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第二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总裁抱着她边开做h 第三章

啊….!

黑袍人咆哮,极尽冲撞。

奈何,魔家封印太强太可怕,符文不止锁了骨骼经脉,连其丹田,也一并封了,方才开了禁法,气势却一落千丈,彻底安分了。

“这座古墓,还有多少尸族人。”赵云上前,怕这黑袍老者跑了,又贴了极道封印符,顺便,还把老者的宝贝,扫荡了个精光。

“有种便杀了我。”黑袍老者嘶嚎。

啪!

魔子很直接,一个大嘴巴甩的很响亮。

黑袍老者喷血,三五颗牙齿随之横飞。

“来,我来。”

赵云拽开了魔子,一手按在了老者头顶。

完了,便是搜神术,对待嘴巴硬的,这方法最直接。

唔….!

黑袍老者闷哼,满目痛苦色。

搜魂很疼,便如一把锤子敲在了灵魂上,只一瞬,便是七窍流血,赵云无怜悯,对尸族也无需怜悯,截杀赵家的仇,都记着呢?

“看着都疼。”魔子一声唏嘘。

他未叨扰,随手拎出了酒壶。

搜魂术,他也通晓,但远不如赵云悟的深。

“准天境。”

赵云一声惊异,随之开眸。

“啥?”魔子一步上前。

“这地宫中,还有一尊准天境的尸族强者。”赵云当即道。

轰!砰!轰!

他话方落,便闻轰隆声。

轰声颇浩大,绝对地藏境的斗战,是准天境在干仗。

如赵云所看,真有尸族准天境,已与大长老开干了。

恶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尸族准天境,已然召唤出了两尊尸傀,皆是准天级,加上本尊,便是三尊准天境了,对上大长老和二长老,妥妥的三打二。

“意外之喜啊!”

赵云深吸一口气,直奔一方。

魔子也不分先后。

看来,他们先前未动瞬身绝杀和魔轮血祭,是极正确的选择,好钢用在刀刃上,对上地藏六重的黑袍老者,还不值得他们动王牌,要打也是打准天境,配合默契的话,一击便可将其重创。

这一点,打魔窟六长老时,便是个很好的例子。

不然,魔家仨准天境,也不可能封的那般轻松,准天境若死皮赖脸的遁走,即便三打一,也很难拦下。

所以说,带他俩来,可不是打酱油的。

虽是小兵儿,但有时候,能当大用的。

“三长老,速速进来。”

魔子去了符咒,传讯在外的三长老。

要封尸族准天境,得三位长老联手。

毕竟,魔家的三个长老,都是新晋的准天境,对上老牌的准天境,战力定是不足,三对三的话,会被对方跑了

文学

的,那就扯淡了。

“来了。”

何需魔子传讯,三长老也已进来。

真他娘的处处有惊喜,魔窟的据点中,竟有一尊尸族准天境,这,是他们未曾料到的,本以为全胜的一仗,到了还是出了变故。

不过,问题不大。

轰!砰!

古墓的地宫中,大战正酣。

与大长老对战的,乃一金袍青年,别看青年模样,实则是老家伙,多半用过永葆青春的丹药,战力颇强,至少强过魔家大长老。

瞧二长老,则是一挑二。

与之对战的,自是金袍青年的两尊准天傀儡,皆蒙着黑色的蟒袍,也皆是老者,不知是哪家的,定是尸族扒坟挖出的准天古尸。

“小看你了,竟进阶了准天。”

金袍青年冷笑,似认得魔家大长老。

正因认得,他才满目轻蔑,有全胜的自信,准天境也分强弱,如他,早已进阶准天有十余年,底蕴的积攒,是大长老比不了的。

“小看老夫,你会死的很惨。”

大长老一声暴喝,一刀凌天劈下。

师傅说过,打不打得过不要紧,重要的是姿势。

“将你连成傀儡,倒也不错。”

金袍青年幽笑,一掌震退了大长老。

这厮,的确很恐怖,身如鬼魅,一瞬逼至身前,一指戳向大长老眉心,乃绝灭的攻伐,一旦命中,便是板板整整的一击绝杀。

噗!

血光乍现,大长老受创。

不过,被命中的不是眉心,而是肩头。

噗!

另一方,二长老也受创。

毕竟是二打一,尸傀也很能打的。

至于魔家其他人,则竭力追杀魔窟,整个古墓,几乎每一条墓道、每一座地宫、每一座墓室,都有大战,轰隆之声此起彼伏。

嗖!嗖!

这边,赵云与魔子已赶到。

见了金袍青年,魔子眸子一眯,“尸祭?”

“怎么,你认得?”

赵云一边说着,便化出分身。

事实上,他在来的途中,已在墓道中,化出很多了,还有千秋城,也留了颇多分身,此刻正在吸收外界力量,只等加持他本尊。

“尸祖的小徒儿。”魔子说道。

“大鱼啊!”赵云听了,眸光熠熠。

若是把尸祭捉了,找尸祖要赎金,又能赚一票。

轰!

正说时,又闻一声轰隆。

三长老也杀到了,废话一句不多说,当场参战,帮的自是大长老,尸傀说可怕也可怕,说破也不难破,是谁召唤的,便弄死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