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男肉文 年轻漂亮的老师8

一女多男肉文 第一章

(还有一章没写完,这章先发一下重复的,大家稍后再看)

(少则一个半小时,多则两个小时改好。大家明天再看吧)

(抱歉抱歉)

(实在抱歉)

听见老蜈蚣惊叫出声,许道不动声色的问:“何谓化龙换血大阵?”

老蜈蚣附身在阴神当中,它扭动着金光蜈蚣的身子,想要够到壁画前更加仔细的观看,但是却因为身子被许道抓着,它压根逃脱不了。

“此阵、此阵……”老蜈蚣听见许道文化,口中顿了几息,方才吐声说:“此是我舍诏部族当中的一个传闻。”

“道友非是我舍诏中人,对此秘闻并不知晓,而且就算是其他族人,若非活得久、见识广,也不知道这些秘闻。”

“哦,那想必你就是见多识广,了解这些秘闻的人之一了。”许道冷笑几声,手上用力,不耐烦的喝到:“快说!”

“哎!要死要死!”老蜈蚣当即痛叫起来,“壳子要碎了!”

它不敢再支支吾吾,当即老老实实的将“化龙换血大阵”此事说了出来。

原来舍诏部族当中有关龙宫和其中的蜃蛟一事,大体有两个传闻。

其一就是许道此前在鬼市中打听得知的。

龙宫早于舍诏山城而建立,是一处被舍诏部族发现的妖怪遗迹,其中就有蜃蛟此物躲藏在龙宫阵法当中苟延残喘,时不时还会动摇舍山灵脉的根基。

因此舍诏部族每年都会挑选道徒进入龙宫当中,意图割取蛟龙的血肉,打杀掉蛟尸。

其二则是龙宫其实是舍诏先人们布置下的一方大阵,此阵法能将蜃蛟炼化进舍山灵脉当中,提升灵脉的等级,增长舍诏部族的实力。

使得舍诏部族今后诞生的新生儿,因为得了蜃蛟尸体化出的精气滋养,根骨和资质会得到不断的提升。

等到将整条蜃蛟都炼化进龙脉当中,舍山龙脉甚至能够生出灵性,庇护舍诏部族,给舍诏人带来更大的好处。

根据许道刚才在壁画中的看见的,两者当中流传最广,且几乎成了舍诏共识的前一个传闻,无疑错误多多。

反而是第二个传闻,更加符合壁画上书写的故事。

许道听完老蜈蚣的介绍,他出声问道:“既然舍山上的九成人,都以为龙宫当中的蛟尸是被后来发现的,那你为何又知道此蛟是被圣唐道师所斩?”

老蜈蚣回答:

“俺老蜈蚣自然和其他人不同。再说了,除了山里面新生的娃娃越来越信第一个说法,活了些年份的人,大抵都知道龙宫不简单。”

它还随口说到:“不瞒道友,我之所以敢这样说,是因为咱知道族内现在的六脉,其实都并非是嫡脉。”

“嫡脉是俺的亲戚哩,他们以前才是山中最大的头人,只是人丁稀少,早就不知在多少年前,最后的血脉都死光了。”

老蜈蚣絮絮叨叨的,浑然不知许道听见他这番话后,心中诧异起来,并暗中摸了摸自己手上的敛息玉钩。

“结合玉钩能打开石门,以及老蜈蚣口中的话,看来白毛风窟中,舍诏少族长的遗言并没有夸大,其当真是舍诏的嫡脉。”

一女多男肉文 第二章

微风徐徐。

悬崖边上,日光浅淡,远处密林里被勾勒出一片深深浅浅的黯绿,四下里寂静无声,连虫鸣声都不闻,只有偶尔掠过草尖的风,在林中割出细碎的声响,那声音若有若无,反衬得整座山林更幽深了几分。

就在这诡异的寂静之下,上千名如狼似虎的武者,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动不动的死尸,还保持着生前或兴奋、贪婪、阴毒的神情,但是身上却没有任何的伤痕,仿佛灵魂直接被抽走了一般。

这是噩梦,这一定是噩梦!世上怎么可能存在一瞬间就杀死了近千名武者的事情?

沐浴在阳光之下,圣心剑斋众人的身上,却让他们感觉不到丝毫的温暖,只有如坠冰窟一般的彻骨寒冷。

得得得…..

望着宋易飞的背影,牙齿打颤的声音此起彼伏,每一个从地面爬起的人,都已经恐惧到了极点,连动都不敢动,生怕落得一样的下场。

……

“颜青衣那个家伙看着挺漂亮,挺温柔的,没想到小心思还不少。”

知道了颜青月是颜青衣的妹妹,刚才脑海中剑意突然产生波动,也就能够明白怎么回事了。

颜青衣在把自身的剑意传给他的时候,恐怕做了一点手脚。

宋易飞目光在颜青月身上扫视了一下,最后落在了天魔琴的上面。

他回想起昏迷时记忆里响起的琴声。

“当初救我的也是你吧?”

“是!”

颜青月没有隐瞒,神色从容的点了点头。

宋易飞没有继续追问,虽然他心中还有很多疑惑。

一道银白剑意从体内飞出,悬浮在宋易飞面前,他一指点

文学

在上面,轻轻一划,分离出一道透明的纯粹剑意。

“这个,算是物归原主吧!”

随着宋易飞话音落下,他的手指轻轻一点,颜青

文学

月的身躯顿时像是有柔和气流汇聚、托举,缓缓的漂浮而起。

周围的景象陡然变幻,让颜青月的心中猛然一惊,却强自镇定着没有反抗挣扎,眼神有些复杂的望向了宋易飞面前的透明剑意。

有些茫然的侍女小橘,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所有在场的人都睁大眼睛,大气也不敢喘的紧紧望着这一切。

那个莫非是剑意?

为什么是银白色?

他要干什么?

难道可以赐予他人?

明白什么是剑意的长老,都知道剑意的珍贵,心里忍不住一热,暗自吞吞口水。

不过一两个呼吸的时间,颜青月已经在无形托举之力下,飞到到了宋易飞的面前,还不等心中忐忑不安的颜青月说话,宋易飞手指已经轻轻触碰在了她的眉心之上,一股锋利无匹的剑意,霎时间汹涌而出,直直冲入了颜青月精神空间!

原本无法感知的意念空间中,隐隐约约传来了大江大海奔涌的声音。

随后,于漆黑不见天日、绝对的空无意念中,一切混沌迷雾被骤然刺破,猛然亮起一颗极尽璀璨、辉煌、炽烈的剑光!

噼里啪啦!

伴随着精神世界的异变,身体之上也传来一连串急促的爆响,颜青月美目无意识猛然一凸,只感觉到一股无可形容的浩瀚能量像是潮水一般冲刷着全身,内脏、筋骨、血肉等等身体中的一切都在这股能量的冲刷下全所未有的壮大,蜕变!

一个呼吸,两个呼吸,三个呼吸……她的修为开始了爆发式的膨胀,白色长袍猎猎作响,顷刻间就达到了先天大成的极致,破入先天圆满。

“好高的天赋啊!”

感觉到颜青月的修为突破,宋易飞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声。

虽然她的修为突破,关键在剑意的传递,但是如果天赋不够的话,就算有剑意帮助,也没办法连破两关。

一女多男肉文 第三章

第1108章大结局

当木尘准备木灵卫的第三道考核之刻?

混沌空间之内,发生了一丝的意外。

“要不要召唤本尊……”

“召唤,谁能想到,这一次的破灭之劫来的如此的迅速!”

这是混沌与因果仙帝的对话,二人的脸色凝重。

破灭之劫,原本一兆年后方才会到来,但不知为何,这一次却提前如此之多。

原本留给众人的时间非常的充裕,但现如今?

破灭之劫?破灭的?则是这一方宇宙。

不,并非这一方宇宙,而是无数的宇宙!

仙界宇宙,仅仅是其中之一!

“冰剑仙帝,别玩了,召唤本尊,让本尊恢复记忆,共同扛过这一次的破灭之劫!”

冰剑仙帝面色一凛,淡淡的点头。

嗡,下一瞬,木灵卫所在的小世界中,木启的容貌顿时变化为冰剑仙帝。

“木尘本尊,你该苏醒了!”

木尘呆呆的望着木启,这老头?在干嘛啊。

见木尘无任何的反应,冰剑仙帝无奈,只能主动唤醒隐藏极深的木尘本尊。

不一会儿的功夫,木尘本尊一脸不爽的苏醒。

待得知事情的经过之后,木尘本尊无奈的叹息一声。

“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没想到?会提前这么多。”

“本尊,这一次,我们能够扛过去吗?”

冰剑仙帝忧心忡忡的询问道

“可以的,我观时间长河,我们失败的概率是一成!”

木尘本尊一如既往的自信,嘴角带着笑容,与冰剑仙帝一同离去。

离去之前呢?木尘本尊剥离自身的这一段木尘的记忆,为其重新塑造肉身,塑造一道画师系统的子系统,安排好一切。

第三道考核继续…….一切?与原来并无任何的改变!

这是‘木尘’的一生,而不是木尘的一生。

至于‘木尘’最后能够走到哪一步?则看‘木尘’自身的本事!

这一刻,木尘本尊终于懂了,哪怕他重新来过,哪怕他重新修炼至巅峰。

但新出现的木尘?永远不再是木尘!

他木尘?是诸天唯一的木尘!

‘木尘’睁开眼,总感觉刚刚恍惚了一下,但旋即眸光清明,望着面前的木启开口道:“前辈,第三道考核是什么,还请明示!”

木启呢?在短暂的失神后,亦与木尘开始第三道考核。

冰剑仙帝呢,亦在同一时间切断与木启的联系。

不,换句话说,木启是真实的幻象,一切尽皆是虚假的

木家?怎么可能具备如此的底蕴,一切?尽皆是冰剑仙帝安排的,但现如今呢?冰剑仙器不想安排了!

他将木启等人具象而出,与木尘对话。

木家?在与冰剑仙帝,木尘本尊无任何的关系。

混沌空间之中,本尊归来……

“本尊……”

“这一次的浩劫,您一人?可以抵挡吗?”

因果仙帝好像知道一些什么,如此的询问道。

“不,我并非一人,不是还有你们吗?”

“不,我们?不一直是你的分身吗?本尊。不要自欺欺人了!”

“紫星仙帝的布局?您应该早就可以踏出吧!”

“嗯,是的!因果,你知道了什么?”

“本尊?这世界?应该尽皆是虚假的吧!”

因果仙帝痛苦的闭上了双眸,如此的发声。其他的仙帝?尽皆大骇,脑海不清醒,有些听不懂因果仙帝的话语。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说这世界尽皆是虚假的?

“这一方宇宙?估计于不知多少年前即破灭!本尊?应该是唯一活着的生灵,他想要扭转一切,他想要重新塑造宇宙…….但我不知道?能否成功。”

因果仙帝如此发声,在场的仙帝无一不震惊。

“因果,你在开玩笑对不对!”

“我是虚假的吗?为什么我体内的力量如此的真实呢?”

“幻化出一方宇宙的真实?本尊?你的实力达到了何等的程度?”

“画师系统?哈哈,我好想懂了。”

“画师,画师,原来是这样的吗?”

在场的仙帝亦不是蠢笨的生灵,因果仙帝捅破了窗户纸,答案呼之欲出!

“你…….是怎么发现的!”

木尘本尊并未反驳,而是望着因果。

这一刻的因果,好像有种脱离自身的感觉,仿佛是画中的生灵,具备了灵智,正在跟主人对话一般。

这样的情景,十分的诡异。

“本尊?看来我猜测的并非是错误的!

为什么我会诞生出如此的想法?第一,你太强大了!本尊,这一方宇宙,好像不曾有你不知道的事情……

第二,你沉睡的时候?一些幻象发生了端倪。比如说?暗族的存在?哈哈,什么是暗族?我存在仙界宇宙如此长的时间?为什么从未听说过暗族。

但是呢,你沉睡之际?暗族却突然之间吞噬掉大半的宇宙,即将形成席卷的姿态……这是你的漏洞,最大的漏洞。

你掩盖了、修改了全部生灵的记忆,但是呢?我的记忆?为何不曾被修改呢?

大破灭?什么是大破灭?木尘本尊?”

木尘诧异,不?明明他修改了因果仙帝的记忆…….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情况呢?

“嗯……”

木尘沉吟两秒,不再纠结这一道问题,而后转而回答因果的问题。

“大破灭?是一种‘反’力量!待一切发展在极致之刻,即会诞生而出的一种‘反’力量,他可以摧毁宇宙之中的一切。

但‘反’力量结束之刻,又会诞生了一股‘正’的力量,恢复宇宙雏形,需要非常长的时间,宇宙方才能够复原!

不,不对,你们是怎么知道大破灭的?明明我…….”

木尘本尊好似想到了什么,如此的开口道。

“大破灭?原来这就是大破灭。木尘本尊?我看到了!”

因果仙帝挥手间,驱散了现实,真正的现实,浮现于众人的眼前。

死寂,虚无,无尽的荒凉,如此的气息?冲击着在场的生灵,望着真实的外界,几道仙帝完全承受不住…….

木尘挥手,将笼罩这一方宇宙的幻象撤销掉。

全部的生灵的气息?尽皆融入至木尘的体内。

‘反’的力量在不停的侵蚀,世界?最终?仅仅剩下了木尘,剩下了因果仙帝。

但这一刻的因果仙帝呢?却是以虚影的状态浮现而出!

“原来?这才是仙界吗?”

因果仙帝被面前的一切惊呆了。

四周?尽皆是黑暗,不存在任何的物质,只有永恒的黑暗。‘反’的力量,摧毁着一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