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欲h鸽塔 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

燃欲h鸽塔 第一章

时珺趁着这点空余时间用手机又看了两封工作邮件,并且一一回复。

一旁的秦匪看着自家媳妇儿那一副忙碌得不行的样子,也不好打扰,顿时百无聊赖了开始玩儿起了她裙摆上的小碎钻。

那碎钻在光的照耀下时不时的折射出一道道的光。

秦匪玩心渐起,越玩儿摆动的动作就越大,以至于裙摆不自觉地慢慢往上提,那一双纤细雪白的长腿就露了出来。在车内灯光的照耀下显得莹润有光泽。

秦匪一开始还没注意,只是无意间时珺的双腿动了下,他的眼角余光才注意到。

结果,瞬间心底深处某种蛰伏的情绪就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那一双腿踩着高跟鞋,斜斜地摆放着,修长而又优雅。

啧。

早知道就不应该答应的。

他心里有些烦躁地想。

看着那双纤细的腿,秦匪脑子里克制不住地翻滚起昨晚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回忆。

那双小腿线条分明而又流畅,脚踝处轻轻一握,像是握着一块温热的软玉。

越想,脑海中的记忆就越发的汹涌,以至于浑身都开始燥热了起来。

此时的时珺发完了最后一条短信,正好抬头,结果恰巧看见了身边的人那僵硬的坐姿,以及微皱的神色。

这让她不禁有些疑惑了起来,“你怎么了?”

“没事。”秦匪还现在那股情绪中,但又不想丢脸,只好咬着牙说了一句。

可时珺哪里是那么容易被打发的,当下探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身体不舒服?”

秦匪一看到她靠近,连忙换了个姿势,将自己的狼狈隐藏起来,同时也往后撤离,“没有。”

时珺看他这样躲闪,眉头越发的蹙起,“真的不舒服就别硬撑着。”

秦匪这会儿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地一声轻笑,“放心,我不会硬撑的。”

时珺看他那副突然别有深意的神色,只觉得一阵莫名其妙。

还没等她想明白,秦匪已经闭着眼靠在一旁闭目养神了起来。

她以为是秦匪累了,自然就没有再开口。

但事实上,秦匪只是坐在那里逼着自己背数据代码,好让自己心静下来。

以至于车内就此陷入了安静之中。

只有窗外时不时响起的车子喇叭声。

时珺看着不停往后倒退的的绿化,眼睛也渐渐瞌上了。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时珺没有睡着,所以在车子停下的瞬间她就睁开了眼睛。

她顺势朝着车外看了一眼,是郊区得一栋专门用来宴客和偶尔小住的别墅。

停车场里豪车遍地。

足以可见章家在京都圈内的地位。

时珺即刻将目光收了回来,转而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发现秦匪还坐在那里,闭着眼睛,像是睡着的样子,不由得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到了。”

秦匪声音低哑地嗯了一声,说:“你先进去,等会儿我来找你。”

这一举动实在是反常的很。

秦匪可从来不会做出这种举动。

这让她不免有些担心这人是不是真的身体不舒服。

结果还没等她开口再次询问呢,就听到秦匪说:“你让我冷静一下,我一会儿就下车。”

时珺:“???”

冷静?

时珺不太明白他出席个宴会,要冷静什么,但既然他这样说了,那也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了。

当即司机拉开了她那边的车门,她就此下了车,提着裙摆进了别墅内。

此时别墅大厅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屋内灯火通明,觥筹交错,欢快的小提琴声伴随着温柔的钢琴交织成一首悦耳地隐约。

圈内的那些人举着酒杯在这片天地内微笑着碰杯。

看上去气氛极其融洽。

时珺非常的低调出场。

她在进了别墅内后,就马上找了个角落坐着,打算等着秦匪进来之后再跟着他一起去见人。

因此没有惊动到什么人。

就算有几个人看到她,也都是先露出一脸的惊艳后,开始窃窃私语起这位是谁。

只是,在聊着聊着之后发现这位漂亮女孩子根本不是京都圈内任何一家的女儿后,他们果断将时珺划分成某个圈子内的女伴。

而女伴在这里只是花瓶的存在,并没有任何的实质用处。

所以那些人没了上前攀谈的心思。

倒是有几个纨绔子弟在看到她那张脸,又看她坐在没人注意的角落里的时候,心里有些跃跃欲试的想法。

毕竟这张脸是真的好看啊。

而此时的时珺还不知道自己被几个男人给盯上了,她只是坐在那里,按照秦匪刚才的科普,对着全场扫视了一圈,发现那些女伴们的确勾着男人们的手臂,站在一旁,面带微笑地陪着。

以往她向来不将这些放在眼里,但今天她却闲来无事顺势仔细观察了一下,果然还真的和秦匪所说的那般。

宴会场所里,大部分女人的争奇斗艳,除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之外,还要为自己身边的男人争面子。

这些人明里暗里地攀比着戒指、衣服还有车子。

话里话外都表示真自己男人对自己的在意和示好。

以往从来不注意的时珺这会儿经过秦匪的教育,竟然也能听出她们的言下之意。

“不好意思,请问这里有人吗?”这时一身穿墨绿色西装的男人,手里捏着高脚杯走到她面前,面带绅士微笑地询问。

时珺哪里不知道对方的想法,所以面无表情地就拒绝:“有了。”

对方笑了下,倒也不介意,大概是心里已经有了准备,所以笑着道:“小姐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我只是和你一样,想找个地方躲个清净而已。”

坐在那里的时珺没和他继续废话,只是起身,就想换个地方。

站在那里的男人看她居然连一个字都不说的就要走,不禁有点傻眼。

他这还是头一回搭讪,结果就被人这样拒之于千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挽回,于是下意识的就贸然往旁边一移,就此拦住了时珺的去路。

时珺脚下的步子停下,精致而又冷漠的眼眸里堆砌着不耐烦,“让开。”

把人拦住的男人这个时候也察觉到自己的鲁莽和轻佻,很是不好意思地道:“那个,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想认识你一下,但你一点机会都不给我,所以这才下意识的……”

他的道歉还没有说完,结果旁边一个揶揄地声音就此响起,“于卓,你怎么躲在这里来了,刚刚你女伴还在找你,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泡妞。”

于卓看回过头,看到来人之后,顿时又好气又好笑,“你小子胡说什么,我哪来的女伴,而且什么泡妞,你不要乱说,容易给被人引起困扰。”

那人明显和他关系不浅,走过来之后就自然而然地勾住了他的脖子,促狭道:“你得了吧,你不就是想要造成困扰,你小子那点花花肠子我还是知道的。”

“叫你别胡说,你还胡说。”被对方称呼为于卓的男人听到这话后有些急了。

但对方却根本不搭理他,只是对时珺非常自来熟地道:“小姐,你可别相信他,他就是一个花花公子,遇上他算你倒霉。”

说着还笑着冲着身旁的于卓炸了眨眼。

于卓真的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只剩下无奈,“你这人……”

幸好这个时候,路过这边的几个女孩子看到了,其中一个当即打招呼了起来,“方三哥,你们在聊什么呢?聊得这么开心?”

被称呼为方三哥的人是京都方家老三,方嘉白。

因为最小,所以这才肆无忌惮地调侃,还不被人打。

这不,他打算再拉几个人一起闹于卓,哈哈大笑着说:“哦,我正在看你于大哥撩妹呢,可惜人家女孩子并不搭理他,那叫一个惨。”

于卓被他当众拆穿,感觉倍感丢人。

想要掐死这人的心都有了。

在场的那几个女孩子听闻之后,又看到于卓那面色尴尬的样子,当即也开始闹腾了起来。

“是吗?那我得看看,对方是什么仙女,能让我们的于大哥一见钟情。”

“就是啊,快让我们看看,到底是哪家的姑娘?”

“赶紧的于大哥,快让我们也好好看一看。”

……

说着就拉开他,准备近距离欣赏一下对方女孩子的容貌。

于卓一开始还想遮挡,觉得这样闹腾,在人家女孩子面前实在丢脸的很,可问题是,架不住这些人的闹腾劲儿。

没撑住几下就被拉到了一旁。

这不拉不要紧,一拉开,那张脸赫然出现在她们几个人的面前时,为首的那个女孩子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怎么又是你?”

于卓听到后,顿时心头一喜,问道:“你们认识?”

那女孩子原本还吵闹的笑容立刻消失,转而嘴角勾起一抹讥讽地笑,“认识啊,怎么不认识,前两天我们还在商场里碰到了呢。”

都说冤家路窄。

这话还真是一点都不假。

就相差这么两天的时间,居然又见面了。

原来对方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和章怡然一起逛街的那几个女孩子。

时珺看到这一幕,眉心微不可见地蹙了蹙,唇都抿紧了起来。

倒是于卓没感觉出这两个人之间的微妙气氛,只是觉得她们都认识,

文学

一心沉浸在说不定可以牵个线搭个桥的喜悦中,甚至还开口说了一句:“这么巧的吗?”

结果惹来了旁边的那位方嘉白的一记轻踹。

这人是不是眼睛不太好使,竟然还敢接茬,没看出来这两个女孩子之间那碰撞出的电闪雷鸣吗?

摆明了就是有仇。

正想打圆场呢,对方已经冷笑了一声道:“谁说不是呢?简直巧得不能在巧了。”

“那雅乐不如给我们介绍一下啊。”于卓那个粗神经的被挨了一记之后居然还缺心眼地在那里说。

身旁的方嘉白算是绝望了。

索性不再搭理他了,在一旁当起了透明人。

“好啊,我可求之不得呢。”安雅乐趁此机会,冷笑了一声,

燃欲h鸽塔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燃欲h鸽塔 第三章

敲门声“咚咚”响了好几下,张栋华从猫眼里看了一眼门外的人,才“啪嗒”开了门。

“你在家啊。”陆光看到露出脸的张栋华,后者把门打开,好让陆光进来,“约球不去,吃饭也不去,我还以为你没在家呢!”

张栋华在陆光身后关上了门,他看着身上的汗还没完全褪去的男生,问道:“怎么直接来我家了?”

张栋华转来实验高中好像才两三个月,男生之间的交流感情发展迅速,可能吃一顿饭后就称兄道弟了,何况陆光作为大大咧咧的男生,自然在张栋华来到一个陌生环境后帮助了他不少。

“怎么,不行啊,”陆光“嘻嘻”笑着,嘴角向上大大的弧度,“打完球了,顺便来看看你。”陆光说着,把手中的球放在了门口的架子边上,他直接走去洗刷室冲了把脸,回到客厅看到张栋华仔细的在一些纸张上标标画画,他好奇的看过去:“你在干什么?”陆光随手拿起身边的几页纸,上面全是韩文,看得懂的只有表格里的数字,“这怎么像是那种营业报表?”

张栋华抬头看向陆光,扯了下嘴角,笑道:“你知道的还挺多。”

“我瞎猜的。”陆光才没兴趣,又把纸放回了远处,看着张栋华认真的样子,忍不住问,“你这是在搞什么事情?”

“随便看看。”张栋华开口回答。

陆光也没追问,反正他知道张栋华家大业大的,作为未来管理层,看些公司报表总算是常事吧?

张栋华又和武术老师学了几个招式,他虽然感觉浑身的力气都用尽了,但精神还很充足,想要再训练两个小时,老师把他拉起来,嘱咐道:“凡事都要留些力气才能继续生存下去。”

不过是老师随口的一句话,张栋华很久之后还在琢磨,老师毕竟是老师,哪怕是一条经验积累也值得年轻人反复推敲。

张栋华离开武术教室,换好衣服出了这栋楼,正好撞到了骑着自行车经过的陆光,后者露出意外的神情:“哎,张栋华?”

“嗯。”张栋华笑着应声,看了眼陆光手里的盒子,那是钢笔一个挺不错的牌子,他眼中带笑的瞥了眼陆光,好像在说:你又不好好在教室上课,买钢笔不就和摆设一样。

陆光自然懂张栋华的意思,他不好意思的说道:“不是我用。”

张栋华意味深长的“奥!”了一声,“吃饭了吗,一起吧。”

“好。”陆光同意,他正纠结晚上吃什么好。

陆光注意到张栋华出来的地方,是武术教学机构,他直接问道:“你在学?”

“嗯,”张栋华点头,“好防身。”

“噗,”陆光看着张栋华一本正经的样子,轻松的拍了下他肩膀,“别担心,兄弟在。”

张栋华没有反驳,但眼中是深深的谢意。

“哎,我告诉你,这可是我们老祖宗的精髓。”陆光骄傲的说。

“嗯,”张栋华嘴角带着笑意,像是作了一番思考,认真的问陆光,“那你获得精髓了吗?”

“嘿嘿,”陆光不好意思的笑

文学

道,“我没那筋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