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小说金鳞岂是池中物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一章

下午五点半。

回到家的时候,客厅没人,姜禾左右看看,见卧室开着门,走过便瞧见许青半躺在床上,靠着床头,手里拿着她当初的草鞋在摆弄。

“你回来怎么没声的?!”

许青吓了一跳,下意识把手藏到背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

“……”

姜禾眼神复杂地看着他,嘴唇翕动两下,最终什么都没说,转身去冰箱那边。

“不是……你听我解释,我就是突然对唐朝的穿着好奇,真的,你看我书还在这儿掀着呢!”

许青拿着书跑出来,正翻到‘服饰风俗’那里,帷帽、女胡帽、裙、衫、帔一堆隋唐服饰介绍。

姜禾算是贫民,所以用不上那些繁杂的衣服……可能也根本没穿过,书上也没详细记载他们穿什么,只寥寥几笔带过。

这个草鞋害人啊!

许青看着姜禾的眼神,心里咯噔咯噔,口嗨开玩笑是开玩笑,这下被抓个现行,是真的摘不掉变态的帽子了。

天可怜见,这次是真的在研究穿衣风俗……

“嗯,我相信,你让开一下。”

姜禾低着头钻进去厨房,不想和他谈论什么鞋子的事。

“你信个鬼!”

许青无力地垂下拿书的手,坐回椅子上,另一只手拿着草鞋抬起来看看,想扔出去又舍不得。

“其实你在外面玩的开心的话,也可以和朋友一起找地方吃饭,微讯里不是给你留了挺多花的吗,请那个老女……那个叫什么萍吃点喜欢的,我自己在家也不是不会做。”

他把书放回书架上,拿着草鞋坐回沙发上捏捏摸摸,道:“不用老想着到点回来,偶尔几次没事的。”

“嗯……好。”

姜禾在厨房里应声,停了一会儿道:“我们今天去玩滑旱冰了。”

“好玩吗?”

“挺好,嗖嗖的,飞一样的感觉。”

“……你会滑?”许青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学一下就会了,那么简单。”

姜禾说着话走出来,看他一眼,接着转身进去卧室。

许青想了想,意识到哪不对了,飞一样的感觉?

“你没有真的穿着轮滑飞起来吧?很吓人的我跟你讲。”

“我又不傻,就是滑的快一点,萍萍还说我骗她,说自己没滑过,结果滑得比她都快。”

姜禾早就接受了自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这个身份——只在许青面前的时候才把拳头捏得咔吧响,别的时候都是安安静静的。

她抱着一叠整整齐齐的衣服出来放到许青面前,是当初换下来的粗布麻衣,洗干净晾干以后有些硬硬的,现在穿习惯了现代衣服,摸上去更是有些硌手。

“你想看就看看吧,那时候我们都是穿这个衣服的。”

姜禾把衣服放下,又转头钻进厨房。

“你信了?”许青惊喜,就说嘛,他怎么可能是变态……

姜禾没说话,许青也不以为意,拿着粗布麻衣捏捏摸摸,感觉粗糙得很。

这要是穿到身上……

光是想想就觉得难受,不过看针脚缝的很密,粗麻线在接口处整整齐齐,线头也被剪的很短——应该是剪的,那么粗的线用牙齿咬太难了。

许青看了片刻,拿起衣服抖一下,一条叠得整齐的白布条从衣服里面掉落出来。

他愣了愣,才想起来这是干嘛的。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二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

文学

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三章

周绍宁跟周不器打交道时间不短了,知道这小子有点理想主义。

有情怀是好的,可情怀当不了饭吃。

手机这行,越是低端,利润越薄,越是高端,利润越丰厚。

“先做低端?”

周绍宁敏锐地察觉了他的字眼。

周不器点了点头,不做隐瞒,“全世界的制造业都往国内搬,这会大大的刺激上下游产业链的整合和供给。总不能一直给国外打工吧?总要有自己的民族品牌。”

周绍宁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专心做互联网,不好吗?”

周不器摇了摇头,“互联网的上半场,是消费互联网,下半场就是产业互联网了。我不知道你看没看到这个趋势,手机将会引领下一个时代。”

周绍宁沉吟许久,笑了笑,“有想法。”

周不器长叹一声,“可惜啊!”

“怎么呢?”

“我能理解手机行业的大方向,对具体的执行却无能为力,没有镇得住场面的合伙人啊。”

“你不是已经做了吗?”

“这是低端机啊,功能少之又少,各个环节都比较简单。找几个帮手,也就能做起来了。可如果真要做高端机,那就太复杂了。尤其我不甘心只做组装机,还想自建实验室,做自己的技术研发,这就需要一个敢为天下先的人来主持了。”

“这可不容易!”

“是啊,得有经验、有能力,对通讯行业足够理解,又精通技术,还要有强大的管理能力。传统的零售渠道已经成了桎梏,要理解互联网这个新平台。要跟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这些国际巨头竞争,还得有留美经验,对世界潮流有更准确的认知。”

周不器一番话,说得语重心长。

听得宁雅娴都乐了。

就差指名道姓了。

这些条件,简直就是为周绍宁量身定做,属性一一对应。

周绍宁不动声色,默默思量。

周不器道:“前段时间我去华为,感触颇多啊。站在台上喊口号容易,可踏踏实实做事的人才是真英雄。推动世界进步的是科技,传统行业不行。”

“做研发?”

“这是大国崛起的必经之路。”

“太难了,别说我们是发展中国家,就算是美国,也有无数大公司死在了研发这条路上。”

周绍宁在美学习、生活、工作那么多年,当年还是贝尔实验室的科学家,对这条路的理解太深刻。

最典型的就是巴菲特主义,一条很重要的投资理念就是不能买每年斥巨资搞研发的公司的股票。因为研发是个无底洞,指不定哪天就暴雷。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比如芯片巨头AMD,市值上千亿美元,跟英特尔拼研发,几款新产品不受认可,就要陷入破产。

周不器道:“所以说,一定要把研发跟产品绑定起来,上下游产业链全整合,就像三星那样。适当的时候打出爱国牌,就可以对抗欧美巨头。”

周绍宁睁大眼睛,觉得这小子是个怪物。

不是说错了,而是说的太对了。

韩国一个弹丸小国,又被美帝连年压榨,却能诞生多家世界级的科技巨头,很大原因就是爱国牌。

就像有个段子,说是韩国人吃不起牛肉。

真实情况是韩国人太爱国了,只吃韩国牛肉。可韩国那么大点,能养多少牛?物以稀为贵,这才导致牛肉价格奇高。如果是进口牛肉,那价格就低多了,却没什么人买。

走在韩国的大街上,老百姓们开的都是本土车,用的都是本土手机。

这就让本土企业有了最基本的保障。

即便LG、三星、现代等企业跟国际巨头竞争不过,也有绝对垄断的本土市场,可以保证活下去。这就导致韩国也连年吃WTO的官司。

“爱国牌可不好打,现在互联网越来越发达,信息传播的渠道更广了,有不少人都对联想的爱国营销产生了质疑。”

“联想的营销团队太差了,公关水平也不够,玩法太低端。”

“这么自信?”

周绍宁有些好笑。

周不器瞥他一眼,“你可能不太清楚,我最擅长的就是营销。我当初在大学里卖电话卡,就是靠着不一样的营销手段,才打败了学生会。”

周绍宁很好奇,“具体说说?”

周不器讳莫如深,“这可是独家秘方。不过,给你透露些也没关系,这就跟追妹子是一个道理。”

周绍宁哭笑不得,“怎么讲?”

周不器道:“要想泡妞,少不得要把自己的优点都展现给对方。可是,如果面对面地说,就太假了,自吹自擂可能还会引起反感。如果是通过第三方,比如通过女孩儿的好姐妹,通过她们的嘴里把自己的优点传达出去,可信度就大大增加了。”

“你厉害!”

周绍宁竖起一根大拇指,然后,眼神就落向了一旁的宁雅娴身上。

这么漂亮知性的女秘书,跟在这么一位不着调的老板身边,也不知是祸是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