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杂乱小说3第76部分

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 第一章

片刻后,陈冲随值役道人来至内台之中,只见一片星宇浮光之下,立有九座白玉高台,映星而立,观其模样,似幻似真,当非是实物而成,而是灵力幻化,且其中两座,此刻已是有人端坐在上,正是成玄英与黎英奇。

二人见陈冲已至,微微点首示意,随后黎英奇一指旁侧玉台,道:“陈师弟可先行入座。”言毕,又对那值役道人,道:“我派三人已至,你现在便去一请幻蜃,无极二宗门人。”

值役道人道了声:“是”,便告退而去。

陈冲上得玉台,盘膝坐下,想了想后,道:“距离玄魔法会还有数十载时日,为何现在便要商议此事?”

其实他此问有两重意思在内,一是据他所知,此前法会从未有过三派共议之事出现,各门各派皆是各自谋划,毕竟那造化莲子乃成道关键,就算同为魔门中人,也要相互竞争抢夺。二便是此问字面之意,如若此届法会,真有别种变数生出,需做筹谋,也不必提前这许多时日商谈,要知道日久生变,却是略显急切了。

听得此问,成玄英道:“此次我等弟子议事只是附带之举,二宗亦有真人亲至。”

陈冲略一思忖,便已明了,原来他们之议只是顺带之举,实则是可有可无,真正关键却是在诸位真人之处。

想到此处,他心中忖道:“当年拒魔关前,黎英奇所传飞书,里间言说此次法会非同以往,甚至可能影响到门派兴衰,如今据各派异动来看,此言当是属实,却要了解一番,才好随机应变。”

他看了眼黎英奇后,道:“此次法会,与以往大有不同,不知黎师姐可知此中缘由?”

黎英奇闻言,却是面露一丝讥讽,道:“无它,只不过是本门婴真人踏入长生之境,玄门各派坐不住罢了。”

原本此因倒也颇为简单,可陈冲自入道以来,便是一味苦修,对于玄魔各派之间争斗不甚了解,是以根本无有考虑那般深远。不过他也不蠢人,在得了黎英奇这一番话语后,却是大致猜出了其中之意。

玄元五域,得长生之境者,只婴天咎一人,而修道界自古以来便是弱肉强食,此般变化当是给玄门各派带来极大压力。为保目前格局不变,在正面不敌的情况下,其等自是要从他处想法,抵抗魔门崛起之势。

陈冲听过此言,沉吟片刻后,轻声自语道:“看来其等是将目光放在我辈身上了。”

虽然门派强弱,根本是看真人以上境界的大能多寡,但其发展核心,却要落元丹弟子之身。那些搜罗灵物,开炉炼丹,祭炼法器,护卫派外势力之事都要人手去办,而成就真人之后,除却自身修行,哪里还有时间去管这等小事?只要于参修大道无碍,于门派兴衰无关,其等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婴天咎成就返虚之境,正面斗法可说无人能敌,但不要忘了,玄门五派各个是万年大派,根基雄厚,有护山大阵守御,攻敌不足,但自保却绰绰有余,就是婴天咎亲身去攻,也不是无有周旋的余地。

如此其等只要收缩派外一些势力,少些无谓争斗,再在门派核心之上,给予魔门重创,便能暂时缓和眼前局势。待五派之中也出得一位长生真人,魔门崛起之势便可立止,就是从此道长魔消也未可知。

接下来,三人皆默坐无语,盏茶功夫后,台下有响动传来,陈冲微微转首望去,便见有俩人前后步入,观其修为,皆为元丹三重境界。

一人赤发黑袍,面目粗狂,步伐刚建有力,行走间竟是发出沉闷声响。

而另一人,看上去却是一名十三四岁少女,身着一件无袖小袄,脚踏一双狐皮短靴,十数枚银环套在裸露在外的手脚腕上,叮当作响,看去俏皮可爱。

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 第二章

“申公豹,我不如你!”

两人放下了在封神大劫时候的恩怨之后,突然,姜子牙开口,语气中有些感慨的说道!

“哦?为何怎么说?”

虽说前因后果已经想通了,但是,突然间听姜子牙说这样的话,申公豹的心情有些惊喜,但也有些酸涩!

当初自己为什么偷偷的下了玉虚宫,与姜子牙为难?

不就是因为自觉比姜子牙更出色,所以才对他担任了封神大战的统筹之事不服气吗?

没想到,事情都过去两千年了,自己两个都落到了这个地步了,终于听到了姜子牙说这个话?

迟来了两千多年的承认,让申公豹觉得心情一片复杂!

“两千年的时间了,我被关在地底牢狱之中,却不如你看得透彻!”

“两千多年了,我的修为已经停留在返虚境不得寸进,而你却已经达到太乙之境!”

“而且,当初你仅凭自己一个人,就能给伐纣大军带来无数的劫难,这也是我远远做不到的!”

“当初师尊的选择,的确是错的!若是由你担任封神的统筹者,你定然能做得比我更好!”

“不,姜子牙,你想错了!”听姜子牙的这番话,申公豹却是突然摇了摇头。

“哦?哪里说错了?”闻言,姜子牙的眉头微微一扬。

“就因为如此,所以,这封神之战的统筹之人必须是你!否则的话,这封神之战一切顺利,没有磨难,岂不是显得太儿戏了吗?”

摇了摇头,申公豹回答说道。

“这……”听申公豹此言,姜子牙神色微动,大概明白申公豹的意思了!

有的时候的确是这样的啊!经历了磨难所得到的东西,别人才会更加珍惜吧?

若是轻轻松松的就被得到了的话,反倒是不会去太在意了!

“好了,过去的事情,不用

文学

再说了!姜子牙,你如今丧命了,你的肉身呢?”

没有再在封神的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缠的意思,申公豹跟着开口,对姜子牙问道。

“我的肉身已经被摧毁了!”闻言,姜子牙回答说道。

“肉身都被毁了?那这可就麻烦了!”听姜子牙此言,申公豹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姜子牙没有成就仙道,若是从复活的角度上来看的话,是有好处的!

只需要肉身保存还算完好,拿一颗太上老君普通的还魂丹,就可以复活了!

不像仙佛那么麻烦!

只是,肉身都被毁了,这就麻烦了!

……

姜子牙被申公豹救了出来,师兄弟两个已经化干戈为玉帛,相互闲聊着话题的事情,暂且不说!

另外一边,天空中一道身影迅速的划过,速度极快!

不是别人,正是江流!

从听谛处得知姜子牙的魂魄被镇压在东海海眼之处,江流自然是要前来搜寻的!

以现在江流准圣的修为,还有无双的称号效果,江流的速度自然是极快的!

很快就找到了东海海眼之处!直接沉入了海底,江流也很快看到了在这海眼处镇守的虾兵蟹将!

“见过旃檀功德佛!”虾兵蟹将看到了江流之后,自然是毕恭毕敬,急忙行礼!

申公豹的身份就足以吓住他们了,准圣修为的江流,对这些虾兵蟹将而言,自然更加是高高在上,完全不是他们能够仰望得到的存在!

“阿弥陀佛,两位,据我所知,在这海眼处压着一个冰火两极葫芦,你们可知在何处?”

宣了一声佛号之后,江流开口对这虾兵蟹将问道。

“功德佛,那个葫芦乃是玉帝亲手压在这里的,就在不久前,申公豹来到此处,将那葫芦夺走了!”

听江流也在询问那冰火两极葫芦的下落,虾兵蟹将的脸色微变,完全不敢隐瞒,回答说道。

“哦?居然被申公豹给拿走了?”听虾兵蟹将的话语,江流的眉头微微一扬,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来!

封神之战的时候,申公豹和姜子牙两个势同水火吧?

记得当初自己把他从北海海眼处放出来的时候,申公豹还问过姜子牙的情况呢!

看来他们之间的仇怨,过去了两千年了,依旧耿耿于怀吗?

若是姜子牙真的落在申公豹手中的话,那后果可就难料了!

脸色凝重,江流的身形从海底升了起来,然后将搜宝镜取了出来!

当年自己在北海遇到申公豹的时候,虽然将他的雷公鞭拿走了!

可是,申公豹身上其他的装备,人物版面上江流也是看过的!

想了想,想起了其中一件法宝的名字,旋即,江流对着搜宝镜呼喊了一句!

星光点点汇聚起来,化作一个箭头,指向了其中一个方向!

老扒夜夜春宵第一部 第三章

王真、石必达、孟晨升三人方一进入便彼此失去联系。(看免费的那个完结章)

王真在一片迷雾之中,缓缓前进。

关姓老者正怡然自得地等着三人出来,一股骇人的气息却忽然自传承之地传来。

老者面色一变,一阵惊呼脱口而出:

“不好!竟然是空间

文学

裂缝!”

老者二话不说,取出法宝裹着自己,立刻以最快的速度逃离此地。

密地之内,林风正在寻找幻阵传承,眼前的迷雾却飞快地散开。

王真大喜,可接下来却发现,一条黑色的细纹正静静地漂浮在其身前的空间中。

感到其散发的极其恐怖的气息,王真脸上的笑意尚未消息,便立刻调头就逃。

岂料还未等他转过身,黑色条纹便陡然涨大,向他袭来。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王真体内的灰舟仿佛察觉到危险,骤然发出一阵耀眼的灰色光芒。

包裹着王真的灰光,下一刻陡然被黑色空间裂缝吞没。

天海宗,上下震动。

一个秘密的洞窟之内,一名须发尽白的老者,浑身散发出一股骇人的气势。

此人正是天海宗内,修为最高的老祖和万爵,足有元婴后期,乃是十足十的大修士,若是寿命允许,就算突破到化神期,亦不是不可能。

和万爵正在灵气浓郁的洞府之内修行。

忽然间,脸色一变,体内灵气顿时乱窜,险些走火入魔。

感觉到一阵恐怖的气息,他想要立刻逃离。但体内的法力却一时间紊乱不已,若是此刻妄动,则立刻身死道消。

脸色变换许久,不得不停留在原地,费力地将之调整。

只是在他焦急不已时,却感觉到,那股致命的气息在缓缓的消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