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娇妻被多p的刺激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第一章

北地正值隆冬时节,寒风凛冽大雪纷飞。

冰冷刺骨的雪地里,跪扶着两百多名五花大绑的囚犯,上至白发苍苍的老人,下至襁褓中的婴儿,哭泣呜咽声不绝于耳。

手持大刀长矛的铠甲武士,虎视眈眈面向围观的百姓。

监斩官毛文祖展开手中的黄绸绢圣旨,大声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查,应王赵元熙大逆不道,欺君罔上,勾结赤眉逆贼,意图篡位谋反,罪不可赦。为儆效尤,应王满门不论男女老幼,一律押赴刑场,斩立决,钦此!”

赵元熙霍然起身,嘶吼着说道:“本王对大燕赤胆忠心,说我勾结赤眉,分明是有人存心构陷……毛大人,我要面见圣上,陈述冤情!”

毛文祖收起圣旨,迈步来到赵元熙近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应王殿下,恕下官位卑言轻,没办法满足您的临终遗愿,您想见圣上怕是不可能了。”

“即便圣上不念兄弟之情,看在本王这些年南征北战……”

“好了,应王殿下,这些话你说过很多遍了,试问满朝文武,哪一个不是功勋卓著,哪一个不是恪尽职守尽心竭力?难道说,只因为有些功劳,就可以赦免谋反罪名吗?”

“苍天可鉴,本王从未有谋反之心!”

“圣意已决,至于其他……应王殿下,认命吧!”

赵元熙默然片刻,缓缓说道:“毛文祖,你初入军中时,不过一区区百夫长,只因走了王莽的门路,短短几年时间,一路平步青云升任大理寺卿,今日本王遭人陷害,你也有份参与其中吧!”

毛文祖面色一寒,厉声说道:“毛某行事光明磊落,你不要含血喷人!”

赵元熙说道:“当年在本王帐下,你违反军纪犯了死罪,若不是看在你八十岁老母的份上,岂能容你活到今日!”

毛文祖忽然嘿嘿一笑,压低嗓音说道:“我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在下自幼父母双亡,所谓的八十岁老母无人照顾,纯属无中生有。”

见赵元熙一脸愕然,毛文祖得意的说道:“我府中那个老家伙,实际上与我非亲非故,只不过是用来掩人耳目而已,若非如此,怎能在应王殿下面前蒙混过关呢?”

赵元熙怒道:“你这天杀的狗贼,竟敢欺瞒本王!”

“行将人头落地的死囚,还敢在本官面前大呼小叫,当真该死!……”毛文祖脸色沉下来,声音陡然提高,喝道:“钦犯一干人等已验明正身,即刻行刑!”

就在此时,忽听远处有人高声断喝:“且慢!刀下留人!”

漫天大雪中,十几匹快马由远而近如雷一般疾驰而至,为首一名将军金盔金甲紫面长髯,正是车骑将军徐铁虎。

众武士各持兵器上前一步,拦住徐铁虎的去路,喝道:“法场重地,不得擅闯!”

“他怎么回来了……”毛文祖喃喃自语着,他赶忙喝退武士,快步迎上前去,躬身一礼说道:“大将军,边关东濊作乱,朝廷并未召您回京,您这是、从何而来?”

“吁——”

徐铁虎勒住缰绳,甩蹬离鞍跳下马,冷声说道:“黑山一战,贼兵大败,东濊元气大伤,三五年之内无力再犯边境,本将军特意回京交旨。”

毛文祖竖起大拇指,赞道:“大将军用兵如神,真乃社稷之福……”

徐铁虎举手示意,打断了毛文祖的话头,说道:“毛大人,请问,应王所犯何罪?”

毛文祖说道:“哦,应王勾结赤眉反贼,意图谋权篡位……”

“简直是一派胡言!应王贵为皇亲国戚,对大燕绝无二心,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去勾结赤眉军!”

“大将军,应王谋反一案铁证如山,这件事满朝文武尽人皆知。”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第二章

“我来想办法!”

李修杰凝视着托尼的房子,刚想施展法术进去,突然听到背后传来托尼的叫声。

“李!”

李修杰回头一看,只见托尼的头盔与战甲脱离,跟着战甲的其它部位也开始分解。

失去了战甲,托尼没办法飞行,像落叶一样向下坠去。

李修杰急忙施展了一个法术将托尼拖住,然后过去问道:“怎么回事?”

“是贾维斯。

不,应该是阿尼姆。”

托尼回道。

李修杰马上明白了,托尼的战甲和他所设计的智能是相联的,如果托尼失去意识的话贾维斯可以直接控制战甲。

现在贾维斯被阿尼姆吞噬,阿尼姆也就可以掌控托尼的战甲,刚刚的事故就是阿尼姆操作的。

“托尼,你真是幸运。”

李修杰感叹一声。

“我?幸运?”

托尼有点莫明其妙。

李修杰做了解释,如果阿尼姆不是让战甲分解,而是直接扭断托尼的头,那托尼现在已经完蛋了。

“是不是没弹药了?”

李修杰发现托尼房子的防御武器不再开火,这正是进入房子的好时机。

“哦,不。”

托尼却面色沉重地叫了一声。

只见刚刚分解的战甲在空中重新组装,成为战甲人,此时战甲人朝李修杰发起了攻击。

“嘭!”

李修杰一拳将战甲人打飞了出去。

“李,你看那边。”

托尼惊声叫道。

“嗖、嗖、嗖嗖……”

一只只战甲从托尼的房子里走了出来,然后腾空而起,将李修杰和托尼在空中包围。

“托尼,你究竟做了多少战甲?”

李修杰头皮有点发麻地问,包围着他们的战甲有上百个,而这些都成了阿尼姆的傀儡。

阿尼姆入侵了托尼的智能系统,相当于掌握了美国最强大的战斗军团。

“李,你不觉得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我们应该离开这里。”

托尼紧张地叫道,没了战甲他也就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如果只有一个战甲人的话,李修杰还可以轻松面对,可突然间出现上百个战甲人情况就有点麻烦了。

况且还得保护托尼不受伤害才行。

这个时候离开才是正确的选择。

上百战甲同时将手指向李修杰和托尼,身上的其它武器装备也已经启动。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修杰施展传送法门带着托尼离开。

深夜。

位于地狱厨房的一间地下室成了临时基地,托尼双手抱着脑袋就像是失去了初恋一样难过。

李修杰则坐在餐桌前,面前摆放着笔记本,上面是鹰眼和卫斯理传送回来的画面。

托尼的豪宅四周和天空都有战甲人守候,根本没有潜入的机会。

“李,还是放弃吧。

除了将贾维斯关闭,否则就算是拿回了战甲也没用。”

托尼心情低落地说。

“除了进入房子外,你还有关闭贾维斯的方法吗?”

李修杰扭头看向托尼。

“没了。”托尼苦恼地摇了摇头。

“也许我们可以想办法把那些战甲人引开,然后再进去关闭贾维斯。

或者说,我们可以想办法用让贾维斯染上病毒,自己把自己关闭。”

李修杰想着办法的可行性。

“当、当当。”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第三章

《唐朝好医生》完本了,善始善终,连平安自己都没想过,竟然会写这么长。

刚开始写这本书时,原计划是一百万字。可小说在进入vip后,发现订阅、人气、稿费收入,都相当不错。于是,平安便决定把书写得长一些,写到一百五十万字吧!

可到了一百五十万字时,承蒙读友不弃,这本小说在各个方向仍在不停地上涨,所以平安一咬牙,那就写到两百万字!

可等写到了两百万字时,平安只好再次决定,咬牙写到三百万字!

当时有个打算,只要稿费下降了,其实也就是读友们不想再为这本书花钱了,那平安把这本书结尾,也就是时候了!

然而,一直到上个月,写到三百万字时,平安真的要哭了,难道要让我写到四百万字么……

写书获得收入是一方面,但以书交友也是一方面,同样在自身能力可及的范围内,写好小说,也很重要。三百多万字的小说,已经达到了平安现阶段能力的上限了,平安的人品还算不错,不打算给小说灌水。

小说的结尾受了金庸先生的作品《雪山飞狐》的影响,胡斐万分为难,实不知这一刀该当劈是不劈。他不愿伤了对方,却又不愿赔上自己性命。一个人再慷慨豪迈,却也不能轻易把自己性命送了。其实,王平安遇到的也是这种问题,他不想伤害别人,武媚娘、长孙无忌、李治、等等,可是他自己的命,也是命啊……

小说在发表的一年多时间里,非常稳定,没有一天断更,平安没

文学

请过一天的假,而且小说在进入vip后,每天更新时间固定,都是上午九点更新,同时更两章。当然,今天是下午更的,今天是小说完本的日子,特殊的日子,唯一的例外!

从写手的角度来讲,平安很低调,从以书交友的角度来看,平安人品很好!

善始善终,幸也!

感谢读友们的支持,平安拜谢!

望平安

2011.6.30(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