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高h调教文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一章

炫目的爆闪之后。

那枚依旧漂在空中的螺壳,看起来普普通通。

边缘轮廓略呈四方形,大而坚厚;白底布满棕黄色的花纹,内部则是橙红色;长度七厘米,螺层六级。

就跟沙滩上随处可见的海螺没什么太大区别。

然而,在那种强度的攻击中,就连一位生存能力极强的四阶超凡者,都已经连渣都不剩一撮,但螺壳却依旧完好无损。

呼——

伴随着螺壳周围青色的云气翻涌,虚空中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伸出来,将螺壳轻轻握在手心。

显然这枚寄托了艾文【巫术花园】的凭依物——【海洋秘宝·寄居螺壳】,除了作为物质世界的锚点之外,那种固有的不破属性,在战斗、战术中也可以得到广泛的应用。

文学

艾文手握螺壳,一步踏出。

发动【宙空龙·王车易位】,已经来到了水下600米的海底。

水压极强的幽暗海底,早已经不是他活动的禁区。

青色的云气再次弥漫而出,将正在缓慢修复的“海魂号”残骸整体收到【巫术花园】中,就连散落在海中各处的材料也被艾文通通收集起来。

“本来已经以为不会有什么战利品了,但现在看来这场仗真是大赚。

唯一可惜的是战舰的‘密钥’也跟着哈金斯一起被毁掉了,将来如何将‘船灵’格式化还是一件麻烦事。”

换作以往,疯狂氪宝石的攻击方式可能会让他们感到肉疼至极,甚至像赫伊玛尔王子阿里依那样,想找到合用的高品质天然宝石都不容易。

但是比起一艘终将自我修复完好的传奇战舰,打这一仗耗费的各种成本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然而当艾文重新跳跃回到水面。

“诶?【飓风飞弹】怎么又发射了?”

猛然转头看向海面上的“奇迹之冠冕号”。

伴随着战舰上空的疾风呼啸,一枚枚【飓风飞弹】冲天而起,没有使用任何的隐匿飞行模式,划过一道道完美的抛物线直奔主战场。

一波!两波!三波!

前后导弹发射井轮流装弹发射,三轮之后一共发射了192枚,总装药量1920公斤,已经接近了两吨,比打哈金斯的时候还要夸张。

看到这一幕的艾文头皮发炸,第一时间跳回舰桥:

“赫茜,发生什么事情了?”

……

云端之上的高空中,包括四阶超凡在内凡人根本注意不到的一层界域中。

“刹利叶,你们已经破坏了游戏规则。而且…”

贝勒努斯看到有些扭曲的“食尸鬼之王”那种难以掩饰的本质之后,眉头深深皱起:

“‘黑翼之神’是不是跟那些已经被纪元淘汰的古神走的太近了一些?”

这个世界终究已经不再属于上一个纪元侥幸残存下来的古神,即使改头换面也难以改变神秘本质。就好像功勋卓著的前朝遗老,必然会被当朝的掌权者重点防范甚至倾力诛杀一样。

虽然统治世界的七神没有订立专门的盟约,但祂们的态度本应该是一致的。

“这怎么能算是破坏规则呢?我们只说让凡人自己决定国家未来的前途命运,可皮克曼在身为食尸鬼之外,本就是‘食尸鬼之王’莫尔迪基安的眷属。

一位圣职者在战斗的时候,召唤主神的力量有什么不对?”

在他身边那位没有五官的杀戮天使,只以黑色翅膀上六只红色的眼睛齐齐斜了贝勒努斯一眼,而对他的后一句话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一样。

实际上不仅仅是“食尸鬼之王”莫尔迪基安、迷宫之神艾霍特、迷雾海的主人洛依高尔,还有…总之,虽然不能放到明面上,但在台下伟大的“黑翼之神”正下着一盘大棋。

这是愚昧的人类,甚至是其他神明都不能理解的伟大智慧!

“那也就是说我的力量也可以借给随军的黑铁十字教…嗯?”

明显对刹利叶的回答并不满意,贝勒努斯正要出手抹掉那个因为半神力量介入而产生的力量偏转。却发现己方的凡人部队,并不是没有应对变量的手段。

“哈哈,看样子不需要我亲自下场了。那个年轻人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优秀许多,不只有智慧更有力量。”

与圣天使轻松的表情相对的,是杀戮天使空白一片的脸上渐渐密布的乌云。

外界的天空随之响应祂的情绪,浓厚到遮蔽太阳的乌云旋即升腾而起,没有风、没有雷、没有雨,只有一片可怕至极的死寂。

……

面对安妮塔吐出的森寒龙息,分裂出来的食尸鬼二号同样吐出一道冷冽的白色风柱,作为“阴森寒骨之神”、“冷冽君主”的眷属,当然不可能缺少这方面的能力。

轰隆——!

外在形式相似本质却截然不同的两股力量,在半空中相遇之后又轰然炸开。

“咯吱咯吱”大片海面随之冻结,至少零下70°的寒潮席卷而过,也将这片海域硬生生拖入了严冬。幸亏附近作战双方都是三阶超凡者,才没有被两人对波时溢散的能量活活冻死。

随后。

咻!咻!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二章

巨磨城大赛引来的各方势力中,地位最高的显然是光明教廷和卡尔王室,王国的两大支柱!

从座位就能看出来,这两方并肩坐在贵宾看台的第一排正中央……其余的贵族们只能往后靠,按照爵位高低,分列其后。

而除开这两个庞然大物,还有一些特殊势力却并非贵族,但也同样地位超然,“班德尔”就是其中之一。

“魔法圣地”班德尔。

班德尔实际上是一座城,但不像大多数其他城市一样被某一个家族所掌控,甚至它都不属于王国东西南北境的任何一境,因为它是一座浮空城!随机旅行在各个地方,也许今天它还在巨磨城上空飘荡,明天就会跑到西域某个沙漠绿洲的上方,洒下一片阴凉。

而之所以有这样的外号,是因为班德尔聚集了乌瑞诺斯大陆最多的魔法师。

整个浮空城,没有用任何一枚教廷的符纹,而全部都是用复杂的魔法阵驱动,它自身就是一个庞大的实验室!漂浮到哪里,就利用哪里的自然环境做实验,收集到的数据经过其中大量魔法师的消化之后,转化成源源不断的知识,输送给整个魔法学界。

据说,自班德尔城建成以来,整个卡尔王国六成新诞生的魔法星辰都来自于那里,四成以上的进阶魔法师也出自那里,甚至连亚传奇级的大法师,那里都诞生过两位!

班德尔城现在由“自然

文学

学会”控制,自然学会的成员是大陆各地的精英魔法师。能够在班德尔深造一段时间,是任何魔法师的荣幸。

如果不是后面一张邀请函,贵族们都相信,那位神秘少女“简”一定不会拒绝班德尔的邀请,哪怕她之前已经拒绝了无数邀请,但没有任何魔法师能拒绝魔法圣地的橄榄枝。

但没办法,第二张邀请函是卡尔王室的代表,海事大臣史蒂夫给出的。

卡尔王室也同样需要新鲜血液,也需要吸纳更多的强者和天才为己用。

往届的巨磨城大赛,都有一个规律,那就是第一名不是被教廷招揽,就是被卡尔王族招揽,几乎无一例外!最顶级的天才去最顶级的地方,不仅是因为很少有其他家族能开出比两大巨头更丰厚的条件,更是因为,没人敢和他们抢。

王室的邀请函一出,贵族们也拿不准了……到底,那位神秘少女魔法师会选择魔法圣地,还是投靠王室呢?

无数道目光投向了那位斗篷少女。

然后人们就看到,她从斗篷中伸出一只苍白的小手,接过了皇家卫兵的金色邀请函。

“是王室!”

“也难怪,王室也有宫廷法师团,学习魔法的条件就算比不上班德尔,也差不了太多了……”

贵族们窃窃私语,有人看向海伦·托泽尔子爵,一脸幸灾乐祸。

而班德尔的魔法师代表则淡然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所有人都猜错了布兰琪的想法……

班德尔?那是“自然学会”控制的地盘,那里是一群萝丝·瓦伦汀的忠实拥趸,她是绝不可能去那里深造的!而接过王室的邀请函,倒也并不是她想要抛弃海伦子爵投靠王室,而仅仅是因为,写这封邀请函的是海事大臣史蒂夫而已……

在最下方的竞技场中,灰发少女第一次稍微抬高了帽檐,望向了高处的贵宾看台。

“爸爸……”布兰琪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好久不见。”

——————

当天,深夜。

神秘斗篷少女“简”拿着邀请函,通过层层把守的卫兵,最终来到了巨磨城城主堡内的某一处豪华别院。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三章

第四百一十八章、若有万一,共赴黄泉!

虽然心中存疑,但单武依旧朝陆风深深的鞠了一躬,“多谢,源石之恩,他日定当偿还。”

感谢完毕,单武起身拿过郑霸手中的源石,准备引渡给王威,替其渡过心魔大关。

郑霸担忧的出声阻拦:“二哥,这块源石已经只剩三分之一了,大哥的实力在你之上,我担心余量不足以维持他脱困,若是源石耗尽,你恐怕……”

单武愣了一下,郑霸的话言之有理,是他着急了一些,下意识的目光看向陆风。

突然,单武上前跪在了陆风跟前,开口恳求道:“不知你可还有多余的源石,若是能救我大哥性命,我单武这条命就是你的,从此定誓死效忠,赴汤蹈火,无怨无悔。”

看着陆风愣神意外的模样,单武继续说道:“若你对此存疑,我愿同你定下主仆契约。”

“二哥~”

郑霸和刑气看着单武这般,眼眶瞬间红了起来,当即也一同跪了下来。

“若是这还不够,再加上我二人的命。”

陆风回过神,被单武几人的兄弟情所感,心生不忍,开口说道:“我要你们的性命有何用,起来说话。”

三人看着陆风,一动不动。

陆风继续说道:“你们大哥他此刻的灵气尚能自行维持,源石帮不了他太多。”

单武道:“不管有没有用,总要试上一试,就算无效,我等先前的话也绝不反悔。”

“把这块源石给我,”陆风伸手拿回单武手中的源石,径直走向王威。

郑霸急忙起身喊道:“大人,这块源石已经消耗过多,恐不足以…”

陆风打断了他的话,“放心,我可不像你这么会浪费。”

郑霸脸色一变,眉宇间闪过一丝愤怒和不解,心中纳闷至极:“浪费?哪里浪费了?”

看着陆风抬手激发源石引渡向王威后,郑霸发现自己的嘴惊讶的能塞下一个拳头,也明白了陆风先前那句话的真正意思,说他浪费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相较于陆风现在的手法,他那哪里是叫浪费,简直是在糟蹋源石!

郑霸脸含羞愧,专注的看着陆风的一举一动,暗暗铭记学习着。

单武和刑气也是惊讶不已的看着陆风,刑气心中的震撼比之郑霸而言并不少多少。

刑气向来敬重几位哥哥,但此刻却忍不住有些嘲笑郑霸,同样是引渡灵气,郑霸的手法就好似在源石上凿开了一个大洞,随后将灵气倾倒向单武,说是引渡,实则是控制了灵气的量,将多余的排挤浪费个精光。

而陆风的手法却像是在源石上安插了一根导管,将源石中的灵气缓慢温和的‘一滴不落’的引渡到了王威的体内,可以说丝毫都没有浪费。

按灵气的量来说,虽然此刻源石只剩下三分之一都不到,但真正用于引渡的有效灵气却比郑霸之前的总量都要来的多许多。

刑气忍不住轻声夸赞道:“二哥,大人他好强啊,这般手段恐怕大哥都做不到吧。”

不知不觉间,邢气对陆风的称呼已然发生变化。

单武思量了一下,点了点头,虽然有些不愿承认,但确实相差的实在太远。

郑霸已是满脸通红,心中无比的自责,懊恼自己浪费了那么多精纯的灵气。

陆风引渡的手法不管是在效果还是速度上都胜过郑霸太多,没用多久王威体内的灵气就已经变得十分充盈,脸色也变好了许多,但依旧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

陆风断开引渡,将源石丢给了郑霸,开口道:“这剩下的些许灵气若是利用得当,足以让你和刑气轻松突破到五行境。”

郑霸慌张接过,验证之下大为所惊,这源石之中的灵气竟然还剩下那么多,之前他所剩的三分之一,陆风竟然连一半都没用掉,顶多只用掉两三成的样子,心中不由被陆风深深折服,多了一丝敬重。

单武关切道:“大哥他怎么还没出来?”

陆风解释道:“他和你不同,你那时或许正是和心魔斗得难舍难分的关键时候,引渡的精纯灵气直接将你们之间的平衡打破了。”

单武点了点头,他那时候在幻象之中却如陆风所言,正处于战胜心魔的关键时候,但却因灵气不继导致僵持不下。

“王威和你不同,方才我给他引渡灵气的时,发现他此刻消耗灵气的速度极慢,虽然体内灵气消耗大半,但却已经停了下来,处于一个很奇怪的状态,甚至在我引渡给他灵气时有着那么微弱的排斥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