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翁熄粗大

涨精装满肚子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涨精装满肚子 第二章

建安有子,为白虎使,家传剑术,卫一方平安。

江陵有子,江湖赐名炼红,一袭红衣,策马江湖,剑中有生死,生死即在剑中。

“此二人地榜有名,若无变故,未来可期。”江和身旁张伯说道。

“嗯?”江和倒是略微有些吃惊,“这两个小子能当的起你这样称赞?”

“老爷,确实不差。”张伯说道。

这样一来,江和便更加有兴趣了,本来那生死剑意就让他有些惊讶了,但没想到那刘易寒似乎也不差。

这下有好戏看了。

“江湖上怎么给他取了这么个名?”张铭倒是有些不解道。

“掌柜是说舒子涵?”

“是啊,炼红这名字听着有些骇人。”张铭道。

苏檀听完提醒道:“掌柜莫不是忘了,刘公子当初可是屠了舒家。”

张铭摇了摇头,说道:“他不后悔就是了。”

过去的都过去了,或许现在舒子涵回忆过来,也还没有想开吧。

擂台上的气氛紧张了起来。

天边飞雪落在二人的肩头,谁都还未曾出剑。

其实若是论起来,二人应该是见过。

当初初出茅庐的两个小毛孩子,到如今也成了名正一方的剑客。

那一袭红衣的舒子涵眼中不再有那般天真无邪,反而是多了一份沧桑。

刘易寒镇守建安,看遍人心沧桑,剑心稳固,如今剑法更是不凡。

时间,都给人带来了改变。

“出剑。”刘易寒道,口气是那样冰冷。

舒子涵哑然失笑,点头道:“好。”

既然上来那就不会再做些无聊的把戏,剑道一途追求的便是一剑破万法,这还是当初掌柜的教他的。

只听剑鸣铮铮,长剑出剑,那红衣飘荡荡起肩上飞雪。

那雪好像被剑染成了两种颜色,生死阴阳,一黑一百。

像是千般棋子朝着眼前的刘易寒攻去。

西北走了一遭,又在这江湖逛了一大圈,他不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曾许天下第一风流,如今却也办到了。

“散!”刘易寒荡起手中之剑,一道剑气似有龙吟虎啸,那飞雪像是遇了暖阳一般尽数化去。

牵一发而动全身。

一招之后,俩人的身影皆是消失在原地,眨眼之间便只见银光乍现,火光四射。

叮当之声在擂台上不断响起。

观望的少年眼中炽热,不由得赞叹道:“好剑法!”

“殿下,为什么我什么都瞧不见啊。”‘呆子’挠头说道,他只看到人影,其余的都是火光。

“呆子。”少年骂了一声,没有多做解释,他可要好好瞧瞧这俩人。

这天下江湖,出了那六个门派,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厉害的年轻人了。

生死剑意在那擂台上不断环绕,沁入剑中,更是沁入心中,生死剑意强的地方在震慑,那剑意存在于生死之剑,强在精神之中。

这是与众不同的路子,剑道一途,走的法子多了去了,这生死剑意百年难遇,就算是当初的江和也只领悟了一半。

就如张伯所说的一样,未来可期。

“生死剑意是有些惹眼啊。”江和咂嘴道,他这么多年都还没弄清楚生命剑意,这小辈如今却已经快领悟了大半,这样的悟性难能可贵。

涨精装满肚子 第三章

秦衣抬起头,有些愣愣的询问。

“赵城主,叶司丞他写在信里面的话,都是真的?”

“如果他死了,真的会天下大乱吗?”

赵舞珏摇了摇头。

“如果依照常理推断,这一次小叶安定北方,彻底解决掉三国联盟,天下可能会因此至少太平三十年到五十年。”

“谈何大乱?”

“所以小叶信中所指天下大乱究竟为何,我也暂时看不透。”

“小叶铺的局,在很多时候……如果没有到事发的那一刻,很难轻易判断。”

“但既然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就肯定有他的办法。”

“他说他死后,会拉着武王陪葬,为老皇帝报仇,就一定能做到。”

“我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和他相识了……但凡他想做到的事,就没有做不到的。”

秦衣嘟囔了一句。

“没有做不到的?这和民间流传的叶司丞到还真有点像,民间就说叶司丞无所不能。”

赵舞珏点点头。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如此。”

“迄今为止,他是我知道的唯一一个踏入无人问津之地后,还能安然回来的人。”

秦衣先是反应了一下,紧接着惊道。

“无,无人问津之地?天下尽头之外?”

“传闻中那里不是根本无法生存,凶险无常的吗?”

“就连剑仙宗师也会被无人问津之地的风暴给碾碎。”

“叶司丞他不是文人吗?怎么会……”

赵舞珏并没纠结于这个话题,反而指着那封信道。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将这封信交到你的手上?”

秦衣摇头。

“这也正是我想问的,我本以为这信中可能会提到我,可读了一遍之后发现根本没我啥事……”

“难道赵城主希望我能阻止叶司丞

文学

搅弄风云……或者是希望我能救他?”

赵舞珏笑了。

“小叶想要做的事情,很难阻止。”

“和你这么说吧,如果他不想死,天下间几乎没有人能杀得了他。”

“而他真正想死的时候,没人救得了他。”

“我之所以将这封信拿给你看,是因为在这封信中,还暗藏玄机。”

秦衣疑惑:

文学

“暗藏玄机?”

他将信纸翻了翻,没看出什么特殊的地方。

“明眼人是很难看出来的,因为这信纸乃是明暗双信,这是一种机密传讯法,只在瑞雪高层之中流通。”

“经过特殊的处理,可以看出藏在明信下面的暗信。”

“但由于暗信只能传递极短的信息,所以这种传讯手法并不多见。”

“这,就是小叶隐藏的暗信,也是真正想要告诉我的话。”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袖口扯出一张纸条,递给秦衣。

秦衣展开一看,上面只有简洁的四个字。

“圣人滞玄。”

秦衣眼珠一转,心神微微一动。

立刻联想到了自己前几天从第五层拿出来,但却一直没有翻看的那本滞玄经。

“圣人……滞玄?滞玄经?”

赵舞珏点点头。

“这剑阁之中蕴藏的典籍,我全部看过。”

“滞玄经我自然也是翻看过的。”

“在我看来,滞玄经虽然品级被古人评定为仙品,但实际上只有凡品中游的水准。”

“所以我才将其放在了第五层,并更改了评级,这些年也没有翻过第二遍。”

“小叶给我留下这条暗信之后,我本想命人将这本书取来,读一读,看看其中是否也暗藏玄机。”

“但下人却说,这本书已经被你取走了。”

“我来此就是想要询问你,这滞玄经究竟有何玄妙之处?”

“为何你要将这么一部水准并不高,而且这么多年来极少有人翻看的书拿来,用来充实你的剑道?”

“剑阁之中,比这滞玄经品级更高、对你益处更大的剑诀剑法数不胜数,你为什么独独选择了角落处积灰的这本书?”

秦衣将放在旁侧的滞玄经拿在手上,摇了摇头。

“城主所问……我还真不知道。”

“我之所以取下了这本书,乃是因为从前父亲也会随手拿着一本滞玄经,闲暇时翻看一下。”

“睹物思人,我这才取下了这本书。”

“而且,我也觉得疑惑,父亲乃是传授我无名剑诀……也就是圣人剑道的人,为什么却对这一本水准不高的书这么钟爱?”

赵舞珏犹豫了一下:“令尊……”

但想了想,并没说出口,转而说道。

“这本书可否让我拿走?我想回去研读一下,也许有什么不一样的发现也未可知………”

“我会叫人抄录一份拿来给你。”

秦衣将滞玄经递了上去。

“城主若是需要,尽管拿去就是了。”

“对了,城主,我一直有一个疑问,不知道城主可否告知?”

赵舞珏点头微笑。

“你问。”

秦衣思考了一下。

“按照赵城主前次的说法,‘圣人’这个称谓,乃是指的那些将圣人绝学修行至第五步境界的人?没错吧。”

赵舞珏温和地解释道。

“根据瑞雪禁录之中所载,的确如此。除此以外,谁都没有资格被称为‘圣人’。”

秦衣心中一颤,自己的父亲,会不会是一位圣人呢?

此外,他还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他在雪川长城万全观时,无为掌教曾对道和真人说:“圣人老祖,正在观雪台上等你。”

无为提到的这个“圣人老祖”,和赵舞珏提到的圣人,是不是一样的?

“那,圣人三绝又是哪三种绝学呢?有没有圣人道学?”

赵舞珏眼睛微微一眯,打量秦衣一眼。

“秦先生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

秦衣也无法解释清楚有关万全观的事情,所以还是不提的好。

他只能含糊其辞。

“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很好奇而已。”

赵舞珏深深看了秦衣一眼,在旁侧木椅上坐下。

“既然你问起了这个问题……既然你本身也是圣人绝学的传承者,那我也没必要隐瞒你。”

“其实,这涉及到瑞雪城的一桩密辛。”

“‘圣人道学’这四个字,在瑞雪城乃是禁言,今日秦先生和我提起倒是没什么,只是来日尽量不要在城中提起。”

“否则很可能引起众怒。”

秦衣眼珠滴溜溜一转,从没听说过瑞雪城与道家之间有什么纠葛和矛盾。

可为什么一提起圣人道学,赵城主会如此郑重其事?

他在赵舞珏的对面坐了下来。

“赵城主请讲。”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