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宝贝水那么多还不要bl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第一章

“回礼也

文学

要准备一下,正好回去一趟。”

李栋打算弄一些好点的电子表,这玩意后世价格不高十多块就不错了,可现在不一样是好东西,回头赠送给大家又时尚又体面。

倒是张丽不好弄,送点啥呢,随身听,还是唱片机,真是有点为难人。“先回去,再想办法吧,对了,黄胜男说张丽找自己商量什么事来了。”

“小娟。”

李栋喊了一声,韩小娟提着篮子装满了猪草。“达达啥事?”

“我去一趟城里,可能要住一晚上,明天回来。”

李栋交代一下。“家里,你们几个早点睡。”

“回头得再弄条狗养着,滚滚长的慢了点。”

李栋嘀咕随手把小肥猫给抱起来。“走,跟我进城捉老鼠去。”

这次回去,李栋带的东西不算多,一蛇皮带山鬼花钱,还有几个瞅着顺眼的罐子,山货和黄精,其他没啥东西,来到池城快中午了。“先去找黄胜男吃饭,问问啥事?”

来到外贸公司办事处,张丽也在,这倒是好了。“李栋来了,正好想找你谈谈那件事。”

“张姐啥事,你说一声就成。”

李栋坐下来,好奇问道,黄胜男带了几次话了。

啥重要的事情,等张丽说完,李栋懵逼了。“内衣厂?”

“是,这边我和胜男已经做了一些工作,厂子地方找好了。”

李栋一脸懵逼,啥意思,自己要当内衣设计师,问题,自己对这个不太懂,一些模型没咋见过,俗话说得好,熟能生巧,自己没过手几个,这家伙猛地上设计师是不是太快了点。

“国内能放开嘛?”

再说,现在国内情况,建厂好像不太可能吧,张丽笑了。“我准备把厂房设在港城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问题不大,再说南边搞开发,我打算先在那里先设立一个办事处。”

先走香港对外出口,国内这边市场没打开之前只设一个办事处,李栋嘀咕这倒是好想法。“行吧,不过,设计师名字我觉着要国际化一点,李栋太普通了。”

“莱昂纳多李,你们觉着怎么样?”

李栋觉着自己气质拿捏上和小李子有的一拼配上这个名字。

“挺好的。”

黄胜男其实更喜欢刘德华,当然国际范肯定要取点国际范名字,莱昂纳多李,还行,张丽点点头。“没问题,那我们就做前期准备了。”

合约张丽准备好了,李栋技术入股百分十五股份,黄胜男百分二十股份,黄胜男外公百分四十主要投资人,张丽百分五股份负责运营管理。

其中百分二十股份,现在还没有具体明确说明,李栋心说百分十五不算少,只是内衣设计师头衔,多少有些超出李栋想象,啥时候自己还成了妇女之友了。

唉,看着黄胜男面子上勉强答应吧,这以后生活,唉,自己一多纯洁的人,可为了工作,这以后少不了要对一些形状过过手熟悉一下,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想象那场面,对自己心理健康影响多大,一个个熊熊,唉,难啊,做男人难,做一个为了妇女事业献身的男内衣设计师的更难。“为了生活,吞下这口横流的口水吧。”

李栋勉强签了字,成了一位光荣的内衣设计师莱昂纳多李,待遇还行,可惜现在没啥地方能花钱。“中午,我请你们吃饭吧。“签订合约,张丽心情很不错。

“可惜这里不是港城,有机会,你们一定要去一趟港城,我请你们吃大餐。”

“有机会的。”

李栋也想去看看,八十年代港城是什么样子。

国营饭店吃了一顿,李栋回到小院,这次回去要多带一些内衣,最好是买一套内衣发展的书籍。“不会被人当成变态吧?”李栋打了哆嗦,想想一下走进内衣店大量扫货的场景。

“哎呦。”

不想了,不想了,自己可是正经人,真是难为人。

“咚咚咚。”

得,有客人来了,李栋小肥猫给放下来。“别乱跑,外边可危险了,好好抓老鼠。”

“是你们,快进来。”

李栋笑说道,江娟,吴燕和蒋欣,李栋下意识瞄了一眼形状,工作需要工作需要,李栋暗骂一句,这工作可真难为人。“喝茶,还是喝咖啡?”

“咖啡?”

江娟几个一愣,李栋给弄忘记了。“美国的茶。”

“那我们要试试。”

蒋欣笑说道。

“那行。”

李栋带过来都是速溶咖啡,咖啡豆开玩笑,没那个技术,没那

文学

个功夫。“有些苦味,自己加糖。”咖啡杯,李栋倒是到了,这不刚招待张丽,乔治他们用的。

平时很少拿出来,咖啡杯加上小勺子,还真有点小洋气。“还能加点牛奶,不过我家没奶了。”

“不用了。”

几个女孩子摆摆手,抿了一口,眉头立马皱了起来,香挺香的,可苦味太弄了,忍不住加了两块糖,这才好点,真不知道美国人为啥喝这个茶。

江娟放下咖啡,掏出自己写的两篇散文和一首诗歌,这是来讨教,先前怕耽误李栋学习,现在李栋成了省状元,学校随便挑。“李栋,最近你有新的文章发布吗?”

“前段时间太忙没顾上。”

还真有一段时间没发布新的文章了,李栋心说,这次回去得弄几篇来,为此住人设,没办法,自己太年轻,要不直接说封笔得了。“不过倒是有些思路了。”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第二章

陈六合只感觉自己太累太累了,累得连眼皮都快要睁不开了,他脑袋也是一片极致的昏沉,若不是心底那份求生的执念在支撑着他,他早就昏死在了路途之上。

即便他再累再惨,他也不敢停下自己的脚步,他急迫寻到奴修等人,更加害怕身后有人追赶上来,特别是那个神秘的腥风老妖。

他现在不知道后方是什么情况,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这般盲目的奔逃着。

走了许久,那天际的黑暗,已经逐渐散去,有一丝晨曦破晓而出,让得整片天地,多了丝丝昏暗朦胧的光芒……

忽然,陈六合看到,在那山道的尽头,有一座村落,村落房屋林立,有数十户人家。

陈六合心头先是一喜,紧接着,他的眉头深皱了起来,下意识的驻足不前。

在这样的时刻,出现了有人家的村庄,对陈六合来说本应该是一个天大的好事,足以让他看到求生的希望。

可是,这里不是普通的地域,这里是黑狱,是一个黑暗至极暴戾无比的地方,是一个人性险恶到了令人毛骨悚然之处。

不久前,他已经经历过一次人性的邪恶了,可以说,在这里,陈六合不可能再信任任何人了。

所以,有人的地方,不见得就是好事,如果他以这样的状态进了村,万一有人对他起了歹念,那么他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陈六合深吸了口气,用力的晃了晃昏沉的脑袋,他的目光从村落处收了回来,转移到了两侧。

这山道两侧,都是茂密的山林,荒凉无比,看上去就给人一种瘆人的感觉。

就在陈六合踌躇不定,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他耳朵跳动了几下,听到了在那一侧的茂密山林中,传来了一丝丝草叶的颤动的异响声。

陈六合心脏狠狠一颠,身上汗毛都倒竖了起来,他豁然扭头看去。

“陈六合,这里,快来。”只见一个黑影,从密林中探了出来,狂喜的对陈六合挥手。

听到这声音,陈六合也是大喜过望,这不是别人的声音,是帝小天的声音!

陈六合目光迅疾的在四周扫视了一下,确定没有其他人出现后,他才朝着密林方向小跑了过去。

“谢天谢地,你小子没死。”跟陈六合相遇,帝小天激动坏了。

“我追了你们一路都没有追上你们,就一直沿着山道走到了这里,我还以为你们从别的路逃了,正在担心怎么寻找你们呢。”陈六合也是很激动,心中也重重的松了口气。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赶紧走。”帝小天对着陈六合说道,拉着陈六合朝密林深处跑去。

“怎么就你一个人?他们呢?”陈六合问道。

“他们躲在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为了安全起见以免被人一锅端了,则是留我一个人在山道旁等你。”帝小天说道。

陈六合点了点头。

两人在密林中左右穿梭,走了足足有十多分钟,才在一个及其隐蔽的地方停下,帝小天警惕的查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后,朝着一处灌木丛走去。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第三章

第1811章那一抹白衣绝世!

可是,‘狱’并没有杀了叶轩的打算,因为他不想走这一步,因为其中所蕴含的凶险连他都未必能够承受的起。

那个人已经消逝了,用生命为代价消逝了,他不想冒险逼出那个传说中的人。

“既然你不愿听从我的话,那我就将你永世封印于此。”

走到这一步,全在‘狱’的预料当中,他也只能将叶轩封印于此,这也算是无奈之策。

“狱!”

轰隆隆!

‘狱’在高吼,一道道黑光在他周身升起,很快化作一道道龙卷漩涡,那可怖的万古镇压气息在弥漫而出。

何谓狱?

封、困、禁、绝!

狱的含意有很多,说句最直白的话就是囚牢的意思,能将万古宇宙任何事物囚禁,让其永世不得超生。

他的名字为‘狱’,从这里也能看出他的本源手段。

呜呜呜!

一道道黑色龙卷在嗡鸣,那震天绝地的封禁之力在呈现,隐隐化作一个大大‘狱’字,显然是要将叶轩永世镇压封禁于此。

永——镇——上——古!

轰!

在这一刻,神物有灵,天碑镇世!

那铭刻着永镇上古的镇世天碑轰然而来,当头便朝‘狱’镇压而下。

“区区天碑,也敢与我放肆?”

“滚!”

轰!

‘狱’翻天一掌打出,直接将镇世天碑打的崩飞而去,一道道可怖的裂痕在碑身上呈现,显然面对这惊天绝地者,它根本无法匹敌。

“荒,你已经逝去了,永远不要在出现了!”

‘狱’在凝视叶轩,眼中划过复杂之色,而后眼中眸光一定,五指轰然朝叶轩拍落而去,显然是要将叶轩永世镇压于此。

“荒古断,太古忧,上古大梦过千秋,万古悠悠诵吾名,谁不识我古太初!”

如亘古神音在传来,似太古先民在诵经,那一抹白衣宛若穿越了万古玄黄,那一抹深邃低语似万古众生耳边在轻语。

哗!

如九天银河在倒转,似万古宇宙在倒悬,一切回到原点,一切又好似起点,那一抹白衣翩然而至,‘狱’打出的震天绝地的封印之力在支离破碎而去。

一袭白衣,飘然出尘,他宛若神话中人,又好似亘古谪仙,不似凡人,更不似神人,他的出现化作那亘古宇宙最璀璨的星辰,让任何人都无法直视。

“太初?”

吼!

当这一抹白衣飘然而至,‘狱’在低吼连连,震的整个上古天宫可怖龟裂,证明他的心神惊颤到何种地步。

“他是我的人,你怎敢动他?”

一袭白衣,淡然轻语,他的气质太过出尘,万物众生哪怕在他面前都卑微如尘。

柳白衣!

风华绝代,万古唯一,遍观亘古宇宙,穿越了宇宙洪荒,能有此绝代气质者,也唯有他一人而已。

只是这一刻的柳白衣,给人一种恬静之感,一双眸子若万古星辰般明亮,但眼中却毫无人类该有的情绪滋生。

“白衣兄?”

叶轩艰难从地面上爬起,他惊喜的看着柳白衣的背影,没想到在最后关头,柳白衣竟然出现在他面前,而且还救下了他。

可惜。

叶轩的呼唤并未让柳白衣回头,乃至连一丝波动都没有出现,这也让叶轩内心咯噔一声,双眸沉重的看着柳白衣的背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