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第一章

【Ran哥强强强!】

【讲个笑话:卡尔玛3级被瑞兹单吃,哈哈哈哈嗝】

【皇冠九折水平?给你卡尔玛是这么玩的?】

台下观众除了掌声与欢呼声,还有阵阵哄笑。

他们认为卡尔玛3级能被瑞兹单杀就是捞比,就是菜。

巧了,三星众人也是这么想的。

安掌门眉头紧皱,觉得皇冠颇有几分当年他在塔下面对幼年Faker被单杀的风采。

“稳住稳住,千万不要死。”他叮嘱自家的中单。

皇冠闷闷应了一声,他觉得自己真傻。

他单知道瑞兹3级爆发很高,但不知道自己带着E【鼓舞】的护盾和6成血也会死。

不过是开着R【梵咒】用心灵烈焰清理了兵线而已,居然就被闪现骑脸。

有没有天理?

完成越塔的林燃在队友的吹捧声中清理兵线,他没有吃掉全部的兵线,而是只补了一个远程小兵。

这样一来,还有两只远程兵和一辆大炮车在林燃塔前,他果断原地读秒回城。

剩下的小兵是不能吃的。

如果林燃全部吃掉,那要花费非常多的时间——由于他是多兰戒出门,本身蓝量就不多,在1级与3级同皇冠对拼之后,更是所剩无几,他很难用技能将这辆炮车和剩下的3只远程兵迅速吃掉。

推线速度跟不上,三星的第4波兵线会赶到中路将YM小兵拦住,这一波兵线无法进入皇冠防御塔,甚至会被传送过来的他卡在塔前。

兵线位置一旦变成这样,林燃再次回到中路就相当危险——没有闪现的瑞兹压线过深,安必信皇子敢来他就敢死。

清理不掉炮车,光吃3只远程兵的方案同样行不通,因为YM的炮车兵线还有部分残余,林燃吃掉3只远程兵就只留下了一辆三星大炮车。

而由于兵线位置原本就处于林燃塔前,如果只是一辆炮车的话,YM的兵线残余和提前到达交接点的第4波小兵会将兵线推过河道。

如此一来等林燃再次上线,面临的兵线位置又和刚才方案一样,依旧是皇子来一次他死一次。

因此他只能吃一点点小兵,不能多。

两只斌不行;一只兵,行!

这样剩下的两只远程兵+一辆炮车,可以把兵线完美的卡在YM塔前,就算林燃回城再次上线,兵线位置也不会移动。

他把兵线布置的相当完美,就像棋手一般回到泉水补给装备,静待皇冠的下一步棋。

卡尔玛在上线后的做法简单粗暴,尽管两

文学

波兵线+4只小兵的经济让他只能出一双草鞋,但皇冠还是用尽浑身解数尝试迅速清理兵线。

第4波兵线已经到来,但毕竟没有皮糙肉厚的炮车兵挡路,卡尔玛的RQ配合普攻还是非常轻松的将兵线推进了林燃的防御塔。

林燃留下的炮车兵发挥了作用,它帮忙抗住了防御塔的几发炮击,这样他在回到中路时只损失了一辆炮车。

现在的他背包里多了枚女神之泪,对瑞兹至关重要的两样属性——移速和蓝量,林燃已经拥有了其中之一。

塔下兵线对林燃来说就是送钱,轻轻松松用普攻和技能交织清理掉,林燃跟着第5波兵线向前走了两步,与三星的第5波兵线碰撞在一起。

棋手皇冠的解题思路没有失误,他通过快速推线进塔制造出了一波回推兵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第6波炮车兵到达中路,兵线就会不可逆的向三星防御塔推去。

林燃还是要被迫越过河道,面临被皇子gank的风险。

皇冠的布置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缺点就在于意图暴露的太过明显。

根本不用费什么脑子,林燃就知道皇冠要摇人来抓自己。

他的应对办法同样也是摇人,不过是提前摇。

小天在刷完一圈野区后赶到中路,用Q【滚动酒桶】配合肉蛋葱鸡帮林燃将第5波兵线推进了皇冠的防御塔。

安掌门没有来。

他先前在YM野区骚扰小天,尽管抢走了几只野怪,但问题同样明显,那就是自家野区刷的很慢。

皇冠阵亡之后,安掌门撤离YM野区,他得尽快将野区刷光重置,导致小天率先到达中路时,他还在吃石甲虫,路途遥远根本赶不过去。

只能眼睁睁看着林燃和蒜头王八将兵线推进SSG防御塔,化解了己方试图对中路发起的攻势。

“Ran清理完兵线就离开中路,带着小兲一起进入野区,目标直指安掌门!”记得看着YM的进攻节奏有条不紊徐徐展开,语气中夹杂了几丝兴奋。

一旁的泽元抿着嘴不吭声。

林燃带着小王八进入三星上半区,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幸存的一组锋喙鸟。

“给我吃给我吃!”蒜头王八兴奋的不得了。

林燃看到这组幸存的锋喙鸟,立马把信号标记在三星的石甲虫营地,提醒上路的金贡小心gank。

“这组野怪肯定是你的啊,我怎么可能抢你的发育?”林燃正气凛然说道,心中默默将这组野怪先记下来。

前期肯定要优先保障打野发育,林燃打算把小天养肥,再开始吸野区的血,他现在让出去一组F6,到时候能收获10组野怪,大致和种菜一个原理。

随着林燃女神泪的层数越叠越高,他逐渐掌握住中路线权,皇冠现在已经无法限制他了,只能尽快清线企图用这种方式来给予林燃压力。

“安掌门经历了前两分钟的迷茫,现在规划了完美的刷野路线,将自己的损失降到最低!”

泽元的声音再次出现在官方直播间中,藏不住的喜意甚至都透过了屏幕,“不愧是安掌门,对抗入侵的经验非常老练!”

在某种程度上,安掌门有点像曾经的TheJungle笨鸡,他们对于运营,或者说整个游戏的理解都达到了一种极致,很清楚在什么时间点应该做什么事情,很擅长规划自己的路线,每次出击都必有收获。

这种高超的比赛理解力与洞察力让安掌门在劣势局中依旧游刃有余。

小天和林燃捆绑在一起游走了三波,除去一开始收获的锋喙鸟,其余两波都没捞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你*的,这人是属鱼的吗?”蒜头王八空跑了两趟,忍不住骂道,“滑溜溜的根本摸不着位置!”

野区入侵无法获得收益,小天自己

文学

就是纯亏——因为他浪费了线上林燃的优势和自己的刷野发育时间。

“你给的压制力太弱了。”林燃皱着眉头回中路清理兵线,这两波游走他掐好了时间,基本没有亏损兵线,但也没有再压制皇冠,现在crown的补刀已经追了上来。

“对付这种打野你就得一直跟着尾行,这样他就没办法再搞什么幺蛾子。”

林燃说的方法实际上就是麻辣香锅的绝食流,只要发现了对面打野的踪迹,香锅就会一口狠狠的咬在对手屁股上。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第二章

令云淼惊异的自然不是对方是个妖艳的女人,而是对方的修为境界,竟然丝毫不弱于他。

要知道,云淼好歹也是上人境顶级的修为,地仙界能够比他的强的,也只有少数上人境的高人和准教主。

“道友为何要拦我去路?”当了几十年的皇帝,云淼本来是霸道的气势,但是,修炼了几十年,却把棱角都磨平了。

“咯咯,小女子想看看道友手上那件宝贝,不知道友可否让小女子长长见识呢!”

这种语气,给云淼一种身处昔rì深宫的感觉,那里的女人,都习惯用这种可怜巴巴的口气和自己说话。

可是,这是个仙人,一个在地仙界数得上名号的仙人,这么说话,就不能不让云淼觉得怪异。

“不行!”云淼很干脆的拒绝了,绕了女子,便要继续前行。

“道友不要拒人千里之外嘛!”女子娇躯一晃,又挡在了云淼前面,莲步轻移,向云淼靠近。

女子的袅袅莲步停住了,因为云淼出剑了。

从剑身上,女子感觉到一种极大的危险,这柄古朴不起眼的宝剑,竟然是先天宝物。

“道友从哪里来,还是回哪里去吧!”云淼冷哼一声,捧着天地劫,继续前行。

云淼手上的先天宝物震慑住了女子,那女子却是没有敢追上来,不过,眼珠子一转,嘴角勾了起来,身体一晃,便消失了。

这一切,丁古在紫灵殿自然看得清楚,不过,这只是小事而已,有些人想要插手,便让他们插手好了。

一路上,云淼却是遇到了不少坎坷,那个女子虽然震于云淼手上的先天宝物,却在暗中使绊子,不给云淼发飙的机会。

鹤炎宫前,两个看起来五六岁的小孩子守在门口,正靠在门柱上打瞌睡,鼻子下面呼哧呼哧的冒着泡泡。

麻烦来了!

云淼心里一嘀咕,这次的任务本就很难,路上遇了一堆的麻烦,这想要进鹤炎宫的大门,却也不是什么简单事。

果然,云淼走上前去,这两个童子依旧在打瞌睡,而且,还依稀传来呼噜声。

云淼面上虽然没什么变化,心中却是怒了,自己好歹也是个圣人门徒,这启炎圣人竟然如此对待自己,未免太过分了。

云淼甚至都想一怒而走了,不过,云淼却是琢磨不透丁古的意思。

“两位仙童!”

没有回应,呼噜声却是更大了。

“哼!”云淼怒哼一声,捧着天地劫,驾着云便离开了,丝毫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

身处紫灵殿的丁古笑了,很开心的笑了,既然你启炎真人跟老子拽大牌,晃点老子的徒弟,老子也不叼你了。

不过,云淼却算彻底得罪了启炎,想来,rì后肯定会被启炎算计。

丁古琢磨了一番,也笑了起来,徒弟的前途自然由徒弟自己走,自己也只能指点,不能随时指引。

“师傅!”云淼捧着天地劫回到紫灵殿,一脸惭愧的跪倒在丁古面前。

“无妨,既然启炎这么不给面子,那为师也不用给他面子,从明rì起,你便去凡间,与天庭一道,强力镇压西羌!”

丁古这人最是重面子,不给自己徒弟面子,就是不给自己面子,启炎这厮以为成圣了就牛了,丁古就偏偏要教导他,即便成圣,他也是被人欺负的圣。

当然,丁古也不是不知道,这其中,尚骦圣人使了不少小手段,那个阻拦云淼的女子,便是尚骦圣人派出来的。

不过,丁古却故意装作不知道,先拿启炎道人开刀。

“把这天地劫挂到天尊殿前!”

天地劫到底是干嘛的,丁古没有解释,其实呢,这玩意倒是和封神榜的概念差不多,不同的是,封神榜上留下名字的仙人,挂了之后,元神会被封神榜吸走,不算是死亡,却失去了ZìYóu,成为被天庭奴役的工具。

天地劫这件宝物的神奇之处在于,天地间所有仙人,都脱不了天地劫的耳目,所有仙人的因果,都显示在天地劫之上,不过,只有圣人才可见。

因果积累过深,自然会引发劫难。如果能够看到自身的因果,必定可以采取某些方法来破解,譬如,云淼身上的因果纠缠太多,其中一个是和某位仙人结仇,这样的话,可以干掉那个仙人,将这份因果驱除。

虽然会惹下其他的因果,但是,因果肯定没有原来的深厚,便有了缓冲的时间。

这就相当于一个作弊器,将危险扼杀于摇篮之中。

上面打雷,下面下雨,这双圣之间的龃龉,瞬间引发了凡间的大**,大吴国和西羌反叛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同时也是波及群仙的战斗。

※※※

身居天尊殿,凡间的大战,一点也没有波及到天庭,天庭的骏马大元帅也不是摆设,正剑这厮虽然还没有出手,却足以震慑住天下很多高人。

孙悟空一个筋斗云飘到九天上庭外,求见天庭之主唐若萱!

妖族对凡间之主争夺战的参与yù望超出了孙悟空的预料,而且,这些好动的妖怪,加入的竟然还是西羌反叛一方。

孙悟空虽然在妖族有很大的威信,但是,在这种事上,却是镇压不住群妖的心思。

“若萱见过孙师伯!”唐若萱却对孙悟空行了晚辈之礼。

这倒是让孙悟空很惊讶。

以唐若萱现在的地位,不用说,孙悟空是拍马也敢不上,妖族衰落这是事实。

孙悟空苦笑一声,道:“破易圣人想来已经算计到了吧!”这厮心思倒是灵敏。

“师傅嘱咐若萱,孙师伯的要求,一定要答应,不知道孙师伯可有什么吩咐若萱的,若萱定不拒绝!”

“唉,罢了,罢了,从今rì起,我老孙就闭关去了,妖族,就让他自存自亡去吧!”孙悟空长叹一口气,二话不说,一个筋斗云,便闪回了自己的洞府。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第三章

“理论上是有可能持续到夜晚的,具体要看天商盟的安排。”

顿了下,阳红霞小心翼翼地问道:“夜大人是累了吗?不如先回马车上休息,天商盟那边有消息了,我再通知你?”

比赛,是有连贯性的。

往年的武决,大多都是连着进行比赛项目,然后直接决出胜利者。

今年多半也不会例外。

“我不累,倒是有件事,我想让你查查。”

方月将自己的推测说出,阳红霞愣了下,有些不解方月为何在武决这种关头,还关心初暖城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呢。

天商盟既已出手,肯定能有办法处理的,何必自己去费心呢。

不过既是方月的要求,阳红霞心头不解,还是让人去打听了。

青司对这件事,似乎也没特别的封锁消息,有心人一查,还是查出了端倪的。

等下人把消息带回来时,天商盟那边也已经宣布了武决复赛的规则。

很简单的分组对决,一共分为四组,每组两人上台对打,胜者去下一轮,以此类推,最终选出四名强者,进行最终的争夺。

因为有轮空制,倒不怕缺人什么的。

方月是被分为第四组,由于编号完全打散随机,所以暂时轮不到他上台。

看了下老鹰商旅团的台跃马,可惜是被分在了第一组。

方月倒是想早点遇到他,这家伙就是凤凰组织十二座之一的兔座。

对这种人,方月可是不怕下狠手的。

“所有人分好组的人,都在各自的擂台就位,报到名字的上擂台对战。”

天商盟效率倒是惊人,直接就拉开了第二场武决的序幕。

随着烈日逐渐西下,武决的比赛如火如荼的进行中。

第二场武决,由于参赛的选手,起步基本都是先天境武者,所以质量很高。

每个人打起来,都很有看点,引得周围的民众纷纷喝彩。

他们平日里连见上一面都困难的先天境大人们,现在不仅可以看个够,还能看到他们纷纷拿出看家本事。

这可比平日什么放花灯之类的节日活动有意思多了。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还是那个混在其中的叫做影的天才少年,竟以后天境的实力,一路战胜好几个先天三流境武者,看的大家热血沸腾。

然后就被先天一流境武者一巴掌拍了下去,惨败落幕,甚至当被那名壮汉一巴掌拍下去的时候,影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知道自己与人级强者的差距,却没想到与先天一流境武者的差距,都这么巨大。

然而天才少年并不知道,同为后天境,实力与实力之间,那也是有着巨大的差距的。

野鸡心法练出来的先天境武者,和宗门或者势力专门培养出来的武者,实力差距之大,几乎可以越级挑战。

而天才少年运气极好的……之前遇到的,都是散野人士,即使放在先天三流境里,都是末流的那种。

亏他还以为自己战胜了那些三教九流之辈,就沾沾自喜。

看着天才少年落寞离开的背影,方月知道,这小天才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这点挫折都受不了的话,指不定哪天就被诡异给吃了。

“大阳商旅团客卿,夜色黎明!”

“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