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大杂乱|被各种陌生人 np

全家大杂乱 第一章

谢谢龙皇夸奖,我的能力其实也一般。叶皓轩点头。

我想重用你,如果你效忠我,我保证以后你能一飞冲天。龙皇漫不经心的说。

叶皓轩有些诧异,这货是想让自己为他做事?摆出这么一幅高高在上的姿态,他是脑子有病吧。

他当叶皓轩是什么人了?说几句话就能激的叶皓轩心情激荡,然后跑过去对他感恩涕零的?

效忠?叶皓轩摇摇头道:我是一个浪子,在外面浪荡习惯了,我可能在龙府呆不了太久。

龙皇转过身,盯着叶皓轩,突然,他笑了:你知道吗,我这个人是不接受拒绝的。

呵呵,可惜,我这个人也不接受别人的强迫,我不喜欢的事情别人勉强不了我。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行,有个性。龙皇冷笑一声道:你出去吧,解说词的事情有我也问完了,不过我还是建议你考虑考虑,因为在我这里,从来没有人能拒绝得了我。

或许,我就是第一人呢。叶皓轩冷笑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龙府的这几个人,叶皓轩算是摸清楚了,就在他以为可以清静一会的时候,龟丞又来了。

你们龙府所有的人,都要找我一遍是吧。叶皓轩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虽然他是龙府的客,但是从他进来之后似乎就从来没有消停过。

从郁妃开始,一个又一个的找上自己,仿佛他们觉的自己能听他们的号令似的。

我保证,我是最后一个人。龟丞微微一笑道:叶皓轩,我想你已经了解过我们龙府的情况了吧。

了解了,每个人都是心怀鬼胎的。叶皓轩点点头道:你呢?你是最后一个找我的,你在这里面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

我?龟丞笑了笑道:我只是龙府之中一个管家,所以我才来最后找你,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来的早,那几位主子的话肯定还没有问完。

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啊。叶皓轩瞥了龟丞一眼道。

在龙府这种地方,如果不小心的话明天你就有可能成为一具尸体。龟丞微微一笑道:所以我才是最小心的那个,如果我不小心产,也做不到心腹管家这个位子上。

全家大杂乱 第二章

“陆孟来?”

楚皇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又重复了一遍。

即便隆化池畔夜宴功臣之事没有人敢往外头传,傅云澈在萱室殿李太后跟前落的泪也无人敢提起。

可是李太后终究是迁怒于德嫔了,更何况自从呼颜反叛之后,叶家一夕失势,陆孟来如今还在诏狱里关着。德嫔也在绿珠苑里自省。

这些事情哪一桩能瞒过内阁?在这风口浪尖上推举一个几乎是半截身子淹在水里头的陆孟来,楚皇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不错,正是陆孟来。”梁弼像是怕楚皇听不清楚似的,又重复了一遍,那声音里像是有千钧的底气。

“陆孟来跟着叶家,办事不力,玩忽职守,更是欺上瞒下,朕已将他关入诏狱。”楚皇听清了梁弼的话,脸色登时就沉了下来。

只见他看着梁弼,冷冷道:“一个戴罪之人,如何担此重任?

“陛下英明,陆孟来确是戴罪之身。然而,也是他立功之机。”梁弼心中早有了谋划,此时在楚皇的注视下,竟是不慌不忙地说了起来。

“一则,陆玄素……是穆宗皇帝立起来的治世能臣,天下读书人的典范。”梁弼提起陆玄素,眼中露出了少见的钦佩和恭谦。

“这陆孟来到底是陆玄素的长孙,陛下给他一个机会戴罪立功,今后天下的读书人谁人不称赞陛下惜才仁孝?”

“二则,先前呼颜族求和一事虽说是他们先递的请降书,可是老臣听到一句风言风语——”梁弼的眼神并不闪烁,这“风言风语”显然不是空穴来风,不过是他自己的谦辞罢了。

“颜丹求和,然而先前苦战,叶家军也折损不轻。他怕叶芷旌不答应,正是托的陆孟来在其中

文学

说和。”

这话说得,几乎是揭破了陆孟来得星夜纱一事,楚皇只觉得一股怒气冲上心头,正待质问梁弼是何处听得的消息,却为着家国大事,只得隐忍不发。

梁弼小心地观察着楚皇的反应,见他微微皱了皱眉,终究还是没有发作,便知道自己冒险成功,这下竟是愈发大胆起来。

“呼颜人恩怨分明,颜丹之子将其父之死怪罪于我们大周,这才举全族之力攻入边境。可是陆孟来有恩于他们,他的话比起那几个使者老儿,想来还是有几分用处的。”

“这其三么……”梁弼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倘若陆孟来此番立功,陛下这头不消说,便是太后娘娘也必有赏赐。”

梁弼简直是胜券在握一般,毫不掩饰地朗声道:“陛下为德嫔之事烦心,陆孟来恰好能解此烦忧。”

“你是说叫陆孟来去求太后放了德嫔?”楚皇似乎是在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声音中透漏出一丝刻意压制下的平静。

梁弼却仿佛丝毫不怕一般,对上了楚皇那双怒意滚动的眼眸:“不错!德嫔一事,倘若等到太后娘娘消了怒气,却也不知是何时!后宫更无一人敢出面替德嫔求情!陛下虽可以与太后娘娘相抗争,但未免折损了陛下仁孝之名。”

“因此,老臣斗胆,想出了这招‘假周勃以安刘’的法子!还望陛下恕罪!”梁弼说着,竟是合身下拜。

楚皇倒也不急,待梁弼全跪了下去,这才不疾不徐道:“梁先生苦心如此,何罪之有?起来罢!”

他自幼受梁弼教养长大,心里清楚这后宫和朝野上下全部加起来,也只有梁弼一人对自己一心罢了。

楚皇与李太后不睦,早就是后宫上下乃至朝野皆知的事情。他人劝楚皇,都是劝他不要伤了母子情分。

只有梁弼知道,楚皇和李太后,根本没有半分母子间的情分。

全家大杂乱 第三章

“为什么?!”凌乐质问。

杜凌萱似乎在想其他的东西,神色恍惚的看着天空,随即回头看凌乐。该怎么说?说她还对彦逸圣抱有一丝幻想?说她还愿意相信彦逸圣,相信这一切不过是彦逸圣为保护她而同林疏影玩的一场游戏?

哪怕相信,她也没有勇气说出这些,因为过往的那些痛苦都犹如利刃将她的心刺得鲜血淋漓,将她所有的相信都逼到了绝路,不得不放弃。

“性格不合。”杜凌萱随口胡诌了一个借口。

“谁说的,六小姐你和主人的性格特别像!!”凌乐理直气壮的说,恨不得将两人所有的相同点一一指出来,好让杜凌萱收回这话。谁说不配?!这明明是天作之合!

杜凌萱默然不语。像?哪里像了?绝决?兴许吧…“感情这种东西,说不准的…”杜凌萱无奈的说道,就像当初她会对彦逸圣情根深种一样。她自己也没有预料到,甚至她自己有感觉,她是从小时见到彦逸圣的那一刻起就对他种下了情根。

如果可以控制,她希望她不会对彦逸圣种下情根,这样,也不必在她反应过来之后痛彻心扉。

如果杜凌萱还会反驳,那还好说,凌乐也可以反驳,她可以反驳的更加激烈,可是杜凌萱此刻一言不发,让凌乐心中越发的失落了。

她不说,是因为说不出口。一个伤害了她的人,她却还心心恋恋的念着,她内心的骄傲不允许这样的存在…可是,难免的,她就是忘不了他,忘不了那个伤她至深的人。

凌乐闷闷不乐的哼了两声。

她就不信这个邪!

“小姐,我还是要撮合你和主人!哪怕没有一丁点希望!”凌乐信誓旦旦的说。

杜凌萱望着她眼中奕奕闪着的光芒,终是无奈中又带着些期待,对她摇摇头,笑了笑。“随你吧,不过结果如果不随你意,可莫要来找我哭鼻子。”

凌乐得到了杜凌萱的回答,之后的几天更是变本加厉的带着杜凌萱同墨即非“偶遇”。两人原本并没有很多话题,久而久之,杜凌萱同墨即非聊到毒术,两人还会时不时的切磋。

这天同凌乐从百草堂拿了药回来,已是黄昏。若不是凌乐提醒她,怕是她要呆在百草堂过夜了。

杜凌萱小心翼翼的护着小腹,腹中孩子已有两月,此刻要好好护着,等到三个月,她才敢有微微的松懈。

“杜凌萱!!”杜凌萱偏是不想见的,却总能见得到。

百里幽兰幸灾乐祸的看着杜凌萱,如果不是父亲发现了点蛛丝马迹将她关禁闭,她才不用等到这个时候才出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