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尺度到肉黄文,快穿之双修系统(h)

大尺度到肉黄文 第一章

琴酒蹲在青枫身边,俯身盯着青枫,左手从大衣内侧拿出一把匕首,右手一点点滑过青枫的脸侧,眼里戾气越来越重。

真的很像。

这双眼睛……

不是像雪莉,而是像阿摩瑞特!

两人那双眼睛的区别,他比任何人清楚。

睁眼或许难以分辨,但闭眼的侧脸,阿摩瑞特的下眼会有些许平直拉长而后上扬的轮廓……

这一点跟她那个公安卧底的哥哥倒是有几分相似!

青枫感觉到冰凉的手指划过脸颊,也听到琴酒举动带起的衣料的细微声响,脑海里还原了琴酒的举动,后背寒意弥漫,缠着一条

文学

透明钓鱼线的右手食指慢慢收拢。

隔了数辆车的车子里,男人注视着青枫所在角落,原本微眯的眼睛又眯了些,手悄然探向身后摸到座位缝隙里的枪,手指轻轻开了保险,借着停车场尽头的打斗声,掩盖子弹上膛的声音。

另一边,立柱阴影的角落里,压低帽檐的男人也同样举动,将子弹上膛后,握紧枪,对准琴酒的方向缓缓举起。

青枫耳朵捕捉到了那细微声响。

有另外两个人在这里,还带着枪?

其中一把是……H&K-P7M8。

而且子弹上膛时的一点细微不同,让她很快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安室透!

而另一把是GLOCK17?

她可以确定那子弹上膛声不在10米内,不会是琴酒,而贝尔摩德不会用这类枪。

也就是说,除了安室透、琴酒、贝尔摩德,还有另外一个悄悄潜伏在这里的人。

格洛克系列一般是特工或各国政要保镖喜欢用的,但其他人也不是不行,很难从这点判断出来人的身份。

是透子的帮手?自己一边的人?还是琴酒那边为了某个目的布下的陷阱?

琴酒右手在青枫下颚骨处顿住,嘴角突然一扬,目光森冷,左手中的匕首高高扬起。

这个时机杀了她,也有三个蠢贼背锅。

那就最后确认一下!

死?还是活?

嗒、嗒、嗒……高跟鞋声接近。

琴酒手中的匕首在半空中骤停,盯着青枫的目光渐渐恢复平静。

暗处,扣着扳机的两个人也跟着收回力气,手指都有点快抽筋的感觉。

“好歹你也帮帮我啊,三个人呢,”贝尔摩德走过来,依旧顶着‘夏目桃子’的伪装,笑眯眯道,“怎么了?在这儿……”

“解决那三个人对你来说不难吧?”琴酒站起身的同时,把匕首收回口袋里,转身走出阴影。

青枫依旧闭眼躺在原地,收紧的手指又慢慢放松,不过钓鱼线依旧紧缠在手指间,不敢放开。

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贝尔摩德侧头,“你是怎么了啊……GIN?”

琴酒侧目对上贝尔摩德的视线,嘴角却扬起一丝意味不明的弧度,“你就当刚才是被阴魂迷了心智吧。”

贝尔摩德一怔,提醒道,“被情绪影响可不是你的风格……”

要是确定波本有问题,怎么做都不过份,但要是杀了这个女孩让波本心生芥蒂、做出危害组织的事,得不偿失。

“我知道该怎么做!”琴酒强行打断,和贝尔摩德擦肩而过,径直走出停车场。

他停手可不是因为贝尔摩德、波本,亦或者别的人,是确认过……他自己不想杀!

片刻后,外面车子发动驶离。

贝尔摩德皱眉。

琴酒好像冷静下来了。

那个男人可不是莽莽撞撞的性子,以后应该也不会再发生这种事……

不过最后那句‘知道’似乎又极其不爽,到底怎么样还很难说。

一牵扯到阿摩瑞特,琴酒还真是跟打了神经针一样,想什么完全琢磨不透。

还有,他明明早该走了的,为什么还留在停车场里?

想不明白,贝尔摩德随即不再多想,看向倒地的女孩,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配上字发了邮件出去。

「波本,你的女朋友在我手里,想带回去就自己找过来吧,三十分钟不到我可就带走藏起来了哦……

——Vermouth」

发了邮件,贝尔摩德蹲下身,一手拄着脸颊看青枫。

明明她都不是小女孩了,还玩这种孩子气的游戏……

传染力还真是强啊,她们这类人。

不过,偶尔一次也没关系吧。

要是波本找不过来,真的偷偷带走藏起来好像也不错……

睡着的样子都是一样,很乖巧……

贝尔摩德突然失笑,把青枫抱到那边宫本由美和三池苗子身边,轻轻放倒。

立柱后,安室透看了一下手机的邮件,收回视线,一边利用一辆辆车子的反光镜、玻璃窗折射,盯着靠在那边抽烟的贝尔摩德,一边在心里默数着时间。

大尺度到肉黄文 第二章

宋窈窈又做了那个梦,梦里,她跟霍云阙结婚了。

她家哥哥臭着脸站在台下,看着爸爸牵着她的手走过长长的地毯,最终将手交到另外一个男人手里,眼里流露的满是不爽。

妈妈见状,拍了拍哥哥的后背安抚,看向台上的眼神带着欣慰。

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漂亮,哪怕年过五十,却因为保养得宜,丈夫疼爱,孩子孝顺。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看上去像个刚刚三十岁的美妇人,眼睛清澈一点也不像年过半百的人。

主持婚礼的年轻神父勾唇一笑,立刻引起全场女孩们集体犯花痴。

脖子上戴着的十字项链,在璀璨的水晶吊灯下散着银辉。

他问:“你愿意吗?”

“我愿意——”

文学

晨微醺的阳光肆无忌惮的钻进房间,热情亲吻床上那张白皙的小脸。

那么多年过去,时间好像在她身上停留,那是上天的眷顾。

她习惯整个蜷缩在被子里,只露出小半张粉嫩白皙的脸,阳光下,皮肤细腻的犹如新生婴儿。

霍云阙端着温水走进来时,听到的就是这句‘我愿意——’,他脚步一顿,无法遏制地轻轻一笑。

他知道,他的小娇妻是又做那场梦了。

宋窈窈感觉到额头发痒,她嘤咛了声悠悠转醒,一睁眼就受到来自某位男人的美颜暴击。

眉眼线条深邃,五官清隽逼人,带着他独特的气质,就像是一副上好的水墨画,上头绘着世间独一无二的人。

“唔……你干嘛啦……”

她咕哝了声,习惯性地伸出手去。

霍云阙俯身,让她勾住脖子,大掌托着她柔软不盈一握的腰肢把她抱起。

在明亮光线下,小女人身上的红色痕迹无处遁形。

像雪地里盛放的红梅,从圆润的肩膀处开始蜿蜒而下。

霍云阙亲了亲她的额头,“这么喜欢婚礼,要不我们再办一次?”他提议。

宋窈窈还迷迷糊糊,脑袋枕在他宽阔肩膀上打盹,听到这句,小脸倏然红了。

埋着脑袋吐槽,“婚礼之所以神圣,难道不就是因为一辈子只可以有一次吗?”

再办一次是什么鬼啊!

她扯了扯霍云阙的耳朵,心想这男人的脑回路真是越来越古怪了。

霍云阙哪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轻笑一声,“你不是一直惦记?”他拿过那杯温水,也不用宋窈窈动手,直接喂到她的嘴边。

宋窈窈喝了口,闻言白嫩嫩的小脚踹踹他,“就会笑话我!”

“有么?”霍云阙俯身,双臂撑在床上,将她困于身下。

宋窈窈早就不是当初那个经不起挑逗,一害羞就恨不得整个蜷缩起来的小姑娘了。她嘻嘻一笑,主动勾住男人的脖子送上香吻,“不过在梦里经历再多次,我的答案永远都是那一句。”

我愿意——

霍云阙眼底笑意涟涟,他刚要吻回去,宋窈窈已经调皮地躲开。

看霍云阙扑了个空,顿时笑的双眼弯起,露出几颗雪白贝齿。

狡猾小狐狸的模样,让人又爱又恨。

“耍我,嗯?”

下巴被捏住,霍云阙缓缓倾身。

阳光正好,心里的小鹿扑通乱跳。

啊,这个男人永远都有让她心动的本事,数十年如一日。

宋窈窈闭上双眼,睫毛飞快颤动。

就在霍云阙的吻即将落下去时,门被‘轰’地推开,紧接着两只小炮弹似的小胖墩,就飞快冲了进来。

两只小胖墩穿着同款的衣服,一粉一蓝。

“麻麻!麻麻起床——啊!”

小胖墩忽然一个紧急刹车,小胖手一捂眼睛,“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然后悄悄打开手指,从缝隙里偷看。

“嘭——”

落后一步的另外一个小胖墩没来得及刹车,直接撞到前者身上。

两人叠罗汉似得,摔在地毯上。

顿时哎哟哎哟叫个不停。

旖旎的氛围因这滑稽的场面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霍云阙眉心跳了跳,咬牙切齿地直起身。

心想究竟是哪个基因没对上,才会造出这两个蠢东西来。

宋窈窈吓了一跳,连忙要跳下床去抱他们,“哎呀快起来,摔疼了没有?”

“你坐好。”

霍云阙睨她一眼,走过去一左一右将两只小萝卜拎了起来,掂了掂,道:“又胖了,”他冷冷道:“从明日开始,戒糖戒零食。”

“啊?”

两只小萝卜眼前发黑,累觉不爱,“爸爸,不要啊!!”

宋窈窈坐在床上晃着小脚偷笑。

她是毕业那年结的婚,至今已经五年了,在婚后第二年她就怀孕,生下了这对双胞胎兄弟。

宋窈窈当然怕疼,但她怀孕是经过深思熟虑,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不过因为有前车之鉴,那次扎TT的时候,宋窈窈做足了准备,果然没有被发现。

一次中奖。

大尺度到肉黄文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