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小说:小雪又嫩又紧的

伦小说 第一章

金芝也不再大声喊叫,而是安静下来,她换乱地躲藏,不想被人看到脸,可已经晚了,连楼下的员工都跑到楼上来看热闹,低声嘲笑,看着她露着内裤被抓紧警车。

佟仲天在金芝被抓走后转身打开视网膜开锁器,随着“滴”的一声,总裁室的大门打开,还保持着姚陌走时的状态。

金芝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进了监狱,还是在异国他乡,以如此丢脸的状态被抓了进去。

她被关在警察局里,裤子依旧坏着,她呼喊了一会,根本没人理她也没人能听懂她说的话,她赶了一天,现在又饿又累,靠在墙边慢慢睡着了。

半夜朦朦胧胧中,有人叫醒她,示意她安静,然后悄悄带着她出去,看守的警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怎么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带着她走的人压低帽子,走得很快,带着她直接出了警局,她局促地遮挡自己的裤子,黑衣人将外套脱给她:“挡一挡吧。”

金芝立马接过系在腰间,黑衣人带她到路口:“你可以走了,沿着这条路你可以回酒店。”

“你叫什么?谁让你来救我的?”金芝疑惑,这里她没有认识人,怎么会有人救她。

黑衣人不想回答,走之前丢下一句话:“我不欠你家的了,以后不要找我。”说着消失在夜幕中。

金芝喊了他几声也没有回应,她只好默默找回酒店的路,她从警局跑出来,根本无法光明正大再去翟氏闹,异国他乡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灰溜溜回国。

佟仲天将金芝失踪的消息传回国内,唐煜啪地将手机掼在墙角,他不喜欢这种变数:“去查查金芝有没有回国。”

不出半小时,姚陌得到了航班记录,金芝买了上午的航班回国。

“找人盯死她,一定有同伙,她那个爹死得蹊跷。”唐煜一直认为有一双手在推着整件事发展。

第二日,姚陌向唐煜汇报:“机场没发现金芝,她没有上飞机。”

唐煜眉头皱起

文学

,金芝失踪,如果她联系三角地的人,那明璇他们很容易暴露,唐煜当机立断将电话打给唐礼。

三角地近来接连阴雨天气,潮湿沉闷,天气不好,人的心情也不太好,唐礼接到这个紧急的电话,三个人在一起研究起来。

“我们的计划要提前了。”唐礼忧心忡忡。

明璇顾虑太多:“那些人可能还没准备好,会很危险的。”

“我最近观察了一下,他们做得不错,应该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唐诺盘算着计划。

“那我们明天就行动吗?”

明璇是个很容易心软的人,在这里也生活了一段时间,有些人其实是很好的人,就像阿福公,老伴去世很早,但他十几年都未曾忘记爱人,日日摩挲阿福婶的照片,睹物思人。

还有许多孩子,他们选择不了出身,在这片土地上长大,如何能保持纯真。

唐礼看出她的顾虑:“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想想后患。”

唐诺将怀中手枪拿出来检查:“凌晨四点行动,你们跟紧我,如果走散到镇子口集合。”

是夜,难得放晴的天空洒满星星,明亮闪烁,月光却冰冷似刀,刻画着一场惊心动魄的巨变。

明璇换上了长衣长裤,便于走动的跑鞋,头发扎紧,一切就绪,只等唐诺打响第一枪。

四点准时只听外面“轰”的一声,声音来自罂粟田的方向,接着四面八方传来声音,接二连三,震得耳朵嗡嗡响,房子开始颤起来,有的老房子不太稳当,有要塌的势头,唐礼和明璇装作刚刚起身的样子套上外套像大家一样跑出房间。

所有人都紧急跑出来,大声嚷嚷,发生什么事了?

明璇也看向四面八方,喊道:“快走!别站在这里!”

伦小说 第二章

他不赞同神父的誓言,因为他只想将最好的给她,她是他的掌中宝,被他捧在心上,宠上了天。

薄野臣的眼窝是西方混血的深邃,他认真起来,一双眼便凝聚了魔力,让人移不开分毫。

他的声音是最具蛊惑的低音炮。

他深深的说:“我很贪心,碰上有关你的事情不懂满足,可否纵容我执你之手,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薄野臣害怕听到面前女孩的拒绝,他表面镇定,实际上内心已经兵荒马乱,手心也沁了薄汗,“乔小姐,你愿意与薄先生执手,生生世世,永不分离吗?”他重复一遍问道,声音温柔沉溺。

乔云缨哭的有点惨,琼鼻也染上了桃红,好在脸上的妆容是防水的,她的颜值也耐打极了,因此这般看上去惨兮兮的有点可爱……

喉咙不停的哽咽着,乔云缨断断续续的回道:“嗯,我……愿意!”一边重重的点了下头。

一双深邃的眼,骤然炙热的亮了起来,就像是布满繁星的夜空,璀璨迷人。

薄野臣起身,一把紧紧搂抱住了女孩,将女孩按在了怀里,无比贪婪迷恋的感受怀中人的气息。

“我也是,一百个愿意,一千个,一万个愿意。”

“薄野臣只爱乔云缨,薄野臣只要乔云缨……”

“老婆,我爱你!”

薄野臣的情绪,褪去那丝丝紧张。

狂喜,兴奋,偏执,依恋都交织在了一起。

乔云缨的脑袋埋在男人的胸膛,一会儿,她扬起头来看他。

还没说什么,男人疾风骤雨般凶猛的吻便压了下来。

见到这一幕,场内顿时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与祝福,那沸腾的氛围,经久不息。

伦小说 第三章

听见她妈的话,顾况蕴直接定在了原地,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男人,让他去挖地还真去了啊!

“小韩那拿手术刀的金贵的手,你怎么能让他去干农活呢!他那手可是要用来治病救人的,你让他去挖地,万一伤了怎么办。”

这边顾况蕴还没说什么呢,那边林舒华就开始心疼起这个未来女婿了,嘴里满是对韩清逸的心疼。

顾况蕴匆匆进屋换了件衣服,又出来对她妈说道,“妈,那我就去山上找韩清逸了啊!”她得赶紧去问清楚这件事。

“唉”,林舒华答应了一声,又嘱咐她道,“上了山叫了人就赶紧回来了啊,快吃饭了。”

“好。”她应了一声,又叫上动物军团就朝着山上去了。

今年长水村的春天仿佛来得特别早,去年冬天的时候顾况蕴就将山上的杂草清理了一下,在山里移植了许多的野蔷薇和金银花,还在山上空旷的田垄上种上了刺梨。

鲜花能够美化环境,刺梨既能保护山上的粮食不被动物破坏,结的果子可以用来食用也可以用来酿酒,就连金银花也是一味中药材。

顾况蕴相信,这长水村的好山好水养出来东西,一定能卖上不少钱。

韩清逸说她是个小财迷,就连这么点空地也不放过。

她说他是医生,那她就种点药材嘛,反正也是和他的职业扯上一点关系了。

谁曾想韩清逸这家伙尤不满足,居然让她种点人参、石斛这些名贵的中药,要不根本养不起他。

顾况蕴当场就“呵呵”了。

不过这会儿想起这些事儿,她倒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春天山上草木茂盛,绿树葱茏,因为灵泉的原因,所以山上的植物长得比别处还要茂盛几分,有些草木长得比人还高。

山上范围又大,韩清逸上山的时候也没说去哪儿,所以顾况蕴一时间还真不知道去哪儿找他。

一时间茫然无措,顾况蕴只得低头转眼看向脚边的几条狗狗,“恭喜发财,你们快去找找,韩清逸去哪儿了。”

“汪汪汪。”恭喜发财听见她的招呼,先是在她脚边转了一圈,叫了两声之后,便飞快地跑开了。

顾况蕴也没等着只靠恭喜发财将韩清逸找到,自己也开始在山上找起人来,边走边喊,还把海平叔和罗青阳都招了出来。

询问过后,他俩都表示没见过上山的韩清逸。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