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第二章

第三十章

雷霆天幕在强悍者的催动下爆发出了惊人的能量,雷霆编制成网,流淌成河,连绵成山脉,如一片江山,几重天,都下满了雨。

真是美极了。

“哼,娘们玩意。”

王虎哪儿管得了那么多,心念一动,化作一尊巨大神祇。四肢俱全而面目全非,明明不可见的面目中一片混沌,乌漆漆的如深含怒意的云。

吼—!

吼——!

吼———!

神祇拔地而起,撞入雷霆天幕编制的雷海中。两者都是雷霆却泾渭分明,就好比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来自于不同意志的雷霆在激战的时候也不会相互交织。

王虎的雷电神祇在天幕的铁网中横冲直撞,扰乱了其中的一切磁场,原本就森狱的雷海变得更加危险。

“队长!”

强悍者知道了王虎的打算,既然他们可以用雷霆之力困住、干扰王虎的发挥,后者自然也可以用自己的雷神之身破坏天幕的和谐。而这座雷霆天幕,可以比作是希腊众神的奥林匹克山,是根基所在,容不可半点损失。

队伍中一直有些声音是反对这次猎杀的,现在遇到王虎的反扑难免产生了丝毫的动摇。只是,这支队伍的首领比尔和拉莫斯都是猎杀的支持者,所以这些声音只能被掩埋。

“征伐,就是下一枚秘法狂雷。我们想要更进一步,就必须摘下这头猛兽的头颅,证明给所有人看,我们是足以问鼎的强者。而且,最重要的是主神的奖励,我们难以抗拒!”

尖细的声音无比的平静,看着被搅得乱七八糟的天幕内部,立于云庭上的比尔没有半点它心,只是静静观望着。

动摇?

二意?

这种东西在他决定参加这场大猎杀的时候就被他从心底抹去了!他可是一心想要冲击神级的【狂雷】!

说吧,他对着刚才发话的那个队员说道:“震,去杀他!”

叫做震的小队员听见队长的话先是楞了一下,其后一脸冷意地回复道:“是!”他知道,队长不满意他的态度了。更深一层的是,在面对征伐这头可怕巨兽时,本该坚如磐石的心被渗入了不安与恐惧。

征伐,强。

吾,弱。

虽然只有很轻微很轻微的一丝丝,但对于震这个存在于企图冲击a级小队的轮回者来说,却是不可容忍的。

他必须,向队员,特别是自己证明,他还有留下来的资格以及实力。

应下来,震掐动法印与队伍中的“神器”秘法狂雷感应起来,连着的波纹几乎在瞬间就形成一致,这也代表他此刻拥有对雷霆天幕的掌控权——他可以截取天幕的力量。

“疾!”

下一瞬,他就遁入了雷海当中,直面王虎暴动的雷霆神祇。

(终于来了吗?)

王虎见震进入雷海的瞬间,这座超级大阵容立即就灵动起来,在他看起来杂乱柔弱的雷能如化灵具有意识起来。

震和雷霆巨人相比起来如一头小兽,柔弱得不行。不过,他背后拥有者无边际的雷海,在他心念、法印的指引下,狂风骤雨般攻打下来。而他就像是战争中坚持大帐的主帅,恒于强敌之前而不动,摄于众生前而森严。

“哈哈哈哈!打了这么久,总算是逼出一个会喘气的,可别那么快就嗝屁了!”王虎口气狂傲,心底一点都不敢大意。强悍者小队的名头他虽然之前没有听过——毕竟征伐不算是一支老队,也就在交手的这段时间,他也看出了这是一支即具实力且面面俱到的小队。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第三章

说起来我跟我的美女房东还是颇有渊源的。由于我刚回老家,找不到合适的房子,本来打算去火车站借宿的,结果路过某根电线杆子的时候,无意中扫到了一条房屋出租广告,每月四百的房租,愣是被我软磨硬泡成了三百。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美女房东,她站在小区门口,撑着一把遮阳伞,穿着紧身的牛仔裤,勾勒出她圆润的翘臀。

我迫不及待的跑了过去,她也闻声回头,一张俏丽的瓜子脸映入了我的眼帘。

她的皮肤白皙,身材前凸后翘,非常诱人,是一个标准的美人坯子,而且她和一般的美女还不太一样。

因为现在的女孩儿吧,长得有几分姿色,就高冷的不得了,看见一个男的就觉得他会跪舔自己,可是美女房东不一样,她浑身散发的气息就像是温柔的邻家姐姐,让人很舒心。能跟这个美女房东同一个屋檐下,就算不发生点什么故事也足够养眼了。

人和人之间都是讲究“第一感觉”的,尤其是女人,更相信这种毫无科学依据的“第一感觉”,可能是她看我比较顺眼吧,我俩一路上聊天啥的都没遇到阻碍,我知道了她叫辛馨,她知道了我叫释晓仁。

她就真的放心我这么一个二十郎当的小伙子住进她家?也不怕我是个穷凶极恶之徒顺便住进她那一亩三分地?当然,我并不会强行霸占她的身体,但我会隐蔽的霸占她的内衣。

跟在辛馨后面走吧,能闻到她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以前看过这么一则新闻,说是有这么一强奸犯,他犯罪的原因,是因为夏天天气太热,闻着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影响了神经,才导致恶果。

我想还好我的神经比较强大,否则就冲辛馨身上这股清香,加上她美丽的容貌和撩人的身材,我非把她就地正法了不可。

一路上,辛馨跟我说明了房子的基本情况,是四室一厅的房子,其中有三个屋子已经有主人了,我是第四个。

听到这里,我就不禁问她:“辛馨姐,其它

文学

房客都是男是女啊?”

辛馨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回过头来重新打量了我一下,问我今年多大了。我比较善于与别人打交道,用东北话来说就是比较会拍马屁,我当然听出了她话里有话,女人吗,年龄是她们的禁区,她们很在意别人对她们的称谓。

这么多年我是总结出来

文学

了,年龄和你奶奶相仿的,你得叫阿姨,年龄和你阿姨相仿的,你得叫大姐,年龄和你大姐相仿的,你得叫美女。

我赶紧陪上笑脸说:“我今年22了,我是出于礼貌才叫您辛馨姐的,您这么年轻,应该还在上大学吧?还是个大学生就有四室一厅的房子,真是年轻有为啊!”

辛馨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你才22岁啊,那我的确是你姐姐了。小正太,除了你,其它房客都是女孩儿,所以你得做好多做家务的准备哦!”

我当时就想,我没听错吧!?除了我都是女人?那我岂不是可以遨游在各种丝袜、蕾丝和花花绿绿的bra中了?老天真是待我不薄,最起码能平息一下我那时不时飙升的荷尔蒙。

辛馨走路的时候非常性感,我在她身后有意无意的看着她的翘臀,那是男人眼中,世界上最美的山峰之一。

我随口问辛馨,那两个房客长得也像她这么漂亮吗,辛馨笑着说比她还漂亮呢。虽然我知道这是客气话,但是好歹让我在这个孤立无援的城市有点盼头。

“就是这里了,以后你就是这里的一员了,你先把行李放你的屋子里吧,我给你介绍别的室友。”辛馨回头跟我说到。

这个四室一厅的房子家具齐全,主要以暖色调为主,看得出这几个姑娘都很浪漫,这让我对她们长相的期待又多了几分。

我去了辛馨手所指的那个房间,把行李简单归置了一下,辛馨就领我去了旁边的房间,敲了门之后,一个睡眼惺忪,头发有些凌乱的清纯美女出来了,她穿的一身透明睡衣,里面的纯白色内衣崭露无遗,胸前两团肉鼓鼓的,当她看到辛馨旁边的我时,猛地捂住了胸口。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