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情缘 都市情缘小说

寡妇情缘 第一章

闹一场蝗灾,草丛被蝗虫啃噬干净,倒方便鸡找虫吃,这几天母鸡们吃虫吃得肚皮溜圆,下蛋贼勤快。

蝗虫过境时把地面表层的植物都吃了,长在地下的根茎类食物幸免于难,土豆红薯芋头损失不大,虽然还没完全长成,好赖有些收获。

这几日村里忙着收土豆红薯,播种荞麦,然后把收回来的土豆红薯煮了晒成干,天气热放地窖也不是很保险,口粮越来越金贵,坏上一个半个都叫人心疼。

挖回来的土豆红薯一半交了公粮,一半晒干透封存在粮仓里。

地里的活陆续忙完,又到了采摘蕨菜根的时候,今年水磨村不仅延续了去年各项保命手段,王安庆还写了一份计划书上交。

上面列陈着蕨根粉的制作方法,暖棚修建,菌菇培育,山中狩猎

文学

…….等等。

新下放到的人员派往各村进行技术指导。

水磨村解决饥荒的各项措施很快推广至县至省。

附近十几个村,镇上的居民大量涌入深山,那架势像是要把山脉薅秃噜皮。

进山的人多了,处处可闻嘈杂声,深林中弥漫着人的气息,有好处有坏处,猛兽避走,其他猎物也在闪避。

危险减少,猎物也更难寻了。

去年粮食大幅度减产,今年更是有很多地方绝产,粮食价疯涨,上边管控越来越严,黑市上已经很难买到粮食,水磨村只进了一次山储存到一定量的肉食,再次做出与其他村不同的选择,专注暖棚的修建。

而狩猎队变革为巡逻队。

今年粮食收成可预见的会再创新底,头一年还勉强,第二年冬上边就有些支撑不住了,世道越来越乱了,城市里打砸抢零星冒头,村里慢慢也开始不安稳起来。

特别是水磨村,就像一块肥肉。

这些日子来了好些生面孔,走亲戚借粮的,近邻城镇偷偷跑来买粮的,还有些不明身份,不怀好意的人。

连续几家人被偷摸儿光顾,水磨村加大了巡逻力度,三班倒二十四小时在村里巡逻。

形势严峻,不施行点严厉手段,搞不好酿出大祸。

城里样样东西都要靠买,上边缺粮,供销社就没东西卖,黑市上有点粮食流出来又死贵,没有过硬关系根本买不到粮食。

逼急而铤而走险的人越渐多。

江熠华在外维稳,一时无暇分身顾及,只好将镇上派出所和民兵团换上自己人,水磨村离镇上近,就几里地,骑自行车动作快的话十分钟就能到。

简宁私下里搞了点刀具,几把猎枪分发给巡逻队,当然猎枪平时不拿出来,碰到难以应付的大事,端出来吓唬吓唬人挺管用的。

乱象中,时间无情向前推进,某一日一宿起来,天地洁白,一场大雪毫无征兆降临。

寡妇情缘 第二章

以后红三角再也不会有叱咤风云的顾五爷,再也不会有那样一个人,总问她爱不爱他。

阳光好

文学

刺眼。。。

她蹲下,抱着孕检的单子嚎啕大哭。

有小孩路过,她躲到母亲身后,小声问:“妈妈,那个阿姨为什么会哭啊?”

小孩的母亲说:“因为她很痛。”

是啊。

她很痛,很痛很痛。

有阴影罩在她头上,她抬起头来,眼眸还未苍老,就已经沧桑了。

“师父,我以后怎么办?”

杨成章以为她在为自己哭:“孩子你如果不想要,可以——”

她用力摇头:“我要这个孩子。”

她在为那个人哭啊。

七月十七号,官鹤山被押送至方山看守所。

他继续绝食,以表冤枉。

狱友好心提醒他:“你不能吃面包和饼干,也不能喝水,不然没用的。”

官鹤山:“滚。”

狱友:“……”

七月十九号,戎黎以故意杀人罪起诉徐檀灵,法院受理,择日开庭。

七月二十一号,姜灼加入伯拉里爱乐团。

秦昭里发朋友圈炫耀。

【谁男朋友啊,这么优秀】

七月二十二号,傅潮生派出去的职业跑腿人在茂东码头打捞到了沈清越的衣物,但不见尸体。

戎黎和徐檀兮当天回了南城。

七月二十四号,姜灼受指挥大师德伦·琼斯推荐,在伯拉里的维耐基音乐厅参加巡回义演音乐会。

秦昭里发朋友圈炫耀。

【我男朋友怎么这么优秀呢?】

七月二十五号,洪端端“荣获”金扫帚奖(最令人失望女演员)。

当天晚上,她上了两个热搜。

【洪端端她爸是影帝,她妈是影后,她男朋友也是影帝,她舅还是最佳导演,她拿了个金扫帚,真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答应我,别演戏了好吗?@洪端端V】

【风声上映的时候还一堆人尬吹她的演技,打脸疼不?】

【能不能安分点?一天天的给我们醒哥丢人@洪端端V】

【江醒什么都好,就是挑女朋友的眼光不行】

【早点分手吧】

【因为洪端端,我对江醒粉转路了】

【……】

洪端端一个人窝在房里刷评论。

其实也不都是恶评,她的粉丝、江醒的部分粉丝也在维护她,还有一些中立的路人声音,但她这会儿只看得到恶评,消极的情绪让她自动过滤了很多声音、也放大了很多声音。

江醒九点多到的。

杨幼兰给他开的门:“来了。”

江醒往客厅看了两眼,没看到人:“她人呢?”

“在房间。”杨幼兰去拿包,“外卖在桌子上,她还没吃饭,我就先回去了。”

“嗯。”

杨幼兰走了,江醒去敲门。

“端端。”

里面没声音。

门也没锁,江醒说:“我进去了。”

他等了几秒,推门进去了。

洪端端坐在床边的地毯上,手里抱着平板,她垂着个脑袋,像一只淋了雨的鹌鹑,非常沮丧。

江醒走过去,把平板拿走:“别看了。”

她表情好气馁,像一只不仅淋了雨,还打架打输了的鹌鹑:“以后你给我买包可以吗?”

江醒坐过去,摸了摸她的头:“可以。”

她泄了气,自暴自弃地说:“那我退圈好了。”反正有人给她买包,不用赚钱了。

江醒把她的手拉过去,攥在手里握着:“先告诉我,喜欢演戏吗?”

她认真地想了想:“喜欢。”她很失落,有点可怜巴巴的,“但是我演不好。”

她表演系的老师曾经委婉地跟她提过,大致的意思是——她不是吃演员这碗饭的料。

江醒很客观地给她分析:“舞女那个角色你演得还可以。”

“那是因为有你带我。”她没有自信,一点都没有。

江醒否定了她的自我否定:“那说明你没有碰到一个好老师,并不是学不会。”他说,“你先不要接戏,我来给你当老师,好不好?”

不好。

她说:“你现在是上升期,我不能耽误你的时间。”

寡妇情缘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