙阙怜苍生

执戟殿前守长夜

岁月轮转千百回

终得人间连理枝

惟恐娇妻乘风去

骗说娘子天宫寒

牵手儿女泪眼盼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