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快穿之情深一寸(h)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第二章

“以萨迦,来一趟会议室。”

石泉离开房间后,立刻攥着手台呼叫着不知躲到哪里的以萨迦,而接到通知的苗船长也立刻带着海员们运转起来进行着出发前的准备。

前后不到两分钟,西装革履的以萨迦推开了会议室的房门,“找我什么事?”

石泉点了点放在身前桌子上的希伯来星盘,“这东西是你的了”

“石泉,我的朋友,你和我想象的一样信守承诺。”以萨迦立刻走过来,伸手就要拿走放在桌子上的木头盒子。

“别急”

石泉抬手按住装有星盘的盒子,“在这之前还得帮我个忙,而且再说了,我的破冰船还没有离港呢。”

“什么忙?”以萨迦警惕的问道。

“刚刚从养老院墓地挖出来的东西,我准备立刻送回华夏的博物馆,所以能不能帮忙安排一架飞机?”

“专机?”以萨迦皱起眉头,他可没那么大的面子,更没那么多的闲钱。

“当然不是专机。”石泉笑着摇摇头,“只要让我的人能带着刚刚挖出来的东西顺利登上飞机就行。”

“只是这样?”以萨迦谨慎的问道。

“而且要安全落地华夏。”

“这个好说,什么时候出发?”以萨迦索性坐在石泉对面,自信满满的问道,这点

文学

儿小事儿对他来说并不难。

“越快越好”

石泉用手指敲击着被自己按住的木头盒子,“只要我的人落地华夏,这星盘就是你的。”

“顺便你们要和我一起去寻找这枚星盘指引的宝藏。”以萨迦补充道。

“那是下一笔交易,你先得到星盘再和我聊这件事。”石泉同样谨慎的说道。

“成交”

以萨迦站起身,“我会安排最快的航班,你打算让谁带着这次挖到的东西去华夏?”

“何天雷吧,另外还有咸鱼。”石泉想都不想的将这个任务交给了自己最信得过的人以及整个团队里最没有安全感的人。

“等我消息”以萨迦看都不看被石泉按住的木头盒子,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前后不到两个小时,对方便给出回复,他已经帮何天雷、咸鱼二人安排了一架在法国中转的航班,今天晚上出发,35个小时后就能落地华夏。

在何天雷的忙碌中,那口曾经被沥青层层包裹的木头箱子已经被密封保存,装进了带有缓冲海绵的安全箱。并在他和咸鱼的护送下,在当天晚上借着以萨迦的关系登上了一趟红眼航班。

直到过去送机的阿萨克确认那架客机已经安全升空,早已做好准备的破冰船立刻离开了布兰卡港,借着洋流驶向了南非大陆的方向。

在破冰船飘飘荡荡的航行中,石泉以那本小胡子的相册为代价,从大伊万的手中分到了已经和手镯合为一体的头骨模型。

至于那套水浮司南,自然已经和那枚锦衣卫秦谨言的腰牌和骨灰,以及他留下陪葬的那坛金盘露一起,被石泉送进了紧挨着他客舱的保险库。

换句话说,何天雷咸鱼俩人押送回国的,仅仅只有装在那口木头箱子里的布包袱和长条布卷。

“尤里,我们就从那个该死的酒坛子里抽出来10毫升尝一尝怎么样?就十毫升!”大伊万举着个从刘小野那儿要来的注射器,死皮赖脸的缠着石泉哀求道。

“你就死心吧,一毫升都不行,那坛酒打开就废了。”

石泉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他们还没出发之前,大伊万就打上了那坛酒的主意。要不是担心带液体上飞机会惹麻烦,他当初就让何天雷把那坛酒带走了。

“你真的不打算开那瓶酒?”大伊万的熊脸上已经写满了失望。

“少来这套”石泉一边往驾驶台的方向走一边说道,“就算是你们的大帝过来求都没用。”

“400多年前的酒可不是谁都有机会的碰上的,说不定我们路上遇到一…算了,当我没说。”大伊万在石泉竖起的中指下讪讪的闭上了嘴,只不过看他那神色就知道,恐怕最多半个小时,他就会重新死皮赖脸的贴上来。

在大伊万如同想吃脑子的僵尸一波又一波的无尽骚扰中,破冰船经过八天的航行,终于再次返回了非洲最南端的开普敦港。

就在苗船长忙着安排破冰船加油补给的功夫,何天雷和咸鱼两人也悄无声息的回到了船上。

“胡先生安排的人已经开始处理那口箱子里的东西了,听他说至少得半个月甚至更久才能知道那个包袱和布卷里都有什么。”何天雷站在舷梯口,赶在

文学

石泉问话之前主动说道。

“这趟辛苦了”石泉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另外还有件事”

何天雷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递给石泉,“穆萨和萨穆他们兄弟俩的亲子鉴定出来了,确实是巴适的亲儿子。”

石泉接过检测报告翻了翻,随手递给何天雷,“烧了吧,以后只要他们兄弟俩还在咱们的手底下,可以给巴适一点儿力所能及的帮助。”

“以后还要去北非?”咸鱼凑上来问道。

“就算不去,多个朋友也不亏。”石泉笑了笑,“走吧,和我去见一下以萨迦。”

兄弟三人加上已经对那坛老酒彻底死心的大伊万一起回到会议室的时候,以萨迦已经等待多时了。

等到艾琳娜将装着星盘的盒子送过来交到对方手里的时候,后者把整套希伯来星盘拿出来挨个检查了一遍,这才笑着说道,“石泉,我的朋友,我们是不是可以谈谈我们之间的委托了?”

“你真的准备按照这玩意儿的指引去找什么宝藏?”石泉再次问道,他倒是并不介意完成以萨迦的委托,但却信不过那套希伯来星盘真的能准确的指引方向。

“当然是真的”以萨迦摆弄着失而复得的星盘,“为了能知道这套星盘到底藏着什么秘密,我还特意学了它的使用方法。”

“但是事实证明,那脆对你的破盘子并没有什么兴趣,他们在寻找的其实是那些藏着钥匙的地球仪。”大伊万不留情面的说道。

“那是因为那脆不明白它的价值”以萨迦敷衍式的辩解了一句,盯着石泉说道,“不管找到什么,按照约定,在减去成本之后,你都能拿到四成。”

“我们有过这个约定?”石泉笑着反问。

“今年拍卖会到时候”以萨迦无奈的扣上装有星盘的木头盒子,“石泉,你是不是已经忘了和我谈好的委托内容?”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