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木叶性处理医院(25)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一章

整个落日山庄如同被瘴气侵蚀过一般,处处透着腐败之色,青竹长老将众人放回战舟之上,看着昔日风光的落日山庄面露惊骇之色“这是。”

取出丹药服下后的马长老右手血肉肉眼可见的恢复如初,察觉到青竹长老的失态后,这才仔细打量起落日山庄,直至神识探查到落日山庄下面的深渊后,这才瞪大双眼“青…青冥妖界?难道封印又破损了?”

为四人服下丹药后的樊玲愣了愣,回头看去“青冥妖界?”

在樊玲的帮助下,秦朗挣开双眼,服下三粒丹药后,整个人恢复了不少,便重新驾驭战舟。

青竹长老并非是本尊降临,存在玉佩内的是她的三缕分神而已。

青竹神情凝重,朝着落日山庄极速飞掠,直至飞到那深渊上空时,眼中尽是不可置信,随后回头对着秦朗问到“你可带有传音玉简?”

秦朗点点头,取出传音玉简一把捏碎,玉简顿时化作一道光芒朝着云天宗的方向一闪而逝。

马长老同样飞到深渊之上,此时下方无尽深渊内,树根纵横交错,紫色的迷雾中,有一人盘膝而坐,浑身上下覆盖着一层蓝色的鳞片,其上然起森森蓝色之火。

青竹看到他时,他也正好抬头看去,四目相对。

深渊更深处,一层透明的薄膜碎裂重组,反复无尽。

那人咧嘴一笑,抬起右手隔空一抓“既然来了,就都别走了。”

青竹与马长老二人顿时被一只无形打手给抓住,停在空中动弹不得,除此之外,更令二人吃惊的是,体内修为如同流水一般,被那无形打手给吞噬殆尽。

青竹长老整个人顿时透明虚幻起来,本就是一缕分神的她更加透明,仿佛只需一阵清风就可让她消散在天地之间。

马长老怒吼连连,本就瘦骨嶙峋,肉身之力本就不强,如今元婴更是不能离体,苦不堪言。

与此同时,一抹白光从云天宗大门处飞出,朝着落日山庄所在一闪而逝,云外天都内,原本闭目假寐的王长老顿时张开双眼,看着那闪逝的白光目露深思。

那抹白光过后,一身穿麻布衣裳的老者同样踏出大门,一步之后,不见人影。

王长老如临大敌,也随着那人脚步而去。

落日山庄,吸食了二人体魄修为的无形打手越发的凝实起来,更是透出一股紫意,深渊下,全身披着蓝色铠甲,燃烧着蓝色火焰的男子报以冷笑,原本属于落日山庄的灵脉,如今已被男子吞噬殆尽,连带着周遭的灵脉也都不放过,越来越多的灵气被男子吞噬后,男子身上的火焰越发浓厚,但却丝毫感觉不到温度,很是奇异。

一抹白光瞬息而至,落入那凝实的大手之中,透着紫光的大手瞬间如雪堆遇到沸水一般,迅速消融。

身躯透明的青竹与马长老二人脱困后呼吸急促,颇有一股劫后余生之感。

一抹身影从虚无中踏出,皱眉看了一眼下方后,递出一掌,霎时间,方圆数千里内本就不多的灵气凝聚成一个硕大手掌,向着下方按去,沿途所过,摧枯拉朽般化作齑粉。

深渊下方男子面色凝重,抬手一挥,一片蓝色火焰冲天而起,二者神通眨眼间碰撞再一次,发出一道惊天轰鸣回荡八方,使得原本不大的深渊被二者神通之力硬生生撕裂了原先数倍大小。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二章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时间:2014年7月4日地点:朝阳市云水瑶别墅区34号正值盛夏,天气热得像蒸笼,大部分人都是躲在家里吹着空调,本书的主角“白凡”也不例外,在家里吹着空调,叼着冰棍,浏览着自己喜欢的武器网站,很是惬意。

“咦,这是什么?”白凡正在浏览着武器网站,突然电脑界面一道弹窗弹出占据了整个电脑显示频。

“滴滴滴”“你想拥有美女吗?你想拥有金钱吗?你想拥有绝世武功吗?你想拥有至强的神器吗?”四句血红色的话占据了整个显示频,无端端透出一股子诡异。

白凡摸了摸脑袋,果断点了否,不是他不想,而是他知道这全是假的,一旦点了是,马上就会进入游戏界面,这只是网络游戏的一种宣传方式罢了。

这时,又弹出一个界面,还是那几句话,但却没了选择,只有一个“YES”选项。“诶呦我擦”白凡一声怪叫“嘿,小爷今天就见识见识这到底啥玩意儿”他握着鼠标点了“YES”。顿时电脑显示频开始不断翻滚界面,“滋滋滋滋滋”一股电流顺着鼠标进入白凡的身体,白凡像犯了羊癫疯一般,全身开始在沙发上无规则乱扭,那场面任谁都觉得特带喜感。

…………分割线…………

两个小时以后“哎哟喂,我勒个擦,啥玩意儿,咦,我怎么睡着了”白凡晃了晃脑袋,从沙发上站起来,看来他忘

文学

了刚才的事。

“我擦,小爷的电脑,怎么变成了这样?”

只见茶几上的电脑已经黑频,“算了,马上送去修吧,先吃饭,饿死小爷了。”

白凡进了厨房,看了看冰箱里有哪些食材,找了一根黄瓜,俩鸡蛋,还有一袋剁好的排骨,准备做饭。

白凡拿起菜刀,对着黄瓜比划了下,“嘭”一刀切了下去,突然,白凡听到一声“滴,发现新武器,是否添加?”

白凡一愣,缩着脑袋望了望四周“我擦,什么声音?”

无人回答,白凡耸了耸肩,就当自己幻听了吧,对,幻听。

对着黄瓜,又是一刀切下去,“滴,发现新武器,是否添加?”这次白饭听清楚了,是一个毫无感情的女声。

白凡一声怪叫:“何方妖孽,还不快快现形”

他拿着一把菜刀缩到了墙角,一通乱舞。好似这把菜刀就是他的护身符一般。

还是无人回应,白凡蹙着眉头想了想,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声“添加”

“滴”,一道半透明光幕在白凡眼前卷开,“确认添加新武器‘王麻子菜刀’。”

紧接着,一把菜刀的图片飘到一个显示框内,“滴,添加成功,获得五百积分”

白凡彻底震惊了,呆呆的望着这道半透明光幕。他实在是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切。

紧接着,又是一声“滴,是否唤醒系统管家?”

白凡急于了解这一切,说道:“是”

“唰”一道光从半透明光幕射了出来,一道曼妙的身影在光芒中若隐若现,待其完全显现出来时,白凡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熟悉的瓜子脸,熟悉的泪痣,熟悉的一米六五身高,白凡不禁看呆了。

这道曼妙的身影开口了:“主人,我是系统管家‘安蓉蓉’,很荣幸为您服务。”

白凡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你,你到底是谁?”

系统管家安蓉蓉正色道:“我是系统管家”

白凡脸色纠结

文学

地问:“你,你怎么会是这个形象?”

系统管家安蓉蓉回答:“这个形象是从您的小脑深处反映出来的形象,她现在是您心里最为在乎的人,一切形象都与其本人相同,请主人放心。”

白凡面色阴晴不定,心中充满了矛盾,他开口询问:“你叫我主人,什么意思?”

系统管家安蓉蓉回答:“意思是,您现在是我的主人,也是这个系统的主人,您可以命令我做任何事。”这时,这系统管家竟妩媚的一笑。

白凡立刻就受不了了,他转过头表示不看这个管家系统,又问:“你为什么叫我主人?这个系统又是从何而来?它在那里?”

系统管家安蓉蓉听了这么多问题,没有丝毫的不耐一一回答:“因为武器专家系统已经认您为主,而我是系统管家,所以我叫您主人。

关于这个系统从何而来,对不起,您权限不足无法查询。

而武器专家系统现在处于您的脑海中,只要您想它就可以出现,不过请您放心,武器专家系统是无形的存在,不会对您的身体有任何坏处。并且它会给您带来很多您想也想不到的东西。”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第三章

丙三说到做到,迫不及待的要表现自己,当即走了过去,宣布要将那男子招为鬼差。

只不过,那群人却更为的激动。

一名老妇人走上前,颤声道:“足足二十年都不曾排队轮到投胎啊!就这么一直泡在冥河之中,与无尽的鬼物相伴,这我死后可怎么办啊!”

“是啊,这地府还是人待的地方吗?”

“好好的一个鬼,都得憋疯啊!”

“死不起了!”

别说凡人,修仙者也虚啊,毕竟,谁都有死的那一天。

丙三硬着头皮道:“诸位放心,地府已经在采取相应的措施了,不用多久,死亡的流程就会完整,到时候,投胎快得很,而且鬼魂片区也会增多,不止冥河一个,众多鬼怪会去自己该去的地方。”

话毕,他看着那男子鬼魂,开口道:“赶紧跟你的妻子道别吧,你待在她身边时间越长,反而是害她,我们该回去了。”

不多时,丙三便重新回来了。

李念凡同样忧心忡忡道:“丙公子,那个……地府投胎真要排队?”

他算是听出来了,修仙界的地府非常的坑,就如同一个设定好的计算机程序,人死了之后,魂魄直接转到冥河之中,然后不管是人还是妖怪,是善还是恶,一起在冥河里泡澡,然后排队等着投胎。

冥河无疑就是刚刚看到的那个血海虚影了,想想死后自己会被泡在那个里面,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就如最近夏朝跟南蛮人打仗,死亡人数自然极多,排队投胎谁知道得排到啥时候。

而且若是遇到瘟疫啥的,天灾人祸等等,死的只会更多。

本来,排队等着投胎并不算什么,关键是要泡在冥河里等着,就是一锅大杂烩,这特么就恐怖了。

鬼魂能不暴虐吗?能不跑吗?

丙三无奈道:“不瞒李公子,地府现状不佳,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你这情况不佳,害的可是我们啊。

李念凡抿了抿嘴巴,“你刚刚说地府在采取措施,是不是真的?”

丙三自不敢隐瞒,苦笑道:“这……暂时是假的。”

啥玩意儿?

李念凡顿时有些虚了,自己若是死了,魂归地府,岂不是也要被泡在冥河里?

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开口问道:“那你们地府有没有类似于《往生咒》这类东西?”

丙三微微一愣,“往生咒?那是什么?做什么用的?”

李念凡解释道:“其实就是可以消除业障,魂归净土的一种咒语,超度用的。”

丙三老老实实的摇头回答,“没有。”

李念凡的眉头微微一皱,这地府不行啊,啥都没有,一旦死了就等于是去受罪的。

本来,他还想着地府有着类似往生咒这类东西,可以安抚魂魄,那大家一起和谐共处,就算泡在一起洗澡,倒还勉强能接受,这要求不高吧。

紫叶见丙三居然沉默不语,心中暗骂此人的情商太低。

高人都暗示到这个地步了,你居然还不能领悟,长的是猪头吗?

你瞧瞧,高人的眉头都皱起来了,莫不是等着高人主动把机缘送给你?

她深吸一口气,开口道:“李公子,你刚刚说的《往生咒》是什么?真的有这种东西吗?”

李念凡摆了摆手,随口道:“有是有,一个咒语罢了,我刚刚只是顺口举的个例子,算不上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紫叶继续道:“小女子有些好奇,李公子能否说给我们听听?”

丙三也是终于回过味来,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自己可真傻,差点就错过了这个《往生咒》。

只是……消除业障,魂归净土,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咒语吗?

“那当然没问题。”李念凡点了点头,顿了顿道:“这玩意儿晦涩难懂,我索性写下来吧。”

紫叶抬手一指,虚空中顿时就悬浮着一张桌子,笑着道:“有劳李公子了。”

李念凡提笔,犹豫片刻,开口道:“这东西吧……你们就当看个一乐吧。”

他着实是有些不好意思写,感觉自己成了一个神棍,关键是《往生咒》根本不像是一个人正常说的话,指不定会拉低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形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