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第一章

婚后的男女除了烦恼日常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之外,还有一个千古难题,那便是过年该去男方家还是女方家。

不过沈郁和梨香倒是没有这个苦恼,因为两边的新年刚好错开来了嘛,她家过年,沈郁就陪她去横滨,他家过年,梨香就陪他留在苏南。

二月九号一大早,梨香就已经起床了,今天是公司放假的第一天,因为之前都要上班,年关也近了,家里还没有大扫除呢。

沈郁醒来的时候,便看见梨香戴着一顶防尘的帽子,脸上也戴着口罩,手里举着一个长长的鸡毛掸子,垫着脚踩在凳子上,举高高地打扫着梁顶的疙瘩角落。

“你小心点,别摔着了。”

见她的椅子摇摇晃晃的,沈郁吓了一跳,赶紧过来帮她扶着。

“不会摔啦,我站的很稳的!”

然后梨香就啊地一声摔下来了。

扑到了沈郁的怀里。

沈郁稳稳地搂住了她,她又不重,抱起来一点都不吃力,而且身子软软的,烫烫的。

梨香眨巴着大眼睛,半张脸藏在口罩里,也看不太清她的表情,只见她脸上快速地升起红晕……

“你是故意的吧?”

“我才没有……沈郁君才是故意的……”

“我怎么故意了,我要不是抱着你,说不定你今天过年就得脖子挂着手过了。”

“你还说不是故意的……快松开我……”

梨香的脸越发的红了,大眼睛也水雾蒙蒙的,充满了柔媚的感觉。

直到这时,沈郁才发觉自己的双手抱的位置有些惊人的柔软和弹性,他下意识地抓了抓,梨香便一扭屁股,啊地怪叫一声,喊着沈郁君变态变态一溜烟地跑了。

真不是故意抓你屁股的。

沈郁洗漱的时候,梨香便在厨房准备早餐,等他刷牙洗脸上完厕所,早餐也准备好了。

“我们是今天下午回去吗?”

“嗯,这次回去过年要住几天了,你东西都收拾好没?”

“我昨晚就收拾好啦!”

“……”

吃过了早饭,两人继续一起大扫除。

其实梨香平时都有打扫卫生,家里干净得很,也不怎么用打扫的,但仪式归仪式嘛,小女生就是喜欢这些。

沈郁身高腿长,打扫屋顶和擦窗户之类的工作就交给他了。

梨香哼着歌儿,去了他的房间,把他的被套、床套、枕头套全部拆了下来,放到洗衣机里面洗。

沈郁还没开始收拾行李,梨香便从床底下拉出来他的行李箱,打开他的衣柜,帮他收拾行李,比如过年要穿的新衣服啊、新内裤啊、还有日常要用的剃须刀啊之类的,整整齐齐地码放在行李箱里面。

论在这方面的细心程度,一百个沈郁都不及她。

沈郁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有目标的人,主要体现在他做完一件事时,一定会知道下一件事该干嘛,可是这个特质在打理家庭琐事上就不管用了。

“窗户擦完了,现在干嘛?”

“沈郁君把被子拿到楼顶去晒吧,今天风很大,天气又好,下午就能干了。”

“被子晒完了,现在干嘛?”

“沈郁君去把家里的对联贴一下吧,阿姨说老房子这里也要贴对联的。”

沈郁把院子大门风化褪色的旧符撕下,换上喜庆的大红色新对联,又拿着一张张‘大吉’‘大福’和贴花粘到屋子里,新年的氛围也一点一点地来到了家里了。

今天按农历来算的话,已经是腊月二十八了。

记忆中小时候,张晓茹在小年开始的时候,就开始在准备过年的事情,备年货啦、做年糕啦、掸尘扫房啦等等。

客厅有一个香火位,昨天下班去买菜的时候,梨香按照张晓茹教她的,也买了不少用来祭祀的贡品,都是一点年糕点心,也买了香烛,打扫完之后,她便在家里点了几支香,虔诚地祈祷一番,还让沈郁也过来一起点香。

“你倒是越来越像一个华夏姑娘了。”

沈郁想了想,又道:“就是以前的那种,妈妈辈。”

“我觉得这些事情都很有意义啊。”梨香说,“我们家里过年也要做这些的,妈妈都会教我,不过华夏这边跟我们那边稍微有点不同啦,但意义都是一样的,如果过年只是放假的话,那就太可惜啦,毕竟一年只有一次,要有仪式感!”

“嗯。”

也确实是这样,有时候总想着简单点、不要弄太多复杂的东西,但其实过个几年后,再回忆起来,记忆犹新的,反倒是那些很复杂、很有仪式感的事,沈郁细想近几年的春节,大致都没什么印象了,倒是十多年前还很小的时候,那时候过春节的记忆最深刻。

记得小时候除夕一大早,沈郁便会和一群兄弟姐妹们去采摘用来煮水洗澡的植物,比如柏树叶、柚子叶、长命草、桔子皮等,说

文学

是可以洗掉晦气,新的一年会好运连连,于是中午吃完饭便开始烧火煮水。

直到现在,沈郁都很清楚地记得水的味道,有股淡淡的香草味儿,洗完澡便兴奋地穿新衣服,然后新年便开始了。

忙碌了一个早上,家里已经大变了模样,说不出具体的变化在哪儿,但就是有种迎新的感觉。

梨香去准备午饭,沈郁把在院子里晒太阳的小肥猫抱了进来。

“喵呜?”

白小萌懒洋洋地看着沈郁,干嘛呢,小猫咪只会卖萌和陪睡,虽然很想帮忙大扫除,但小猫咪也木得办法呀。

“你已经好几个月没洗澡了,过年得洗个澡。”

沈郁伸出手指点了点它粉红的鼻尖,白小萌就叼着他的指头轻轻地咬。

“喵哇呜喵喵……”

白小萌不想洗澡,它又不脏。

只是抗议无效,过年还是得带它一起回家的,趁现在有空就给它洗个澡。

盆里已经放好了热水,白小萌乖乖地走过来,用脚尖试了试水温,然后踩了进去,一屁股坐在温热的水里。

它平时虽然不喜欢洗澡,但洗起澡来还是很乖的,自己也很主动。

沈郁帮它把毛发打湿,挤上沐浴露帮它仔细地搓泡泡,洗的时间长了,白小萌就有些不愿意,身体下意识地想要跳开来,每到这时,沈郁就会用手指勾勾它的下巴,两根手指来回地轻轻勾动,再给它轻轻地按摩捏捏,白小萌就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每当沈郁的手顺到它的尾巴根时,它的屁股就会不自觉地高高翘起,眼神越发柔媚。

“喵……”

“沈郁君洗澡好温柔……”

不知什么时候,梨香站到了卫生间的门口,一脸羡慕地看着有沈郁帮它洗澡的白小萌。

白小萌也拉开眯着的眼缝瞅了她一眼,那眼神里仿佛在说‘我有男人帮我洗澡你有吗’‘很舒服哦’‘ki~mo~ji~~’

“啊,沈郁君你快看!小萌它又在跟我炫耀了!它好得意!”

“胡说八道,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思?”

沈郁温柔地帮白小萌把身上的泡泡冲洗干净,然后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将它包起来,抱着它来到了客厅,拿出吹风机轻轻地帮它吹干毛发。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第二章

三月的天还不算太热,挺着大肚子坐在房檐下的江采月却满头大汗,身上燥热的难受,再有半个月就要生了,她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若不是被庶姐设计陷害,此时她就是京城李府的少夫人,哪像现在这样要给一个乡下穷小子生儿育女?住的是漏风的破房,吃的是粗茶淡饭,想吃个肉那男人都得心疼半天。

看了眼院子里一斧子下去就能劈开一截木桩的男人,俊是挺俊的,可粗鲁也是真粗鲁。

哪像她原来要嫁的那个男人,一身绫罗绸缎,不论啥时候手里都拿着把扇子,那么轻轻一摇,不知摇乱了多少姑娘家的芳心。

江采月更加看不上陆安郎了,放下手里陆安郎给炒的南瓜子,‘哎呦’叫了一声,陆安郎立马扔了斧头跑了过来,紧张地问:“怎么了?怎么了?宝儿又不乖了?”

江采月白了他一眼,“我饿了,晌午想吃肉,你把后院那只鸡炖了,整天叫的人睡不安稳。”

陆安郎为难地皱了皱眉,江采月脸一沉,“我这是什么命?好好的财主家小姐,嫁个穷种田的不说,想吃口肉都没有。我还活着做什么?不如死了算了。”

陆安郎便陪着笑脸解释,“采月,大花是留着下蛋给你补身子的,杀了往后你就没蛋吃了。再过几天你就要生了,到时坐月子不能没蛋吃。”

江采月却看也不看陆安郎,捂着肚子就喊起了疼。虽然知道江采月多半是装的,陆安郎还是不敢拿她肚子里的孩子冒险,“好好,采月你歇着,我这就去把大花杀了,给你炖了吃。”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第三章

“蒙姐,我有个想法。准备去Y国,找一本书。”

“啊?”林巧蒙一惊,“又是找书寻宝?你还有完没完?上次去海上十几天,遭遇了帆船全船大血案,幸亏你囫囵着回来了。没稳当几天,又要去Y国!Y国是那么好去的地方吗?”

“怎么就不好去?买张机票就去了,他们国家又没有太多让你签证难的资本。”

“脏乱差,热带疾病,露天公厕……哪一样都要命的。”

“没事,我是医生嘛,讲究卫生,再说,真得病了,我也会治的。”

“治个球!”林巧蒙嘲笑着,点了他脑门一下,“他们那里没中药店,你哪里去买草药配方?”

“我不会得病的,”张凡道,“我想了很多天,这个,一定要去的。有一本涉及到修炼的书,本是我们大华国的绝门秘籍,因为阴差阳错,后来流落到了Y国。他们不会修炼,那本书估计已经躺在图书馆几百年上千年了,我得去把它弄回来,国宝回家,续我大华文化,另外,主要还是可以照本修炼。”

“你不是一直在修炼吗?我也被涵花给逼得在修炼呢,还要找什么劳什子修炼书?”

“你一直在修炼?”张凡有点奇怪,看来涵花真能劝!林巧蒙这样整天忙于诊所的女人,竟然也能沉下心来修炼!

“不信?”

“不太信。”

“不信的话,”林巧蒙左右看了看,视线中没有人,坐到一只马扎上,拿起张凡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身上,“你不是有小妙手吧,试一试,看看有内气没有?”

张凡小妙手一试,果然是元气满满!

“嗯,是有点功夫,进步相当快。”

张凡说着,把手抽出来,手指捻着,体验着手指肚上的油腻,赞叹地道。

“要是你再弄来一本书,瞎修乱修,非整出走火入魔的事不可。”林巧蒙脸上酡红,把衣扣系上,把衣襟放下,扯了扯,扯平了。

张凡摇了摇头:“你不懂。那本书非拿到不可。那本书里有捷径。”

林巧蒙脸色微微黑了一下,呶着嘴道:

“你不会像那个和尚一样,一走好多年吧?”

张凡看到她眼里的不舍,双手扳着她香肩:

“巧蒙姐,多说几个月,我就回来,找到找不到,我都回来。我今天跟你商量,主要是……我想和涵花一起去,又要让你一个在家里落单……”

“去吧去吧,你涵花姐一天看不到你如隔三秋,不带她去带谁去?我没事,自己一个人惯了。”

林巧蒙说着,说得十分恳切,但眼里有一缕哀怨。

“下次,我想去F国找董江北,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

林巧蒙一听,从马扎上站了起来,惊讶地道:

“怎么回事?去F国?董江北的下落找到了?你怎么知道他在F国?”

张凡微笑一下,很装逼地道:

“我做过一个梦,梦里看见董江北坐在路口,他身后有一个十字路口的停牌,上面的字母,暴露了他的所在地。”

“什么字母?”

“暂时保密……据此,我大概知道他在F国,而且,甚至可以判断出他在哪个城市。”

“噢噢,那好那好,我真的很想和你一起做一次异国旅行呢。一言为定,到时候,可不要涵花妹妹再抢了我的头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