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大杂乱,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全家大杂乱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全家大杂乱 第二章

当元始道人再次从黑暗中醒来时,天已经亮起来了。

“我们终究赢了!”

望着天上那向大地泼洒着温暖阳光的火球,即便是最为铁石心肠的人,也不由得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他们艰难地跟魔阳战斗了数百载,从被完全压制,到分庭抗礼,再到占优,最后彻底地将其毁灭于现世。

数百名同道牺牲在抗魔第一线,死者占到了整个道辰界六成的真仙,活下来的众仙也是人人带伤。

轻者需要闭关百年,重伤者或许得陷入长期的沉睡当中,才有一丝机会复原。

但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赢了,尽管代价有些惨重,道辰仙界可能得休养万年,才能回复到战前的样子。

……

不过胜利带来的激动是短暂的,很快他们就想起来,道德仙宗、圣辰门、万毒教三者本是仇深似海,只是因为要对抗魔阳,才不得不联手起来。

如今魔阳已除,之前被暂时掩盖起来的矛盾,又开始逐渐浮出水面,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两位道友,我提议,接下来的三百年,三宗渡劫之上的存在,停战。”几乎全程直面魔阳,受创最重的辰道人,主动提出了高层停战协定。

这一战中,各方的高层都伤亡惨重,反倒是中低阶的弟子,因为连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除去少数被魔染化为魔物的,其余大多都活了下来。

“可。”

“我同意。”

元始道人跟伊西斯虽然伤得不如辰道人重,但身上的伤势没个千八百年也恢复不了,哪怕此时挑起战争强杀对手,也只会令自己伤上加伤,彻底断送道途。

元始道人的道德仙宗,辰道人的圣辰门,万虫之母伊西斯的万毒教,都是在道辰界传承数万年的超级大宗,下面觊觎他们地位的次级宗门也不少,倘若强行带伤相争,最后说不好是让他人渔翁得利。

“福生玄黄天尊在上,我圣辰门。”

“我道德仙宗。”

“我万毒教。”

“在此立誓。”

“三教渡劫之上修士,停战三百年。”

“……”

“如有违约,即降天罚!”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了一大通,几乎是将能想到的漏洞都给全部补上。

誓约既成,冥冥之中的一串印记,便落在了这三宗的真仙身上。

……

“诸位道友,这些紫玄大药,算是我等的谢礼。”三人各自从袖中掏出一把晶莹剔透的丹药,给在场还活着的人都分上了一颗。

“不敢当不敢当。”

“……”

众人客套话说了一堆,但手上的动作可丝毫没有停下,纷纷将面前的紫玄大药收好。

这大药可是道辰界真仙阶层的硬通货,平日的修持,炼器,战斗通通都能用上。

炼制紫玄大药的紫玄灵机采集颇为不易,发现全凭运气。

“福生玄黄天尊……”

“福生玄黄天尊……”

受创最重的辰道人双手合十,舌底轻吐一句道号,然后翩然离去。

全家大杂乱 第三章

第22章前四天的

季宁全家,连同豆豆一起,站在外婆和小姨的坟头前。白菊花和马蹄莲分别摆在两个墓碑之上。

“说好了,今天谁都不许哭。”妈妈说。

季宁和豆豆一起点头。爸爸对妈妈说。“你来说吧。”

妈妈蹲下身去,轻声呼唤着:“妈、慧云,我们是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的——豆豆的最后一次检测结果出来了,他很健康,没有染上病毒。慧云,你可以安心了。我们会把豆豆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抚养长大……”声音哽咽了。

“说好了的。”爸爸在一旁提醒道。

妈妈缓缓站了起来,捂着发红的鼻子。

“豆豆,该你了。”爸爸拍着豆豆的肩膀。

豆豆手里捧着两张画,是他之前不愿让人看到、失败多次之后

文学

,才终于成功完成的

文学

“全家福”。他把画分别平铺在两座坟前,用两块石头压住。

“妈妈、外婆,你看,我们大家都在这儿呢。你们不会孤独的……”他没有哭,脸上全是泪。

在山头上默默地站了好久,他们沿着崎岖小路下山。

走到山脚下,一阵风从后面吹过,刮到季宁的后颈窝中,他不经意地回头望了一眼——

他的神情凝固了,脚步停了下来。

妈妈转身问道:“季宁,怎么了?”

“没什么。”季宁深深地凝望着那远方的山头。“只是掠过脸庞的风而已。”

在莱克讲述故事的过程中,没有出现一丝停顿或错误,他有条不紊地将这个令人发怵的故事娓娓道来,最后的结局也出乎人意料,令人回味悠长。整个过程进展得太过顺利,反倒让人怀疑起他之前说过的话。

“这个叫做《灵媒》的故事,真的是你刚才即兴创作的?”北斗最先发问,显然有些不大相信。

“我说了,不完全是即兴创作。我想好了故事的大框架,只有中间的一些具体情节和最后的结尾是即兴创作的。”莱克答道。

“即便是这样,也很了不起了。”龙马说,“克里斯说的没错,你确实不是泛泛之辈。”

莱克皱了下眉,他不确定龙马说的这句话是在夸奖还是针对他。

龙马看出了莱克的困扰,连忙解释道:“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是真的觉得这个故事非常棒。”

“那么,我们开始打分吧。”荒木舟说。

一样的评分流程。最后莱克的故事得到了9.0分,成为目前最高的分数。但他并没有流露出欣喜之情。似乎只要能够在不犯规的情况下顺利进行游戏,就是他最大的愿望了。

南天将莱克的分数记录下来。

莱克讲故事的语速相对较慢,现在已经接近十一点了。暗火作为下一个讲故事的人,显得有些压力。他到柜子里拿了一些食物和水,说明天白天就不下来了,要在房间里专心准备他的故事。众人完成了今晚的“工作”,纷纷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这个晚上看起来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就要这样平淡地度过了。

南天躺在床上,思索着一个问题——从目前的各种迹象来看,莱克讲的这个故事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没有犯规——它既没有和以前讲的那三个故事雷同,也没有和现在发生的任何事情撞车。

这样看来,莱克真的想出了一个避免犯规的方法?难道后面的人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躲过一劫?

当然,还有第二种可能性。

主办者显然是不会令自己犯规的。

这念头刚一产生,南天又轻轻摇着头将它否决了——莱克现在是第四个讲故事的人,如果唯独他没有犯规,而其他的人都犯规了的话,那未免显得太可疑了。这不符合那个狡猾主办者的风格。

不过——南天又想到——现在还不能判断后面讲故事的人是不是会犯规。也许这个游戏越进行到后面,大家就会越小心谨慎……事态的发展是无法预料的,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想着想着,南天感到困倦了。他阖上眼睛,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所改造后的废弃监狱显然修建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每到夜里,就是死一般的寂静。虽然每个房间都比较隔音,但这种超乎寻常的安静却仍然能将一些声音带进他们的耳朵。

南天一开始是没有听到这声音的,他睡得很熟。后来声音变大了,才将他从睡梦中拖曳出来。

有人在走动,或者是……跑步。南天仔细辨别着,听出这声音来自楼下大厅。

南天警觉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竖起耳朵又仔细倾听了一阵——没错,是人的脚步声,时快时慢。如果这声音出现在一家健身房里,那就是再正常不过的慢跑的声音;但在这种特殊的场合下,却显得十分诡异。

一连串的问题迅疾在南天的头脑里冒了出来——是谁?谁会半夜三更到楼下去走动或者跑动?发生了什么事?

南天小心谨慎地从床上下来,慢慢靠近屋门。他将耳朵紧贴在门上,声音愈发清晰了——真的是有人在楼下绕着圈跑步,或者是原地跑步。

南天搞不清这是什么状况。他觉得有些可笑——当前这种情形下,谁还有雅兴锻炼身体?就算是也不该深更半夜出来跑呀。这样一想,他觉得有些不寻常了,恐惧感油然而生。

南天很想立刻将门推开,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他害怕这是一个陷阱,害怕自己的冒失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危险。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跑步声戛然而止。南天心中一颤。

接下来的好几分钟里,他没有再听到任何声音了。

南天回到床上,思索着这件不寻常的事。他心绪复杂——既为没有打开门看个究竟而感到懊恼,又安慰自己也许待在房间里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最后,他认为谨慎一点总是没错的。毕竟这个地方还有12个人,听到这声音的显然不会只有他一个,等到明天早上去问问大家,也许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第二天清晨,南天很早就起床了。想起昨晚的怪事,他睡意全无,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才7点不到。但他已经按捺不住了,将房门打开,走了出去。

在二楼上,他看到楼下已有几个人在大厅里了——这些人起来得比他更早。这使南天立刻想到,他们早起的原因,也许正是在谈论昨晚的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