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8,良妇羞辱

年轻的馊子8 第一章

君临城外,黑水河边,上百座代表各个家族的帐篷,好似地里的蘑菇,分布在青草葱葱的土地上。

铠甲铮亮、大声欢笑的贵族骑士,高声欢呼的平民百姓,弹手风琴的歌手,推着小板车叫卖烤肠与瓜果的摊贩,还有数之不尽的在暖风中飘摇的鲜明旗帜……

“艾莉亚,看到了吗,与十多年前那次欢迎父亲的比武大会一摸一样,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人……多了很多人,也少了很多人,都和歌谣里传唱的一样壮丽。”

半空中,珊莎神色迷离,过去的美好回忆,现在的美好场景,让她情难自禁,几乎落下泪来。

“你看过大审判,也亲眼见到丹妮戴上人王冠,加冕为王,现在还欣赏完哀悼你去世的比武大会,该满足了吧?”二丫淡淡道。

“满足?怎么会满足,这本该是欢庆我登基的比武大会,不是葬礼!”珊莎激动道。

“命该如此,无可奈何。”二丫叹道。

“命运不公,我不服!”珊莎扭曲着脸叫道。

“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命运没任何人干扰,一起都是选择的结果。”

“你看布兰,”珊莎指着下方被独臂詹姆一枪捅飞七八米远的白骑士,“他还在笑,笑得多欢乐,我刚死,他就离开‘永不离开的’临冬城,还参加比武大会,还在哈哈大笑!!!”

“布兰小时候的理想就是成为巴利斯坦那样的骑士,虽然武技有点差,但现在也算实现梦想,为何不能笑?”二丫脸上浮现一丝不满。

“他知道我的未来,却没通知我,现在还这么开心,是何居心?”珊莎激动道。

“布兰知道耶歌蕊特会难产,他同样没告诉琼恩。珊莎,命运不受干涉,都是自己的选择。”二丫严肃道。

“我好不容易才得到铁……该死的铁王座,为什么,为什么我要执着于那把肮脏的铁椅子?

呜呜呜,他们都叫我‘烂屁-股的’珊莎,呜呜呜,我可是比征服者伊耿更伟大的开国女王啊,呜呜呜…….”

想起铁王座,珊莎不由悲从中来,又悔又怨,捂着脸哀哀哭泣。

“雷戈,雷戈,雷戈!”忽然间,比武场爆发海啸般的欢呼。

珊莎揉揉眼睛,仔细一看,却是交手六个回合后,雷戈侧身躲过布蕾妮的长枪,还同时将她击落-马鞍。

“呜呜呜……”看到雷戈将金牡丹花环待在女儿头上,珊莎岳母又哭了。

“我这辈子还没戴过‘后冠花环’呢!辛苦奋斗十余年,霸业终成,却连一天的正式女王的滋味都没享受过。我的命,太苦了。”

“该看的都看过了,跟我去地狱吧!”二丫不耐烦道。

“地狱?”珊莎呆了呆,“去地狱做什么?”

“服刑。”

“what?”珊莎瞪大双眼,咆哮道:“你有没有搞错?我一生谨慎,从来都不做……尽量少做违背七神教义的事,反而功绩一大把,怎么就要下地狱了?我还是四级大牧师呢!”

“你前半生小白花,无功无过;人生的中期,欺骗过伊耿的情感,也不算大错;后期你活人无数,功德无量,小罪不断,大罪稀少,总体上功德远超过失,去了天堂也能有个好职位。”

二丫先是宣读天父对珊莎的审判,才在她疑惑的眼神中,叹道:“可你不是一个人啊,你有母亲!”

“母亲?”珊莎皱眉道:“母亲的灵魂不是被补完了吗?从奴隶湾回来后,我还亲自将她的尸体焚烧了呢。”

“母亲的罪,你不晓得?因为血色婚礼,她当石心夫人那些年,专门做背誓与违反宾客权利的事。”

珊莎迟疑道:“把我的功德全部给她也没关系,为何还要我下地狱?”

“子女可以帮父母服刑、挨罚。”

“我怕痛……”

“母亲难道不怕?她生前为你做了多少事?”二丫冷冷道。

“你呢?”珊莎很不满她的语气。

“我在地府努力工作,赚的功德全交给母亲。”

“我能不能也在天堂努力工作赚功德?”珊莎问。

“即便你在天堂弄到一个职位,也难以赚到功德。而以你开国君王、四级牧师、大功德者的身份,一天的刑期能抵母亲一百天,效率太高了。”

珊莎面色数变,迟疑不决。

“你要拒绝?”二丫眼神变得危险。

“我若下地狱,会受什么刑罚?有没有打折优惠?”珊莎问。

“天父公正!你的惩罚与瓦德弗雷一样,违背宾客权利者,死后点天灯。”

“什么是点天灯?听着好可怕。”珊莎哆嗦着问。

“的确很惨,相当于灵魂放在火上灼烧,时刻保持最敏锐的感触。”二丫苦着脸叹道:“母亲叫得好凄惨,你下去陪她,和她说说话,帮她加油打气。”

“母亲五个孩子,只我一个下地狱陪她?”珊莎脸色阴沉道。

“小丹妮会随辛巴去国外当太子妃,等未来生下孩子,选一个儿子来继承人王冠。在此期间,七国政务由国王之手打理——”

“什么?”珊莎惊怒,“这是哪个蠢货的骚主意?让玛格丽那溅人独掌大任,我孙子的王位还要的回来吗?”

二丫白了她一眼,道:“你以为布兰为何还留在君临?就为了比武大会?”

“该死!”珊莎愣了愣,反应过来,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我当年邀请布兰做我的首相,他却冷冰冰拒绝了。”

“布兰不能为你服务,因为他是龙女王的白骑士。却可以为龙女王的媳妇与孙子效忠,这道理你不懂?”二丫淡淡道。

“这与我下地狱有什么关系?”

“布兰统治七国期间,会勤政爱民、宵衣旰食,努力造福七国,以赚取更多的功德。

所以,你明白了?你在努力,我们也都在努力,谁也没清闲着。”

“我不是不愿意努力,只是……”珊莎拉着妹妹的手哀求道:“能不能换个岗位?比如,让圣母把我复活,我保证再不养小白脸,每天宵衣旰食、朝乾夕惕?”

“你觉得可能吗?圣母连耶歌蕊特都没管。”

珊莎苍白的死人脸一阵阴晴不定。

半响,她咬牙恨声道:“好,非常好,我爱我的母亲,愿意分担她的一部分罪孽,但谁也不是孤家寡人。

我也有女儿!

艾莉亚,你和圣母说一声,我要给丹妮托梦,让她知道我在地狱受苦。

她也是个孝顺孩子,不仅会把功德分给我,也该时常下地狱点天灯。

还有我那女婿,我不收什么彩礼,就一起过来帮他奶奶天灯吧!”

“对了,还有我未来的孙子孙女,”珊莎越说越兴奋,“让丹妮的所有后代都下地狱帮我母亲点天灯,哈哈哈!”

二丫震撼当场。

“也许,为了母亲,可以试试……”她表情古怪道。

……

五年后。

长白山麓,一座石头城市正在兴建中,数以百计的自由民喊着号子,忙得热火朝天。

“北冰王,琼恩,瓦迩要生啦!”

忽然,城中心粗糙石头塔楼外走出个红发老汉,双手在嘴边合成喇叭,向着西方工地使劲呐喊。

琼恩闻言大惊,连忙将肩头的石条卸掉,扔在地上,狂奔回到自家城堡。

“现在才下午,不是说要晚上才到时候吗?难道出了什么问题?仔细算算,瓦迩也三十好几,快四十啦,年纪似乎大了点。”他紧张道。

“马奇罗那老头说是正常现象,孕妇生产能确定日子就非常难了,精准到时刻,几乎不可能。”头发生出些花白的托蒙德道。

说着话,两人就来到瓦迩的卧室外,却被曼斯雷德拦住。

曾经的野人王也满头华发,不过身体依旧笔直健壮。

“女人生孩子,男人别进去,你就在屋外帮她加油吧。“

听到老婆撕心裂肺的叫喊,琼恩额头急出豆大汗水。

“瓦迩,瓦迩?你会生个女儿,我在预言中看到啦,别怕。”

瓦迩没回应他,倒是屋内传出韵律奇特的歌声。

“圣母温柔地凝视,静静地等待,一位天使翩翩飞来,守望着生命的日出,一声声啼哭宛若天籁,圣母露出微笑,一位天使即将到来……“

可以听出,唱歌的是个老男人,音调粗嘎单一,但蕴含一种奇异的力量,可以平复人心,集中精力,还让产妇充满力量。

就连子宫也跟着音律有节奏地运动。

“这是分娩之歌。”琼恩松了口气。

据牧师统计,自三年前分娩之歌“七神化”以来,助产过的孕妇,超七成都是顺产,剩下的三成,也有大半能在圣疗术与分娩之歌双重作用下顺利产子。

更何况马奇罗还拿到手术刀牧师、药剂学牧师两个职业的博士学位。

“呱、呱、呱……”果不其然,只等了不到一小时,孩子嘹亮的嚎叫声就传了出来。

“果然是个女儿!”室内,妲娜惊呼道。

“哎呦,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琼恩刚大喜过望,就又听到大姨子惊慌失措的叫声。

“怎么了?”他再也忍不住,推开门冲了进去。

室内有不少人,曼斯雷德的女儿、托蒙德的孙媳妇……七八个人。

她们都看着妲娜怀中血糊糊的婴儿发呆。

见到急匆匆的琼恩,还个个眼神古怪,欲言又止。

“这是我的女儿!!”琼恩没留意到其他人的表情,他的视野中甚至没有其他人。

那个张着嘴吧嚎哭的红毛女婴,占据他的全部心神。

咦,等等,红毛……

琼恩揉了揉眼睛,不是血,那撮浓密的胎毛真是红色,如火吻。

“这孩子怎么是红头发?”大姨子讷讷道。

跟着进来的曼斯雷德呆了呆,看看琼恩的棕黑卷发,又看看老婆的金色长发……小姨子与老婆一样的金发碧眼。

种姓强韧,已经成为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理论上,这孩子应该觉醒坦格利安的银发紫眸,或银金色头发,蓝色眸子。

“怎么了,你们发什么呆?给孩子洗澡呀。”托蒙德摸摸脑袋,疑惑道。

“唰唰唰!”室内众人的视线,一齐落在他头上。

曼斯眉头皱起,也转向此地唯一红发男人,叹道:“托蒙德,琼恩让你做城堡统领,在他修建永冬城时照顾他的家人,你就这样照顾的?”

“我把瓦迩照顾得很好呀,你听,孩子的叫声多响亮,简直与我一样健壮。”托蒙德哈哈大笑道。

“也许,红发是突变基因?”琼恩强笑道。

曼斯走到托蒙德边上,低声问:“你与瓦迩有没有……这孩子是红头发,你也是红发,种姓强韧,你知道不?”

托蒙德愣了愣,才恍然大悟道:“你们疯了,竟然怀疑我和瓦迩偷情?!虽然我们早年的确——”

“闭嘴!”床上悠悠醒来的瓦迩怒喝,“都在胡说什么,这就是我和琼恩的孩子!”

众人默然不语。

琼恩囧着脸,不知所措。

瓦迩气抖冷,白着脸道:“马奇罗大师,根据最近几年流行起来的传统,贵族的头生子无论如何也得当众验血,以获得七神与领地人民的认可,你现在就试试,当着我们的面。”

黑皮牧师瞥了北冰王一眼,走到妲娜身边,手指轻轻在婴儿脚掌点了一下。

还黏着血污的小脚,立即渗出米粒大小的一滴血。

马奇罗没取琼恩的鲜血,用最简单快捷的“国王之血验证术”点燃血液。

“轰!”豆大的火苗瞬间膨胀三尺有余,颜色也呈现尊贵的深紫色。

“啊,王血,顶级的王血,好强大的魔能!”马奇罗大惊。

“这是我的女儿。”琼恩狂喜。

“对,她八成是您的公主,托蒙德可没王血。”马奇罗肯定道。

“喂,老头你看不起我吗?怎么说,我也是托蒙德侯爵啊!”托蒙德不乐意道。

等小公主清洗干净,换好衣服,又喂过奶,马奇罗又取她与琼恩的一滴血,进行更复杂,更正规的基因对比神术。

这一次,永冬城所有贵族与有名望的平民皆到场。

这的确渐渐成为贵族间的一个传统,不仅维斯特洛流行,一年前,龙女王的长孙出世时,也进行过类似的仪式。

对,它逐渐成为一种仪式,代表新生子的身份获得七神与天地的认可。

类似二鹿与蓝礼借口乔佛里非劳勃亲生子而发起叛乱的行为,未来几乎不可能再次出现。

“在圣母的见证下,此乃北冰王琼恩·坦格利安与王后瓦迩·雷德之女。”马奇罗托举白熊皮毛包裹的女婴,高声吟唱祝福之歌,一道圣光从天而降,落在襁褓上。

“王女,王女!”贵族与平民大声欢呼。

“也许,我有红发先祖。”事后瓦迩并没生气,她也知道种姓强韧的道理。

好吧,她也没理由生气,毕竟,她的过去……

七天后,孩子进行洗礼时,她的丹妮姑奶奶为两口子揭开谜底。

“你看看她,一张圆脸,扁平的鼻子,红色头发……你们就没想到谁吗?”丹妮姑奶奶看怀中女婴的眼神,就像一名画家欣赏用最大心血完成的画作。

“耶歌蕊特?”琼恩脱口而出,接着又疯狂摇头,“怎么可能,她妈妈不是耶歌蕊特,不应该长得像耶歌蕊特。”

“她不是像耶歌蕊特,她就是耶歌蕊特,耶歌蕊特的转世!”丹妮姑姑得意笑道。

“啊,这,这……”瓦迩惊呆了。

“你不是说耶歌蕊特的灵魂回归天地了吗?”琼恩怀疑道。

“当然回归天地了,如果耶歌蕊特的灵魂进入孩子的肉体,那不是转世重生,而是夺舍占据。我怎可能做那样的事?”

“轮回盘打造好了?”琼恩心中一动。

“还没有,轮回盘不仅会清洗灵魂,更会格式化生命印记,这孩子的生命印记却与耶歌蕊特一摸一样。

年轻的馊子8 第二章

跑!

善恶反应过来,立马仓惶而逃,它直接撕裂虚空,脑子嗡嗡作响,依然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深渊之主居然溃败,战死!

堂堂星空境,居然不敌刚踏入传奇境的苏平,这简直闻所未闻!

“想跑?”

苏平注意到善恶的动向,看到它遁入第二空间,全速逃遁。

从外面看去,善恶的身影直接消失了,但苏平此刻眼含雷霆,洞穿虚空,直接看到在第二空间飞速逃亡的善恶。

斩!

苏平站在原地没动,抬手一剑斩出。

轰地一声,虚空裂开,剑芒咫尺千里,在第二空间瞬息追上,直接出现在善恶身后!

感受到如芒刺背的剑气,善恶惊恐,转头大声哀求道:“我臣服,我愿臣服!!”

纵横蓝星千年的妖王,此刻匍匐在第二空间,在苏平那无敌的剑芒前,直接吓到求饶。

但苏平没留情,这善恶已经是天命境顶尖,经此大战,谁都不知道它有什么收获,万一逃亡后顿悟成星空境,那就棘手了。

况且,此兽在这里屠戮了不少人,利爪和龙尾上,还都沾满了人血!

“不……”

善恶望着丝毫未停的剑芒,惊恐无比,知道苏平杀意已决,它眼中的惊恐顿时变得狰狞起来,爆发出怒吼,浑身暗黑龙力冲出,想要抵挡。

但这剑芒无坚不摧,直接斩碎了它面前聚集的能量,而后一闪而过,将那颗黑色龙首,直接削断!

嘭地一声,断裂处,有雷霆炸裂,将其颈脖炸得粉碎。

而其身体也从第二空间逼出,从一处高空中跌落出来,掉落在数千米外。

看到善恶被斩杀的尸体,其它天命境妖王全都惊恐,吓得哆嗦,有的直接匍匐下来,跟苏平磕头求饶。

有的却直接撕裂虚空,向外逃遁而去!

其它虚空境王兽亦是如此,同样快速瞬闪四散,一片惶恐。

大势已去,它们不得不选择逃命!

纪原风等人看到此景,有心想要追赶,但先前他们协助苏平攻击那深渊之主时,已经精疲力尽,此刻再追杀的话,反倒有可能被这些逼急的妖王反杀。

苏平望着逃窜中的众兽,目光落在那几只天命境顶尖妖兽身上。

就在他准备出手时,陡然间目光一动,蓦然转头,看向那深渊之主的白骨躯体处,只见那里一道极隐晦的暗影,朝远处飞遁而去。

“没死透?!”

苏平一惊,从那暗影上,他感受到深渊之主的气息!

这深渊之主居然没被直接斩死,还留了一手!

苏平当即顾不得其它天命境顶尖妖王,身影一晃,脚踩雷霆,迅速追杀而去。

看到苏平离开,这些天命境妖王都是大喜,各自四散逃命。

嗖!

苏平的身影瞬息而至,抵达一处虚空。

嘭地一声,一剑斩出,一道黑色裂痕出现,横断在那暗影面前。

这暗影赫然是一团两米不到的小兽,耳朵尖长,模样跟深渊之主相似,却没有那份霸气,似乎是缩小加瘦弱版的深渊之主。

“居然差点让你溜了!”

苏平眼眸冷冽,不愧是星空境妖王,保命能力强悍,差点真让它溜走。

看到苏平出现,深渊之主眼中露出绝望,它跪在苏平面前,脑袋磕在地上砰砰作响,道:“饶命,求求您,饶了我吧,我现在力量全失,这只是我分裂出的一具残血魔躯,就算再让我修炼,也没办法恢复之前的实力,我现在就回深渊,再也不出来了……”

赶到此处的纪原风等人,看到这缩小的深渊之主,听到这话,都是愕然。

这深渊之主没死,让他们意外和震惊,但看到它这么弱小和祈求的模样,更是傻眼。

好不容易从深渊中冲破封印出来,如今居然被苏平打的要逃回深渊,还说什么再也不出来……这未免显得

文学

有点凄惨。

苏平冷笑,饶它是不可能饶它的,就因为它,全球死了多少人?

就在他准备取它性命时,忽然间心中一动,想到那深渊深处的封印神阵,不禁心头一凛,不露声色道:“我问你,在你深渊巢穴里的那个封印神阵,里面囚禁的是什么东西?”

听到苏平的话,纪原风等人都是一怔,脸色微变,深渊里还有这东西?

此刻瘦小像个尖耳朵地精的深渊之主,顿时被苏平这话说得愣住,它瞳孔微微收缩:“你进入过那里?”

“不要用问题回答我的问题!”苏平双目中电光一闪,这是真的电光,两道雷霆直接从他双目中迸射而出,如利刃般射在深渊之主的身上,顿时炸裂出一片雷霆和焦黑痕迹。

这并非简单的雷霆,而是蕴含雷系规则力量。

深渊之主一阵惨叫,连连哀嚎:“我说,我说,那封印神阵里的东西,是比我更强的怪物。”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苏平也是脸色微变,比这家伙还强?

“是么?”苏平眯眼,盯着深渊之主,“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被封印,是你封印的?”

深渊之主一阵哀嚎,没有回答苏平的话。

苏平看到它眼珠在转动,顿时眼中寒光一闪,蓦然一剑划出,嘭地一声,湮灭剑意将其一半肩膀斩断,半个身体消无!

深渊之主吓得一跳,惊怒道:“住手,给我住手!”

“说!”

“你不要逼我,那东西比我强多了,只要我一个念头,就能让我分裂在那里的魔身,号令我派遣驻留在那里的妖王,将那神阵摧毁,一旦释放出里面的东西,到时大家都得完!”深渊之主愤怒吼道。

纪原风等人都是心惊胆战,脸色变得苍白。

苏平却并未全信这深渊之主的话,感觉它在撒谎。

“哼,你要真有那能耐,凭你现在落入我掌心,你早就已经释放出那里的东西了,否则被我二话不说一剑斩杀,你连跟我同归于尽的资格都没!”苏平目光尖锐,声音犀利,直视着它,道:

“既然你不说,我就带你去见一个人,让她翻阅你的记忆,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说的那人,自然是乔安娜。

她掌握神族特殊秘法,能直接阅览对方的记忆,前提是神魂比对方更强。

而乔安娜的神魂,显然远高于这深渊之主,毕竟她本尊修为是秩序神级,星空境的神将,只是其麾下马仔。

“你,你不要逼我!”

深渊之主听到苏平的话,真的惊恐了,它不知道苏平说的是真是假,但苏平表现出的种种,都让它对这个人类不敢再轻易下断论。

苏平冷笑,直接伸手,要将它擒下。

深渊之主满脸惊恐,见苏平铁了心要擒它,眼中变得狰狞起来,怒吼道:“那就一起死!!”

话落,它的喉咙已经被苏平捏住。

“怎么一起死?”苏平看着它,此刻的深渊之主修为尽失,只有虚洞境不到的能量,苏平抬手就可镇杀!

看到苏平轻蔑的话,深渊之主气得发抖,浑身哆嗦。

它狰狞地道:“你就看着吧,我已经让我的魔身去摧毁那封印神阵了!”

苏平皱眉,他的确对此有顾虑,但从这深渊之主的表现,他总感觉,这只是对方的权宜之计,在跟他博取活的希望。

轰隆~~!

众人脚下的大地猛地一震。

苏平等人脸色陡变,惊骇无比,难道真的有恐怖东西要冲出来?

苏平也是脸色难看起来。

“哈哈哈,你继续啊,我就说了,别逼我,你非要逼我,现在你们就准备一起死吧!!”深渊之主发出狂笑声,道:“实话告诉你,在我的魔躯被你斩断时,我就已经将那神阵给摧毁了,哈哈……”

“你该死!!”

苏平双目发寒,手指攥紧,要将它捏爆。

深渊之主的呼吸渐渐困难,但它的脸却异常的发红,像是兴奋,又像是疯癫和扭曲,发出嘶哑的狰狞尖笑:“那神阵里面封印的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咳咳,但我能感觉到,那里面封印着极其可怕的能量……”

“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小心守护,生怕将那封印神阵破坏。”

“但现在不用了,既然要我死,那你们就一起……”

不等它死字说完,其身体骤然爆裂开来。

在它爆裂的身体中,猛烈的电光急速蹿动,将其身体骤然撕裂,直接轰成虚无,连灰烬都没留下。

看到爆裂湮灭的深渊之主,纪原风等人却是脸色苍白,此刻地面摇晃,让他们感到恐惧。

毕竟,这深渊之主的话,实在太过骇人。

深渊里居然封印着如此恐怖的东西,他们从不知晓。

“塔主,您知道那里面封印的是什么吗?”

有人看向纪原风。

纪原风脸色铁青,道:“不知道,我从没听说过深渊里有这样的东西,估计初代峰主知晓。”

“初代峰主……”

叶无修等人脸色微变,立刻有人冲出,是薛云真。

她飞掠而出,赶到远处,随即又瞬闪而回。

她托着一人回来,正是先前跟深渊之主大战的聂火锋。

此刻聂火锋浑身肌肤寸寸崩裂,鲜血覆盖表皮的每一处,原先的赤红头发,也变得如枯草般,失去光泽。

此刻他脸颊干瘦,像体内的脂肪被抽干

文学

,极度虚弱。

“初代峰主,您知道深渊里封印的是什么怪物吗?”有人急忙问道。

聂火锋抬起虚弱浑浊的目光,此刻他的模样不再是年轻人,而是一个老者,并且是迟暮的模样。

“那,那是旧时代留下的神阵,我,我也不知晓……”聂火锋声音微弱道。

听到他这话,众人的心都沉入谷底。

连聂火锋都不知道里面封印的是什么!

轰隆隆~~!

这时,地面震荡得越发剧烈,这种震荡,并非是来自众人脚下,而是整个防线,甚至是整个亚陆区的地面!

“这么大动静,这得是什么样的怪物……”

其他人眼中都是露出绝望,光是这动静,就比那深渊之主还可怕百倍!!

苏平也是脸色难看,就在这时,这股剧烈的震荡忽然停止了,极其突兀的停下,连一点余震都没。

众人面面相觑。

陡然,有人惊呼道:“你们快看,天空!!”

众人一怔,全都抬头望去,这一眼都是骇然傻眼。

年轻的馊子8 第三章

贝拉如实相告:“当时咱们不是在大战毁灭者吗?你说需要更强的攻击力,还记得这话吗?之后我向华纳海姆和阿斯加德求援,可能是阿斯加德那边的意愿……再然后的事你就看到了吧?锤子自己飞过来了。”

其实贝拉更想点出奥丁在其中发挥的作用,但她不能说出口,只能含糊带过,托尔完全没听出话语里的潜台词,只是认可那个锤子自己飞过来的说法,随后他就更难过了。

自己到底要怎样才能重新获得锤子的认可呢?

贝拉知道他重伤一次就行,但也没乱出主义,万一没注意,挂了呢?责任算谁的?

“我们现在要回阿斯加德,这里我感觉不是什么好地方。洛基,你要和我们一起回去,之前你说父亲已经死了,你欺骗了我!”托尔正色说道。

洛基离他们八丈远,此时笑得特别欢畅:“老哥,你还是想想怎么保命吧,我给你个提示,敌人已经来了。”

托尔完全没察觉到敌人的踪迹,他戒备地看向四周,贝拉则是紧皱眉头。

在刚才和托尔说话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己方的这片区域被次元锚锁定,空间类法术被禁用了。

次元锚原本是恶魔的天赋能力,但是因为原理过于简单和实用,很多法师、神灵和异界强者都会这招。

就像心灵感应一样,这年头的强者要是不会心灵感应,不会次元锚都没法出门。

锚定别人的时候很爽,可一旦自己被锚定,那就很难受了。

洛基特别坦然地往贝拉这边走了两步。

他对梦境维度一点都不了解,真要是遇到强敌,跑都不知道该往哪跑。

洛基和贝拉交换了个眼色,都明白了彼此的意思,暂时停战。

他们小心戒备,死死盯着不远处的一道烟色水幕,这道水幕看似近在眼前,伸手就可以触及,实际离着还有一段距离呢。

“咚——咚咚——”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响起,好像水幕另一端有几十个人在齐步走一样。

时间不长,正面二十,纵身八排,一共一百六十名戴柯林斯头盔,身披鱼鳞甲,手持长矛和盾牌的古希腊士兵就排着整齐的方阵从水幕后缓缓走出。

他们肌肉鼓胀,暴露在外部的皮肤上遍布伤痕,唯一不对劲的地方就是他们都闭着眼睛,像是在梦游一样。

即使是梦游状态,这个步兵方阵的脚步也是整齐至极,走到近前的时候,方阵突然分向两侧,一个骑着高头大马,头盔上有红色马鬃,穿着一袭精致盔甲,系大红披风的男人策马出阵。

这是一个颇为英俊的男人,他个子很高,眼神有些慵懒,居高临下地把贝拉三人一阵打量。

“之前我还在猜测,这么浓郁的梦境味道到底是谁呢,原来是隐秘女士。”英俊男人的笑意里有一股懒洋洋的味道。

“这次是要来我们家做客吗?我想母亲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贝拉的表情颇为严肃,她抬高声音:“修普诺斯,你是睡糊涂了吧,黑夜之母的地盘离这里还很远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