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 车厢 (h)by清糖 杂乱小说3第76部分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第一章

“许歌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苹果里的戒指啊啊啊!”

许歌呆住了,她愣愣地看着这行字。

戒指?苹果?

去年圣诞节的时候,傅一行送了她堆成小山一样的苹果……苹果里面有戒指?

许歌惊地手抖,鼻子又有些酸涩。那些苹果她没有吃完,她扔了。怪不得傅一行总是催她吃苹果,而她,不仅把苹果给扔了,还撒谎。傅一行早就知道她将苹果给扔了吧,他该有多伤心,对多泄气。

但是,傅一行从来都没有提过!

自Z城民宿起到现在,已经快一年的时间了,她与傅一行不清不楚,从不打破那层窗户纸。

许歌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拿着傅一行家门的钥匙以及他的旧手机回家了。

房间里的傅一行睡的正香,许歌不忍心打搅他,就蹲在床前看他。

他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巴,看起来好像和原来一样,但又看起来不一样,原来那个大男孩,在这几年里发生了改变,她不可能要求他和原来一模一样了。

初见时,傅一行是痞痞的。

峡谷里,傅一行松开许歌的手,令她摔倒的场景再次在许歌的脑海中上映。

许歌忍不俊地笑了一下。

傅一行好像就痞了那么一会,然后就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上。

时间转眼来到了下午,许歌午饭只将就了一下,她小心翼翼地从房间里找出一张银行卡,然后打了一些钱进去。

下雨天,天空阴沉沉的。

因为窗帘一直没有拉开,整个房间里都十分昏暗,许歌正站在傅一行的床前,低着头,一头长发披散下来,看起来很阴森。

傅一行睡到这个点,已经是口干舌燥了,迷迷糊糊的他,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

许歌不禁不慢地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水,然后走到傅一行的床前将水递到他的嘴边。

傅一行感觉到湿润,舔了几口,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从迷迷糊糊到渐渐清晰。

“啊——”傅一行的声音抖了几下,胳膊肘下意识地把自己的身子撑起来。

哗——

吓了一大跳。

这阴暗昏沉的氛围,加上许歌的长发扫下来,还以为是……

不干净的东西……

傅一行反应过来又赶紧用手揩衣服和被子上的

文学

水。

刚刚他把许歌手里的水给打翻了。

许歌赶紧将杯子放在床头柜上,然后着急地帮傅一行揩水。

“快别动。”

许歌小声说,她把傅一行的手给拽住,然后将他衣服上湿掉的地方露出来。

傅一行渐渐不再动弹,任许歌给他擦。

傅一行看着她,呆了。他记得他明明是在门外的。

昨晚下了那么大的雨,温度一下子跳了个楼,他蹲在门口,别提多惨了。

怎么一醒来,天上地下的,他现在居然睡在许歌的床上。

哦,他生病了,不然许歌也不会让他睡床上。

想到昨天许歌把他赶出去,他的鼻子立刻就酸了。

许歌没有能够接受他,就算是放在五年前的情谊,他们两个也没有到这个地步。

许歌:“把衣服脱了,嗯?发什么呆呢?”

“啊?”傅一行懵。

“把衣服脱了,领口都湿完了,脱了换一件。”

“哦。”

许歌松开傅一行的领子。傅一行渐渐垂下眸去。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第二章

@@@@

等一会儿发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第三章

有功夫傍身的肖羽楼,哪怕功夫不如亲爹,不如家里的

文学

弟弟妹妹,可那也是自小打磨的筋骨,更是被自家妹妹偷偷用宝贝改良液改良过的人。

面前丁五六小小声的呢喃,肖羽楼哪里能听不到?

等他听清楚丁五六下意识的呢喃后,肖羽楼整个人都激动了。

伸手就拽住丁五六正在小心擦拭着长生碑的手,肖羽楼紧张的失态追问。

“这位大哥,你嘴里的小恩人是不是一个叫肖雨栖的小姑娘,大概这么高,长的……”。

一连寻找了这么久的时间,终于叫自己碰到了个冒着活气的,还很可能见过,并且与自家妹子同行过的人。

哪怕不可置信,哪怕很可能是假消息,哪怕此肖雨栖非彼肖雨栖只是同名同姓的人,肖羽楼也不愿意放过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忙神情激动的拉着丁五六,在自己的胸前比划着自家妹妹的身高,嘴里急切的形容着自家妹子的长相,一脸期待的望着丁五六,期盼的试图从对方的嘴里,听到自己急切盼望的好消息。

皇天不负有心人,果然,丁五六听了肖羽楼的描述,也跟着神情激动了起来。

丁五六跟见到了亲人般的,一手搂紧长生碑,一手死死的反手抓住肖羽楼的手,嘴里不可置信道。

“恩人您怎么知道?您怎么知道我家小栖恩人的长相的?莫不成,您是我家小栖恩人的什么人?”。

肖羽楼眼中迸发出惊喜,心情同样激动:“我是她哥,我是她大哥!”。

“大哥?”,丁五六喃喃,脑子里迅速回想着,记忆唰的一下展开,迅速地飞跃到了多年前,自己还在驿站当小可怜的学徒时,初初遇到小恩人的时候。

犹记得,那时候驿站里来了一队人马,入住了驿站中,只有下等的流放人员才会被安排去睡的破落地方,回忆起了小恩人年幼时小大人的模样,同样的丁五六也回忆起了,自己去给小恩人送包袱送行时,看到过的小恩人的亲人。

天!难怪的他先前就觉得,眼前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长的眼熟,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呀!

想他丁五六,贱命不值一丁点钱,打一开始是被小小年纪的恩人帮,再到后来再被恩人几次三番的救,再再到眼下被恩人的哥哥救。

他丁五六这条命,他老丁家上上下下,老老少少的命,可都是人恩人一家子给生生救下来的呀!

恩情太重,他何以为报?

这一刻,丁五六老泪纵横,嘴里哽咽着,弄丢了恩人心虚愧疚的他,吧唧一声跪下,眼泪哗哗的朝着肖羽楼就磕头,嘴里自责忏悔着。

“是恩人大哥呀,是恩人大哥呀!小的不才,是当初您流放路上,在驿站里得小栖恩人送金救命的丁五六呀!”。

肖羽楼也当场傻了眼。

不可信的他,惊愣的连丁五六连连磕头跪拜都来不及去扶。

实在是丁五六嘴里这通嚎哭,还有嘴里喊出来的话,让肖羽楼也有些措不及防。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