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一个十四岁的处 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破一个十四岁的处 第一章

敲下“大结局”这三个字时,心中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一年时间的坚持,终于到达终点,小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不由感到很不习惯。

《超脑黑客》这本书,算是对小强上一本书《超级系统》的一个补充,当初那本书很多东西都没有想明白,留下了不少遗憾。

小强离开四年多的时间之后,再次回到起点,重新拿起了原来的那个故事。

细心的读者可以看到,这其中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的确,这其中很多想法,是相同的,只不过将原先的一些想法补充完善了。

小强一直都在写黑客文,一直想要写出新意,写出与众不同来。

《黑客传说》是如此,《超级系统》也是如此,包括这本《超脑黑客》,都是小强的一些尝试。

小强专业是学计算机的,一直倾向于将计算机的有关知识融入到小说当中,让的同时,也能有所收获,而不是看完之后,完全只是一笑,然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或许这种想法对于网文来说有点过于天真,但这的确是小强心中的一种坚持。

《超脑黑客》这本小说,创意其实依然没有超脱《超级系统》,只是比当初的超级系统更加的详细了。

这里所说的详细,并不是说黑客技术方面的详细,只是一种自圆其说罢了。

很多人说看到几百章才看到黑客,其实小强所写的黑客,只是代表一种精神,英文里面的“hack”,可以是一个动词,也可以是一个名词,更为准确的说,用“极客”这个词来表示更为准确,意为对技术痴迷而疯狂的达人。

这本小说,从无线电开始写起,我觉得更为符合黑客的定义,黑客的意义在于折腾,你喜欢折腾,你善于折腾,你也就是一个黑客。

当然,作为一本商业小说来讲,单纯的说教是没有任何人喜欢看的,所以这本小说自然要融入一些商业化的元素。

文学

过,小强似乎犯了一些错误,喜欢看技术的人,很不喜欢看这些,反过来亦如此,这样也导致了这本书成绩有些不理想。

读者的反馈和实际行动,会直接决定一本书的命运。

这本书就是真实的例子。

一个地方体现在林鸿当时做实验意外“失忆”,结果导致了很多读者的反弹。

当时心情不是很好,头脑混乱,受到了极大的干扰,结果做出了一个让我现在都一直很后悔的决定——省略了大部分的情节,直接跳过去了。

这个决定是本书犯下的最大错误,直接导致平均五千订阅急剧下降到三千多。

破一个十四岁的处 第二章

就在俱乐部决定返程的当天下午,一场沙暴成功的留住了他们。遮天蔽日的黄沙被风夹带呼啸而过,仅仅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便彻底填平了石泉等人用了将近一周才挖出来的深坑。

值得庆幸的是,还好有这些在沙漠里土生土长的图阿雷格人全程跟随,早在刚刚起风的时候,他们就带着车队找到了一处沙丘后面躲避。

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选择的位置,但任凭车窗外的风刮的再猛,他们驻扎营地却也只是落下零星的细沙,反倒是为他们挡风的那座沙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十多辆车围成的营地中央,医疗车彻底展开,除了这些天一直在医疗车养伤的那位图阿雷格人之外,其余所有人的都齐聚一堂,围着桌子菜觥筹交错吃的好不热闹。

一箱箱冰镇过的啤酒混杂着冻的几乎结冰的伏特加被众人快速消灭,喝到最后,那些单独一桌的图阿雷格人中,甚至有人不小心滑落了黑色的面罩都没注意。

一顿饭从下午五点一直吃到了晚上九点半,除了时刻保持着警惕滴酒不沾的咸鱼、何天雷兄弟俩,以及专心干饭不想喝酒占地方的刘小野,还有被自己老爹强制不许喝酒等着收拾厨余垃圾的邓书香之外。哦,还有那位馋的喝光了一大桶可乐以至于撑的直打嗝的的图阿雷格人伤员,剩下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喝到了桌子底下。

把这些醉鬼挨个送回各自的房车,没喝酒的几个用了足足半个小时才把医疗车收拾干净。

仔细的给各处喷上消毒水,刘小野熟门熟路的从杂物箱里翻出一副麻将倒在了桌子上,随后从兜里掏出一把钞票,“玩不玩?”

“玩!”何天雷搓了搓脸,拿着遥控将挂在墙上的雷达监控屏幕打开。

“我就1000块零花钱”邓书香慢吞吞的从兜里摸出十张美元,“剩下的都让我爸给收着呢。”

“够了够了,100美元十颗子弹,咱一番10美元的”刘小野单脚踩着凳子,从后腰的快拔枪套里抽出一支P938手枪和备用弹匣,熟练的褪下来10颗子弹,像个老赌鬼一样把它们在桌子边码成了一排。

“那没问题”邓书香从怀里抽出一把石泉配发给他的俄罗斯蟒蛇手枪,慢悠悠的同样退下来10发大号子弹当作筹码。

原本都准备回去睡觉的咸鱼无奈的从腿上抽出自己的格洛克手枪,同样的褪下来10发子弹,这三缺一的局面,他根本别想跑。

何天雷暗中朝刘小野以及自己的老乡使了个眼色,这才慢慢悠悠的抽出一支FN57手枪退下子弹摆在了桌子上。

如此不经意的一幕看的半躺在病床上的那位图阿雷格人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他自然听不定汉语,误以为这些人是

文学

起了什么分歧,准备在赌桌上用那些漂亮的小砖块儿解决矛盾呢。

稀里哗啦搓麻的声音消磨着窗外的狂风,四个人天南海北的聊着好不热闹,刘小野暗中朝何天雷使了个眼色,后者不着痕迹的胡乱丢出一张牌,“咸鱼啊,之前你跟着破冰船跑北极航线好不好玩?”

“嗨!那能不好玩嘛?”

咸鱼眼睛冒光的说道,“不是我跟你吹啊雷哥,就AK630那火力密集度,我都没反应过来,一千多发炮弹就出去了,啧啧啧,那火力…”

刘小野翻了个白眼儿,不得不亲自出手将话题搬回来,“我初晴姐在船上过的怎么样?你说她年级轻轻的天天跟着船跑,连个男朋友都找不到,可怜呐…”

“咸鱼不是她的男朋友?”

邓书香慢悠悠的补了一刀,早在吃饭之前,他就得到何天雷的暗示了,这个自然要帮着打辅助。所以别看这大个子慢吞吞的好似不大聪明的样子,但越是这种老实人,真要憋着坏那才叫教科书级别的蛇打七寸。

“不…”

“人家咸鱼眼光高着呢,哪看得上张大夫?”何天雷都没拿正眼瞧咸鱼就把他刚要说出来的话给堵了回去。

“我…”

“书香兄弟,你要是看上我初晴姐可得抓紧。”

刘小野无缝衔接的堵住了咸鱼的下一句话,“总不能让那些北极圈放鹿的毛子水手给抢走了,你说他们朝夕相处的,说不定哪个就和我初晴姐看对眼儿了呢。”

邓书香嘿嘿傻笑,却是根本不说话,但越是这样,咸鱼却莫名的有些心慌。

“咸鱼,怎么还走神儿了?”何天雷用麻将块敲了敲桌子,“该你出牌了,你要是不出可就下一位了啊。”

“出出出!”咸鱼手忙脚乱的丢出一张牌。

“胡啦!”

刘小野一把捏起咸鱼打出的牌用力往桌子上一拍,咋咋呼呼的样子不但把正在走神儿的咸鱼吓得一激灵,连病床上那位都跟着一哆嗦。

破一个十四岁的处 第三章

赵德柱心里跟明镜似的。

一年能卖几百亿的互联网企业,敢说不会惊动什么?

从他还没做TM网,仅仅是在游戏公司暴赚几百几千万的时候,去年的这个时候,夏姐就提醒过他,千万不要低估了有关方面的管理。

赵德柱再没宏观思维,再没大眼光,他也隐约听说过外国那几家大互联网公司几乎年年都在被垄断起诉。

而国内上一世的首富、二富他们如日中天的样子背后不是都传说有人吗?

虽然这一世,一路走来二富也谈到过,做一个树顶人,而不是迷信什么上面有人上面有依靠,夏姐更是表达过戏台上的东西怎么怎么。

但赵德柱还是明白,这互联网的生意,就是全新的。

有很多地方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充满了变数。

起码卖家都没缴税,上一世的某宝网好像这事儿就闹得挺大。

那么监管部门要挑刺的话,就跟杀鱼似的,到处都有。

而且这么肥厚的生意,要说不会被谁惦记上,那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现在看着这几位中年人,竟然不慌不忙:“那就坐下来谈谈呗……宋姐、琳姐、唐姐我就不送了啊。”

李媛媛还是机敏,似乎感知到了气氛中的压力,礼貌的陪着三位女老板离开的时候,就找她们询问:“这是什么呀?”

餐饮集团,远比服装公司要复杂,因为服务行业会接触到很多政府行为。

宋姐简单分析下:“有些地方上呢,吃相很难看,大不了不去那里投资就是了,但如果是平京来的呢,很可能有各种变数,也许代表某些商业利益,也许是部门利益,总之还不是眼红呗,你马上打个电话给夏姐。”

夏凤琳居然很稳定:“该面对的迟早要面对,这就是高考,不具备读大学的能力,非要生拉硬拽的扯上去,以后反而出大问题,只有自己经历过才能把方方面面对待好,不过你可以把这件事打电话给市里面报备下,万一真是来打秋风的呢,十几亿人呢,什么人都有。”

赵德柱也稳定,还示意表情严肃的付建清:“和气生财的道理,夏总没教过你么,笑一笑嘛,坐下来,我们好好聊一下。”

转头对这几位果然是如沐春风的的和气:“不好意思啊,您几位来,是市里面安排过来,还是自己直接从商业部来,又或者别的什么?”

人家只有一位跟他开口,其他人都是不紧不慢的聚精会神观察这个年轻人。

让他们出乎意料的年轻人。

今年才二十岁的年轻人!

四月的江州天气已经带着春天的温暖,就是件黑色衬衫扎在米色休闲裤里。

带点胡茬的冷峻偏瘦脸型,怎么装成熟老练,都还是个小年轻。

这会儿居然一点慌乱或者说意外都没有。

人家这是打听清楚了背后没有这样那样的关系,才来出手:“我们是来打前站的,有部级领导接着过来,各方面反映,这家企业的不可控性太大了,可能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也可能蕴含着很大的违法经济行为。”

付建清刚挤出来的一点笑意,又变得严肃紧绷。

赵德柱笑:“嗯,问题非常非常多,一家未来可能价值几千亿上万亿的企业,我自己都觉得问题很多,正需要你们来帮忙呢,还是我先来做个自我介绍吧,有兴趣听吗?”

开口这位好整以暇:“我们就是来了解情况的。”

还示意了下他旁边的人,有人拿着录音器,有人做笔录。

赵德柱侃侃而谈:“互联网经济走到现在,电子商务已经说了好些年,实际上突破口就在网络购物,国际上的易佰你们可以去查一下,这是第一步的样子,但国内的某宝网,我认为是第二版,总结下这两版的优缺点,我们TM是第三版,迄今上线150天左右,营业流水230亿,其中百分之七十是全国各地的卖家,这里有个问题,他们大多是没有纳税的,毕竟很多就是自家做点小买卖,税法里面也没有讲过他们该不该纳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