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第一章

<content>

“我叫贝丝,我弟弟叫贝闫。”贝族女人冲着龙凡深深的鞠了一躬,诚恳的说道:“非常感谢你们救了我们,人类们。”

“不用客气,我们也是第一次见到海底生物,对你们也好奇的很。诶,你们平时也是人形的么?那在海底是怎么呼吸的?”龙凡一脸好奇宝宝样子的看着贝丝和贝闫,问着非常想知道的问题。

贝丝和贝闫对视了一眼,有些无奈这个人类跳脱的个性。不过他们自然也不会认为这是龙凡在讽刺他们,所以贝丝整理了一下,说道:“我们出生就是这个样子的,虽然并不是所有族群都是有着人形的外表,但是我们呼吸也同样靠肺部。只不过构造跟人类有所不同吧,我们的鼻子可以自动过滤海水。”

“那还真是神奇。”龙凡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其实他问这个问题的目的就是想了解海底生物在海底呼吸的原理。虽然鱼的呼吸原来他很清楚,可是很显然他们都不具备腮这个器官。而接下来要找的水神神牌又很有可能在海底,所以下到海底是必不可免的。

但是众多英雄实力虽然高超,但都没有能够随意入海的能力。龙凡自己也一样,虽然游泳潜水都不是问题,但是一直待在海底还是不太可能做到的。万一寻找神牌过程中遇到什么变故,在海底他们的实力也是会大打折扣。

不过贝丝和贝闫显然也不知道人类和海族的区别,所有龙凡也就避开了这个话题。

“我们贝族族长收到了来自人鱼族的邀请,过两天就是人鱼族公主和鲨族少主的大婚,邀请我们贝族的人前往参加。对于统治大海的鲨族,我们贝族自然是不敢违背,所以族长派了我们两个前往,因为我们的速度还是很快的。”贝丝看到龙凡的眼神就知道他要问什么,直接开口解释道。

“哦?人鱼族和鲨族的联姻?”龙凡已经经过了不少场联姻了,自然知道联姻的目的性,于是便问道:“你是说鲨族是大海的统治者?”

贝丝和贝闫都点了点头,随即又一起摇了摇头。

“是,也不是。”贝丝想了想,说道:“鲨族应该说是海族中族群最大的种族。它们生性暴躁噬血,喜欢战争,总是会在海底吞并其他族群。所以说它们统治了大海并没有错。”

“不过大海的实际掌控者还是人鱼族。”贝丝接着说道。

“哦?那为什么人鱼族要和鲨族联姻呢?听你这么说,鲨族的野心肯定不小,人鱼族想要保住它的老大位置,应该不会选择跟鲨族联姻才对。”

“唉…虽然说人鱼族是大海实际的掌控者,可是人鱼族的国王愈渐老迈,而人鱼族中的强者也越来越少,总体的实力自然也不如以前了。再加上娜迦族与人鱼族在前几年的分离,更是让人鱼族的实力大为耗损,如今实际实力已经比不上鲨族了。”

“娜迦么…”前世玩过那么多游戏的龙凡自然对这个名字不会陌生,娜迦也是海底生物的一种。拥有着蛇一般的身体,蛇一般的颜色,脸却是人类的样子。四只手臂有两只是持有武器近距离作战,另外两只则是可以施展魔法攻击的一种种族。

阴险、贪婪……种种不好的形容都可以用在那家族身上。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第二章

炼金间谍的顺利潜入,让罗辑相对轻松的摸清了魔导文明的方位。

后续出发的主力大军,在不需要迁就星核古树移动速度的情况下,他们可以根据先锋军提供的空间坐标,直接开个临时空间门,进行空间穿梭。

反正他们现在已经知道魔导文明在哪儿了,目前他们双方距离还远,空间门的出口位置,就算出现了一些偏差,他们也完全能够调整的过来,并不至于造成太大的影响。

同一时间,夹在罗辑的万界文明和伊万·拉斯特的魔导文明中间,由系统填充进来的第三方区域中,他们万界文明的先锋军,正一路护送着星核古树,朝着魔导文明的边境压去。

从己方文明边境出发的那一天起,先锋军的日子,其实就过的一直还算安稳。

星核古树的移动效率,实在是太慢了。

得配合星核古树进行移动的先锋军,在这慢节奏的日子里,自然也是不可避免的变的有些佛系起来。

然而这样安稳的日子,却并没能一直持续下去……

“通告全舰队!通告全舰队!外围区域出现大规模的未知部队,正在高速逼近中,全体铺开迎击阵型,同时稳步后撤!”

这一次,高速逼近过来的未知部队规模颇大。

还未正式交锋,先锋军的领兵军官出于谨慎起见,就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后撤’的安排。

在这个过程中,依照星核古树的移动效率,显然是不可能跟得上他们先锋军的行动速度的。

有能力担任先锋军总指挥官的人,不可能连这一点都考虑不到。

事实上,他的这一行动,完全是有将星核古树考虑进去的。

星核古树虽然移动能力很差,但作为弥补,它拥有着无比强大的防御能力!

同时它本身的存在,也基本等同于是一颗星球,这敌方部队又能拿它怎么样呢?

甚至真要说起来,那先锋军的总指挥官还巴不得这杀上来的敌方部队,对那星核古树做点什么呢。

比方说,拿全舰队的火力狂怼星核古树,不将其轰成焦炭誓不罢休什么的。

这倒不是他二五仔,而是因为星核古树的防御力,在之前的战斗中,他们就已经确认过了。

寻常舰队火力,想要伤到它太难了。

在这个前提下,星核古树如果能够成为敌方舰队的首要攻击目标,吸引走大批的火力,那么,由他指挥的先锋军,就能从外围迂回,寻找攻击地点,朝敌方舰队发动攻击。

运气好点,以少敌多、重创对方都不是梦啊!

从这一点来看,那先锋军的指挥官,的确是把星核古树给考虑进去了,只不过是作为一个帮忙吸引敌方火力的肉盾,或者…树盾来考虑的……

而就在那先锋军指挥官这么琢磨着的时候,从外围高速逼近过来的未知舰队,在距离拉近到一定地步之后,开始迅速的铺开阵型。

这下子,他们敌人的身份算是彻底得到了证实。

在这个过程中,相比较起已经后撤拉开距离的先锋军,体型庞大如星球一般的星核古树,无疑是更先闯入对方的视野之中。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第三章

一剑推出,缓缓的,血花染红了湛蓝色的水晶,又缓缓的抽出,李刚同样缓缓的倒了下去。

“你…老娘跟你拼了。”慕羡华简直生无可恋,她已抛弃了尊严,道侣还是陨落。

恨!恨!恨!

恨当初不该同意李刚的唆使,这样他就不会死。

恨她自己,眼看道侣命陨,竟无能为力,除了看着,还是看着,这一剑比刺进她的心窝还痛。

恨叶星城铁石心肠,恨叶星城不解风情,恨叶星城最后还要无情的嘲弄,简直就是恶魔,冷血无情,视人命如草芥。

“拼了,必须和他拼了,黄泉路中,奈何桥上,才有颜面去见刚哥,才敢与刚哥话别,来生再见。”慕羡华的死志从其内心疯狂滋长,同时滋长的,还有斩杀叶星城的决心,至少也要啃下一块肉来

文学

“雪魅,去。”叶星城一声令下,待在御兽袋中早就郁郁寡欢的雪魅撒开四蹄,就在李刚的尸首上践踏而过。

不但如此,临末还尾巴一甩,抽了李刚一个大嘴巴子,仿佛在说:“最讨厌这种龌蹉的修士,表面上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

雪魅的举动成功吸引了慕羡华的仇恨,不顾绿鸦纠缠,直接指挥着火鸦朝雪魅飞去。

然而雪魅如雪花飘落,火鸦溅射而来,却只是伤到道道残影,如雪花融化。

雪魅竟没有冲着慕羡华而去,而是一爪裂地,将沉入地下的阵盘一爪而碎。

迷雾顿散,赵玉川与杨莽同时大吃一惊,竟默契十足的蓦然分开,不敢再有丝毫动作。

看着躺在冰冷地上的尸体,看着状若疯狂的慕羡华,两人心中升起一道寒意。

以有心算无心,以二敌一,又有法阵相助,刚才还活灵活现的李刚已然直挺挺的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首,本美艳绝伦,热情似火的慕羡华,彻底疯狂起来。

不顾绿鸦的伤害,一边双手掐诀,一边向着叶星城冲去。

两颗硕大的眼睛仿佛要将其吞噬,索性她的眼光,还不足以杀人,顶多震慑一些胆小鼠辈。

“幕道友,这又是何苦?”叶星城并非不忍辣手摧花,只是刚开始慕羡华一句同门之谊,他是听在耳中的。

若不是李刚唆使,她是断然不会暗下杀手,欲置叶星城于死地的。

赵玉刚见此亦很快反应过来,大喜,狂喜,有什么比绝处逢生更令人心喜?

反正他是没有经历过比这个更值得开心的事情了,“杨道友,你们败了,想不到你们竟将屠刀伸向了解救玄门的希望之星,真是忘恩负义,若不是他,我们现在可能还在跟鬼火宗他们厮杀,又或许早已身首异处,就让我们痛快一战吧!“

赵玉川升起了无限勇气,是叶星城给了他无尽的信心,这不但是一个斩杀小人,为宗门清理门户的好时机,更是一个和叶星城拉近距离的好机会。

谁知杨莽的话语却出乎他的预料,只听杨莽无所谓的道:“我们可是一头,打一开始我和叶道友发现李刚的不轨心思,我们便联盟了。”

“你胡说!你竟敢背叛刚哥!”慕羡华听到杨莽的话语,情绪愈加激动,“这么说,刚哥不是他一个人害死的,而是你们所有人害死的?”

“我…要…你们…统统…去死!”慕羡华恨意无边,将最后一个“死”字拖得

文学

长长,以发泄心中恨意。

但又深知今日或许无法报仇雪恨,更无法抗衡她们几人联手,立刻厉色一闪,目中疯狂之意更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