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炕,浮华逝梦

东北大炕 第一章

“何必呢。”

云画轻声说道。

“嗯?”周生北谦没有听清楚。

云画抬头看他,“我说何必呢。你骨子里就没把自己人,你骨子里把自己当成了神,永远都高人一等,又何必委屈自己下凡尘?”

周生北谦眯了眯眼睛,“因为凡尘有你。”

“呵。”

云画的眼中尽是嘲讽。

周生北谦却一点儿都不生气,微笑着说,“从前没有遇见你,我并不知道凡尘也如此美丽,如此让人留恋。”

“周生北谦,我求你了。”云画咬牙说道,“你千万不要再说喜欢我了好吗?你的喜欢我要不起!你说你喜欢我,可你是怎么对待我的?你是怎么对待我身边的人的?你的喜欢,让我觉得自己是个扫把星,总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各种危险和困境。”

周生北谦眯了眯眼睛,“他们都配不上你,更不配得到你的关心。”

云画攥紧拳头。

她知道,自己不需要再跟周生北谦多说什么了,他骨子里的偏执已经达到极点,他自成一格,别人永远不可能说服他。

哪怕他口口声声说喜欢她,也根本不会有任何改变。

他不会为了她改邪归正,他不会为了她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他更不会为了她,就否定过去的信念。

他对她的喜欢,压根就无足轻重。

“画画……”

周生北谦的表情,忽然变了变,“你的那种特殊的感知能力,帮着调查局破了很多案子,我以为……我以为你会享受那种揭开谜底带来的兴奋感和成就感……”

云画已经无力再多说什么。

她平静地看着他,“周生北谦,我们从来都不是一路人。”

周生北谦的目光瞬间黯淡。

他终于沉默了。

薄司擎紧紧地握着云画的手,此时此刻,云画的手一片冰凉。

薄司擎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一点,给她温暖,给她力量。

“北谦,PN在国内的研究对象还有多少。”薄司擎淡淡地问。

云画有些不明所以,她看向了薄司擎。

薄司擎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低声说道:“PN会选择一些身世坎坷的人,尤其是三观尚未完全形成的,成为实验对象。PN会定向干涉他们的生活,比如不断地给他们制造挫折,以研究他们在极限状态下的心理状态。”

云画的脸色变了。

“比如左柠,比如他没有血缘但是一同经历了被拐的夏沁言,比如左柠他们逃出来之后去的孤儿院的院长之子沈漾。”

薄司擎说,“你还记得那个案子吗?当初是倒推,实际上的顺序就是,沈漾对夏沁言抱有超乎姐弟的情感,沈漾在国外留学时和同学酗酒飙车出了车祸,需要一大笔钱治疗,夏沁言也是要急用钱,才会被祸害,导致最终被害。”

云画抿唇,“我怎么会不记得。”

薄司擎看着周生北谦,“在这个案子中,谁是你们的试验对象。”

周生北谦微微勾唇,“夏沁言。我们推动了故事的发展,夏沁言的表现真是超乎我们的想象,非常不可思议。”

薄司擎没有评价,继续问道,“韩方舟和叶倾梦的案子里,两人都是你们的实验对象,对吧。”

“是的。原本……画画也是的。”周生北谦笑,“可是韩方舟把她给摘出来了,实在是出乎我们的预料。最让我觉得精彩的,是画画又反过来把韩方舟给摘了出来,洗刷了他杀人的罪名……啧啧,阿擎,你确定画画真的没有喜欢过韩方舟吗?”

云画抿唇,心底的怒气已经快要压制不住。

薄司擎紧握着她的手,淡淡地看着周生北谦,“我确定她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周生北谦的眼神骤然一暗,邪肆阴鸷。

薄司擎没给他多少时间,直接又问:“姚熙熙,也是你们的实验对象,对吧。”

“没错。”

周生北谦换了个坐姿,更放松了。

“在这么多实验对象中,除了画画你,我最看好的就是姚熙熙。”

周生北谦的声音十分兴奋。

“她真的很聪明,也很有耐心。她是个极好的猎手,为了达成目的,她什么都可以做,也可以放弃所有。”

“她可以倾尽一切去寻找报仇的机会,她会时刻准备好,当机会来临之时,她会瞬间把握住,一次都不会失手。”

“她杀死温政安司机那次,真的做地非常妙,所有证据都指向了叶雪松。其实是个意外,她没想陷害叶雪松,偏偏……巧了。”

周生北谦笑道,“她还是心太软,如果她顺水推舟,叶雪松现在已经在牢里了。她的手法真的很完美,时间、地点和凶器,都处理得非常棒。”

“后来对付温政安的那次,她更是绝了。不惜跟温政安之子订婚,在订婚宴上播放温政安的污秽视频……啧啧,有这份狠劲儿,她不成功谁成功?”

“更不用说她对温政安用上的终极大招,真是让人拍案叫绝啊!”

周生北谦的笑容十分灿烂,“她明知道现有的证据不足以让温政安为她的亲人们偿命,那就加重罪名,不惜以自己的死亡为代价,陷害温政安。她的现场做得太完美了,温政安根本连为自己辩护的机会都没有,因为证据确凿,所有的人证物证都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实温政安杀人并且分尸毁尸,情节极其恶劣……”

周生北谦忍不住拍了拍手,“她是迄今为止所有实验对象中表现最好的,我们对她只是观察,几乎没有过多插手她的生活,她表现得出乎我们的预料。”

“你们几乎没有插手她的生活,但还是插手了,不是吗?”

云画的眼神很冷,“她从小的经历本就悲惨,你们不过是让她变得更悲惨,更加孤家寡人了,不是吗?不是你们,她养母的儿子,她的弟弟,能被温政安看上?能出事?后面那一系列的人间悲剧会发生?”

周生北谦微微点头,“这确实是,我不否认,我们当初就觉得她非常有潜力,果然,她没让我们失望,她的表现超乎想象。”

“原本,她假死之后,我们的人已经在去找她的路上。”

周生北谦幽幽地说,“若是被我们先找到她,她现在就是我们PN的高级成员了,甚至我会考虑把国内这块都交给她。可惜……被画画给先找到她了。”

云画已经不愤怒了。

她只觉得无力。

为什么要这样?

不断地制造人间惨剧,不断地看人在绝境中挣扎,很好玩吗?

这种实验有什么意义!

目的就是要挑选毫无人性的人吗?

云画看着周生北谦,“姚熙熙跟你不是一类人。她杀人只是为了报仇,她没有伤及无辜,原本她可以一丝痕迹都不留的,但是因为叶雪松不小心背锅,她还故意留下了一些线索,让我们查到她的身上,以此还叶雪松清白。她骨子里是正义的,是善良的。”

“一个真正正义的人,会选择用杀人来解决问题吗?在杀人的时候,毫无恐惧,干脆利落。”

周生北谦反问,“从她着手报仇杀人的那一刻起,她就跟正义无缘了。”

云画的手瞬间攥紧……

她竟然无法反驳。

一个为了报仇而杀人的人,还能算是正义的吗?

云画忽然就觉得无力了。

薄司擎伸手搂住云画的腰,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他的声音十分清淡,却又十分有力,“正义从来都是个无法被准确定义的词。姚熙熙是否正义不需要讨论,她在改名换姓之后,再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对于画画来说就足够了。”

云画立刻点头。

是的,姚熙熙是不是仮社会人格不重要,对于云画个人来说,姚熙熙是否杀过人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姚熙熙在变成简宜昕之后,她是真的一直在好好生活,再没有伤害过任何人!

这就够了,足够了。

周生北谦哼了一声,“道貌岸然,双标。你们这些所谓的正义之士,还不是一样。说什么法治高于人治,你们的所作所为,还不是把人治放在了首位?温政安死了活该,但是姚熙熙呢?她陷害温政安倒是无所谓,但是温政安的司机,是她亲手所杀,她不该坐牢吗?事实就是,当初如果你们真的足够正义,就应该在查出真相的时候,抓了姚熙熙,这样温政安残忍杀死姚熙熙的罪名就不成立,温政安就会被无罪释放,而姚熙熙则会成为杀人犯入狱……”

云画的脸色隐隐发白。

她看着周生北谦,“这跟阿擎无关。是我的决定,是我违背了公平正义,是我不想姚熙熙的所有努力都功亏一篑……你说的对,我确实道貌岸然,我确实双标。”

薄司擎脸色微微一变,“画画,我当初也没有反对你,如果我想反对的话,姚熙熙根本不可能改名换姓出国。”

云画笑了笑,“阿擎,你不用帮我承担这些。是我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我努力维持正义,但我从未标榜自己的一切行为都足够正义。我承认我道貌岸然,所以呢?”

周生北谦的目光有些冷。

片刻之后,他微微垂眸,“所以你们跟我有什么区别?你们凭什么鄙夷我?”

“我们不会无缘无故伤害别人,我们不会以任何狗屁名义,去故意为别人的生活制造障碍,去破坏别人的生活!”

云画咬牙说道,“我们把自己当成凡人,而不是如你这般高高在上,把众生视为蝼蚁。”

周生北谦冷笑,“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在我自己心中,不需要你来评判。”云画咬牙说道。

周生北谦目光平静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云画深吸口气,又道:“后来的米月,公西瑾,金玉国际火灾中的沈之意和彭书韦,拥有一对杀人俱乐部成员父母的颜慕安和颜慕希……甚至是薄司瑶、景修和罗蕴礼……还有,还有谈少宁、阮沐沐、杜晓菲和丽婶……其实,他们全都是你所谓的试验品,是吗?”

云画的语速很慢很慢。

“周生北谦,你给他们制造了那么多的痛苦,看着他们在你制造出来的炼狱中挣扎沉浮,你真的开心吗?你到底想做什么?”

云画的声音甚至在发抖。

她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周生北谦为什么要这么做。

看着比人在绝望的深渊中痛苦挣扎,他就那么开心吗?

“因为……”周生北谦的眼神格外阴鸷,“因为那样,我才会心理平衡,我才会开心呀。”

云画咬牙。

周生北谦瞬间又笑了起来,“你不觉得顺风顺水的人生看起来一点儿意思都没有吗?在炼狱中挣扎生存的人,真是特别特别有意思呢。”

薄司擎抱着云画,冷冷地看着周生北谦,“你不过是想要从他们身上,找到认同感。你知道自己已经不是正常人了,你也知道自己做的一切都是罪孽,可你不想着改正,反而是想要从别人身上找到一些认同,你想说,别人若是也生活在炼狱中,肯定也是会变成跟你一样的恶魔的!你是在为自己开脱,你是在为自己找借口而已。”

“难道不是吗?”

周生北谦冷笑,“事实证明,他们也都变了。没有人在经历过极致的黑暗之后,还能心向光明。所以,我有什么错?我只是被黑暗更黑了一点。画画,你知道PN这两个字母代表了什么吗?PolarNight,极夜!”

“从我有记忆以来,我的世界就不曾有过光。”

周生北谦微微笑着,“黑暗把我完全笼罩,我拼了命地跑,也跑不出这片漫无边际的黑暗,我拼了命地想要一缕阳光,可世界给予我的,永远都只有黑暗,我的世界,是极夜。”

云画皱眉,“你小时候,阿擎不是帮过你吗?你那个时候不是很感激他帮你,你说如果没有他,你可能都活不到这么大,你还主动向比你小几岁的他叫二哥,这些都是假的吗?”

“他帮我,我叫他二哥……哈哈哈哈!”

周生北谦笑了,“这是我这辈子最痛恨的事!我为什么一直叫他二哥?我就是在提醒自己,这份耻辱!”

周生北谦看了一眼云画,又看向薄司擎,“你应该已经知道我和你们薄家的仇恨了吧?需不需要我在画画面前为你们保密?这样在画画的心目中,你们薄家还是那个高大伟岸正义的薄家!”

“不需要。”

薄司擎淡淡地说,“你可以直说。”

周生北谦眯起了眼睛,“你确定要我直说?你就不怕你们薄家在画画心目中的形象崩塌?”

“不怕。”

薄司擎道,他看起来很放松,可是云画却有些紧张。

周生北谦微微眯眼,“好,你以为我还会为你们保守秘密吗?”

说着,他就冷笑一声,“画画,你知道为什么我会那么耻辱吗?因为他们薄家,就是带给我人生极夜的罪魁祸首!可是薄司擎只是帮了我一丁点,我就对他感激涕零,我对害死我爸妈,害了我全家的凶手的儿子,感激涕零,哈哈哈哈,真是可笑啊,可笑到极点!”

“我无比憎恨的生活,我世界中的极夜,全都是薄家带给我的,我拼了命地渴求一缕阳光,我以为薄司擎就是我的那一缕阳光,你都不知道我当时有多高兴!我的世界,终于不再是一片漆黑,终于有了一丝光!”

周生北谦的笑容里尽是讥讽,“可事实却是……我一直渴盼的光,就来自于推我入极夜深渊的罪魁祸首薄家!”

他的情绪在激烈翻涌。

云画能够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此刻周生北谦的痛苦。

可是,她还是不明白,“你家的事情,跟薄家有什么关系?”

周生北谦笑了,“你没听说过我的身世吗?从前的十三世家,我们周生家可也是其中之

文学

一呢。”

云画抿了抿唇。

周生北谦勾了勾唇,“但是后来,周生家就除名了。呵呵,因为我的父母,成了叛帼贼,周生家一.夜之间,毁于一旦。所有的财产、资源,全部都被瓜分,周生家只剩下老弱病残,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

“这……和薄家有什么关系?”云画皱眉。

周生北谦冷笑,“因为这一切都是薄家主导的!当年给我父母定罪的,就是薄家老爷子!”

云画又问:“定罪肯定是要有依据的,不可能是空口白牙,说定罪就定罪。”

周生北谦轻笑,“原因很简单啊,因为有人想要我父母的器官……在2010年以前,我们的器官移植还不够规范,从前用于器官移植的器官,几乎都是来自于,死囚。”

“当年的郑家家主,需要我父亲的心脏,当年薄司擎的奶奶,需要我母亲的肺。”

周生北谦还在笑,“你说巧不巧,偏偏他们要的东西,都在我父母身上。全国亿万个人,只有我父母配型成功!可是配型成功了,他们就该死吗?”

“呵呵,为了光明正大使用他们的器官,就给我父母编制了那种罪名。”

周生北谦哈哈大笑,“太有意思了,不是吗?”

云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看向了薄司擎。

薄司擎微微叹气,轻声说道,“当年你们家族的事情,我爷爷确实失察。郑家借我爷爷奶奶的名义,打着他们的旗号,上下进行串联,陷害你父母,制造了大量的证据。当时我奶奶病重,我爷爷确实……疏忽了,对于呈报上来的资料,他核对再三,过于信任郑家……导致了你父母被定罪。你父母被逼出逃……后被郑家抓获……”

“当初郑家上报的是,你父母在被抓的过程中激烈反抗,伤及无辜,所以对他们采取了措施,他们夫妻俩双双身受重伤,不治昏迷……”

薄司擎眼中带着歉意。

“当初爷爷确实不知,郑家郑老为了活命,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情!”

薄司擎道,“郑老使用了你爸爸的器官,但我奶奶没用,她知道器官来自你.妈妈,她说什么也不肯用,哪怕所有人都告诉她,你.妈妈是死囚,你.妈妈已经重伤将死,器官不用也会废掉,她还是不肯用。”

“所以呢?”周生北谦笑,“所以郑家利用你们薄家,制造我周生家的惨案,导致我家破人亡,你们薄家就一点儿责任都没有。”

“有责任。”

薄司擎说,“爷爷后来再次审查你父母资料的时候,发现资料不够完善,他让人再仔细调查,务必不要出错。只是当时他太忙了,那个年代,那个时节,国内国际上都有太多重要的事情,我们那个时候还不够强大,方方面面都外国吊打,我爷爷当时……”

薄司擎摇摇头,“我不是在为爷爷开脱,我也能够理解你的仇恨,我更能理解你向薄家寻仇的心情。如果可以,我代替爷爷,向你道歉,向你们家道歉。我知道已经晚了,但终归,这句道歉必须送到。”

“道歉有什么用!”

周生北谦的眼睛猩红一片,“道歉就能让我父母起死回生了吗?道歉就能让我这么多年的黑暗痛苦全都消失不见吗?道歉就能让时光倒流吗?道歉,一点儿用都没有!一丁点儿用,都没有!”

薄司擎抿唇,微微低头,什么都没说。

云画已经不知道要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原来如此。

难怪……

难怪郑家的下场会那么惨。

难怪周生北谦会如此嫉恨薄家!

在外人看来,薄家最多就是失察,工作失误。

但是对于周生北谦来说,在郑家和薄家之间,他甚至更恨薄家。

云画也完全能够理解周生北谦这种心情。

如果不是顶着薄家的旗号,郑家要陷害周生北谦的父母也不会那么容易。

薄家根基太深,打着薄家的旗号,暗示一些什么,都不用明说,就会有人配合办理,把各种漏洞给填补上,把假的都做成真的,铁证如山。

周生北谦勾唇冷笑,“十三世家,没一个好东西。权势地位,所有玩弄这些的人,统统都没一个好东西!或者说,人类的本质就是邪恶。区别只在于有没有把自己包装得冠冕堂皇!我想毁了郑家,我想毁了薄家,我甚至想要毁掉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上真有所谓的美好吗?真的有人可以在被送入炼狱之后,还能心存美好向往美好?如果有,我也会将其毁掉!”

“毁灭,就是PN存在的意义,也是我活着的意义!”

“画画,这个世界那么丑陋,跟我一起去毁灭,不好吗?”

东北大炕 第二章

潇潇~

甜宠爽文,女强,团宠,可盐可甜,搞笑文风!!!

喜欢潇潇的小仙女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快来收藏新书,快来追文~~

【简介】:

秦湘,一位优秀的攻略者。

因为业绩突出,被高价挖到“反派组”,攻略反派,用爱温暖,感化反派,阻止反派黑化灭世!!

【修真位面】:

他是天之骄子,被至亲背叛,灵根被废,丹田破裂,濒死之际……竟看到从小到大最讨厌的死敌“秦湘”。

他以为她是来杀他,送他最后一程的,不料……

【娱乐圈位面】:

他是被父抛弃,和母亲相依为命的小可怜,为报复渣爹和同父异母的弟弟,他接近她,追求她,利用她。

他以为自己稳操胜券,是最后的赢家,却不料丢了心,失了魂,为她沉迷,为她疯魔,为她放弃一切……

【校园位面】:

他是人见人怕的学霸,她是众人羡艳的乖乖女学霸。

一个赌约,他追求她,表白她,戏耍她,欺骗她……

他以为游戏结束,他和她此生便再无交集。

却不料……小学霸化身大姐大,将他逼进小胡同,壁咚他,强吻他,霸气宣誓主权……

东北大炕 第三章

第1866章

铮翎一巴掌拍在额头上,“爷爷啊,我已经收了余家的掌权令,这战家的掌权令我就不收了。”

战老太爷道:“铮翎,你偏心。你只收余老头的,却不收爷爷的。这是何道理?”

铮翎:“……”

战老太爷又道:“再说,爷爷年龄这么大了,你忍心让爷爷操劳不休吗?”

铮翎拗不过爷爷,便勉为其难的收下来。

余芊芊道:“你们两个老头子太过分了

文学

,你们就是欺负我家铮翎年轻单纯。”

战老太爷和余老太爷奸计得逞,哈哈大笑起来。

余老太爷道:“哎哟,今儿这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吧?芊芊你怕是做梦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也会这么心疼铮翎?如此可见,我们的决定没有错。”

余芊芊便陷入了沉思。

是啊,从前她有多恨铮翎,现在就有多心疼铮翎。

“爵儿呢?”余芊芊好奇的问铮翎。

心里腹诽着,今儿若是寒爵在铮翎身边,这两老头的奸计也不可能都得逞啊。

战老太爷道:“还没下来呢。”

铮翎秀逸的脸蛋一红,端着两只托盘,赶紧往里面走去。

战老太爷道,“好啦好啦,都散了吧。”

战寒爵穿好衣服,踩着拖鞋便往楼下奔去。

铮翎坐在高级灰的轻奢沙发上,蓝色的裙子与家具的颜色相得益彰。就好像是为家具做代言的大明星似的,美轮美奂。

只是她双手撑腮,表情苦恼的瞪着茶几上的两个玉托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